2011-10-02 21:01:18| 人氣1,832|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從「和美織仔」的發展歷史看台灣中小型產業的性格(二)(涂一卿)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三、「和美織仔」──一個台灣土布業的發展與轉變

 

 

1、「和美織仔」的興起與發展

 

從台灣的開發史來看,位於大肚溪與濁水溪之間的彰化平原,在漢人移民台灣的墾殖過程中,很早便受到注意,而漢人的聚落社群,也很早就已經形成(註八)。和美鎮的地理位置處於大肚溪以南,彰化市的西北方,向北連接伸港與線西兩鄉,南接秀水鄉,而其西南則是鹿港。

 

彰化平原由於在有清一代的墾殖過程中,對於水利灌溉建設便奠下很好的基礎(註九)。因此,在土地的開拓與農耕上,這個地區一直有其重要性。一八九五年的馬關條約中,將台灣割讓給日本,自此台灣成為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日本對於台灣的經濟政策,首在發展台灣的農業,企圖造成「工業日本,農業台灣」的局面,一方面作為供給消費食品的來源,一方面又是日本推銷工業產品的市場。在這樣的政策下,食品加工業,成為這個時期出現在彰化平原的最早期的工業發展,其中尤以製糖業為主(註十)。在這個時期,和美的棉紡織業雖然未見雛型,但是,卻已出現日後發展「和美織仔」的契機。當時在日本殖民政策下,棉花雖然可以生產,但卻不准加工作成棉紗或布。雖然存在著如此的禁令,但是,有三種祖傳的行業,卻在這個時期的和美崛起,成為殖民剝削政策下的一項異數,那就是─棉打直(打棉被)、抽棉紗、及腳白三項。打棉被是用木製大型的牛筋弓,先彈開原棉使鬆軟均勻,再用大的 籮,木盤旋轉用力壓平,然後用棉絲一條一條按在棉絮上,以菱形密密按紗在壓平,就完成棉被。抽棉紗是應用鐵尖旋轉的速度把棉絮 成紗線。手抽紗機(手車台)非常簡單,用一大輪帶動一端的鐵尖,把鐵尖轉動,棉絮放在鐵尖,雙手一起動,右手轉動輪子,左手抽絲。說來簡單,但要熟練,抽出的絲線要平均,長而細,才算上品。抽棉紗的過程是棉被業者,把棉絮作成棉條(厚三分、寬一寸、長七寸),分送到家,委託婦人們在家打工,按件計酬,熟練工抽成的紗很受歡迎,工資也很高,是家居婦女最好的副業,所得收入貼補家用或積成私房錢。而腳白是指纏足的白布。因為本省富裕家庭婦人尚有纏足的習慣,所以必須選用手織成的棉布,其規格寬三寸長七尺,由於當時物資原料不足,所配給的多是化纖替代品,化纖易破又不吸汗,很不受歡迎。和美的腳白布因純棉,所以很受喜歡。雖然布類的生產是禁止,但纏腳的腳白布是被放寬取締的一種。因此當時全省纏足的腳白布,幾乎全來自和美地區。腳白布織機也是傳統的簡單木造台,有幾條經紗放在布台的後面,中間有子互吊起來可以開口,緯紗是用木製梭子用手左右穿梭織成。而把布台放寬一點,就可織成腰巾、頭布巾、背巾等偷偷賣到各地。雖然在日本的禁令下,要遭受罰款、沒收、毆打等處罰,但當時為了生計仍有許多人暗中從事。棉打直、抽棉紗、織腳白布,這三種行業在日據時代發展的特色,等於是「和美織子」的前身。

 

對於為什麼這三種行業會在和美特別的發達,很遺憾,既有的資料與訪問,無法提供這方面的認知。然而,對照於大陸早期的手紡織土布的特性,我們發現卻有很多的相似性。這三個行業特別是抽棉紗與織腳白布,是一種典型農村家庭的副業。利用農村剩餘的勞動力,加上簡單的生產工具(大多可以自製,即使請木工釘,價格也很便宜),當時幾乎和美地區的農家,家家戶戶多少都有一、兩部抽棉紗或織腳白布的機台。事實上,這樣的情況與大陸棉紡織業土布的生產是如出一轍,都是反應著農村家庭生產制的特色。

 

台灣光復後,原有在日據時代的禁令自然不再存在,和美開始光明正大的生產,這時,將原有織的腰巾織成為狹方布疋,每疋十碼一碼等於三尺),開始正式賣出,「和美織仔」於焉誕生。「和美織仔」延續其在日據時期給消費者的印象:純真(純棉)、耐穿(耐用)、廉價(大眾化)。

 

隨後「和美織仔」又加寬成兩尺四寸長三十碼的正式布疋應市。這時台灣與大陸之間開始通商,台灣輸入上海、香港的機械棉紗,因為機械棉紗大部份是二十支棉紗,比原有的人工整紗的棉紗要來的細,可以織出比人工整的棉紗更寬的布,因此,「和美織仔」乃更進一步做成寬兩尺四的布疋,當時幾乎獨步全台供不應求,一時「和美織仔」名聞遐邇。於是臨街的店鋪,巷內住房,農家廂房都爭先恐後安置布台,和美鎮各地都在織布織的穿梭聲中,洋溢著熱鬧繁榮,外地來買布的商人,來往如織,絡驛不絕,呈現出工業小都市的遠景。

 

但好景不繼,一九四七年以後,動力織布機出現了,自上海、香港輾轉來台的布廠開始生產,本省產製的動力機械也出籠。而且,凡是動力織機,由政府輔導獎勵配給美援棉紗,當時美援棉紗價格不到市價的一半,當然沒有配給的手織布台不敵動力台,於是「和美織仔」在價格上遭受極大的競爭,日漸虧損,多數被迫停工。面對生存的危機,地方業者集會商議挽救政策時,研議出三點,第一、要有強力的組織,第二、要爭取配給棉紗,第三要改進產品。這時以和美地區為主的五十餘家織布工廠聯合社頭鄉(織襪業者)與彰化縣的若干織布廠,發起籌組「彰化縣手紡織同業公會」,經呈請主管機關核准後招募會員,結果成立大會時共有兩百多家參加。經由幾位理事奔走(註十一),終於在民國三十九年獲得政府核准首批配給六十六件棉紗(註十二)。有了配給,士氣大振,和美地區的紡織業又開始熱絡起來,而在設備上也有更新;手織台改為格子台,投梭台改為手拉台,格子台又更改為提花台,五花八門。成品比動力台物美價廉且粗勇(耐用)而再度受歡迎,「和美織仔」又再聞名全省。「彰化縣手紡織同業工會」直到約民國四十四年或四十五年時,才解散,可說是功成身退,對於「和美織仔」的發展,實有重要影響。截至一九五一年前後,全省紡織工廠的分佈,總數七五六家中,彰化、和美就佔三0一家,其中只有一家紗廠,其餘多屬手工織布廠。棉紡工廠來說,全省八家主要棉紡工廠,彰化一地僅有一家,生產能力僅佔全省1%。全省二十三家主要的織布工廠裡,彰化和美一帶僅佔四家,規模且都不大,雖然全省只有的兩家動力織布廠,彰化也佔有一家(和美洪勝和行工廠),然而總生產能力,卻僅佔全省的9%而已。(註十三)

 

由以上資料,我們可以發現,在這個時期的和美棉紡織業,依沿襲其在織布上的傳統,雖然在設備與技術上多少有些更新(當時和美的提花布,有些況且銷售到大陸內地。同時,地方上為求技術的精進,曾聘請大陸寧波一帶的紡織技師到和美作技術交流。),但然仍是以手工織布為主。事實上,我們不應誇大了這個時期「和美織仔」在生產組織上的變化。和美地區將近三百家(扣除一家紗廠)的手工織布廠,規模都是很小的,雖然以「廠」的名稱登記(因於爭取棉紗配額的分配),然而在實際的經營上,仍帶著相當濃厚的家庭式生產方式,所運用的勞力,仍不脫農村家庭的剩餘勞力。從個體來看,每一家的生產量很小,但若總加和美地區的生產量則是可觀。傳統在織布上的技術,使和美地區的人們早已熟練手工紡織的竅門,再加上在本質上它仍是延續著農村副業的生產型態,因此物美價廉的「和美織仔」仍受到全省消費者的喜愛。若我們對照於戰前大陸土布業的發展,可以發現,兩者充滿著許多的相似性。事實上,和美地區也未曾出現過大型的手工織布廠,而其原因,依筆者的看法,與大陸當年土布的情況是一樣的。而當時,除開和美地區外,鄰近的伸港、線西一帶也開始家家戶戶購置一、兩台手紡機生產,使「和美織仔」的生產範圍更為擴大。我們可以說,「和美織仔」無疑的是一個台灣的土布業。

 

2、「和美織仔」的轉變

 

隨著外在情勢的轉變,「和美織仔」在一九五三年後,也開始有了顯著的轉變。來自上海與香港的動力織布台生產廠,讓原有以手工紡織為主的和美地區業者有了一些衝擊。再加上當時美援棉紗的配給是依照機械的生產量來決定,因此,有一些和美地區的業者已開始著手將原有的手工織布台換為動力機械台(這個時期,彰化地區的機械廠已能自製本省的動力機械台),由於政府的政策是希望業者將手工機械台替換為動力台,所以凡是改為動力台的,所能分配的棉紗配額自然增加。另外,有一些較有經濟實力的家族,也開始合股,運用昔日的資金轉投資建設大的紗廠,企圖朝上游發展。仍要提醒注意的是,雖然有了轉變,但這個轉變絕不是迅速、全面的。要朝向動力台的更替或是大型紗廠的上游整合,除開現實的條件(能否具備資金)外,個人如何調整心態來面對外在生產環境的變化,也是一個重要因素。況且,即使作如此的轉變,也不能保證必然成功。然而,面對外在情勢的變化,這個轉變,似乎又是必然的。一九五三年七月,政府開始改變原有的保護政策,只限價,而取消代紡代織的制度,同業間可以自由買賣,互相競爭。如此原有代紡代織的固定利潤無形中失去保障,緊接著又開放設廠限制,形成紡織業的全面自由競爭,在如此的情勢下,經營效率成為決定市場生存的重要因素。直到一九五七年左右,傳統手工式紡織機已逐漸消失,此時政府第二期四年經濟計劃正展開中,政府鼓勵業者更新設備,改善品質,極力拓展外銷市場。在這個過程中,約有三分之一的手工織布廠停工,其餘三分之二成為動力織布廠。至一九五九年,台灣紡織品的外銷地區已由韓國、香港、東南亞國家,進一步擴大打進美國市場,而在這個階段,因台灣土地改革成功,資金活躍,有興趣於紡織輕工業投資者漸增,和美鎮許多早期棉紡織廠的師傅(有些原本是早期自己開廠,後因景氣不佳而停工,到其它廠工作。)紛紛獨立設廠。所以雖然因於動力織機的衝擊,曾帶給和美地區紡織業家數上的減少,但隨即,又恢復熱絡的場面。

 

然而,如此的衝擊對於和美地區的紡織業仍有其重要的影響。其主要的影響,應在兩方面:生產組織上的層級性(hierarchy)與分工性的形成。產品上的多樣性(diversify)。

 

所謂層級性的產生是指,在這樣的過程中,有些原本經營織布為主的工廠開始朝向上游紡紗作進一步的投資。有些原本以手織台為主的,開始以全新的動力台取代且擴大生產規模。甚至有些業者開始擴廠,朝一貫化生產的目標去作。對於那些在資金上不是那麼充裕的廠商,則從替換部份機械著手。這樣的變化,使得在和美地區的原有的生產組織產生差異,依照不同的生產規模,不同的生產量,而有不同的等級。值得注意的是,如此層級的形成,對於最下層(佔最多數)的小型織布廠的影響雖然有,但是卻不大。因為,絕大多數的小型織布廠的規模都很小,可能一、兩部機械便也投入生產。這些小型廠的運作原則並沒有多大的轉變,唯一不同的是以前是以手工織台為主,現在則以動力織台為主。許多的小型廠也有朝向擴充成功的,但也有失敗的。然而,若從和美的紡織發展歷史來看,這種以家庭式為單位的生產組織卻是始終存在,當然在數量上,也是最多,這無疑是一個和美地區的重要特色。以織布廠為例,彰化縣的織布廠截至一九八六年底,辦理登記之大小織布廠共約六百多家,另外無登記的小型織布代工廠約兩百多家,主要集中於和美地區,其中和美鎮約有五百家,伸港鄉一百家,線西鄉約十餘家。這五百多家的織布廠,有小至十台織布機以下的,也有規模已擴充至三百台以上的(註十四)。

 

至於產品上的多樣化,主要產生的原因來自兩方面:第一、因應國際外銷市場的變化。整個台灣的紡織業生產,從以供應國內需求為主,轉變為以外銷市場為主,國內市場為輔。在如此的轉變下,國內的生產品,所注意的已經是整個國際外銷市場的產品需求與競爭價格的問題。因此,在產品的適應上必須作調整,和美也不例外。第二、隨著合成纖維的盛行,加上國內石化工業的興起,和美的紡織業者有些也開始朝混紡或是人纖的方面作調適。 

 

最近這幾年(一九七九起),遭受國際不景氣的影響,尤其是美國採取進口配額限制,再加上國內投資環境的快速轉變,種種不利的因素,使國內的紡織業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和美地區的許多織布代工廠因為無法面對如此的衝擊,被迫停工。據業者估計大約有七成遭到淘汰。雖然如此,和美仍舊還是有許多大、小的紡織廠,繼續的在面對這樣的衝擊,尋求生存之道。

 

 

 

編註:該文刊登於《社會與經濟》,第48期。台中市:東海大學東亞社會經濟研究中心。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台長: 涂弟的朋友
人氣(1,832)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威爾剛
感謝分享!

http://www.yyj.tw/
2019-12-27 04:18:2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