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8-30 23:48:04| 人氣5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karma n.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其實運用得宜的話,電視機是絕佳的心靈/心情調節器,網路亦然。

星期六下午無意識但流暢地,擦了地板、電風扇,將冬衣歸入三個禮拜前買的塑膠箱子,然後昏死在起居室一角,再醒來屋內已一片漆黑。伴隨著輕微的罪惡感,選了兩本書逼自己上大廁所:「瘋狂天才」(講述藝術家和憂/躁鬱症的關聯)及「小空間大收藏idea426」。

說真的,我漸漸認為一本食譜跟一本揭露人性的經典一樣,都有拯救一個人的生活或靈魂的功效,只要時機對了。

喔,我在說電視。

晚上自淡水漁人碼頭晃回家(別以為那很愜意,到處都是獐頭鼠目的觀光客~),扭開螢幕收看美國影集”律師本色”(The Practice),一個小時後節目播完。嗯,好樣的,幕前幕後都優,沒有大明星、不諂媚觀眾,真材實料的內容逮住了觀眾。

這個時候我就覺得有cable真幸運,什麼都不用做,付個小錢就可看到好節目、讓腦袋爽,真好。

很久沒寫信了。

我把寫信的動作視為對自己說話的一種。每一、兩天寫心情筆記是一種,和一個不是自己的人說話又是一種。

有點像是一種~release吧,人都需要宣洩,方法各憑本事。

大部分的人都有的一個管道是抱怨,這個我不太有,挺麻煩的,現在要改有點慢,不過其實我也不想改,而且心裡會偷偷自鳴得意,雖然這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一些人相處就是了。

和不是自己的人說話花費比較多力氣,因為得負最底限程度的責任。前一陣子我失去了這個能力,或說是這個狀態吧。和不是自己的人說話,意味著得先清楚「自己」,當這個失焦之後,當然也失去立場了。

不過時間畢竟是偉大的,就算心裡有洞,什麼也不做就這麼擱著,居然也有回歸軌道的機率。

我的洞..近來歸納出一個小小定律:每當我想對人好,而我也真的這麼去做的時候,95%的比例這洞會出現在我心裡。動機聽起來不壞,只是不知問題出現在哪一個環節就是了。

聊聊J Lo.吧。

記得上次你提到了她兩次,令我印象深刻,因為腦袋的空白。

想想也有點可怕,我完全不知道該接什麼,對於「J Lo.」指令,completely當機。

或許你沒有察覺或許有,沒關係我想說說,因為對這兩次的瞬間空白,我已不太能持續空白了。

最後一次我們談到J Lo.,我說了我的態度:單方面斷交。well,其實有更貼切的說法:她在我心裡已經死了。

這是我第三次做這種事了,總共是三位朋友。不幸中的大幸是,一次比一次輕微。

人畢竟是越來越懂得如何保護自己的。

雖說我都會盡量捨去與他們接觸的機會,這並不影響我常常想起這些朋友,而且應該會持續一輩子吧,因為我們的回憶不就是我們嗎?他們是回憶的一部分。

只是當電影播完了,它就是播完了。

有個朋友很用力的與我爭辯這個理論、指控我的霸道什麼的。

well,隨他說、隨他想吧,我只知道我受傷了,而且他治不好,所以我走。

不過我還是搞不懂我是不是真的有寵壞朋友的嫌疑,人家說天枰座都有這個嫌疑,先寵壞對象再指責他。

嗯~,這大概一輩子無解,不過像我拿「優柔寡斷國」護照的人,也沒有說斷就斷的能力,多半是我自己確認我「主動」付出的誠意與努力,百分之兩百的、決定性的超過對方,我才會批準自己出境的權利。之後,就看對方了,直到這個階段我才會是剛愎而且絲毫不掩飾的。

為什麼不掩飾--.大概是覺得有救就有救、沒救就沒救,就算會有影響也不可以是「掩飾」來影響,如果是,那也不用繼續了。

會有「此人已死」這個決定,簡單說是因為我對她的工作態度徹底失望。真的是很簡單---..好像沒有人會為了這樣的理由不要朋友的,可是我會耶,真糟糕。

不過說真的我覺得一點也不糟,甚至非常對(其實糟糕的是這裡),因為一個人如何從事自己(喜愛)的工作,跟他如何看待自己與自己的未來,甚至自己重要的人有絕對的關聯。

導火線,自然就是我們一起做的戲啦,在她出國前,我一直覺得她是因為要離開了、她有別的不知道什麼事在忙(反正我本來就沒她懂)不拉不拉不拉的,所以才會一拖再拖。

之後,神奇的事發生了。

十二月還是一月的某一天中午,我睜眼醒來的第一個念頭是:該死的J Lo.!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好小子!

一時之間我異常忿怒,又不覺得也不知道該找誰講---ㄜ是找誰聽我罵她啦,就振筆疾書一連寫了三面筆記本,此時電話響起---原來是碩果僅存的老友Ruoh啊,她的工作閒暇、打來聊天的

what can I say ~真是天啟啊~

所以天啟到底說了什麼呢?

嗯,我突然理解,「自以為是」的理解她的行為背後的想法:

她覺得這個作品沒有他的水準,而這個原因的形成要負大部分責任的,他不知道是誰,但並不是他自己,他覺得也不會是他自己,「好心的」他也不會去追究誰要負責,反正「其他人的事情都過去了」,現在只剩「他自己的工作」,而這個工作也只有他能做,所以其他人就別再多問了,多問只會增添他的負擔,反正這已經只是他的事情了。

將所有的談話組合起來就是這麼一回事,而且跟她潛在的個性完全吻合。真可怕。

就算這可能存在她腦袋裡,這一輩子是不會被正面回應的。

他會轉個彎、換個說法、換個包裝、換個角度,試著讓所有的人都感覺好一點,是啊,他一直都是這樣在嘗試不是嗎?我怎麼會蠢到期待他認清「事實」跟「大家的感覺」是兩回事、期待他認清所謂「大家的感覺」有時候只是「他自己的感覺」而已?

其實他只顧到了自己的,某方面他覺得自己可以代表大家,所以他就「代表」了,因為他需要大家。

他關心他的朋友是沒錯,甚至會到了鄉愿的地步。而事實是:他還沒有能力去觀照每一個人,所以他有死角,很大的死角,大到沒有人說得清楚。

我什麼概念、什麼證據也沒有,只是直覺告訴我:再相信這個人是危險的。但我不想看到他可能察覺我不再相信他的反應(當然就是那一套了),所以我剔除了他,以免我會想聯絡他。

相信他的我,深深覺得自己非常愚蠢,悲哀更是。

「怎麼不跟他溝通看看?」。以前我會試,不過自從改信「不要試著去改變別人」教派之後(因為妳一定不會成功),我學著將這工作留給時間和緣份去處理。

「相信」對我來說是:如果那一個人用什麼方式看待他自己,我就跟他一樣、用他希望的角度看他,縱使與客觀事實有差距。在我心裡他已經死了,那代表我的某一個區域被廢棄了,所有有機體包括土地都已失去生命跡象。

上面講的好像很絕決喔?其實有解決辦法的,就是重新做朋友。不過要等很久,嚴格說來我是很慢的人,在人際關係上。

Ruoh看我這麼氣憤,便提供她的客觀角度,她說他確實有她的優點,也在「好人」這一項目上算是合格等等。

是不是如果不要深入看某個人,就能避免這樣的事情呢?因為它一直發生在我身邊。還是說,我只是被自己的自傲和自以為是給整了?

老覺得自己擁有辯識人的能力,媽的….成天看走眼…這樣很累ㄛ…。

唉,果然我還是,「自戀者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台長: Naj
人氣(5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