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1-29 04:51:55| 人氣3,57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狂奔!---東京---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除夕,好.冷。

不論在看電視、走路、大掃除、發呆,「冷」這個念頭一定隨時「沾」著你,就算沒有在發抖了,心還是ㄔㄨㄚˋ個不停成習慣。

酷寒的狀態讓人想起東京。啊,東京。

是小芳說:『東京的「冷」與臺灣,是很不一樣的哦。』

臺灣的cold,自大狂,無時無刻都在你的腦中、體內,大聲宣讀它的存在。至死方休的偏執。

東京的寒意……細細綿綿地,無聲,但一旦意識到「あぁ、さむい」的時候,拍射,大勢已去,流鼻水或小感冒免不了。孱弱女子的幽怨。

TOKYO,蟄伏於優雅清潔的表體下,是無法喘息的激烈競技。

-學業、事業、人緣、口才、薪資、皮相=臉和身體、尋求異性&被異性尋求、限定商品搶購、搭乘電車、春天賞櫻的位子、夏天看煙火的景點…。

在該國茫然盯著「半句聽無」的眾家電視節目,約兩個禮拜後,「鏘」地突然明瞭,關於這個綺麗城市的秘密。    西元貳零零貳年   。

也同時發現,大多的「生理女性」,為so-called的「生理男性」所量身訂作、精心製造的「做作culture」,是多麼地浩大工程、鬼斧神工、注重細節、耐心十足、無所不在、無孔不入、精細要求、絕不氣餒…..。

真的,是文化。

幸,亦不幸。

在那樣的都市生活,無論願意或不願屈服於社會,若全然沒有專屬於自己的一套「蠻橫」邏輯、一個小小的撒野天地,想要獲得最低階的Happiness,都將是一件最困難的「理所當然」。

僅僅持有大量的貨幣、才能、美貌「其中一項」的話(男人也是被要求美貌的),是不會足夠的。

TK令人昏厥的是,「競爭」不僅在[生產者\供應者\販賣商]身上,連[消費者\使用者\購買人]都「必須」加入!

這應該是被培養出來的意識吧,若消費者之間也「有義務加入兢爭」,她們就更願意投入金錢,藉由消費的動作獲得更高級的「被認同感」。

獨特且為主流所收編的歸屬感,每個人都想要。

所以呢,只要行走在東京的任何一處公共空間,不由自主地顯得ㄍㄧㄥ。粉ㄍㄧㄥ。

「若無其事」的「全面戒備」狀態。因為每一個人都是的。

就算突然在候車月台上,聽見身旁的人用中文閒聊、瞎扯著台北的事情,也會克制住流露「嘿~是同鄉耶!」眼神的衝動。

為什麼?

Uh…,去問東京吧。






…好啦,其實這邊有一套說法---About the「ㄍㄧㄥ」。


因為一切一切、不僅清晰、且井然有序的都市表層,深藏的是切割精準、隨時洗牌的「階級感」;不致全面迂腐的是,這階級倚賴判斷的準則,並不只是錢。並不只有錢。

當然錢非常重要,不過單單如此,並不保證你會擁有除了錢以外的任何東西,因為這是一個連「愛」都得加入競爭的都市。

「若無其事的全面戒備」,這樣的偽裝感,一開始覺得沒什麼不好的,直到在那邊的最後の日。

Final day,為親朋好友選購土產這件事,拖到最後才大肆採買,卻耽擱了預留給前往搭乘機場巴士的時間(要先搭電車才到得了)。

和同伴急急忙忙地ㄊㄨˋ著行李在驛間穿梭,一開始還「撐」;明明十萬火急到不行、明明帶著大包小包空前狼狽,在車廂裡硬是維持著臉上的「悠.閒.感」。

抵達了說不定與中正機場一樣大的東京車站,---天曉得機場巴士站會在哪個出口?就算知道,搞不好還是來不及,因為---Too Big啦---!

…顧不得「失態」的時刻終於到了!…和同伴拉著不容忽視體積的行李,沒命地朝前狂奔;

什麼優不優雅、會不會打擾到別人、腳步聲會不會太吵的等一干念頭,不再有空理會、只剩一個在腦裡:「~讓我搭上那天殺的巴士~God-damn BUS~~!!」

狂奔的中途,我突然笑了;


因為覺得腳下好輕,好輕好輕。


輕得有一種錯覺 「似乎可以、就這麼一輩子狂奔別停。」  別停。



(…另一項應該在東京嘗試的事情?)(…………)

台長: Naj
人氣(3,57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