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1 15:26:14| 人氣1,827| 回應0 | 上一篇

在《波拉農廣場》,尋找最簡單的困難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小時候,我最喜歡的卡通是小英的故事。
記得小英有一台篷馬車、一隻狗、一台老相機,總是能買到看起來很好吃的麵包配新鮮的牛奶,和媽媽四處移動。記得這些周邊道具,卻不記得故事到底開心還悲傷,在說些什麼。
記憶中最深刻的一幕,說來極其平凡,是她切麵包的畫面;圓麵包、雜糧麵包、長棍麵包…,麵包從來不是故事的重點,不是麵包控的我卻深深受到卡通裡麵包的吸引。也不是想吃,就只是喜歡那個切麵包的當下。
到底喜歡了什麼呢?往心裡找了去,想想,或許是那種白開水式的生活法。無色無味無刺激,卻無可取代地經營每一天。好好工作、好好吃飯、好好切麵包、好好擠牛奶、好好餵狗,好好地滿足活著的基本需求,專心把自己照顧好。極普通,極困難。
讀宮澤賢治的《波拉農廣場》,令我回想起那些畫面。故事的主角丘斯特先生在抄寫局工作,分期付款買了一台留聲機和二十幾張唱片,養了一頭羊,讓他可以擠新鮮的羊奶喝。有天為了找走失的山羊,遇到了另外兩個在伊托哈夫草原另一頭幫人做工的法瑟羅與米勒。他們聽說只要在春天的夜晚,數著鑲在盛開的三葉草花燈上的數字前進,就會找到傳說中的波拉農廣場。在那裏的人可以唱出最好聽的歌曲,用美妙的歌聲彼此溝通著,沒有壓迫也沒有悲傷。
如果到了傳說中的波拉農廣場,他們只喝水,不喝酒。
故事情節不多說,只滿心嚮往住進宮澤賢治筆下的世界。
儘管那裏仍有謊言欺騙也說出不少大話,也有賄選的官員和仗勢欺人的管理人。
農民依舊渺小,懷抱著能唱出甜美歌聲的夢想;
儘管他不需要去波拉農廣場就能唱出極其好聽的歌。
而夜空的銀河如此美麗,草原上充滿蜜汁的香氣聞起來是什麼味道?
丘斯特先生那二十幾張唱片放的究竟是哪樣的音樂?能不能跳舞?
三葉草花燈上的數字我是否能找的到?皮革工廠的生產線又是甚麼樣子?還有標本。
在土地上那些最自然的存在或最動人的發明,在都市中被人心遺忘許久的簡單,在宮澤賢治的筆下成了距離現實最遠也最近的烏托邦。就像戴在頭頂上永遠找不著的老花眼鏡,它就在那,在你心裡、你身邊,但目光老是投向無限遠的虛幻之中,以為神秘是種必然。到達不了的彼端總是在身邊,如果背對自己的心,指北針也無法帶你到達應許之地。
等真正到了那邊,也可能發現一切是場騙局。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每個人對波拉農廣場的想像或許不一樣,想在廣場上得到的滿足也不一樣。它反映的是內心裡被侵蝕的一種空洞,透過想望填滿虛空,給了自己活下去的動力。
到頭來,你會發現最簡單的反而最難。
所謂的烏托邦,正是如此困難的簡單。



小時候,我最喜歡的卡通是小英的故事。
記得小英有一台篷馬車、一隻狗、一台老相機,總是能買到看起來很好吃的麵包配新鮮的牛奶,和媽媽四處移動。記得這些周邊道具,卻不記得故事到底開心還悲傷,在說些什麼。

記憶中最深刻的一幕,說來極其平凡,是她切麵包的畫面;圓麵包、雜糧麵包、長棍麵包…,麵包從來不是故事的重點,不是麵包控的我卻深深受到卡通裡麵包的吸引。也不是想吃,就只是喜歡那個切麵包的當下。
到底喜歡了什麼呢?往心裡找了去,想想,或許是那種白開水式的生活法。無色無味無刺激,卻無可取代地經營每一天。好好工作、好好吃飯、好好切麵包、好好擠牛奶、好好餵狗,好好地滿足活著的基本需求,專心把自己照顧好。極普通,極困難。

讀宮澤賢治的《波拉農廣場》,令我回想起那些畫面。故事的主角丘斯特先生在抄寫局工作,分期付款買了一台留聲機和二十幾張唱片,養了一頭羊,讓他可以擠新鮮的羊奶喝。有天為了找走失的山羊,遇到了另外兩個在伊托哈夫草原另一頭幫人做工的法瑟羅與米勒。他們聽說只要在春天的夜晚,數著鑲在盛開的三葉草花燈上的數字前進,就會找到傳說中的波拉農廣場。在那裏的人可以唱出最好聽的歌曲,用美妙的歌聲彼此溝通著,沒有壓迫也沒有悲傷。

如果到了傳說中的波拉農廣場,他們只喝水,不喝酒。

故事情節不多說,只滿心嚮往住進宮澤賢治筆下的世界。儘管那裏仍有謊言欺騙也說出不少大話,也有賄選的官員和仗勢欺人的管理人。農民依舊渺小,懷抱著能唱出甜美歌聲的夢想;儘管他不需要去波拉農廣場就能唱出極其好聽的歌。而夜空的銀河如此美麗,草原上充滿蜜汁的香氣聞起來是什麼味道?丘斯特先生那二十幾張唱片放的究竟是哪樣的音樂?能不能跳舞?三葉草花燈上的數字我是否能找的到?皮革工廠的生產線又是甚麼樣子?還有標本。

在土地上那些最自然的存在或最動人的發明,在都市中被人心遺忘許久的簡單,在宮澤賢治的筆下成了距離現實最遠也最近的烏托邦。就像戴在頭頂上永遠找不著的老花眼鏡,它就在那,在你心裡、你身邊,但目光老是投向無限遠的虛幻之中,以為神秘是種必然。到達不了的彼端總是在身邊,如果背對自己的心,指北針也無法帶你到達應許之地。

等真正到了那邊,也可能發現一切是場騙局。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每個人對波拉農廣場的想像或許不一樣,想在廣場上得到的滿足也不一樣。它反映的是內心裡被侵蝕的一種空洞,透過想望填滿虛空,給了自己活下去的動力。

到頭來,你會發現最簡單的反而最難。
所謂的烏托邦,正是如此困難的簡單。


台長:
人氣(1,82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緩慢小書櫃 |
此分類上一篇:面對命運,最好的策略是交給時間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