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6 20:00:00| 人氣2,50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山河令(六)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感情線

《山河令》中,溫客行周子舒之間被稱為神仙愛情,是「雙向救贖」和「生來知己」。其實《天涯客》當中的感情也是,「神仙」的性質一樣,但細緻裡又不一樣。很吃原作的「神仙愛情」,或會對劇版不適。

「雙向救贖」是對《山河令》最廣泛的感想,相比原作的淡薄,劇版感情色彩濃厚,救贖的意味更明顯易見。原作中只在最後一段,溫客行重傷向其周子舒伸手:你身上……有光,我抓來看看,真正明確說明溫客行把周子舒視為「光」。溫客行與周子舒在書中幾近「單是存在」已經是對方的救贖,他們都沒有企圖去改變對方,沒有「幫」或「救」的想法,只是可以理解對方的一切,默默地接受彼此原來的模樣。兩者前半生皆半人不鬼,可以說是不為世所容,能夠有一人不刨根究底、若無其事地站在自己一方,好像自己也如一般人那樣,於他們而言已經等於自萬念俱灰的人間鬼蜮中有一線微光,光不強,但別有風味,從此有了生念。「救贖」並本意,卻是類似二人之間不自覺結果。劇版把「身上有光」這一點大大地擴充,「光」是人世間的美好,全劇便是以身處暗闍世界中之人抓光去貫穿。尤其在周子舒身上,整個人都被救贖的光環包圍,無論對張成嶺或溫客行,或者最初表現不情不願,卻不難看出他本性中對光明美好的追求,所以會予以教誨、規勸、開導,希望他們活得好。難得的是,周子舒對他人的「救」並不是一成不變,而是有餘地的。這類救贖色彩重的角色很易就淪為白蓮花聖母,當人物簡調扁平就非常的不討喜,是以周子舒的人設很成功,有聖光但也有人性,高光盡頭有脆弱的一面,複雜所以更見吸引。甚至是周子舒任何時侯不卑不亢,在成嶺和老溫心中,便是堅強的存在,是他們的心之所向和依靠。溫客行之於周子舒,也遠多於一個莫名有同類氣息的人,同時也是他的贖罪,他對四季山莊的愧疚以及天窗所行之惡的懊悔,壓得他不想多活,是作為有名無實的師兄的身份的贖罪,在贖罪之中找回與人的連結,找回在人間的意義。也是一路上與溫客行混着,從「渡化」溫客行的過程中回首自己,正視那些說不出口的不堪與傷痛,真真正正為過去找出路。亦是溫客行願意放下執着,叫周子舒明白沒有過不去的坎,試着和自己和解。劇裡二人是不斷互相影響的,你來我往,周子舒看着主動一些力度強一些,但最終被改變的一點不比溫客行少,可以理解為反作用力嗎?出去的力愈大,反彈回來也愈大。雙向救贖可能是很重的字眼,用在他們身上甚好甚好。

「雙向救贖」無容置疑的話,「生來知己」可能是書迷對於劇版過不去那道坎,劇版之下周子舒和溫客行多了師兄弟的身份,然後二人之間也少了一見如故的感覺。這又得回到人物的設定的改動,直接影響了作品的氛圍,二人漂白過後,着實是少了於原作的狂傲和灑脫,而更傾向於世俗。師兄弟這層關係一出來,不少人覺得:老土啊……「青梅竹馬」沒有了原作中那種萍水相逢,但一拍即合,廢話很多,但能讀懂藏在廢話裡的真話。於我而言,年幼的小時光未算「青梅竹馬」,畢竟很短,對於人物的性格發展沒有大的影響,這層關係給我的感覺是令劇中的親暱表現合理化,事實證明師兄弟這層掩護是行得通,一般觀眾似乎沒有發覺那些略膩歪的行為有異XD《天涯客》中的「生來知己」,是「渾然天成」的惺惺相惜,沒有矛盾,沒有價值衝突,沒有波折,水到渠成,知我懂我。能夠嗅到對方身上有相似的氣息,不問因由,不作干涉,尊重彼此的過去和選擇,就此而已。劇版要「抑惡揚善」,強調主角的「改過遷善」,所以不似原作那樣對於過去種種滿不在意,而是會受眼前的事物影響,會為真相所撼動,也就是劇中溫周有時有不說破的默契,但亦不乏矛盾彆扭,是由於他們的經歷塑造出不同的個性,對事情有不同的想法,安吉四賢、高崇、容炫之事,無不顯示他們有觀值衝突,但周子舒由質問到後來不再勸說,溫客行從執意中走出來,經過理解、共情、磨合,才成為知己。這種跌跌撞撞,即使對方的一切未必符合自己的原則,但願意易地而處,接受對方就是這樣的,要放下己見,要放下「我是為你好」從來都不易,誰說這樣的知己不動人?原作的「生來知己」是從起點就是100% Match的;劇中的二人的「生來知己」,似乎不符合「生來」當中的「天生」性質,但我會解讀為生來就是為了成為對方的知己。

只能說原作的二人很超然,他們的感情也是超然的神仙愛情,神在不言而喻,心照不宣,淡然但內含豁達和通透。見過一個說法,原作中二人是先知己後愛人,所以彼此獨立,互相理解而不黏膩,少世俗的情愛糾結。想想會發現,這也很多人渴望的非典型愛情模式,平等而獨立,但心裡永遠有一個特別的位置。而劇版沒錯是很凡夫俗子,在凡夫俗子中屬神級,能穿過「道不相同不為謀」的枷鎖,能易地而處,異中求同,不完美的人相知相識相依,更貼近真實,在破破爛爛的世道中相伴同行,如何不是神仙愛情。

有說《山河令》是耽改劇,也可以說是同人耽美劇,就尺度而言是大大的超出了想像,真心佩服劇組敢拍敢剪敢上架。要論尺度,真人版BL中,日、台、泰都花式滾床單了,耽改別說床邊看不到,連愛、喜歡兩個字都不能有,何來大?大是大在它在環境限制下盡做,製造最大的氛圍,讓你不能忽視他們在談情。前期各式摸呀摟呀,還有滿口的狼虎之詞,令人抽一口氣,要知道在BG根本連小菜都算不上,在耽改可是法國大餐,以至於每次動手動腳都充滿驚喜,像是開盲盒:原來這可以!倒不是甜,而是趣,也是歸功於原來的人物設定,肢體接觸、飛放的騷話可以視為兩個互有猜疑的人你來我往的過招,有種損友插科打諢的打鬧感,是輕鬆好笑的,於是既可以腐眼看人基,也可以直男鋼鐵直。

有不抗拒腐的路人看過的評語是:高甜。《山河令》是比原作更甜,而這種甜是「俗」的,一如前述,因應人物設定改動而生成的感情線,就不再是原作般高山流水,而是平凡的、更有溫度的。大街酒攤曬太陽一席話,就有「好人做了壞事 就永不得超生 沒這個道理」,還有互喊三聲「我就是覺得,活着,給太陽曬着,還有個人的名字給我這麼叫着,真的挺好。」平淡但溫暖。龍淵閣中周子舒拉起溫客行的手給龍雀編了個美麗的謊言,是在安慰龍雀,也是在安撫老溫,那個手掌貼手掌的牽手應當是耽改中相當突破,那個憐惜之情是飛溢出來了。四季山莊二人同室而寢的安排直令人尖叫,在條件許可的情況下成年男子同房(幾乎是同床)應該並不是常態,當然同場還有成嶺的,但即使連同成嶺,也是滿滿的……家庭感?就旅行時的家庭房,一大床一小床的設定。(笑)四季山莊家大業大,會差幾間房嗎?就非要擠在一塊(成嶺的小童床位在房中另一角),在伸手可及的範圍內平排而睡,當年會這樣的睡的應該是他們師父與師娘(笑)。一個發惡夢時另一個抬手就過去抓着安撫,WOW……而且還沒完,醒來後二人一身素白單衣,一高一低地坐着聊起往事,整個畫面沒有任何特別,就是毫無特別地拉滿了夫妻氣氛。不得不提從晉王手上救回周子舒後,溫客行支開後輩,親自替阿絮梳頭,也是瞬間令人激動,梳頭嘛,要麼主僕,要麼姐妹,要麼夫妻愛人,他們不是前兩者,自然就是第三了。更爆炸的是,梳完了一言不發順手把頭上的簪子摘外來插到阿絮頭上,鏡面反映阿絮柔和的笑容。贈簪欵,而且是親手戴上,這個意義應該很好懂吧,一來是被糖溺死了,二來是好奇這可過關?後來打開武庫時恍然大悟,原來簪子不(單)是定情信物,更是劇情道具;是武庫的鑰匙,也是審查的通關鑰匙。 然後又要感嘆劇組真強,強在一面若無事地用一些尋常但有預設的畫面去顯示二人的關係。

有一樣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劇集一直都在表達二人友達以上,只是不說破,談情談得隱隱約約也挺美的,目標受眾(腐女)是可以意會到(嗑到),但偏偏在奇怪的地方硬要說個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我當你是XXXX,我們是間是XXXX),一定得來個身份認證,於是曖昧的美好就沒了,所謂的大殺風景莫過於此。我猜想是不是也是因為用來過審,就是生怕廣電的人看出其他意思,先自行來個「定論」:我們沒有在談愛情,只是兄弟情~~~

在未看《天涯客》之前,不知道它的風格,一直覺得《山河令》頗有P大感:又刀又糖。看過的P大作品中很常見,主角身世悲慘,歷盡蒼桑,但在生活有着小甜蜜,虐中摻着甜,於是虐的更覺虐,甜處更顯甜。被罵翻了「以命換命」,其實一度想起書版《鎮魂》的結局,同樣是知道內情的人騙另一個人「同生共死」,但實際捨不得,寧願「犧牲」自己,是以出現「以命換命」是有點突兀,但放在整個故事中不算違和。

小說看了兩回,劇集2.75刷當中,無論看幾多次,都意猶未盡,畢竟正片是這樣,花絮有這些,連同路透,各人的訪談,拼拼湊湊去試着去還原全貌,還是會有缺角,好想知道那些來不及拍出的部份,那些剪去的片段,好想跟編劇、導演聊聊他們的動機取捨,好想好想讀讀劇本,瞧瞧裡面的江湖義氣,兒女情長,好想好想。

仔細看了《天涯客》,很能明白何以會是書迷中心的白月光,它是超然的,豪邁灑脫,卻細含着平凡溫存。《山河令》也會是我的白月光,它是通俗的,有執念有不悟有錯有悔,是通俗不等於惡俗,通俗只是普遍地符合多數人的價值,貼近真實,所以在裡面有共鳴有嚮往。它不完美,卻夠美好。

==============

來來回回修修改改,終於寫完了。

向來有寫感想文的習慣,但從來沒寫到這樣長。即使當寫兩部作品,連同《天涯客》的份也算進去,現在的份數也不止1+1。我不是愛追劇的人,因為欠耐性,更惶論要重刷。《山河令》可以說是打破了我的慣性,第一次以腐女的身份的去看情情愛愛,第二次以一般觀眾身份去細看情節,第三次(未完成)以CP粉的心去想念他們,未來也許仍然會再刷當我想念他們想念那份美好。不得不承認,抵抗的情緒在作祟,愈是要不讓我看,愈是否認它,愈是要沒殺他的存在,愈是要去多看幾遍,愈是想牢牢記着。

平常寫好了感想文就像是把情緒梳理好,放下了移動了。偏偏事太多,以致應該早早完工的遲遲未動工,反而由劇上升到嗑真人CP的先出爐……我有懷疑過,還要寫嗎?還是要的,這是起點,因為有《山河令》,所以有溫周,才有俊哲。雖然一直跟自己說好好生活,生活是如常的,但心是閉起來的,有意無意間沈溺其中,拒絕接受新的事物。也許,用了二萬九千字去說感受(劇+真人+東拉西扯+產出),說夠了,是真的還了願,可以放開一點了。也許,下一步,是寫寫小黃文FF一下?(喂呀)

台長: snow
人氣(2,502)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視賞析(綜藝、戲劇、影集、節目) | 個人分類: 共腐宣言 |
此分類下一篇:另類戀愛動物
此分類上一篇:山河令(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