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6 18:00:00| 人氣57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1-12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12 告白

 

     □□

 

  「38.5度,發燒囉。剛才快篩的結果是A型流感。」

 

  直到醫生如此宣布,我才總算發現這根本不是一場夢。剛剛靠著孫秦的背安穩地閉上眼睛、雙手陶醉地拉著他的衣服,這些都是的。我開始懊惱了起來,完全聽不進去醫生說的話。

 

  雷宇晰,妳倚賴發燒帶來的暈眩與迷幻感,做的都是些什麼事啊?

 

  護士先給我吃了一顆退燒藥,孫秦看我神情有些恍惚,默默替我把醫生和護士交代的話記下了。他在藥局替我等待領藥,而我則坐在長椅上,靠著牆壁,頭重重、視線斜斜地看向站得高高的他。

 

  「阿晰昨天果然沒有說實話。」

 

  「嗯?」

 

  「妳說妳哥會來載妳,結果是自己淋雨回家喔。」想必孫秦是聽了小貝稍早敘述我和她的約定而馬上發現了疑點。

 

  「噢……我怕會影響你跟朋友的約,這樣會太麻煩你……」我說到一半,突然察覺不對勁,我這樣說得好像他會在乎我怎麼回家一樣,搞不好只是我自作多情、搞不好他根本只是隨口問問而已……當我正想解釋些什麼時,孫秦接著說了下去。

 

  「阿晰一點都不會麻煩,只要妳說一聲,我會等妳下班先把妳送回家再去找我朋友的。而且辛家貝剛剛說妳有一種只要淋到雨就會生重病的體質,怎麼可以再讓阿晰淋到雨?」

 

  頂著一顆暈眩的頭,我望向他充滿魅力的臉蛋,從他下巴的輪廓向上勾勒出完美的弧線,左臉頰上的那個酒窩現在不見了,遍尋不著,他怎麼不笑了呢?他直直地看著前方,而我的頭好暈好暈──雖然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但我總覺得,我似乎……越來越喜歡他了……

 

  「欸你……你有喜歡的人嗎?」或許又是發燒的暈眩感在作祟,我居然問了一個平常的雷宇晰不可能脫口而出的問題,更何況問的對象還是自己喜歡的人。

 

  孫秦俯首望著我,眸光望眼欲穿。

 

  「有啊。」他溫柔地展開笑顏,眼神沒離開我。

 

  啊,酒窩出現了。

 

  「是喔。」與他對到眼的瞬間,我下意識地收斂起視線。我的頭暈已經到了一種隨時要炸裂的程度,我也豁出去了。

 

  「能被你喜歡的那個人,一定很幸運吧……」說完,我闔上眼睛,對外界再也沒感知了。

 

     □□

 

  也許是退燒藥發揮效用了,當我再次睜開眼睛,頭暈已經減緩了,但我躺著的地方竟然是自己的房間。我對於自己是怎麼回到家進到房間躺下,完全沒印象。我笨拙地坐起身子,才發現太陽躺在我身邊,當我起身他也同步醒來了。

 

  「噢──」我摸摸自己的頭,原來暈眩感還沒完全退去。太陽磨蹭我撒嬌,我順著毛撫摸牠。

 

  「妳醒了喔。」哥從我的房門口出現,手裡依舊捧著一杯熱牛奶,「話說妳明明是流感,為什麼搞得好像我們在照顧一個喝醉的人啊?怎樣?妳現在這個表情是宿醉喔?」

 

  「……你?」我記得爸媽這周末去南部玩了,哥說的「我們」是指誰啊?

 

  「你哥,還有我。」房門口出現另一個身影,是孫秦,他看起來挺開心的樣子。

 

  「你?你怎麼在這裡?」太陽見到孫秦便跳下床去磨蹭孫秦的腳,孫秦也蹲下來摸摸牠。

 

  「太陽也太偏心了吧?我才是平常餵牠飯的那個人!欸!臭貓,給我識相一點。」哥對於太陽喜歡孫秦的樣子有些眼紅,不甘心地用手戳戳太陽的側腹。見太陽沒什麼反應,於是隨即換了換題:「話說雷宇晰,妳對妳男朋友真的超壞的,居然直接在診所昏睡,讓他扛著妳回來,妳知道自己多重嗎?」雷彥宗沒好氣地說,我卻一頭霧水。

 

  「男朋友?」我看向站在哥身後的孫秦,他調皮地做了「噓」的動作,似乎讓我不要戳破。但我更驚訝的是,哥的意思是說我是被孫秦回來的?

 

  「幸好他聰明,帶妳去家裡附近的診所,不然妳要他扛妳多遠?」哥面不改色,喝了一口熱牛奶,「在妳昏睡的這段時間,我跟他說了一堆妳的蠢事,作為他付出勞力的補償。」

 

  我看著孫秦在哥身後偷笑的樣子,想必以哥的個性一定會毫無保留地說,可能還會大張其詞,他從小就愛欺負我。

 

  「而且妳明明是流感為什麼一直說夢話?妳真的沒喝酒嗎?」哥喝下最後一口牛奶,淘淘不絕地對我精神轟炸。

 

  「夢話?我說了什麼……」我內心一陣涼,希望我沒把自己的小祕密全盤托出。

 

  「妳自己問他,反正我是聽不懂。」哥聳聳肩,一副不想插手的樣子,「這傻妞先交給你了,我去買午餐。要口罩的話,我放在雷宇晰桌上。你要小心,雷宇晰現在是細菌人。」哥誇張地警告孫秦做好防護措施。

 

  目送哥走出房門後,孫秦走近我床邊坐下。

 

  「妳之前沒跟我說,妳哥以為我是妳的男朋友。」他憋笑。

 

  「啊!對不起……這種事怎麼好意思說出來……」我低著頭,流感的緣故讓我全身癱軟,即使頭暈情況有好轉,我說話還是有氣無力的。

 

  「我哥有做一些或說一些讓你困擾的事嗎?」

 

  孫秦搖搖頭,反問我另一個問題,「阿晰在診所的時候,不是問我有沒有喜歡的人嗎?」

 

  「……是嗎?我有這麼問嗎?」我突然一震,看來我真如哥所說的,不是流感,根本是喝醉吧……我居然問了這麼唐突的問題卻不記得嗎?

 

  「妳還說,那個人一定很幸運吧。」孫秦不疾不徐地說,左臉頰的酒窩慢慢浮出。

 

  「我說了這麼讓你困擾的話嗎……天啊,我、我沒有喝酒!你不要放在心上……對不起……」我垂頭喪氣,現在最讓我痛苦的不是A型流感,而是我居然說了這些話卻不負責任地忘記了。原來讓孫秦困擾的不是哥,­而是我自己啊。

 

  孫秦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傻阿晰,幹嘛道歉?」

 

  啊、反正現在頭還暈著呢,加上我的視線迷茫,搞不好這一切都只是夢吧。搞不好我還在夢裡,說過的那些話、問的那些蠢問題都不是真的吧……這樣就不需要煩惱了。我必須捏自己一把確認一下……是夢的話就不會痛吧!

 

  不巧的是,在我捏下去之前,孫秦伸出手將我的手抽離臉頰。

 

  「這不是夢。」他笑道,溫柔卻殘忍地向我宣布這是現實。

 

  他居然能笑著對我說這不是夢嗎?他一定無法想像此刻的我有多懊惱,既然這不是夢,代表我說的那些話都赤裸裸地……真實發生過……

 

  「阿晰除了很愛發呆以外,還很愛捏自己的臉。一定常常作夢,難怪也愛說夢話。」

 

  夢話?對……剛剛哥說我昏睡時還說了夢話……

 

  我像顆洩了氣的氣球,「我剛剛還說了什麼夢話……?」

 

  孫秦先是笑了一陣,接著才冷靜下來:「阿晰在夢裡面說:『我想當那個幸運的人。』說了大概三次呦。」

 

  我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試圖將身子整個埋進膝蓋裡,除了瀏海事件以外,究竟還有什麼能比這更丟臉的事呢?不,即使是瀏海事件也沒有比這個丟臉啊……我到底……在恍恍惚惚之下都說了些什麼傻話?居然還被最不能聽到的人聽到了……

 

  孫秦輕輕地將我從膝蓋裡拔起來,眼光閃爍。

 

  「根據阿晰的夢話,我可以合理解釋成──阿晰喜歡的人是嗎?」他驕傲地抬起下巴。

 

  我全身燙得不像話,原本已然消退的暈眩感此刻再度強烈發作,我迎向他的目光,呆呆望著他。這一切雖然很虛幻,但確實不是夢。他看我的眼光是真的、握著我的手是真的、對我說的每句話,也都是真的。

 

  算了,我乾脆……豁出去吧,反正不管我承不承認,都不會改變白馬王子和村姑的結局,順著自己未經意識鋪出的路,也算是胡亂走到這一步了,大不了被發好人卡,總比說更多謊搪塞過去得好。

 

    「……可……以。」我幾乎是拋出生平所有的勇氣,都賭在這兩個字上了。

 

  叮咚──

 

  「我……我去開門。」我本來還打算接著說下去,但同時間,門鈴卻響了。

 

  這根本是毀壞我告白、來自地獄的門鈴聲,我垮下臉,還有什麼能比這一切更糟的呢?我再次癱軟,打算起身去開門。不可能是哥,他才剛出門,而且依照他的個性不會忘了帶鑰匙,那會是誰啊?

 

  腳都還沒碰到地板,我就被孫秦按回床上,「阿晰坐好,我去幫妳開門。」他笑笑,即使他剛剛有機會發我好人卡,他的一言一行還是那麼溫暖。

 

  我聽著孫秦走到門口打開大門,先是小貝的聲音:「欸──雷宇晰她哥呢?怎麼是你來開門?嚇死我了……我找了泯皓和薏仁一起來探病。」

 

  「……你們正在同居嗎?」接著是泯皓的聲音。

 

  「雷宇晰呢?哇,有隻屁貓欸!」最後是薏仁。

 

  大家都來了呢……原來打斷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告白的罪魁禍首,每個人都有份呢。

 

     □□

 

  「真不好意思,我們明明是來探病的,卻白白吃了一頓午餐。」大家圍坐在客廳一起吃著哥買回來的午餐,小貝嘴裡還咀嚼著食物,笑嘻嘻地對著雷彥宗說。

 

  「不要緊,請盡量吃,這些帳我之後會找雷宇晰慢慢算。」哥臉上笑著,心裡不知道在盤算些什麼,他的笑容裡一定藏著刀。因為他原本只要買三人份的午餐,頓時變成六人份,他心裡有不甘也是應該的……

 

  「話說你們都不怕被傳染A型流感嗎?」薏仁說,稍早聽到我得的是流感,他馬上坐得離我遠遠的。

 

  語畢,全部的人都朝他瞪了一眼,儘管全身無力,我還是笑了出來。

 

  孫秦看著我碗裡的食物幾乎沒減少,「阿晰都沒什麼吃。」

 

  「……沒什麼胃口。」雖然在診所吃了退燒藥後症狀有緩解一些,實際上我還是四肢無力、暈頭轉向的,加上剛才那一段根本不在計畫內的失敗告白,我實在沒有胃口嚥下任何食物。

 

  「因為是流感,吃不下很正常啦!」小貝說得好像她得過流感似的,說完又馬上往嘴裡塞了一口飯,張著骨碌碌的大眼看著我們。她倒不像是一個剛失戀的女孩,可見早上那衝擊的一幕讓她徹底死心了,她的自我復原能力一直都令我欽佩。

 

  「阿晰飯後要吃藥,不可以空腹,吃點東西吧。」孫秦對著我說,但我看著他的臉只會想到我被打斷的告白,不,甚至連告白都還算不上吧……就這樣無疾而終了……

 

  「喏,吃吧。」泯皓默默從我右側遞來一湯匙的炒飯,他的表情從一進門後就明顯僵硬,到現在臉部肌肉都還緊繃著。

 

  我看著他遞來的湯匙,再看向他,他似乎在等我做些什麼回應。

 

  孫秦突然伸手接過那湯匙,「阿晰有流感,不能用你的湯匙吃飯。」說完便把湯匙內的炒飯換裝進我的湯匙內,遞給我。

 

  我鈍鈍地接過孫秦遞來的湯匙,緩緩吃下去。他明明可以發我好人卡的,卻還是對我這麼好嗎?我想起剛剛孫秦覆誦每句我不記得曾經說過的話,那表情是多麼開心滿足,難道他覺得我的模樣很可笑嗎?

 

  啊,想著想著胃口更差了呀。

台長: 艾瑞兒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