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30 18:00:00| 人氣48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1-9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9 和解

 

  經過圖書館正門口,正好遇上小貝,她替我收好了書本,將我的帆布包提了出來。

 

  「雷宇晰,妳臉色怎麼這麼蒼白?」小貝睜著骨碌碌的大眼,關心道。見我回答不出個什麼所以然,小貝瞥了一眼遠處的泯皓,聰明的她似乎弄懂了一點什麼。

 

  到了機車停放的位置,孫秦邊拿出鑰匙邊問:「阿晰沒事吧?那傢伙為什麼對妳這麼粗魯?」

 

  「咦?」

 

  「我剛剛都看到了。」孫秦一臉正經地說。

 

  「是喔……」我滿臉脹紅,好赤裸啊。

 

  「我聽不到你們說什麼,但情況看起來有點不對勁,本來我想衝上前阻止他的,幸虧後來妳好像說了些什麼,那傢伙就停下來了。」

 

  我恍神著,思索著幸好孫秦沒聽清楚我們對話的內容,否則我會更無地自容。

 

  「妳沒事吧?我看妳有點嚇到的樣子。」孫秦問了第二次我真的沒事嗎,一邊遞上安全帽,微笑露出酒窩,「其實啊,像剛剛那種情況妳就可以使用防狼噴霧。」

 

  「噗──哈哈哈哈──我怎麼可能對泯皓用防狼噴霧啦!」我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

 

  「幸好阿晰很勇敢。」孫秦的大手拍拍我的頭頂。

 

  「……可是其實剛剛……我真的很害怕。」我低著頭,雙手戳著。孫秦並沒有聽見我和泯皓的對話,所以我分享的心情他可能僅是一知半解,但不知怎麼地,我還是忍不住想對他述說。

 

  「剛剛有一瞬間,我以為就要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了……我說不上來那種感覺,但我心裡有一股聲音告訴我必須馬上停止,為了我和泯皓好,必須要阻止。」我皺著眉頭,雙眼凝視著自己的雙手,止不住顫抖。

 

  「雖然可能這麼做會讓泯皓很傷心,但如果真的發生了,接下來要處理的問題更多了……我也會、也會……很難過自己沒有保護自己認為重要的東西。」

 

  孫秦靜靜地聽我說,接著伸出了食指,輕點了我緊皺的雙眉中央。

 

  「解鎖。」他語調上揚而沉穩,我抬起頭與他對視。他清澈的雙眸中,清楚地映著我的臉。他的指尖似乎有奇異的魔咒,霎時,我便不再顫抖。

 

  「沒事了啦,已經解鎖了,阿晰把自己保護得很好,不要再皺眉頭了。」孫秦不慌不忙地說,他的酒窩閃閃發光,曬得我心頭一陣溫熱,差點就要融化成一攤水。

 

  直到我將緊皺的眉頭真正鬆懈下來,孫秦才將指尖收回,莞爾一笑。

 

  「阿晰認為的重要的那個東西,被阿晰守護得很好,不用擔心。」

 

  我眼前的這個人,不僅是太陽,若更準確地描述,他簡直是天使,他的一言一行都將我不安的情緒撫得服服貼貼,他的魔力在於他不需要給任何肢體上的觸碰、擁抱,光是他這個人本身,就足以達到療癒的效果。

 

  我到底有多喜歡他呢?

  我還能多喜歡他呢?

 

      □□

 

  到了獸醫院,小橘貓還掛著點滴,但精神好了許多。我將食指伸進籠子裡,逗著牠玩,牠發出呼嚕聲。牠用頭磨蹭我的手指,然後輕輕咬了我一口。

 

  「噢──」小橘貓的牙齒細細尖尖的,即使輕咬還是有點刺痛,我用手指輕點牠的鼻尖,牠退後一步。

 

  「昨天說的事兩位考慮得如何啊?」醫生站在我們身後,帶著溫暖的笑容。

 

  「我會把牠帶回家的。」昨天睡前我好好思考過了這件事,也徵求了家人的同意,想到未來小橘貓出院後就要入住我們家,就感到異常興奮。

 

  探視完小橘貓,孫秦載著我到寵物店購買所需的寵物用品。我搜刮了好多小橘貓愛吃的罐頭,昨晚甚至熬夜做了功課,挑了幾家推薦的貓飼料品牌,貓砂盆、貓砂、玩具、指甲剪、牙刷、零食等,全部都列好了清單。

 

  「哇,原來阿晰是有備而來。」孫秦仔細看著我手裡的清單,嘆為觀止。

 

  「小貓咪是一個生命,不能亂來的。」我堅定地說,眼睛沒離開商品架。直到兩人的雙手再也拿不動更多東西了,我才善罷甘休。

 

  「不好意思,還麻煩你陪我去買這些……」孫秦送我到家門口,我不好意思地說。

 

  「我幫妳提進去,不然妳要走兩趟。」孫秦熄了火,替我將東西提下車放到家門口。

 

  「不、不不──不用了,謝謝你!我自己來就可以了。」我深怕他進了家門後會引起家人們更多的誤會,也擔心造成孫秦的困擾,只好心領了他的好意。

 

  「好,那妳小心拿。」孫秦似乎意會到我的擔憂,溫和順從了我的提議。

 

  「對了,這個。」孫秦從口袋拿出了一個東西遞給我。

 

  我放下提袋,伸出雙手接過,那是一個貓咪項圈,上面繡著太陽和雨水交織的童趣圖案。

 

  「這是給小橘貓的小禮物。」孫秦微微笑道,「也代表阿晰跟我,紀念我們一起遇見小橘貓。」

 

  「謝謝,好漂亮……」我細細看著手上的項圈,淡橘色的底色就像小貓咪的花色,太陽是代表晴天的孫秦;雨水是我,雨妹宇晰。

 

  孫秦嘻嘻笑,接著發動機車。

 

  「阿晰晚安。」

 

  晚安,我的太陽。

 

  我在心裡默念了這句話,看著孫秦的車尾燈遙遙離去。不知怎麼地,現在的我光看著他遠去的背影就能感到幸福,他那些看似不經意,實則溫暖用心的小舉動總能悄悄打中我的內心。我一定是……喜歡、喜歡這個人了。

 

      □□

 

  小橘貓在獸醫的照料下日漸康復,孫秦每天等我下班後都載我到動物醫院看牠,漸漸地也到了出院接回家的日子。我向小茵請了假,和孫秦約了放學後去接小橘貓回家。出了校門,我左顧右盼,還沒找著孫秦的蹤影,反而先見到了泯皓。

 

  泯皓穿著他的高中校服,對上眼的瞬間側頭抓了抓頭髮。

 

  「楊泯皓──你怎麼在這裡?這幾天竟然都不回我訊息也不來店裡找我們,搞失蹤喔……」小貝首先做出了回應,她對於那天的事也略知一二,她聽我說完就一臉「我早就說了吧」的無奈樣子。

 

  「嗨……」我迴避泯皓的視線,尷尬地微笑。那場對手戲結局看似和平,我們卻都明白,那天的事已在兩人之間築起一道牆,要像從前那樣繼續做朋友還需要時間沖淡記憶,但也不至於要走向陌生人的境界,卡在一個進退兩難的點。

 

  自從那天起泯皓有幾天沒出現在咖啡店了,小貝傳的訊息他也已讀不回。現在出乎意料地出現在眼前,反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我來找雷宇晰,有些話……想要單獨說。」泯皓雙眼盯著我瞧,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

 

  小貝朝我們兩個左右看了看,低聲喃喃自語著:「好啊,竟然還是一樣無視我……」隨即換上一張笑臉,「剛好雷宇晰今天不用趕上班,你們好好聊聊,那我先去吃飯啦。掰伊~」

 

  小貝往泯皓的方向走去,走到泯皓的身後馬上回頭對著我擠眉弄眼,以我和小貝多年交情的默契來解讀,她想表達的應該是「準備好妳的防狼噴霧」。我尷尬地牽起嘴角,她跟孫秦有時候真的頗相像的。

 

  我和泯皓對望著,沉默的氣氛讓我好不自在。也許才過了幾秒鐘,感覺卻像過了一天一夜那麼久;明明身旁來來去去的學生那麼多,卻彷彿只有我倆站在這個平行時空。

 

  「那天……對妳做了不好的事……」泯皓開了口,將頭側到一邊,「想好好跟妳說聲對不起。」他將頭轉了回來,眼神對上的那一瞬,我看見他憂愁深鎖於眉間,悲傷而成熟。

 

  「這幾天我回想了很多次那天的事,我真的……太糟糕了,急著想要掌握一切,忘了顧慮到妳的感受。抱歉。」

 

  看他誠懇萬分的表情和沉穩的語氣,沒想到就那短短一秒,我突然覺得一切都沒關係了。原來只要收到對方一句真心誠意的「對不起」,就能打從心底原諒對方,畢竟那天我阻止了他,他並沒有真正做出令自己後悔的事。又或者,是我被眼前這一個被他深藏已久的另一面所打動了。

 

  「嗯──沒關係啦!我很開心……你會這麼認真地跟我道歉。」

 

  「從妳借我傘的那天,我才開始了解妳。」他突然像在回憶什麼似地說著,「妳不是那種特別亮眼的女生,外表清新乖乖的樣子,不是那種講出去會讓人很驕傲的暗戀對象,國中時的男生根本不會在意到妳這種平凡的女孩子。」

 

  「哦──對啊。」我搔搔頭,聽不出他這話究竟是想損我還是什麼意思。但確實跟小貝那樣身材嬌小、長相可愛,個性落落大方又外向的女孩子比起來,一直到現在我都不是那種第一眼會讓人為之一亮的女孩子。

 

  「國中男生最愛面子了,要跟別人坦白『我喜歡的人是雷宇晰』,一點都不酷的感覺。」

 

  「……是也不用說得這麼明白啦!」我笑了出來。

 

  「所以當我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妳的時候,和自己抗拒了三天三夜那麼久。完全大失眠。歌唱比賽那天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唱著歌的,沒想到就得了第一名。說起來那也是妳的功勞。」

 

  泯皓突然笑開了,這是這陣子我看他笑得最好看的一次。

 

  「接受了這樣暗戀妳的自己後,我開始想要更了解妳,發現每節下課妳不是睡覺就是在看圖書館借來的書。每到要分組的時候,妳都會拉著辛家貝去找班上比較邊緣的人作為一組;有人上課睡著或請假沒聽到課堂重點,妳也會主動借別人抄筆記;班上各種瑣碎的小事,妳也會默默湊去幫忙。喜歡妳之後我才發現原來講台上的那盆謎樣植物每天都是妳幫忙換水的。在辛家貝那種活潑外向女生的旁邊,善良又勇敢的妳才是真正最耐看的。」

 

  聽他這麼說,我羞赧地咬著下唇,尷尬地笑了起來。

 

  「我沒有你說的那麼好啦。」沒想到泯皓默默地觀察到我做過的那些小事,惹得我一陣雞皮疙瘩,但確實很感動。

 

  「妳有,這些連妳自己都不承認的優點,只有我看見了。所以我很不甘心……不知道妳喜歡的那個人,知不知道妳的這些好。但更悲慘的是,就算他什麼不知道,他還是贏我了……」泯皓收斂起笑容,俯首看著地面。

 

  他看起來非常受傷,卻強忍著不讓情緒崩潰。沉默了幾秒,一陣風將他的瀏海吹亂了,我看不清楚他低著頭的臉,於是伸手將他的瀏海撥齊。

 

  「你知道嗎?」我邊說,邊順著他瀏海的方向輕輕拍他的額頭,「如果那天你是用這種方式告白的話,我會超級感動的。」我微笑,深深發自內心地說。

 

  他瞪大眼睛,稍稍抬起頭,眼神回到了國中那時帶點稚氣刻意裝酷的他。

 

  「謝謝你跟我說這些,我比較喜歡這樣坦誠又溫暖的楊泯皓。」我正視他的雙眼,想用眼神傳遞我真實的感受。

 

  這次換泯皓像被點了穴似地,一動也不動,他的表情又單純又複雜,雙唇欲言又止。我想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再次和泯皓道謝也道別。

 

  我以為泯皓就要轉身離去,沒想到他將我拉近他身邊,只一霎那的時間,他在我的額頭上種下一個輕吻。

 

  「……欸?」

 

  「對不起,我還是忍不住……但是不這麼做我會有遺憾的。」

 

  我摸摸自己的額頭,剛剛那個吻,快得像沒發生過一樣,是溫柔而輕盈的。是另一面溫柔的泯皓,那個對愛坦誠勇敢的大男孩送我的輕吻。

 

  「你、你快把驚嚇我的扣打用完了!不能再有下次了,否則一定絕交。」我只好認賠地說,至少初吻還在,還在還在,幸好。

 

  這下泯皓終於甘願離去,而我快速的心跳卻尚未消退。但能和泯皓結束這一場溫馨的和解,我心中已然放下一顆大石頭。我納悶著泯皓都走遠了孫秦怎麼還沒到,才剛拿起手機準備撥電話,一個身影便從我眼前的樹下走了出來。他的身影因為陽光照射至大樹的縫隙而若隱若現,靜靜觀賞有一種逆光的美感,他繼續往前跨步,我隨即看清了那熟悉的臉龐。

台長: 艾瑞兒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