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9 04:23:19| 人氣24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1-3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3 欲擒故縱

     □□

   我們和泯皓重溫了一些國中的回憶,聊得忘我,後來他接到電話,說要先回去了。他這麼一起身我才認真感覺到他確實長得好高了。

 

  「再見,明天再來找妳們聊天。」我們送他到門口,他緩緩說。

 

  光注意打開咖啡店大門的我,才準備轉頭回他話,迎面而來的卻是泯皓大大的擁抱。

 

  「嗯?」這一個擁抱來得太唐突,我像個木頭人一樣,在泯皓的懷裡一動也不敢動。

 

  「能再看見妳真的太好了,國中來不及辦到的事,現在可以實現了。」他在我耳邊細語,惹得我一身雞皮疙瘩,全身僵硬。

 

  他抱得好緊好緊,我輕抬起手試圖想推開他,卻怕這舉動沒禮貌,只好拍拍他的背,「……我也很高興再見到你哦!一直很懷念你唱歌的聲音。不過你剛剛是說……國中來不及的什麼事?」

 

  泯皓沒有回應,我也不再說話。我看見小貝和孫秦在一旁肩並肩站著,對眼前這一幕目瞪口呆。就連在座位上的小晰和薏仁都抬起頭往這邊看來。面對四面八方迎來的各種眼神,我卻被封印著,無法做任何回應。

 

  直到泯皓都已經鬆開手、轉身離開咖啡店,我依舊站在原地瞪著大眼,無法動彈。

 

  「他說明天再來找『我們』聊天,但眼裡只看著雷宇晰,還在我們面前說悄悄話,有在尊重我們嗎?」小貝望著泯皓離開的背影,歪頭撐著下巴思考。

 

  「是啊,而且他剛剛那樣抱阿晰是什麼意思?難道他想當阿晰的男朋友嗎?阿晰同意了嗎?」孫秦站在小貝身旁,兩人動作一模一樣,撐著下巴歪頭思索著。

 

  「他是不是太認真看待我說的話了?我剛剛說對雷宇晰要直接一點、明顯一點什麼的……應該聽得出來是開玩笑吧?」小貝看起來是真的很苦惱。

 

  聽到小貝這麼說,孫秦一臉恍然大悟:「什麼?原來妳是開玩笑的嗎?」

 

  「欸你們兩個……倒是滿合得來的嘛!」我看著他們一高一矮卻如同個模子印出來的行為,頓時覺得這畫面挺可愛的,鬆懈下剛剛被泯皓點的穴,放開笑了出來。

 

  「沒想到雷宇晰這種呆瓜也是有男朋友的,很閃欸!」薏仁走到我們身邊,刻意對著我說,還自導自演一遍剛才的情境。

 

  我瞬間漲紅了臉,「我沒有男朋友,那是剛剛巧遇的國中同學啦!」

 

  「哦,那你們進展很快嘛!」任何解釋在薏仁的解讀都顯得越描越黑呢……

 

  「啊──不是你想的那樣啦。」辯不過薏仁的我,只好倉促帶過這個話題。

 

     □□

 

  在那之後,泯皓幾乎每天晚上都來咖啡店報到,偶爾會帶點食物給我吃,我常常請他不必費心,他依舊會準備小東西來。我不好意思拒絕,卻也吃不完,最後都會和小貝一起分享。

 

  「那個楊泯皓是認真在追阿晰嗎?」某天泯皓還沒來之前,孫秦在櫃檯突然這麼問小貝,在流理臺洗杯子的我正好聽見。

 

  「他當然是認真的,國中曾經喜歡過但沒機會告白的女生突然出現在眼前,就要升大學了,是你不會繼續追嗎?」小貝語氣篤定,雖然沒看到表情但她的表情肯定很有戲。

 

  「哦。楊泯皓是阿晰喜歡的那類型嗎?」

 

  「嗯?」我轉過頭去,不曉得孫秦那句話是在問小貝還是我本人?

 

  「楊泯皓是阿晰喜歡的那類型嗎?」他一字不差地又重複了一次問句。

 

  泯皓很熱心,很照顧我,每天都怕我餓肚子上班,這陣子老是不嫌麻煩地替我準備食物,但我和他之間就是沒有那種來電的感覺,少了一點怦然心動。比起作為喜歡的對象,我倒覺得這樣的關係當朋友滿好的。

 

  「我覺得──」

 

  「吼──你問那麼多幹嘛啦!去喝你的拿鐵,去去去──」我話才講一半,小貝就把孫秦趕回內用的座位了。

 

  「妳幹嘛?」我用擦手巾擦擦手,不理解小貝把孫秦趕回座位的用意。

 

  「女生要保有一點神祕感,不可以太快被看穿啦,妳這個傻瓜!對男生就要欲擒故縱啊!必須先透露出妳有人追,但不能太快表明妳對對方的感覺!」小貝雙手交叉,一臉導師的模樣。

 

  「有差嗎?反正孫秦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跟他聊個天還好吧。」我喃喃自語,微嘟著嘴,望著內用座位區那背對著我的孫秦。

 

  「就說妳傻,妳還不信。」小貝搖搖頭,一臉無奈。她彷彿知道些什麼卻又不說破,她果然是那種愛搞神祕的女生。

 

     □□

 

  「雷宇晰!」放學鐘聲才剛響,班上同學隨即沖著我大喊大叫著。我知道他們要說什麼……我憋了一整天不說,還以為會幸運地逃過一劫、還以為我就要破除魔咒了──沒想到就在放學的前五分鐘,窗外開始下起大雨──還是破功了,他們一定是要來找我算帳的……

 

  「啊──對啦對啦!我今天忘了帶傘了……對不起!」在他們開口問之前,我就自己招了。我用課本壓著頭,深怕遭遇不測。

 

  我身上有個奇妙的魔咒,只要沒帶傘當天就一定會下雨,至今還無法破解。因此我有沒有帶傘這件事默默成為班上同學對於天氣預測的指標。如果有帶傘但下雨了,那只能算天氣真的不好;反之如果我沒帶傘,就會一秒成為眾矢之的,因為沒帶傘必定會下雨。

 

  「吼──我原本要去打球的啦!」同學們怨聲載道,我只能摸摸鼻子癟嘴裝傻。

 

  「妳果然是『雷雨』晰耶!屢試不爽!」也有同學對我投射同情的目光,把我是雨妹的事實歸咎於名字取得不好,不禁對這超級靈驗的魔咒感到驚嘆。

 

  到了咖啡館後,小貝和我向小桑借了大毛巾擦擦淋濕的身子,因為共撐一把傘的關係,我們都稍微淋濕了一點。

 

  「兩個人一起撐一把傘明明一點都不浪漫,情歌可不可以不要再亂寫了!」小貝一邊擦著左肩,一邊怒吼著,她最討厭濕答答的感覺。

 

  我擦著右肩,一句話也不敢說。

 

  「妳下次再忘了帶傘,我們就絕交!」小貝扳著臉,明明她是開玩笑的,我還是被她正經的表情所震懾。

 

  因為這場大雨,我還以為那些常客嫌麻煩都不會出現了,沒想到孫秦、小晰和薏仁還是準時報到,反倒是泯皓傳了訊息說今天無法過來。

 

  「宋潔晰說下雨天咖啡店人應該會少一點,會比較安靜,還是想來這裡讀書。」薏仁嚷嚷著,「早知道一開始就不要帶她來,自從她說要在這邊念書後,我每天都要多花一杯咖啡的錢!」

 

  小貝面無表情地說:「明明你自己也滿愛來的吧,不然哪間店容得下你那麼吵的人,你倒是該感謝小晰讓你有藉口每天都來吵我們。」

 

  我們笑了出來,只有薏仁碎碎念著:「辛家貝妳說話真的很靠北。」

 

  「彼此彼此啦。」

 

  雨天的咖啡廳除了恰巧路過進來躲雨的人之外,相對平常人煙稀少許多,趁著薏仁到門口抽菸、孫秦陪薏仁到外面聊幾句時,清閒的我和小貝也湊到小晰身邊。

 

  「我覺得妳好強,妳是不是在班上都考前幾名的那種人?」小貝看著小晰字跡工整,有條不紊的筆記,驚嘆地說。

 

  小晰面露靦腆的表情,「沒有啦,我不是天生聰明,而是後天努力的類型。」

 

  「聽起來就是那種考前幾名的人會說的話。」小貝一說完,我們三個人不約而同地笑出來。

 

  「好羨慕妳哦。」我沒有明說是針對什麼事情羨慕,聽起來也許會以為我是指成績和努力讀書的部分,其實我是羨慕他有像孫秦這樣的男朋友。

 

  「其實……我也羨慕呀──喔,我是說妳們。」小晰嫣然一笑,甜美而溫柔,我大概可以想像孫秦為什麼喜歡她。

 

  「妳的第一志願是哪裡啊?」我知道小晰讀的科系和薏仁、孫秦相同,直覺她應該會想考上和哥哥、男朋友相同的學校。而因為那間學校也有我和小貝能就讀的科系,恰巧也在我們一直以來的志願名單內。

 

  「就和我哥還有孫秦同間學校啦,想去當他們系上的學妹。」小晰靦腆一笑,以她努力讀書的程度來說,要考上同間學校甚至更好的學校想必是沒問題的。

 

  「我們也是!只是我和宇晰是商科,跟你們不同系,女生讀工科真的好厲害。」小貝爽朗地應聲,我們一起崇拜著就讀工科的小晰。

 

  「希望我們都能上同一間學校。」我們相視而笑。

 

  「為什麼服務生可以偷懶?我要客訴。」薏仁倏地出現在桌邊,帶著些微菸味頤指氣使地說。

 

  「因為懶得服務你這種奧客,菸味臭死了啦,去去去!」小貝眼神死,惹得薏仁又開始吵了。全天下大概只有小貝能夠應付得了薏仁的白目了吧。

 

  他們拌嘴的樣子惹得我們哈哈大笑,一不小心和孫秦對上眼,目光迎上的那瞬間我收起笑臉,尷尬地轉身回到櫃台。

 

  接近收店的時間,薏仁和小晰也準備離開,望著門外絲毫未減弱的大雨,小晰從門口的傘桶中拿起傘,對著孫秦說,「你不一起走嗎?」再怎麼笨都看得出來小晰正在邀請孫秦共撐一把傘,我想身為男朋友的孫秦應該也會爽快地接過那把傘吧。

 

  想不到我心裡頭竟有些悶悶的,如此登對的情侶在下雨的夜晚共撐一把傘,擔心對方被雨淋到而挨近彼此身邊,那樣的溫馨畫面,明明該是甜蜜而美好的,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可能是因為我自己忘了帶傘的緣故吧。

 

  令人意外的是,孫秦居然搖搖頭說:「你們先走,我再待一下。」

 

  小晰稍微收斂起微笑,點頭妥協了。說也奇怪,他們兩個人的互動以情侶來說並不算親暱,也有可能是因為薏仁在場的關係吧,有誰會在哥哥面前跟男朋友親親我我的呢?

 

  而薏仁雖然嘴巴壞,卻是個照顧妹妹的好哥哥,每天除了主動替小晰揹著裝滿書的沉重提袋以外,也不忘護著小晰走在馬路的內側。以哥哥的身分來說,想必他也不想輸給外貌略勝一籌的男朋友孫秦吧。

 

  「阿晰怎麼老是在發呆?」我的思緒被孫秦打斷,他細長的大眼望向我,似乎挺好奇的。

 

  「我是在想事情啦!」小貝說每次只要我進入自我的思考模式,外表就會像個傻瓜一樣,因此被說成在發呆也情有可原,但被孫秦發現我這副傻樣還是令我有些尷尬,只好停止思考,隨手拎起抹布,進行收店例行的整理。

 

  「我來幫妳。」孫秦順手接過我手上的抹布,逕自擦拭起吧檯上的招財貓。

 

  「啊,謝謝……不過招財貓不用擦啦!哈哈哈!」我望著他發現自己做了傻事的微妙表情,默默笑了起來。

台長: 艾瑞兒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