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30 17:57:58| 人氣9,995|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電影筆記【撒旦的情與欲】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如果小說可以約略分為以情節為導向與以主題為導向的話,拉斯馮提爾的《撒旦的情與欲》明顯便是以主題為導向的。以主題為導向的表現通常情節淡薄、並且主要呈現某種思想。因此不理解《撒旦的情與欲》的思想,便也無法理解整部電影。

 

2、《撒旦的情與欲》的原本片名為「偽基督」(多數人譯為「反基督」會誤導),偽基督有兩種意思:一是「反對」基督,即一般譯法「反基督」的意思;一為「冒充」基督,本片真正採取的是後者的意義,因此譯為「偽基督」較佳。因此直接認為拉斯馮提爾對基督教採取惡意的看法是值得商議的;另外,電影的主題直接涉及宗教,因此任何以性別的角度(特別是女性主義)對影片做出說明,也都將是更為誤導的。

 

3、「偽基督」是宗教裡一個被排除的主題。基本上它更為原始,其實直接涉及了性/慾,而在基督教義形成的過程中,漸漸被以「撒旦」為喻。也就是說,基督教成為一個更廣大更文明的宗教的同時,它必須與倫理、道德等價值規範相合,因此必須排除或壓抑屬於人性更為原始的成分。或者我們以弗萊那充滿詩意的描述最能表達出這種轉變:「它將大地四季的循環(女性),投射到了永恆的星空(男性/上帝)。那裡有一個更大的循環,然對我們來說,成為靜定的」。因此基督教是個以「男性」為主的宗教,這主要是指在原始神話中作為核心的「女性」因素,在基督教的發展過程中被排除了(或被「融合」了。與此有關的精彩討論可以參考弗萊兩本《聖經與文學》的專著,以及各種人類學與神話學相關議題討論)。這也是在一些非正典的教義中,所謂「上帝與撒旦是兄弟」、「撒旦是上帝的頭生子」的意義所在。這部電影中譯為「撒旦的情與欲」,許多人錯認為三級片而前往觀賞,但恐怕是失望了;其實它要說的是「撒旦」就是「情」就是「欲」,它要呈現的主題是人在面對暗黑的自己時的種種情狀。

 

4、在引用弗萊那句充滿詩意的表達時,我刻意加入了「女性/男性」的標誌,辨明這個隱喻是極為重要的,許多來自批評上的錯誤都來自於混淆了這個觀念。這裡的「女性」、「男性」指得並非「生物學」上的性別觀念,而是一種宇宙的原則。因此在許多文學、藝術、電影的表達中,直接將「女性角色」的意義做性別上的詮釋是有疑問的,因為它往往代表的不是「性別」,而是更廣大的文學傳統中、來自人類學、心理學、神話學中那「女性因素」的隱喻化表達。舉一個例子,在基督教的日常說法中,常常把人類視為「女性」,要與上帝成就神聖的婚姻,這意思明顯不是狂熱的女性主義者所認為:地球上的男人都被消滅了,只剩下了女人。

 

5、因此我們在面對這部電影的時候,也必須在一個隱喻的層次上,對「男/女」做出說明。它雖然在「故事」中被以「男主角/女主角」表達,但真正的意義其實無關性別,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名字」。也許少有人注意到,電影的男女主角從頭到尾「沒有名字」,這說明了他們是同一個來源的兩種不同表達,因此女主角代表的是狂亂(亦即那在神話中保留、而被基督教排除的女性因素)、男主角代表的是理智,而他們同是生命本身。這部電影的主題在〈序曲〉中即被建立:那是性、生命與死亡。

 

6、電影分為六個章節,各是:序曲、悲傷、痛苦、絕望、三個乞丐、尾聲。〈序曲〉拍攝了男女主角在做愛、小孩從窗上跌落摔死,並且出現主題音樂——韓德爾的詠歎調〈讓我哭泣〉(運用的簡直讓人心碎)。這段序曲建立起主題:性(以做愛表達)、生命(以「男女主角做愛」並且平行剪接「小孩」表達,我們可說「小孩」在故事中是他們的孩子,然而在真正的意義上則應該反過來:男女主角是來自小孩這個本源的不同表達)與死亡(小孩跌落,這裡出現一個極美的鏡頭,拉斯馮提爾沒有直接拍攝小孩墜樓,而是拍攝了小熊玩偶跌入雪中),而「性/生命/死亡」其實是同一個問題。

 

7、這問題在故事裡表達為女主角因喪子之痛,而經歷了一連串自我重建的過程(在形式上拓展為三個章節:悲傷、痛苦、絕望,並且不該忘記到了電影最後,這個過程被轉換到了男主角身上,因為他們根本是同一個人)。男主角是心理諮商師,他帶著「妻子」「回到」了「森林」中的「伊甸之屋」去療傷。這裡出現了神話程式(主題式的藝術會最大程度的重複神話程式):妻子(往往以婚姻為喻)、回到(其實是另一種「出發」)、森林伊甸之屋(神話學所謂的「神聖時空」、或者人類學說的「閾限」階段、我則喜歡稱之為「時間之外」)。並且最後女主角消失(在童話中是以婚姻結束,但因男女主角已是夫妻,因此一人將會死亡)、男主角存活。

 

8、電影最後女主角被治癒了,而這個「無有之物」(女主角說:三個乞丐——悲傷、痛苦、絕望,其實根本不曾存在)被轉換到了男主角身上,而男主角也在此時掐死了女主角——依此,拉斯馮提爾並沒有「反」基督,因為他讓女性因素消失、最終仍是回到了理智身上,完成自我重建過程。這成為電影裡兩個平行畫面:進入森林伊甸之屋空拍了女主角獨自行走;離開森林伊甸之屋空拍了男主角獨自行走。我願說那是狂亂讓我們來到這裡,而理智將帶領我們離開。並且這兩個畫面都出現明顯的陽具意象——一棵大樹矗立在畫面中間。說是陽具意象並不妥當,其實那是生命之樹,它同時具備「男/女」因素,一如「亞當」在「夏娃」尚未出現前,也很難說是「男人」一樣。

 

9、與此生命之樹相關的則是女主角談起「橡木果實」的一段極具詩意的話。一天夜裡,男主角被屋頂上紛紛掉落的橡木果實吵醒,女主角說起了那是「神聖的哭泣」,是對於生命的一種哀嘆。在宗教中有所謂「同一」的概念,我們可認為森林的所有樹同一於這棵橡木大樹、而這棵橡木大樹又同一於我們的生命本身(生命之樹本就是「軸心」的具體化表達)。因此這棵樹是對〈創世紀〉裡那棵生命之樹的模仿,但在現代的語境裡,它往往成為較「憂傷」的表達。

 

10、如果森林伊甸之屋是所謂的「神聖時空」,那麼在此將出現所有的象徵。最重要的是「三個乞丐」的意象,在故事中,三個乞丐是「母鹿、狐狸、烏鴉」;在形式中,三個乞丐是「悲傷、痛苦、絕望」並拓展為三個章節。我們看見母鹿的死胎、狐狸的傷殘、烏鴉暗示的死亡,因此這三個乞丐剛好隱喻了生命本身:出生(死亡)、自我吃食、死亡,並且形成一個圓圈,因出生便是死亡,也回到了電影的〈序曲〉。另外,這「三個乞丐」應是對《聖經》裡「三個賢人」的「邪惡模仿」:當耶穌出生,東方有三個賢人前來祝賀;然而在電影中,成為女主角那句:「當三個乞丐出現,必有人死亡」,也因此我們說它是邪惡模仿,而此是為了要適應電影的「偽基督」主題,它被顛倒處理了。

 

11、與三個乞丐直接相關的是女主角對於女巫的論文研究,這當然直接涉及女性因素的表達(以心理學看來則與潛意識相關)。然而電影有個安排極為精彩,亦即母鹿、狐狸、烏鴉只有男主角能夠「看見」(在悲傷、痛苦、絕望三個章節結束時,男主角都看見了象徵動物)。對此也許最好的說法是:女主角不會看見這三種動物,因為女主角「就是」母鹿、狐狸與烏鴉本身(注意她說過的:三個乞丐根本不曾存在;另外電影最後有一個超現實鏡頭,讓三種動物與死亡的女主角並列出現,而同時被男主角看見)。我們回到了被基督教排除的原始神話裡,「女人」是生命的本身,它就是大地循環永生不息的結構。然而因為基督教的建立,這個女性因素被壓抑成了「撒旦」,因此在這部電影裡都以邪惡的形象出現。

 

12、女主角曾對男主角說:「自然是撒旦的教堂」(這句話是有出處的,但我忘記了也懶得找),這裡也許有個雙關,亦即那「自然」(Nature)指的是「森林伊甸之屋」、指得也是「人性」。其實拉斯馮提爾是否真的「反基督」是值得商議的(這與他本人的意見並無直接相關),也許更好的說法是:他重新涉及了一個古老的爭議,它被大量保留在諾斯替的「異教」中,然而基督教本身其實也有這樣的因素,只是它被「淨化」了;而這種原始因素只是對人性更全面的省察,而不能直接斷定一有涉及便是反基督宗教。

 

13、有人因為男主角是心理諮商師,因此對本片採取心理學的角度(這是可以的);有人因為主角涉及「女性」的兇殘,而對本片採取性別的探討(這是會產生誤導的);有人結合二者,加上男女主角不斷做愛(甚至涉及心理諮商的倫理關係),而採取了權力的角度(這雖然不能說是錯誤,但把宗教代換成為政治,只能說是「更熱門」的)。無論如何,我認為《撒旦的情與欲》主題是「宗教」,雖然它也表現了心理、性與權力,但都不應該以其中之一為核心,進而淹沒了它真正的主題。因此,電影有些精彩的小設計都懶得寫了,比如男女主角總是在床上說話,並以鏡頭隱隱暗示著權力關係等等(還有人以「殖民/後殖民」切入,我只能說他們太興奮了)。當然這些都是重要的,但也都只能是伴隨的。

 

14、唯一我覺得拉斯馮提爾結合主題而運用的極為精彩的地方是:韓德爾的〈讓我哭泣〉,與「綠色」的大量使用。特別是「綠色」的使用,結合了森林與「自然」,它是母鹿、狐狸、烏鴉,也是悲傷、痛苦與絕望,它是拉斯馮提爾罹患憂鬱症而拍攝此片的那種不明所以的東西,它是我們每個人的迷亂與恐懼,它最終必須被「殺死」,然而那也不是真正的死亡。因為四季將永遠地循環,生命是一連串的傷殘,而我們只有黑夜中微弱的星光。

 

15、最後一提韓德爾的詠歎調。這首歌直接涉及「自由」,因此並非沒有意義的點綴。在面對「撒旦」的時候,上帝給了我們選擇的機會。基督教認為這個世界沒有撒旦(魔鬼),因為它以更成熟的形式帶領我們走出了森林、走出了伊甸之屋(借用電影最後男主角離開的畫面為喻);然而在此過程中,我們必須不斷爭鬥,分裂和解,因為我們從來就是人(並且是「男人」與「女人」,我在這句話裡同時指涉性別與原則),並且負有原罪。但真正重要的是,我們都會在韓德爾的詠歎調中,一步一步,走向上帝。(齊克果說:「獨白」是藉由個人表現一般;「詠歎調」則相反,是藉由一般表現個人。也許這句話是對的,因為拉斯馮提爾藉這首歌讓人心碎地表現了他自己,但真正讓我們沈思的仍然是我們那共同的問題:自由)

 

 

 

韓德爾的〈讓我哭泣〉

 

 

 

 

 

 

 

 

 

台長: 陳雋弘
人氣(9,995) | 回應(2)|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電影筆記 |
此分類下一篇:電影筆記【血色入侵】
此分類上一篇:電影筆記【最完美的人】

123躺著穿
您好!
剛看完這部片子還抱持著有許多疑問,但有幸看到這片論述實則讓小弟我解惑不少!
萬分感謝!
2012-01-08 03:34:29

謝謝囉:)
以前比較看不屬於電影的部分
現在少寫了
卻看比較多屬於電影本身的部分。
2012-01-08 22:08:3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