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5 09:00:00| 人氣8,50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優雅(如此)的(日常)神蹟──閱讀林婉瑜《那些閃電指向你》〉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從《剛剛發生的事》到現在的《那些閃電指向你》,林婉瑜一直堅定於對情感著墨的觀照與臨摹,這般走來也就有特定的標示感,讓人很容易辨識她的姿勢與位置。唯中間的《可能的花蜜》實在有一些很勉強的部分,那種晃走式遊逛的姿勢,如同閃神一般,淡淡薄薄地削過表面,沒有足夠的深入,也就沒有讀到她對城市的深情懷抱。然《那些閃電指向你》沒有意圖論述,又回到直視抒情的無數種可能形態裡,再次優秀地演繹出專屬於林婉瑜最美好的寫法。

  《那些閃電指向你》,有著推衍的語法、排比形式以及重複句的使用,這些都是林婉瑜詩歌相當明確的慣性運動,悠悠緩緩不疾不徐的,並不是輕描淡寫,或者直白口語化的表現而已,看起來稀鬆平常的技法在林婉瑜手中就是天天然然一體渾然的,比如〈相遇的時候〉就有著慢慢述說的口吻講了兩次終於、以「於是」開頭的三句,隨後更巧妙地把美國詩人佛羅斯特/Robert Frost〈雪夜在林邊停留〉同一句詩歌重複一次的典型句法在推動進化為置放於不同段落如:「在大浪/把我們分開以前//在大浪/把我們分開以前」,便產生了語氣再轉折的精心設計感──

  同樣的例子還有不少,譬如〈藍寶石的眼珠給你〉開頭「把你嵌入心裡的我/實在很痛」同樣也是最後一段的開頭,共兩段談登入臉書與進入愛人的心的途徑程序相仿的〈記住我〉剛好段落中間都是一句「在『記住我』的那個空格 打勾」,或者〈不會告訴你〉:「正正經經的活著/是一種必要/有時很想笑的時候/必須忍著/很想愛的時候/也必須忍著」,乃至出現於詩集封面的「想一想你/想一想你吧/你就是那件快樂的事」,還有談論愛情的「我要把它收回/放回/我的/我自己的/珠寶盒裡面」,重複句的多層次演練,以及愜意悠閑的節奏,正可以見得林婉瑜的手藝本事是怎麼樣的不見鑿跡,只有純淨沉靜的火候。

  林婉瑜示範的是日常性與詩意做共性結合。換句話說,這是一種生活詩意美學。林婉瑜輕重自若出入自由尋常日子,經由詩歌進行各種事件與觀察的捕捉,宛如她正安安定定地把那些人間煙火都畫出來似的。

  她筆下的情愛,是不過度神聖(也就不過度狂喜狂痛)的表情,一切都在日常隙縫裡好好地存在著。愛情也不熱烈如火,也不悲哀如漫長冬季般的絕望無依。她是溫馴的,卻又保有靈活的律動。她的詩歌展現的是質樸秀麗的風格,彷若優雅的神蹟,尤其是那樣的神蹟是從日常裡炸出來的,那些美美好好的閃電一樣的詞語、意象與概念也都不是從天外來,而是由尋常生活裡活泉式的汨汨湧起,譬如「所以當我喜歡 你/必須小聲的說/含蓄的/不要驚動這個世界那些開敞的傷痕」(〈用一首詩〉)、「……愛情是,在別人的溫度裡/被你的溫度溫暖……當我想及愛情/當我想到你」(〈當我想及愛情〉)、「時間走過/許多事改變/我們和當年那個人不一樣/我們的愛情/比時間年輕一些/比我們年輕時祈求的一樣」(〈一筆一畫〉)、……

  林婉瑜是這等溫柔、優雅,於是我們不難發現不是閃電抵達人,而是人抵達閃電(狀態/境界),乃至於人變成閃電,化身為某種自自然然如天上之物的存在,瞬息萬變,但又是恆常的、始終如一的豐饒著。

  林婉瑜慢速的娓娓道來,跟近來強調機能性、雄辯又機智反應、快速犀利且迅速翻轉的現今詩歌風氣截然不同,一反那樣子街舞似的高速切換觀點,林婉瑜不跳躍,絕無瞬間移動旋轉,她的詩意是花工夫時間釀出來的,猶如無垢劇場《觀》一樣的極緩動作,她並不講究突如其來的詩意,但她也不是慢至極限痛苦扭曲於靜止中爆發的舞踏(例如吳俞萱),林婉瑜詩歌優雅靜好得不得了,像是從山光水色的盡頭路轉峰迴花明柳暗踅回來的最好時光的聲調──

  像她的〈完整〉寫下的:「我們無法完全/對世界坦露自己/但那些沒說出口的部分/才使我們完整/那些沒有目的的出發/才是最好的行程」,她確實是優雅如此的日常神蹟,柔軟得剛強也要彎彎繞繞起來,成為溫柔的出發與完整。

 

 

 

台長: 九十九我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