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4 00:46:29| 人氣1,564|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們是Bollo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左邊這位秀氣可愛的是Lily,她是印尼華僑、右邊濃眉大眼的叫做Sari,她是印尼原住民,兩個人從印尼來到台灣,在一家卡拉OK,因為聽到對方的歌聲很好聽,所以就這樣互相認識。
   七年前,Sari在高雄開了一家印尼餐廳,每天從
下午五點營業到凌晨兩點,有時候週末還得通霄
,常常睡不到幾個小時,Sari就得在半夢半醒的時候,起床到菜市場買菜。
  走在許多攤販之間,哪家便宜、哪家新鮮、哪
家實在,Sari都非常清楚,因為這是累積了許多
次被騙或買貴的寶貴經驗。
    「因為我有包水餃,我們想做牛肉的,因為我
們不吃豬肉,老闆說這也是牛肉,一樣的肉,可是後來才知道被騙了。」Sari說。

 

 

 

 

    這家店,都是SariLily兩人親手佈置,最特別的地方,就是牆壁上貼滿了許多照片,這些人都是她們的「Bollo」,Bollo」印尼文的意思,就是「好朋友」,SariLily兩人不僅是好朋友,也希望和大家都是好朋友

店裡賣著印尼風味的餐飲,還有附設卡拉OK,讓印尼鄉親可以在熟悉的母語音樂中,輕鬆地唱歌、跳舞、聊天。

     Sari除了有一家餐廳,還有一個樂團,叫做「Bollo Band」,團員常常會離開台灣、回去印尼,所以不是非常固定

    「有時候跟朋友講,誰會彈什麼吉他之類,大家都來,如果覺得OK可以當固定的Bollo  Band因為大家都是Bollo的好朋友。」Sari說。

      Bollo Band在三年前曾經受邀到台南演出,這是他們第一次公開表演,結果去卻白白等了一整天,根本沒有上台的機會,團員們都非常沮喪。

    不過就在2008年的時候,高雄市舉辦「東南亞多元文化嘉年華」,「Bollo band」終於能上台表演,那時候,三千多名的移工聚在一起、感受來自家鄉的氣氛,「Bollo band」從此成為印尼樂團的代表。

 

 

 

    一登上舞台,Sari血液中會唱會跳的天性,就自然流露。很難想像,她開朗外放的外表下,其實內心藏著被家暴的傷痕 

  「大家都不知道我心裡很難過,大家從來沒有看過我難過,看到我都是很開心,一邊唱歌、跳舞,大家不知道我心裡面那麼多苦。」Sari說。

  在印尼的時候,Sari已經結婚,但是先生車禍早逝,留下兩個孩子靠她撫養,為了養活一家人,Sari才一個人過來台灣賺錢,到台中看護老人,也在那時候,Sari認識了開計程車的前夫,對她展開熱烈的追求。

  「我有兩個小孩,我跟他講,我講我有兩個小孩,我沒有錢,你不要後悔。」Sari說。

    那時候,就在愛情力量的驅使下,Sari成為台灣媳婦,但是這段婚姻,卻不是她幸福美好生活的開始,而是像發酸的食物慢慢變了味,前夫的家暴,讓她受到很大的傷害。

  「他打我那時候,這邊眼睛壞掉,這邊斷掉、血都跑進去眼睛,所以眼睛都很紅,我三個月不能出來。」當時,Sari根本不知道怎麼辦,只能忍氣吞聲,怕到晚上都不能好好睡覺。

    「真的很辛苦,所以我睡覺,一邊睡,有沒有怎麼樣,因為會怕,他以前有拿過刀子要殺我,所以我怕。」Sari說。

 

    Sari的好姐妹Lily,白天在一家外勞仲介公司工作,協助印尼鄉親在台灣碰到的工作問題,從雇主工作超時、薪資積欠、如何照顧老人、泡牛奶…等等,Lily都要教導協助。

    雖然Lily身上流露出一股幹練和自信,假如她不說的話,誰也不知道她結束過一段不美滿的婚姻。八年前,Lily離開了沉迷賽鴿賭博的先生,她找了份在醫院看護的工作,雖然可以養活自己,可是內心的無助和壓力,讓她覺得乾脆跳樓自殺,就可以一了百了。

    「晚上我就上去十三樓,我好朋友護士,看我怪怪跟我上去,救了我,那時候沒有想很多,覺得死算了,你負擔就不會那麼多。」Lily說。

 

     Lily因為是華僑,所以語言和社會適應上,比Sari快了許多,加上工作的關係,堅強的她,協助Sari尋求政府資源的幫助。

    還好政府給我保護 我申請保護令、我有申請,已經分開三年我才離婚,先等身分證。」去年十二月,Sari終於拿到台灣的身份證。

    Sari拿著身份證開心地說:為了這個身份證,我等的很久、很苦,有了身份證,我就可以離婚、可以自由、可以自己的安心、可以在台灣自己的安心,沒有老公,我自己努力,我可以的,現在我給他看,我就自己加油,莎麗加油,莎麗加油!」

 

 

 

 

   

    雖然來到台灣,沒有得到幸福美滿的婚姻,SariLily還是不想回印尼,因為這裡可以自食其力、求得一份溫飽。

    像印尼,比如說你是鄉下小孩,你不是有錢,吃不到麥當勞,差別很大,那台灣部分,我們雖然不是薪水很高,有錢人吃,我們是可以的。」Lily

    五月份的時候Lily的媽媽許新妹,從印尼來探望女兒,光是從加里曼丹的鄉下到雅加達,就包含了陸、海、空的交通

    首先那個摩拖車、坐船、坐汽車,到那個昆甸機場四個小時,上那飛機ㄧ個小時,就到印尼雅加達。」後,許新妹再搭國際航線飛到桃園機場、轉機到高雄,這樣的路程,花了她24小時,為著就是想念女兒的心情

    每天都會想她們,做母親都會想孩子,呵,一定會,過得什麼都好比較放心,過得生活不好,做老人家就很擔心。」老人家說,有時候想知道的不過是,孩子在台灣有沒有吃飯、吃飽,這樣簡單的小事而已

 

 

 

 

 

 

    滿滿的一桌菜,非常豐盛;大家的笑容非常滿足,因為這樣的相聚,是要經過洋過海、離鄉背景,才能在台灣的家,一起吃飯;才有機會認識一群Bollo,為Lily媽媽的到來、還有Sari的生日,一起慶祝

 

 

 

 

 

 

流離來台灣之後的生活

面對著不被認同的差異

夾雜著對愛情苦果的失望

埋藏著對親人小孩的思念

但是,在種種不美好的境遇中

也有Bollo在身邊的美好時刻

 

 

P

 

 

 

 

 

 

台長: 蘑菇
人氣(1,564) | 回應(3)|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那些人那些事 |
此分類下一篇:北緯24、東經119
此分類上一篇:黑暗之邦

妍巴
真是美麗的景相,笑容也是。

總會有些微小時分在平凡無奇的日子中特別耀眼。
2010-05-24 17:46:02
(悄悄話)
2010-12-13 12:48:02
杯子
請問這是高雄的哪...我男友也是加里曼丹的印尼華僑..^^
2011-12-18 08:22:3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