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2 00:35:22| 人氣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星辰‧星沉──第四章 彼岸的饗宴(四)

  蔚藍色的會議廳有著海潮般的特殊造型,看似輕柔卻有著居高臨下的莊嚴。象徵希望與秩序、從古至今眾所景仰的守護者之首──洛克,是終結故鄉戰亂的英雄、太平盛世的統治者、宇宙拓荒的發起人……是機器人最重要的守護者。以洛克為概念建設的會議廳,象徵萬國會議的所有議題都是在洛克的見證下決議。

  

  萬國會議是為表決足以影響星團局勢的提議與事件、由中央招集各國元首或代表共同參與決策的國際會議。由於和萬國宴會同屬世界級集會,故將會議合併於宴會內,並在宴會第五到第七天舉行。位於主席臺的是八位中央評議會審查官,會議主席是由主審官──八審官之首擔任。主審官負責決策星團發展的整體方向,由星團各國元首選出來的八位審查官後,再從中票選主審官,主審官任期四年且得以連任一次。萬國宴會不但是主審官發表任職成果的時候,合併舉行的萬國會議也是讓各國元首近距離評價主審官,作為票選下一任主審官的參據。

  

  今年的主審官是凱伯里安(Kelbrian),是一位身材龐大的文書型官員,金邊白袍的審官制服遮不住孔武有力的外型,方正的臉龐顯示他的剛正不阿。諸國對他的評價兩極,一方面說他不通人情、放任恐怖統治,引發人民怨恨;一方面說他清廉正直、不受威脅利誘,實質抑制動亂。例如塔爾塔羅斯的螢光礦弊案,礦工因受不了欺壓逃脫,被中央下令追緝,逃脫者幾乎死絕,但後續追蹤報告送至中央審議會,被查出是塔爾塔羅斯違反星團法公平交易原則在先,凱伯里安無視螢光礦龐大的利益和斷絕礦源的威脅,毫不留情地判決停止貿易關係,導致塔爾塔羅斯經濟一落千丈,人民紛紛出走,政府幾乎垮臺。類似的判決案例在任期四年間層出不窮,曾有戲稱這屆的主審官嚴苛到「沒有無罪開釋的選項」,但知情的人完全不認為這是戲言。

  

  這位備受爭議的中央評議會主審官也成了萬國會議的注目焦點,各國元首也在看他這次能不能完成先前主審官做不到的事情:讓新艾爾卡迪亞放棄干涉中央的權力?如果成功了,他或許會是第一位連任成功的主審官。

  

  果不其然又出乎意料地,經過兩個小時程序式的議題討論和表決、儀器宣讀完這個最終議題、進入審議階段之際,凱伯里安忽然用與體型相符的雄厚聲音說道:「依星團法規定,除了受審議的國家不得參加投票外,該國的邦交國也不得參與投票。新艾爾卡迪亞是這次受審議的國家,阿斯特拉閣下與其邦交國元首代表不得參與本次投票。」

  

  會議廳霎時如海潮般喧嘩起來,怒罵和稱讚的聲音此起彼落。新艾爾卡迪亞是星團十大強國之一,星團諸國幾乎是排隊與之結為友邦,一旦劃下限制,就代表現場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國家無法參與投票,只剩下與新艾爾卡迪亞為敵或無所謂的國家進行表決,那麼這個議案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更有人發現凱伯里安的「提醒」是斷章取義,受審議的國家是指犯下戰亂或被舉發有不人道行為的國家,新艾爾卡迪亞完全不屬於其中之一。

  

  凱伯里安不為所動,宛如壓制翻湧聲浪的山巖。倒是位於主審官旁邊、也是八審官之一的曼提斯克(Mantisk)起身,用劃破紙張般尖銳的聲音大喊:「肅靜!維安人員維持會議秩序!」

  

  剎那間數百名身穿制服的維安人員──顯然是八審官的私人狩獵者部隊──從各個入口竄入,包圍各個國家代表,恐嚇成分顯然大於安撫成分。此時各國代表發現自己面對的可能是武裝鎮壓,要讓議題強行通關。

  

  就在劍拔弩張之際,鈷藍色的身影從座位站起,若無旁人地挪步向前,立定在主席臺正前方。

  

  「您有話想說嗎?阿斯特拉閣下。」凱伯里安說道。

  

  阿斯特拉沒有回應,一雙流丹般鮮紅的眼睛凝視著主審官,沒有任何動作讓所有人覺得事有蹊蹺,各種注意力逐一轉移到他身上,沉默的力量逐漸蓋過吵雜,直到沒有一絲聲響。

  

  「……主席、八審官、現場各國元首,請聽我說。」阿斯特拉的聲音如泉水般清澈而堅定,「這個議題已經歷經三屆萬國會議,面對超過十年的爭議,無怪中央想做個了結。」

  

  確定周圍沒有打斷的跡象,阿斯特拉繼續說道:「想要結束一段關係,自然就會想知道當初是如何開始。當年的中央,還是一個努力維持和平的組織聯盟,那時候還有很多性質相似的聯盟,都希望成為星團公平正義的指標。那時的我之所以願意無償地幫助這個聯盟、讓它成為治理星團的最高機構,是因為它最符合我們共同景仰的守護者──洛克所代表的意義:希望與秩序。」

  

  阿斯特拉的話語逐漸響徹整個會議廳,潺潺注入每個人的聽覺。

  

  「現在戰爭結束了,照理來說應該要進入和平發展的時代,那為什麼星團還是有紛爭呢?也許是因為武力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就算不用在攻擊,防禦也需要武力。可是不管是個人還是國家,一旦擁有了比實際需要還多的武力,就會用到不該用的地方,超出必要範圍就成了災害。災害是由人的罪業而生,抑止它的擴張才是每個權力者應有的目標。」

  

  「您是說您在維護星團秩序嗎?」凱伯里安有如不為所動的堅定頑石,「您的四天王違反星團法的次數眾所皆知,身為直屬上司的您沒資格談論正義。」

  

  「我不打算談論正義,正義和武力並非直接相關,何況武力並不如各位想像中的萬能,因為它不過是所有治理方式之中,最拙劣且最不文明的一種。」

  

  會議廳響起低頻率的竊笑聲,有人聽出這是在嘲諷八審官現在的行徑。

  

  「但造就這種拙劣且不文明手段的人,也是我。中央是為了維持星團和平而存在,如今中央已經有足夠的力量獨立運作,那麼我和中央的契約,也該功成身退了。」

  

  阿斯特拉如展翼般地攤開雙臂,彎腰欠身下來。

  

  「事到如今,新艾爾卡迪亞只能──退出星團。」

  

  

  

  還沒到宵禁的時間,與其他四棟主題性建築比起來,已經完成開幕任務的聚會樓顯得冷清,只有零零散散的狩獵者遊蕩徘徊,偶爾談論佇立於四方的守護者雕像符不符合自己的想像。

  

  傑洛仰望洛克的雕像,看不出有什麼可疑之處。自從亞克塞爾打聽到八審官的陰謀,就依著艾克斯的建議四處巡邏,連排班之外的時間都在巡邏,活像認為自己在進行艾克斯指派的任務,兩天下來已經快把表裏兩個會場都摸透。傑洛對整件事興趣缺缺,從萬國宴會開始前就期盼能趕快結束,早早回邊境部隊。

  

  就算八審官想惹事生非,現在萬國會議正在舉行,能搞出什麼名堂?傑洛不屑地想著,正準備回度假村思考怎麼打發接下來的時間,通訊匣忽然收到一連串的鳴叫,接著一道冰冷的訊號衝進腦袋大肆翻攪,感到不適的傑洛立即關閉聽覺機能抵擋訊息,卻發現訊號雖然減弱卻沒有完全斷絕。環顧周遭,似乎不是只有自己聽到,視線範圍內的狩獵者們不是依靠牆壁就是跪倒在地,露出痛苦的表情和呻吟。

  

  能無視聽覺機能直接干擾腦部,是磁波攻擊?可這種國際型活動不都有防範恐怖攻擊的反磁波設計嗎?傑洛試著理解狀況,關閉的通訊匣這時收到另一個訊息提醒通知,從頻率判斷是亞克塞爾,「什麼事?」

  

  「太好了!你還活著!」

  

  「什麼我還活著?誰死了?」

  

  「我也搞不清楚!真是亂七八糟!大家都發神經了!」

  

  「你倒底在說什麼?」

  

  「先別管這個了!重點是這裡現在一團亂啊!」

  

  

  

  亞克塞爾完全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原以為今天又是一無所獲,走在渡假村的迴廊上,還在考慮回到住所要先吃飯還是洗澡還是先倒床睡覺,忽然一道像是把音響砸壞的高頻聲量衝撞聽覺機能,對自己的腦袋又割又刮,驚得亞克塞爾摀住通訊匣,接著又被一陣驚天巨響嚇著,庭院的方向冒出火花和濃煙,並傳來一連串射擊和兵刃相對的聲響,以及廝殺的吼叫。出身非法組織的亞克塞爾認得這是械鬥的聲音,可是時間和地點非常不合理。

  

  這絕對可疑了。才剛這麼想完,庭院有人發出驚吼,轉頭就看到漫天火花往自己方向衝來,亞克塞爾緊急蹲身閃躲,轟然聲響,只見自己的住所已經被炸個粉碎。忽然想到傑洛會不會還在房間,雖然不覺得號稱鬥神的狩獵者會因此受困,但亞克塞爾還是開了通訊確認,才知道傑洛人在別的地方。

  

  「你在哪啊?」

  

  「聚會樓,你那邊的人都發瘋了嗎?」

  

  「對啊!你那邊也是嗎?」

  

  「差不多了。」通訊匣的另一邊傳來兵器交接的聲音,「別出房間,保護自己。」

  

  「不可能啦!房間已經被轟掉了!我去你那邊!通訊完畢!」

  

  也不管傑洛答不答應,亞克塞爾關掉通訊,尋找離開度假村的路線。庭院已經被發狂的狩獵者佔據,直接跳下去只有被圍攻的份,似乎只能乖乖走樓梯。就在此時,眼前竄出兩名狩獵者,猙獰的表情和滿身的血液顯然是廝殺上樓,即時反應的亞克塞爾招出槍桿立即開槍,一名狩獵者被擊中要害應聲倒下,另一名狩獵者張牙舞爪嘶吼而上,卻隨即被雙槍連射擊倒。才在思考此路是否不通,竟又有數名狩獵者從四面八方撲殺而來,拿著各自的武器進攻,亞克塞爾抓住時間差翻身避開,不忘回身開槍反擊,也引來持有槍枝的狩獵者找到攻擊的目標,霎時槍林彈雨,無止境的光彈幾乎照亮走道。

  

  看來是下不了樓了。亞克塞爾先是順手擊斃近身偷襲的狩獵者,從光彈的隙縫中看到遠處牆壁上的花紋雕飾,定了主意,趁著狩獵者因錯亂而自相殘殺的空檔,亞克塞爾衝出作為掩護的斷垣殘壁,開啟高速連續射擊模式展開雙臂,光彈組成的兩道彎月成為新的掩護,直接撞進混亂的狩獵者群眾中,咬牙擦過沒被光彈削弱的實體武器,衝過人群奮力一跳,亞克塞爾飛躍外牆而出,到最高點時收起手槍,用力抓住對牆凸起的紋路,甩動輕盈的身體一路上攀直達屋頂,脫離敵我不分的戰場。

  

  「不要打任務以外的仗。」回頭看了看無法追擊、轉而攻擊周遭的狩獵者,亞克塞爾志得意滿,「訓練的話我都有聽進去呦!艾克斯知道的話一定會褒獎我……哇啊!」

  

  措手不及的天搖地動,亞克塞爾不得不低身穩住自己,只見腳下的屋頂突然衝出數顆纏繞電環的光球,緊接著一個烏黑色的龐然大物破地而出,以驚天動地之姿出現在混亂的現場。

  

  這東西為什麼在這裡?亞克塞爾還記得那是在競技場看到的、被稱作海馬克斯人形機械,鑲嵌在手腕的赭黃色金屬環散發電光、形成球體往四面八方飛散,被擊中的狩獵者不計其數,慘嚎響不絕于耳。

  

  亞克塞爾驚嚇之餘迴避電光球和碎石,努力回想先前看過的資料:競技場展示的機器人都沒有注入程式,所以海馬克斯沒有靈魂的機械而已,至於其他資訊……早知道就先把規格介紹看清楚!

  

─待續─   

----

給喜歡海馬克斯的讀者道歉,因為我跟這個角色真的不熟。

 「八審官」大概是聽起來最威的八大了,對他們反派印象比較深,給阿斯特拉當對手剛好。

 不過我寫不了這麼多人,這部魔王也不是他們,所以不用去記他們超長超難記的名字。

 

 

 下回預告

 亞克塞爾:嚇死人了啦!這麼大的傢伙怎麼打啊!

 傑洛:這是你難得的表現機會,好好打就是了。

 亞克塞爾:我又不是你!看到強的就想打!

 傑洛:我既然叫「鬥神」,當然只跟想強的打。

 亞克塞爾:也就是說我不夠強就是了。

 傑洛和亞克塞爾:下回,第四章,彼岸的饗宴第五回完結。

 傑洛:來個人結束這場鬧劇吧!

 亞克塞爾:我想回家了。

台長: Rodizare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