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9 21:26:36| 人氣5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星辰.星沉─第二章 無間的軌跡(八)END

.
.
.
  在河道生長的矮草,被風吹的彎下身子,像是對已分勝負的戰鬥沒了興趣。
  「現在隨便一招都可以解決你,該讓你死在哪一招呢?」西格瑪看著動彈不得的艾克
斯,嘴角浮出玩弄的上弧,心情卻在愉悅之後有了隱憂,從之前受困的人來看,艾克斯冷
靜得有點奇怪,好像在等待什麼……
  答案在下一刻出現,風突然逆向吹襲,周圍溫度迅速提升,炙燙的熱流壓過冷空氣,
火苗不可思議地出現在艾克斯身上,啪啦數聲,綁在身上的觸手盡數被燒得斷裂,地上的
草跟著燃燒起來,竄出一條條瑰麗的火舌。
  「你不知道有句話叫做『言多必失』嗎?」艾克斯漫步走動,語氣平如止水,神情冷
淡到近乎詭異。早在被纏住之時,機體已經暗自以超高速運轉,引擎產生的能量超過負荷
,從傳輸系統逆流而上釋放出來。此時的艾克斯盔甲泛紅,全身儼然成為火焰武器,踐踏
之處皆燃起了炙熱的緋炎,「如果你早點向我攻擊,我可是真的毫無抵抗之力啊!只可惜
……都太晚了。」
  像是被那雙碧綠之眼所凍結,西格瑪感到前所未有的壓迫,最後那句話更像是死刑的
宣判。忽見艾克斯手一揮,火焰如浪潮般的淹去,若大夢初醒的西格瑪趕忙移動,卻是躲
閃不及,抓到目標的火焰在身上撕咬。
  「休想!」西格瑪使出全勁將火焰震開,血液從盔甲的隙縫噴發,在雙掌間與紫色氣
流凝結,「決勝負吧!腥粒子咆哮!」
  霎時掌中血液噴發,出現漫天的紫色結晶,宛如在半空結合成怒吼的妖獸,以雷霆之
勁殺向艾克斯。
  面對必殺技瘋也似地襲擊而來,艾克斯卻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真是闊別已久的感覺
啊!眼前的戰士總算肯發出全力,自己體內的機油與程式有如中毒般地奔流,這種刺激感
簡直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神情一定,拔腿往前衝刺,「等離子爆擊!」
  青藍光彈闖進紫色晶霧裡,使之熔化成漿水清出一條隧道,但同時也被結晶削弱,西
格瑪撞開殘餘的爆擊衝刺上前,結晶包覆的拳頭劃破火焰,渾厚的勁勢重重地往艾克斯的
額頭擊落。「死吧!R級狩獵者!」
  「靈魂之驅‧舞!」艾克斯豁然切斷衝刺,雙腳踏起舞蹈般的步伐,明暗不定的殘像
穿過西格瑪,受火焰掩飾的真身顏面擦過拳擊直接貼近,「為被你殺害的人贖罪吧!昇炎
飛揚!」
  聚勁已久的左手完全被火焰包覆,艾克斯躍身一拳重擊胸口,放手一搏西格瑪沒有任
何防備,一聲慘嚎,燒焦的胸膛凹陷噴出血液,體內的零件走位從盔甲暴露開來,仰身倒
落亂草之中。
  艾克斯穩穩落下,殘餘的火焰歡呼似地在身旁起舞。
.
.
.
.
  貝爾黎亞草原上出現片刻的閃光,引著月亮們往那裡照去,只見被轟擊的地方只剩下
一個虛無的坑洞。
  「……偏了?」埃索克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況,「怎麼可能?算式沒有出錯啊!怎麼會
……這是?!」
  重新審視,卻發現了不可思議的誤差處。這不是干擾,而是從演算過程中推算,再從
開始接受訊息之處給予錯誤的資訊,以數據改變砲擊的角度,對演算相當自信的埃索克沒
有察覺,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以致邊境部隊的基地還好端端地佇立著。
  「反演算……我居然遭到反演算!這只有主上才做得到啊!在這種情況下反向操控,
阻擾演算能力如此高強的我……」
  「幹得好,艾莉雅。」席格納斯稱讚他氣喘吁吁的副官,「基地的危機解除了。傑洛
,出來吧!」
  一道紅影從遠處衝進,「三日月斬!」
  無數月弧削開人形骨架的眼睛,螢綠的刀鋒肆無忌憚地揮灑其中。
  「那是傑洛……這麼說西格瑪失敗了?」埃索克大驚失色。就算不知道西格瑪的對手
另有其人,也很清楚局面已經完全擺脫他的掌控。
  光束刀破空急斬,行雲流水銳不可擋。傑洛在稍早前就已經到達,遠遠地等到席格納
斯的攻擊指示,一個人殺進夢魘軍團,得知攻擊要點後更是不把這些傀儡看在眼裡,四周
都是敵人反而讓他鬥性大起,盡情展示獨有的光束刀勢。夢魘軍團人數暴減,自行判斷行
動受阻,改變攻擊目標,全員轉向撲上傑洛。
  「很好!通通給我倒下來!」傑洛飛躍起身,「羅降刃!」
  無數螢光衝擊下處,清開所有阻礙,落地一擊發出雷射光束般的勁勢,有如撕裂空間
地橫掃八方,前排的敵人幾乎粉碎,後方的被餘勁貫穿,爆炸聲響不絕耳,自投羅網的夢
魘軍團剎時被清掃得七橫八豎。
  「……我、我看我等一下再進去好了。」本來想加入戰局、卻被眼前情況嚇到的亞克
塞爾如此決定。還是不要掃到颱風尾比較好啊!
.
.
.
.
  機體降溫,色澤還原,艾克斯不再釋放火焰。那一擊沒有完全毀掉西格瑪的中樞系統
,這是現在的艾克斯還能做到的仁慈。遠遠地觀察對方狀況,卻發現躺在地上的人咯咯地
笑著。
  「你在笑什麼?」
  「我笑我輸了……」大勢已去,西格瑪很乾脆的承認失敗,「真是敗的無話可說啊!
正是我所追求,轟轟烈烈的死亡……而不是向其他狩獵者一般,等著時間來淘汰……最後
能跟傳說中的狩獵者一戰,我有什麼理由不高興嗎?」
  艾克斯的眼神微微一暗。這是不只是狩獵者的悲哀,也是所有機器人的苦處,科技發
展的太快,機體、武器、裝備越來越優良,但相容性卻無情地把過去全盤否認。資料與經
驗受到流行與時勢的摧殘,與生俱來的技能與存在的意義因為不適用而淘汰,無法融入其
中已經成為機器人最深的恐懼。
  之所以還能在新的生存模式裡安身立命,是歸功於當初設計的一種彈性與延展,靠著
機密武器和戰鬥經驗,得到誇張不實的稱號。這樣對那些來不及成長就被抹煞的人們來說
,是不是有點不公平呢?
  不過,那不是我的範圍。「……雖然你殺了很多人,但我不能就這樣殺了你,你還是
等著以後的判決吧!」
  「不把我的頭砍掉拿去檢驗嗎?」
  「以後還會有很多仗要打,不缺你一個。」艾克斯別開頭,不想與那雙心滿意足、卻
象徵失敗的眼神交集,「儘管已經留了太多的血,但至少現在的我不想再造殺孽。」
  「這樣啊!」西格瑪笑容漸失,「……現在才感覺到這裡的風好冷,在你叫人來把我
抬走之前,可以先拿個東西給我蓋著嗎?」
  艾克斯沒有回答,直接轉身步向那件燒焦的斗篷。不讓對手曝屍荒野,或許是他還能
做到一些安慰吧!拖來斗篷正要蓋上,忽然西格瑪的眼睛發出強烈光芒,艾克斯驚得閉上
了眼,逮到機會的西格瑪猛然彈起身來,狠狠地抱住艾克斯。
  「你!」這個……從西格瑪身上發出的磁波,是自爆晶片!
  「呵哈哈哈哈!就算你變成傳說中的狩獵者,你還是跟資料上寫的一樣天真。」西格
瑪笑到臉都扭曲變形,「我說要轟轟烈烈的死,但我現在還沒死啊!」
.
.
.
.
  光束刀橫劈,將一排骨架腰斬,踏過屍塊繼續追擊,傑洛揮舞著螢綠的刀芒,殘骸隨
著刀勢亂竄。被摧毀的骨架散落一地,基地前的廣場被那些圓球堆積成丘,為數已經低於
邊境部對狩獵者的夢魘軍團,沒有「作戰失敗就撤退」的判斷能力,繼續維持著無力的攻
擊行動。
  「傑洛!可以停了!不用再殺了,停下來!」
  沒有關閉的通訊匣充滿總監的命令聲,但傑洛充耳不聞,一刀刺穿對方眼睛,拖著骨
架甩到一旁的屍推裡去,繼續尋找新目標。此刻的傑洛已經停不下來,廝殺的痛快已經矇
蔽所有的感官,完全沈湎在狩獵的愉悅之中,彷彿要把所有會動的東西都變成靜止才肯罷
休。
  大事不好,危險的變成自己人了。席格納斯趕緊下令,「狩獵者全部撤進基地,不要
接近傑洛!」
  「來不及了,他已經看向這裡啦!」剛收到撤退訊息的狩獵者大嚷。只見藍綠色的目
光一閃,傑洛猛然朝著邊境部隊逼近,就在此時,不遠處忽然憑空出現亂流,把沉積的屍
體殘骸吹開,察覺到異狀的傑洛想也不想就轉了彎衝過去,抓起光束刀就往風源劈下,要
把眼前無形的障礙物斷成兩截。
  「搭檔!是我!」
  一線冰涼貫穿腦部,刀鋒硬生生地煞在半空,風源裡的身影在下一刻現形。
  「……艾克斯…搭檔?」
  「你這是什麼表情呀?」剛才千鈞一髮使用瞬間移動死裡逃生,一到這裡就看到傑洛
凶神惡剎地劈過來,嚇都嚇死了。「你該不會已經殺紅了眼,看到什麼東西都來一刀吧!
  「抱歉,一不留神就變成這樣了。」刀柄迴轉,收進背後的刀鞘。竟然連艾克斯都想
砍,殺人果然是會上癮的。
  「艾克斯!你回來了!」亞克塞爾見傑洛收刀才跑進戰場,「你贏了嗎?」
  「是啊!不過他啟動自爆裝置,沒辦法帶他的屍體過來給你當紀念。」
  「無妨,反正你回來就代表你贏了。」傑洛說道,身上的鬥性已經降低許多,「何況
他看到你的真面目,你也不會讓他活著。」
  無法反駁地笑了聲,通詢匣收到基地的訊號,「我是艾克斯。」
  「你總算回來了。」席格納斯的聲音也在傑洛那邊出現,「你的搭檔差點連自己人都
殺了!」
  「沒事了,他已經沒有危險了。」看來回來的正是時候,「基地看起來沒有太多損壞
,都還好吧!」
  「什麼還好?你們看看天空!」
  戰艦將噴射引擎轉向,開始倒退飛行。埃索克剛剛得知西格瑪自爆身亡,時間上與傑
洛回到基地援助的時刻有不符合的情形,但現下埃索克卻沒有理會這些,反而是慌亂地想
辦法連上遠端通訊,要把一項重要的發現傳送出去。由於整艘戰艦的行動都在腦部的控制
下,一旦埃索克的思緒混亂,戰艦的運行也變得緩慢。
  「飛行戰艦正在退後,砲管沒收起來,可能是想拉開距離。」席格納斯的聲音在通訊
匣裡,「如果他們使用強力砲擊報復的話,結界是擋不住的。」
  「砲擊?」傑洛眉毛一挑,「怕什麼?他能我們也能!搭檔!」
  艾克斯雙手一晃,軸部的盔甲在背後發出撞擊的聲響,左腕的扣環喀啦一聲鬆脫。待
艾克斯拉回手臂,左手臂的盔甲已經接合在右手臂上,銜接處的零件轉動改變樣式,整條
右手臂變成一個巨大的長管砲。傑洛轉身立定在艾克斯前方,讓前端架在自己的肩膀上。
  一旁的亞克塞爾看的目瞪口呆,手砲居然也可以這樣組合!
  「對不起,這個實在太大了。」艾克斯從頭盔拉下眼罩說道,傑洛也拉下眼罩以防備
等下刺眼的砲擊。這種組合式手砲,是把一個砲管拆成兩段裝在手臂上,瞄準率會大減且
後作用力超強,需要第二個人才能支撐。
  遠端口徑拉大的砲口,凝聚著比往強烈的青藍色光粒子。
  「這、這對付得了嗎?」雖然真的很大,但亞克塞爾還是不太相信手砲可以與船艦一
決高下。
  飛行戰艦越退越遠,就要拉成中程距離了。
  「搭檔!」怎麼還不開砲?
  「不要急,搭檔。」艾克斯低聲說道,「不要急,慢慢來,等時機成熟的時候……」
  砲口豁然吐出光柱般的青藍能量,以驚天動地之姿直奔飛行戰艦。承受到強勁的電流
與後作用力的兩人被逼的往後退,在地面劃出刮痕。
  「這、這是……」埃索克來不及判斷,身體就被光芒吞食。能量貫進戰艦,通過能源
區從艦尾穿出,一聲巨響,爆炸幾乎撼動天際,大小火團與戰艦殘骸如煙火般散發絕響。
  地上還活著的人們,目睹了這場戰鬥的終結。
  成功了……艾克斯剛在腦中想完,整個人一軟就往地面招呼,給發覺砲管移位的傑洛
回身接正著。
  「我們贏了,搭檔。」比起身心疲憊的艾克斯,傑洛還有些力氣,「痛快嗎?」
  「才怪……」隨著傑洛的支撐緩緩坐下。先是打了一場仗、再用自己的能量做瞬間移
動、最後加上破壞船艦的砲擊,能源幾乎消耗殆盡,「幾十年沒這樣打了,我好累……」
  「我知道。接下來的善後交給別人,修復的事情等基地恢復機能再說。」看到艾克斯
筋疲力盡,傑洛不給他機會多想,「任務結束了。艾克斯,你好好休息吧!」
  艾克斯用剩餘的力氣擠出笑容,接著傳說中殘忍無情的殺戮者,毫無防備地躺在鬥神
的胳臂上,掉進沉靜的待機狀態。
  看向旁邊,「怎麼?你也不行了嗎?」
  「我的眼睛…好痛……」亞克塞爾摀著雙眼軟坐在地,「真是……哪有人用這種方法
打戰艦的啊!」
  看來他是砲擊的時候沒把眼罩戴上,光線燒傷視覺系統才會這樣。傑洛壓住通訊匣,
「席格納斯,我們的任務完成了。這裡有傷患,派一些人過來處理吧!」
  「你等等,現在醫務室人滿為患,屍體阻擋耽擱救援時間,至少先清出一條路來。」
  「需要我去……」清掃路面?
  「不用了,你待在那裡就好,幫不了人就不要來礙事。」戰鬥已經夠悽慘了,席格納
斯可不想再看到鞭屍場面。
  「是,我知道了。」露出難得的詼諧笑容,傑洛瞧著艾克斯的睡顏,聽話地等著救護
人員拔山涉水地抵達。
.
.
.
.
  盤據在日昇的東方,一雙金色眼睛正遙視著基地的一切。
.
.
.
.
.
.
                                ─第二章‧完─
.
.

台長: Rodizare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