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9 21:23:19| 人氣4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星辰.星沉─第二章 無間的軌跡(六)

.
.
.
.
  或圓或缺,月亮們以各自的姿態俯瞰大地,等著不久之後上映的好戲。夜晚所籠罩的
漆黑河道,只有潺潺流水低聲經過,以及佇立在其中的高大身影。
  「別掉以輕心,西格瑪。」通訊匣裡的聲音說道。「這次對方可是S級中的高手,可
不比以往啊!」
  「少囉嗦,埃索克(Issac),做你該做的事情就好。」西格瑪毫不客氣地回覆,肩上
擺動的斗蓬像是認同地點頭,厚實的黯綠墊肩讓他的體積看起來更加龐大。
  「我這裡已經準備,隨時可以出發。」通訊匣的另一端,戰艦上的埃索克說道,「來
的應該只有傑洛一個,專心對付就行。」
  為了讓艾克斯和傑洛分開,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傑洛無法帶搭檔上戰場。既然邊境部隊
已經在調查,一定會查到雷德遇害的地方,陷阱和死靈軍團只要在那裡守候就成。纏鬥下
來,只有B級實力的艾克斯沒死也該有重傷。依「鬥神」傑洛的個性,沒理由不接受刺激
的挑戰。雖然對死靈軍團被滅得一個不剩感到疑惑,不過那不重要,程式再製就好,機體
也不是需要消耗自己資源的東西。
  「就算兩個都來也可以,打起來才過癮。」
  「有人經過界線了,應該是你要的人,好好享受吧!」埃索克切斷通訊,開始執行各
自的事情。
  西格瑪難掩心中的亢奮,終於來了有價值的對手,不好好吸收戰鬥情報可太對不起自
己了。沒多久傳來引擎聲,心想對方是駕車而來,遠方車燈的亮點擴大,西格瑪將視覺系
統調成遠視,卻發現事情不太對勁。
  摩托車在一百公尺之外停下,一點都不像西格瑪等待的人下車踏步走來,劈頭就是一
句:「你就是殺死雷德的人?」
  西格瑪皺眉頭。沒看過這個人,怎麼找到這裡來?「你是誰?」
  「我叫做亞克塞爾,紅色警戒的倖存者。」雙手一劃,兩道弦光變成槍桿,「我要殺
了你,為雷德報仇!」
.
.
.
.
  四個人在會議室碰頭。
  「你故意說給他聽的?!」艾克斯聽完不禁叫出來,「不是說好不要讓他知道殺戮者
的事情嗎?」
  「他在外頭偷聽,我就乾脆告訴他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好讓他知難而退。」傑洛有些
漫不經心,「沒想到那個小鬼真的跑去送死了。」
  「我的天啊……」艾克斯摀著頭差點昏倒,早知道把亞克塞爾的狀況告訴大家。復仇
的人沒有理智,不懂評估敵我的實力差距,亞克塞爾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的啊!
  「席格納斯也知道他在外面呀!所以他才跟我答腔。那個小鬼未免太小看基地的設備
了,當著攝影機變身還以為天衣無縫。」
  「那現在怎麼辦?」艾莉雅問道。
  「他的認證期還沒滿,不能讓他死。」死了就表示見證人看護不周,傑洛雖然覺得無
所謂,但艾克斯乾乾淨淨的記錄就會有污點。「這下不去都不行了。」
  「幸好給他的車子裡有裝發信機,還找得到所在位置。」道格拉斯敲了敲會議桌,螢
幕上的青凌河道地圖有著亮點,「不過現在原地不動,應該已經打起來了吧!」
  「能駕駛亞迪恩,那個小鬼最好撐得夠久。」亞迪恩其實是以前代傑巴爾為藍本、特
別開發的高速機動武器,優良的性能卻只有艾克斯和傑洛等少數部隊成員能完全發揮。亞
克塞爾能夠駕駛,能力上該是有一定的程度,不過復仇心切又遇上那樣的對手,取勝恐怕
很難。「問題是只要救人呢?還是乾脆接受挑戰讓他們稱心如意?」
  「就算只有救人,他們大概也不會輕易放過我們。」艾莉雅搔了搔頭髮,「真是難以
處理啊!」
  「各位,這件事情……」艾克斯突然開口,「是不是讓殺戮者去處理比較好呢?」
  三個人全部用驚訝的眼神看向艾克斯。其實這裡的人都很清楚,所有事件都和殺戮者
無關,R級狩獵者從來沒脫離邊境部隊過。
  「對方是連續殺害S級狩獵者的角色,這次挑上邊境部隊一定是有備而來。」艾克斯
續道,「與其讓傑洛去,還不如讓更有能力處理的人去。」
  傑洛把話留在嘴裡,沒說出來。
  「可是,這違反規定啊!」艾莉雅憂心說道。R級狩獵者是中央的珍貴人物,隱藏身
份安置於邊境,若要透露必須經過中央的審核。邊境部隊身為中央的執法者,怎麼能不經
過許可就出動?
  「如果要他們許可才行動,到時我們已經被消滅了。」一把聲音傳來,醫官推著輪椅
上發聲之人進入。
  「席格納斯?」
  「還記得那些非法組織是怎麼消失的嗎?發戰帖引主將出來,在期間消滅組織。雖然
出去的不是我們的主將,但畢竟是從『我們這裡』出動的,依照模式再過不久他們就會打
到這裡來,難道我們要坐以待斃?」
  無論如何,一場戰鬥已經難以避免,既然如此打勝仗比較好吧!
  「我說總監大人啊!」傑洛故意這樣稱呼,「你知道這樣做會丟了你的位置嗎?」
  「我知道,不過這已經不是狩獵者之間的問題了,而是關乎整個邊境部隊的安危啊!
到時候離職就連同總監室的椅子一起帶走好了。那其他人的意思呢?」
  「都這麼說了,那我就照辦。」艾莉雅聳聳肩,「大不了調職。」
  「這裡是邊境,要調也不會調得比這裡更遠,哈哈。」道格拉斯笑的有點辛苦。打起
來沒他的事,但打完就有得忙了。
  「醫官大概是不會有什麼意見吧!」席格納斯回頭對著面無表情的醫官笑道,事情決
定了。「這樣吧!艾克斯、傑洛,你們立刻趕往青凌河道,任務是解救亞克塞爾,非法者
無論生死。」
  「席格納斯,青凌河道離這裡還有段距離,我想用『那個方式』去,不然等亞克塞爾
遭到毒手就來不及了。」艾克斯說道。
  「好。傑洛,你先去車庫等配車吧!艾莉雅,配完車子就去做傳送準備。」
  「明白。走吧!搭檔。」傑洛說道。兩位狩獵者奔出會議室門口。
  艾莉雅頓了腳步,「對了,席格納斯,你是什麼時候到的?」
  「在艾克斯快要昏倒的時候。」
.
.
  跑到分岔處,這對狩獵者搭檔接下來要往不同方向走。
  「艾克斯,我想問你。」傑洛停住腳步,使用任務外的稱呼,「為什麼這樣決定?」
  艾克斯煞在一旁,「傑洛,我絕對沒有輕視你,我只是不想……」
  「是龍嗎?」
  「!?」
  「你之前出去應該是去找他吧!還是他找你但進不來所以要你出去?」傑洛想起那時
艾克斯的紅玉光芒是什麼意思了,在匯整資料的時候也會出現,龍多半是直接在艾克斯身
上讀取資料,難怪精神會受不了。「我不知道他從你這知道了什麼,但他應該對你要求了
什麼,是吧!」
  「……對不起……」別過臉,不敢與傑洛正視。對艾克斯而言,欺騙相信自己的人比
什麼都難受,對方相不相信是一回事,但艾克斯寧可陳述部份事實也不願說謊。
  「我說過,是搭檔就不要道歉。」伸手把艾克斯的臉帶向自己,「雖然是任務,但總
監這樣做是越權決定,也許整個部隊都會遭到嚴厲的處分。這樣,你還要和我出動嗎?」
  傑洛故意把話講反,意指行動是出於自願,而不是艾克斯的任性。
  「……謝謝你,夥伴……」心頭的石頭終於放下,艾克斯露出寬心的笑容。用「夥伴
(companion)」取代「搭檔(partner)」是狩獵者之間更親近、更完全的稱呼。
  傑洛會心一笑,「我不擅長拖延,你最好快點。」
  「我會比你先到的。但也請快點抵達,我可能撐不了太久。」
.
.
.
.
  銀色光彈乍現不斷,宛如地面的星光在青凌河道閃爍。
  切換腳下的衝刺引擎,繞著目標連續射擊,亞克塞爾知道自己的光槍的攻擊力不強,
打不到要害就沒有用處,已經花了好一段時間尋找死角,西格瑪卻是迎刃有餘,輕晃身子
讓斗篷盡數接下,偶而揮動擋住射向臉部的子彈。
  可惡,這樣耗一天也打不不到他,那麼……「隱形模式,啟動!」
  亞克塞爾一喊,身體像是融入黑暗一般消失,原本緊密的光彈也不再出現,完全失去
蹤影。西格瑪眼睛向四周環境掃描分析,找不到蛛絲馬跡卻低聲竊笑,握住斗篷底下的武
器,不動如山沉穩以對。
  眼角邊出現不自然的草動。
  「這邊!」西格瑪甩動斗篷,數道弧形亮光殺去,其中一道與某物碰撞而化解,用槍
桿護身的亞克塞爾被逼得現形,還沒想對方怎麼知道自己的位置,眼睛先注意到西格瑪終
於顯現的武器。
  那是……雷德的鐮刀!雖然只有一個鋒刃,但的確是從雷德的雙頭鐮刀拆下來的。
  西格瑪注意到亞克塞爾的異樣眼神,「眼熟嗎?這是從你最尊敬的人手上得來的,可
是我用得最順手的武器啊!」
  「那是雷德的東西,還給我!」這話簡直是侮辱,亞克塞爾絕不容許。
  「還你?可以啊!如果你接得到。」使勁一拋,帶著雷霆的鐮刀劃破空氣迴旋衝來。
  亞克塞爾額上的圓晶閃動,「DNA變身!」
  一陣光華旋繞,亞克塞爾的身影從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個身影。西格瑪不禁
愕然,眼前這個人不就是前幾天被他殺掉的雷德嗎?
  好機會!亞克塞爾一把接住鐮刀刀柄,「去死吧!獨舞蓮華!」
  鐮刀旋繞,彎刃劃動有如盛開的蓮花,花瓣間皆有銳利的殺氣飛奔。亞克塞爾定要用
雷德的得意技將西格瑪粉身碎骨,機體毫不保留地依照DNA程式組的驅動資料展開攻擊。
西格瑪還來不及反應,蓮華殺到,鐮刀波流衝擊到草地石土,有如砂塵暴般發出震耳巨響
,復仇的尖牙撕裂西格瑪的盔甲,散出亮白的血花。
  因為聽你的話所以贏了,雷德……穿過塵埃的亞克塞爾露出勝利的笑容。通常要取得
DNA,必須透過自己特製的槍所發射的光彈,穿過對方腦部來讀取,也就是需要殺掉對方
才能得到。但有一種情況例外,就是對方自行給予。雷德為以防萬一,把自己的DNA程式
組複製了一份硬是給了亞克塞爾,要是碰上強勁的敵人可以派上用場。
  就在亞克塞爾陷入回憶之時,忽然背後中了一招,血管破裂噴出機油。猛回頭,卻見
原本該倒地的人好端端地站在那。
  他、他沒死?亞克塞爾的驚疑掠過腦海,卻見西格瑪掌中聚集閃亮的高壓電球,不斷
膨脹並自行分裂開來,在夜晚更顯的刺目。
  「暗黑閃光!」電球隨聲發動,從四面八方直取而來,亞克塞爾趕忙揮動鐮刀,將電
球劈開擊去,卻因受傷慢了速度,電球衝進死角,當場給了高壓電擊,亞克塞爾煞覺全身
被刀割了千萬道,險些昏眩過去,顛簸跪落地面,鐮刀刀柄撐住變回原樣的身體。
  「你太依賴技能了。」西格瑪冷冷的聲音傳來,「以致於原本的好招,在你手上變的
華而不實。」
.
.
.
.
  基地被一層暴風雨前的寧靜籠罩。席格納斯向下吩咐,日出以前可能會遭受侵略,全
員進入備戰狀態。
  「傑洛再五分鐘抵達現場。」在坐滿通訊員的指揮廳裡,艾莉雅向主位的席格納斯報
告。
  「艾克斯呢?」
  「正要執行變身以及瞬間移動。」又按了幾個鍵,將說話語言切換成命令程式的母文
,「移動前三十秒,艾克斯,準備好了嗎?」
  基地的另一處,站在特殊房間內的艾克斯闔上眼,「開始吧!」
  「解除治癒機能,卸除裝甲蓋。」
  框啷數聲,艾克斯身上的青藍色盔甲掉落,特殊房間內出現將程式具體化的數碼方塊
,逐漸往艾克斯的所在位置凝聚堆積,散發幽色的電激發光(冷光)。
  「開始遵照指示執行變身:頭盔護面全開、胸甲與臀甲伸展銜接、腿部護套上移、腳
定跟及腳底鎖定、核融水晶解壓縮輸入密合能源、左手試握拳、右手手砲進入完全運作狀
態、雙層護肩開啟功能、穩定器就定位。」
  隨著艾莉雅的聲音指示,機體零件不斷改變位置,外層光體隨之包覆變化,逐漸形成
另外的型態。
  「移動前五秒。桅角鎖定、偽裝聲道切換、眼罩打開、等離子轉換引擎通匣開啟。」
  這就是他的原形嗎?席格納斯注視著座位旁不公開的螢幕,心裡不住驚嘆。
  「整裝完畢。開始瞬間移動!」
.
.
.
.
.
.
                                 -待續-
.
.
----
.
.
.
.
下回預告
傑洛:終於開戰了。
艾克斯:你好像很高興。
傑洛:因為期盼已久的傢伙終於現身了,可喜可賀。
艾克斯:全部就只有你最開心,大家都快忙死了。
傑洛:可見我多熱愛我的工作。
艾克斯和傑洛:下回,第二章,無間的軌跡第七回。
傑洛:像這種戰鬥應該多來幾場才是。
艾克斯:傑洛!

台長: Rodizare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