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3 23:27:13| 人氣5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星辰.星沉─第二章 無間的軌跡(五)

.
.
.
  外面雖然危險,但誰說待在室內就一定安全?邊境部隊今天證實這句話有誤,基地上半部被開了一個大洞,醫務室出現了僅次於例行檢查的治療人潮,但重傷躺在修復膠囊的都是內務員,沒有一位狩獵者。
  「這是怎麼回事?」在醫務室的特別房間裡,傑洛問道。
  「事情就發生在你們出去後沒多久。」艾莉雅說道,「我們收到一封中央寄來的電子郵件,依照程序檢查後送進總監室,過不久總監室發生爆炸……」
  「幸好總監室在基地上半部,中樞機能沒受到什麼損傷,剛剛我把通訊系統修好了。」道格拉斯擦著沾滿灰塵的護目鏡,「不過真奇怪,中央寄來的怎麼會有病毒呢?」
  「那是冒用的。一般的防火牆偵查不出分解程式,但只要一開啟就會讓程式碼重組,變成病毒郵件引起爆炸。」艾莉雅摀著頭,「是我太大意了,以為是中央寄來的就不會有問題……」
  「連中央的名義都敢冒用,非法者的手段越來越囂張了。」
  「誰跟你們問這個?」
  「你不是在問這裡亂七八糟的狀況是怎麼回事嗎?」
  「我是在問艾克斯是怎麼回事!」得到文不對題的答案,傑洛只想給這裡多添幾名傷患。那時艾克斯在喃語過後就失去意識,傑洛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帶回基地本部檢查治療,不過自己的摩托車已經報銷,只好很辛苦地騎著僅存的一台亞迪恩,前面放著艾克斯、後面載著亞克塞爾,為避免超載意外的慢速回去。結果一到基地就看到一團亂的景象,重傷用的修復膠囊全被佔用,只好讓艾克斯躺在設備較少的修復床上。
  「艾克斯沒事。」醫官說道,「他的程式運作超出機體承受,負載過度造成當機。我將他切換成待機狀態,休息一陣就行了。」
  「精神創傷嗎?是誰讓艾克斯變成這樣的?」艾莉雅問道,一般攻擊無法造成精神上的傷害。
  「總之不是這次事件的傢伙。」傑洛把後面的疑問打斷,省得答不出來又節外生枝。雖然「那傢伙」……喚作「龍」是吧!攻擊方式跟犯罪現場留下的爆炸痕跡很像,但沒有輻射的味道,而且他是直接把死靈軍團化為灰燼,不可能像現場那樣留下殘骸。不過突然找上艾克斯是為什麼?
  「你們,是不是都忘掉我了?」席格納斯在床上揮揮手,他才是這個房間的使用者,「總監室爆炸,最需要慰問的應該是我吧!」
  「你又沒死,要我慰問什麼?」傑洛蠻不在乎地說道。
  「態度這麼差,不怕我讓你只領基本薪資?」
  「你只有腿部受傷,修不好大不了換一個新的。不過我看總監室幾乎炸爛,你居然沒有受重傷,運氣太好了。」
  「我受過訓練,一發現爆炸的可能性就立刻就地趴下,沒想到現在會用上……好痛!」插滿線路的關節嚓了聲響,走火般地亮了下。這是治療的正常現場,不過席格納斯還是抱怨:「醫官你為什麼不把我的神經系統關掉?」
  「會痛代表還活者。死人才沒有感覺。」面對上司的質問,醫官沒多大反應。痛覺是警告,提醒哪裡有問題並要求解決,對身體是有益無害。
  所以席格納斯的示威又宣告失敗,趕緊轉開話鋒,「咳咳!各位,你們沒有想過一件事情:這次的事件,為什麼要事發三個月後才通知我們?」
  道格拉斯歪歪頭,「這樣想起來,的確不對勁。」
  「我把這三個月的犯罪狀況調出來,以貝爾黎亞草原為中心,組織性的爭鬥明顯減少。繼續追查下去,許多是非法組織都突然消失,然後再發現首領人物的完整屍體,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資訊,像是被封鎖似的。」
  這時才想到一個盲點:這裡所獲得的情報都會經過菲利歐德的資料庫。
  「我用迂迴的方式,從那裡調出邊境部隊的出動資料,這才發現他們的數據比我們的多出許多,甚至有我們根本沒去過的地方。把兩件事連起來,我大概可以判定:那些傢伙為什麼這麼囂張,是因為有菲利歐德撐腰。」
  星團疆境一直是混沌不明的危險地帶,菲利歐德本身又沒有強勢的戰力,治安方面幾乎完全落在邊境部隊手上。中央也為避免武裝干政,賦予菲利歐德對邊境部隊的監控權以分散權勢。
  菲利歐德相信中央,卻不信任邊境部隊,認為邊境部隊的存在是在嘲笑他們戰力虛弱,但歐帕羅的非法者人數逐年增加證明事實如此,像「修羅獵人」和「紅色警戒」等超級非法組織更是他們的頭痛對象。
  「我認為凶手是一個團隊,與菲利歐德達成協議,所有責任都歸於邊境部隊,這樣得利的都是他們雙方。只要某個組織不要出來干擾……」
  「中央。」艾莉雅說道。雖然除了中央補助之外,邊境部隊的所有資料取得都要經過菲利歐德,但如果是在中央的支持下,就可以無視當地政府採取任何行動。
  「對。三個月後,中央發現歐帕羅的狀況不是所想的,錯付權力又不好收回,只好直接對我們下令。」
  邊境部隊雖然是中央的機構,但在中央和菲利歐德兩個核心勢力的灰色地帶裡,既不會受人尊敬也不會被人歧視,因為邊境部隊也不過是中央對星團疆境佈局中,一個比較重要的團隊而已。
  「說了這麼多,你們還是沒說到出來砍人的凶手是哪號人物。」傑洛實在沒耐心聽這麼多,平時都是艾克斯幫他精簡濃縮跳結論,現在只好自己來。
  「所以現在才要說重點。」席格納斯變出惡劣的眼神,這是對傑洛態度不佳的報復,「道格拉斯,說明你所看的吧!記得說重點就好。」
  「好的。我去總監室觀察爆炸情況的時候,發現只有螢幕破碎,但主機並沒有壞掉,所以我想凶手應該是想留訊息……知道啦!說重點,我把螢幕修好,上頭寫著兩行字:五月當空、血染青凌。就這樣。」
  傑洛哼了聲,「賣弄詞藻,真是無聊。」
  五月當空是指五個月亮都在天上的半夜時分,血染青凌就是在貝爾黎亞草原的青凌河道對決。凶手多半是寄類似的挑戰書去給那些非法組織,會寫這種故做風雅的內容,這個人絕對稱不上什麼優雅人士。
  「追求刺激和一無所有的人就會做這種無聊事。」席格納斯說道,「但這名凶手的確有找刺激的資格。」
  傑洛眼睛一瞥,「排不排除『殺戮者』的可能性呢?」
  「R級狩獵者嗎?雖然名稱是中央冠的,但他不屬於任何一個組織。也許是過膩了和平的生活,再出來打殺也說不定。歐帕羅的確是個好地方。」
  「如果真的是他,那整個事情就會變得很有趣。」
  「在你的搭檔醒來之前,哪裡都別想去。」
.
.
  人群來往每個房間,忙著將有缺口的基地儘可能完全回復機能,都沒有特別注意坐在大廳沙發的外來狩獵者。
  亞克塞爾的身體正輕微地顫抖。在他被傑洛留下之後,原本只是想到處看看災情,趁眾人不注意變身成一名部隊成員,抱著探險的心態沿著路標前進,在醫務室發現傑洛等人,卻在門外聽到心驚膽跳的消息。
  雷德曾經對他說過:R級狩獵者是最強的狩獵者,是完全為了戰鬥而存在,進而衍生出這個有別於狩獵者的名號──殺戮者。沒人知道他從何出現、從何消失,屍體堆積的土地是他的專有步道,血液紛飛的空氣是他的殺戮見證。
  是個殘忍無情的狩獵者……
  握緊雙手,亞克塞爾暗暗下了決定。
.
.
.
.
.
.
  夜晚的地下迴廊,道格拉斯在做線路的最後整理,艾莉雅則半監督地在一旁遞修理工具。以往艾克斯有空就會下來幫忙,技術雖然不如專業人員,但鎖螺絲、接電線、檢查遺漏等等這些都相當熟練,讓道格拉斯省下不少力氣。只是現在艾克斯正在療養,助手位置就暫由艾莉雅頂替了。
  一個長髮的人影跑進來。
  「傑洛?怎麼了?」艾莉雅問道。
  「艾克斯不見了!」
  「什麼!」
  「在基地裡頭找不到,我想出去找。車子借一下。」
  「那要告訴總監……」申請外出許可才能開車呀!
  「來不及了,他傷還沒好啊!」
  「……好吧!」艾莉雅抓著螺絲起子到另一邊,在牆上的紋路劃動,遠處傳來開鎖的回響聲,「第四十二區第三台,速去速回。」
  「謝了。」說完直奔而去。
  道格拉斯聳聳肩繼續工作,對傑洛的破例行動早就習以為常。「艾莉雅,我記得傑洛是在妳之後才來的對吧!」
  「是呀!」
  「那妳跟總監、還有艾克斯,誰先到歐帕羅來的?」
  「我還是新進人員的時候,席格納斯就已經是總監了,艾克斯也比我早來這裡。怎麼突然這樣問?」
  「沒什麼,只是……」甩甩出力許久的手,蓋起牆面,「我不知道咱們總監以前是戰鬥型的。」
  軍官型與戰鬥型最大的差別,在於指揮力取代戰鬥力,雖然每個軍官都有基本應變資料,資料庫龐大卻難身體力行。從碎片看出來的爆炸情況,以一般軍官型的反應速度上應該是躲不掉,但席格納斯卻只傷到來不及抽回的腳,這證明席格納斯有戰鬥經驗,至少有過戰鬥型的機體。
  「星團初期上任的官員,大部分都是戰鬥型出身。」艾莉雅把玩著手上的工具,「用功績換機體,席格納斯算不上是特例。只不過對他自請調任邊境的事情有許多人不諒解,就連部隊裡還流傳過謠言。」
  「什麼樣的謠言?」
  「……據說他是出賣自己的同伴,才得到今天的地位的。」握柄停住旋轉,「他自請調任是因為心中有愧,害怕以前的同伴來報復才躲到邊境來。」
  「他出賣同伴嗎?」道格拉斯仰頭想像,沒辦法把生氣起來沒氣魄的總監和背叛者的印象畫上等號,「真的假的?」
  「不知道。我不是當事人,怎麼會知道?」把螺絲起子放回工具箱,「而且我也不明白謠言中對『出賣』的定義是什麼。局勢混亂的時候,跳槽不是值得驚訝的事情。」
  為了生存、為了理念……無論為了什麼,把忠誠道義放到兩旁,清出一條直駛未來的軌道。大家──尤其是歷經過去的人們,都是這樣才能活到現在的,所以這些謠言都只是茶餘飯後的消遣,不值得深究。
  腳步聲從車庫方向傳來,在迴廊更顯得空洞。會懂得從車庫進來的都是知道密碼的人,數量寥寥無幾,很容易猜出是誰。只見青藍色的盔甲由黑暗中慢慢浮現。
  「艾克斯,你回來了。」艾莉雅認出來者。沒有看到傑洛,八成是錯過了。「你去哪了?醫官有說你可以活動嗎?」
  「……天色都已經這麼昏暗了,雲層卻是那麼明顯地翻滾,連月亮都被染成橘紅色。真是不吉利……」
  「哈囉!你還好嗎?」道格拉斯在艾克斯面前揮揮手,「我比幾隻手指頭?」
  「……五隻。」
  「這樣呢?」
  「兩隻。謝謝,我沒事。我只是到外頭走走而已。在醫務室待得有點悶了。」
  「你最近神遊得很厲害。」艾莉雅記得之前還看到艾克斯拿著抹布對著窗外看,叫了好幾聲才回應。「有問題要講,有煩惱更要說。」
  「艾莉雅,妳的口氣好像醫官。」笑了笑,轉個話題,「我聽說總監室發生爆炸,幸好傷亡不大。雖然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但我想聽聽你們的想法。」
  艾莉雅先把他們在醫務室討論出來的結論說了一遍,「我覺得其實這樣也好,就有理由向中央要到好一點的資源。拿那個電腦來說吧!我想病毒的目的是讓電腦癱瘓,好讓挑戰書完全顯現在螢幕上,只是太舊了負荷不了才會爆炸,碎片還插進席格納斯腿部的活動系統造成癱瘓,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比較耐炸的外殼。」
  「嘿嘿,說到這個,我早就有構想了。」道格拉斯突然變出一張不知道什麼時候畫的設計圖,「部隊就要用部隊的電腦,看我這個全方位配備陶瓷複合的裝甲電腦!耐張力、抗高壓、特殊外型降低雷達反射、光學迷彩全面上色!這樣的電腦絕對能防止爆炸病毒的破壞!」
  「這個設計不錯,但地板可能會承受不了噢!」艾克斯提醒他得意忘形的同事。
  「又不是外用電腦,上迷彩做什麼?」
  「其實我還想加上履帶變成真正的外用電腦,搞不好一整排下來還可以當移動式防護線呢!」
  「叫傑洛劈劈看就知道你是不是誇大其詞。」發明這種莫名奇妙的電腦,艾莉雅完全不感興趣。「對了,艾克斯,傑洛出去找你,你要不要傳他回來?」
  「傑洛出去找我?我沒有……等一下,」收到訊號,壓住通訊匣,「我是艾克斯。」
  「你這個混帳東西──!!」
  驚天大吼不但傳到外頭,還在艾克斯的腦子裡反彈,「傑、傑洛?」
  「我不過是到房間一下,回醫務室就不見你的蹤影!醫官說你可能自行回房間去了,結果到你的房間還是找不到人!用通訊也聯絡不上,害我把整個基地都找了一圈,還去問那個小鬼有沒有看到你,搞到現在你才開通訊和我連線!跑去哪了?受傷還亂跑,下次我把你綁在床上,看你怎麼跑!」
  「……找我有什麼事嗎?」艾克斯等搭檔罵完才開口。
  「沒事,問你要不要去決鬥而已。」
  「什麼?」
  「我們調查的事件還沒釐清,凶手自己找上門來了。時間地點都寫了,接不接?」
  「當然不接呀!」這很明顯是陷阱嘛!雖然這樣可以馬上逮到凶手,但凶手何嘗不是在那裡守株待兔?「你該不會想去吧?」
  「如果你想去,我就奉陪。」
  「真是沒事找事做。」
  「反正現在節目也沒什麼好看的。」
  「……等等,艾克斯,我問一下。」道格拉斯插嘴道,「傑洛一直在基地裡面?」
  「他應該是這個意思。怎麼了?」
  「那,之前來借車子的傑洛是誰?」
  一陣錯愕,艾克斯豁然驚醒,「亞克塞爾!」
.
.
  騎著亞迪恩、在貝爾黎亞草原上奔馳的身影發出白光,飄逸的金髮變成尖銳的麥髮,盔甲從鮮紅轉為深藍,額上的晶體由角化圓,交叉記號從臉上浮出。
.
.
.
.
.
.
                                  ─待續─
.
.
----
下回預告
艾克斯: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傑洛:一直問怎麼辦是沒有用的。
艾克斯:那你說我該怎麼辦?
傑洛:你應該知道怎麼辦才是。
艾克斯和傑洛:下回,第二章,無間的軌跡第六回。
艾克斯:唉!該來的還是要來……
傑洛:悟嗎?

台長: Rodizare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