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0 13:34:48| 人氣4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星辰.星沉─第二章 無間的軌跡(三)

.
.
.
.
.
.
  這天早晨,艾克斯和傑洛依照座標,開車來到花湖。
  花湖不是一個固定景點,而是固定時節對沼澤地的統稱,沼澤淺水面的水草會在水中開出片片小花,邊緣往往生長著大片的蘆葦叢,時而翠綠時而金黃,因此得名。
  
  不過他們觀賞的不是湖面上的花朵,而是湖面下的屍體。
  知道傑洛不會自願下水,艾克斯帶著PDA緩步進入沼澤,在花湖滅了頂,留在岸上的傑洛依照慣例,觀察四周與留意搭檔狀況。雖然機器人不會溺斃,但在沼澤行進時依舊要小心,稍不留神就可能陷入泥漿,沒有救援就只能在漆黑中等待死亡。
  沒過多久,青藍色的頭盔從水花水草中浮出,「搭檔,死者是『修羅獵人』的狩獵者,是歐帕羅元老級的非法組織呢!」
  傑洛點點頭,眼睛卻看向一旁的蘆葦叢。剛剛沒有吹風,那裡怎麼會動了一下?
  沒有注意搭檔的反應,艾克斯撿著附著在身上的花草往岸上走,「問題是屍體陷入泥濘裡拔不出來,要請一些人來幫忙,還有……」
  「搭檔!」傑洛突然衝入沼澤,連同推艾克斯進湖裡,緊接著一隻肥遺(Feii)血盆大口地掠過傑洛身後。肥遺是一種大型蛇怪,一個頭兩個身體,會逐漸長出腳和翅膀,據說完全成形會擁有六隻腳和兩對翅膀,飛離出生之地到無人之境,還沒成形之前就棲息在沼澤裡,襲擊飲水的生物維生,也有機器人受擊的例子……
  沒偷襲成功就會放棄,撲空的肥遺拖著兩條尾巴落入水中,沒了蹤影。
  浮上水面,兩人吸口氣緩和情緒。
  「你說還有什麼?」
  「……那具屍體沒有頭。」
.
.
  一群狩獵者聚集,花湖周圍鬧哄哄。
  「十個人左右一組,搭檔務必要留一個在岸上避免意外。抓過的記得要做上記號以防重複,有任何金屬反應立即通知。通訊完畢。」
  依照沼澤的大小,至少有十幾隻肥遺棲息於此。那具屍體之所以沒有頭,很有可能是給其中一隻咬掉。在分基地職勤的狩獵者人數不夠,於是動用了基地本部的狩獵者,將每一隻肥遺抓出來檢驗。
  用通訊匣說明過後,艾克斯接過傑洛拿來的飲料,「對不起,還是讓你下水了。」
  「是搭檔就不要道歉。」畢竟是自己要下去的,怪不得人。
  「湖底的屍體呢?」
  「已經打撈起來,送去醫官那裡了。」
  真是太大意了,沒有弄清楚水裡狀況就進去,跟沒看說明書就操縱陌生機械一樣,要不是傑洛及時推倒,艾克斯恐怕也要變成一具無頭死屍。想起來脖子就一陣涼,艾克斯不禁巡視部屬的情形,確定沒有人被吞嚥或啃咬,最後停留在一點。
  「那個人看起來怪怪的。」
  「有一句話這麼說:走路不好好走,還四處張望的,準沒在做好事。」傑洛抓起飲料,朝艾克斯用視線指定的狩獵者走去,「那位。」
  「……我?」
  「對,你的搭檔呢?」
  「在水裡,我負責看守。」
  「狀況如何?」
  「還沒有發現。」
  「你們是從基地本部出發還是分基地?」
  「基地本部。」
  「飲料是上面要你們帶來的?」
  「是的。」
  「去你的,部隊哪有這麼多經費?」飲料都是自備,放在車子的小冰箱裡取用。
  腦中才剛有「糟糕」的字眼,傑洛已經出手扼住狩獵者的脖子,硬生生壓倒在地。
  「說!誰派你來的?」
  「呃…我……」
  「不說就剖了你的腦袋用讀的!」抽出背後的光束刀,證明自己所言不虛。
  地上的狩獵者努力發出聲來,「等等…是我……」
  後來的聲音頻率與某人相符合,傑洛的刀鋒停在空中。狩獵者的影像模糊起來,幾秒後現出原形。
  「亞克塞爾?」前來了解狀況的艾克斯驚呼,「你怎麼跟來了?」
  「你是怎麼變成這個模樣的?」傑洛搶問道,「先回答我。」
  「這、這個……這是我的特殊能力,只要取得別人的DNA,我可以變身成那個人的樣子,用那個人的能力做事情。我沒有說謊!」
  「你用什麼取得?」
  「……我的槍。」
  「你殺人?」
  「沒有啦!我哪敢殺你們的人啊?就是因為我沒辦法取得DNA,我就只能變外表做做樣子而已,所以我才會被你們發現呀!」
  「搭檔,我覺得他說的是實話。你可以放開他了。」
  思索一陣,傑洛鬆開牽制的手,得到自由的亞克塞爾立刻跳起來,竄到艾克斯身後去,躲開那把沒收起來的光束刀。亞克塞爾在清醒的那天晚上,才想起雷德曾經說過:紅色的S級鬥神傑洛和藍色的B級搭檔艾克斯,是歐帕羅最難對付的狩獵者搭檔,因此紅色警戒盡可能不要與邊境部隊發生衝突。當時還說要是二對二,亞克塞爾可以先解決艾克斯,
再幫雷德對付傑洛。
  「你嚇著他了。」
  「不這樣他怎麼會說實話?」
  結果現在自己躲在艾克斯身後……真丟臉。
  通知的訊息傳來,艾克斯壓住通訊匣,「我是艾克斯……好,將牠固定好,我這就過去。通訊完畢。」切斷通訊,「搭檔,他們找到頭了,接下來換我們上場。亞克塞爾就一起來吧!」
  「真的嗎?」還以為他們會把自己捆著曬太陽呢!
  「你費這麼大的勁來這裡,不就是想知道我們發現了什麼嗎?」
.
.
  三個人來到花湖的一處,兩名狩獵者正壓住肥遺的頭,六、七名固定住兩條寬大身軀,一名站在牠其中一個肚子之前,手上的偵測器響個不停。
  「真的在肚子裡。」傑洛插腰說道,「接下來怎麼辦?剖了牠嗎?」
  「不行,我們不能隨便殺生。」
  「那你要怎麼做?」
  「……從嘴巴掏吧!」
  「很蠢,但的確是好方法。」指向亞克塞爾,「你,坐上去。」
  「為、為什麼是我……」看到傑洛的眼睛閃出劈人的光芒,「我坐就是了。」
  亞克塞爾乖乖騎在肥遺的喉頭上,傑洛抓住嘴巴往上下扳,一腳踏住下顎,手往上抬,硬生生地撐開來。雖然肥遺的嘴巴可以張到頭部的三、四倍大,但還是聽到從喉嚨發出痛苦的叫聲。

  「對不起了,肥遺先生。」先拜個手禮,艾克斯真的把手伸進那黑壓壓的喉嚨之內,東掏西摸卻沒處碰到類似金屬的東西。原來肥遺為了避免找不到食物,用龐大的胃部來儲存,儘管艾克斯的臉已經貼著喉頭,還是勾不到胃底。
  要是真的消化掉就慘了。「我要再進去一點看看。」
  「動作快,這傢伙的力氣挺大的。」傑洛換另一隻手支撐,口氣上沒有吃力的感覺。
  亞克塞爾感到座位下方一陣起伏,好像有什麼較大的東西往裡頭鑽,現在只能看到艾克斯藍色的腿還留在外頭。「你、你就這樣讓搭檔做這種事?」
  「本來是要你進去的,但他絕對不會允許。還是說你想試試?」
  「我不要。」
  「那就安靜點。」
  又一陣起伏,艾克斯從嘴巴退出來,「好極了,還沒有消化掉。」
  「可是我看你快被消化掉了。」手掌覆上薄膜,傑洛接過那顆已經融化大半的腦袋,黏黏的真是噁心。「裡頭的資料不知道有沒有損壞。」
  「沒傷到記憶部份就可以了。」甩甩佔據身體的黏稠液體,「剩下的就交給基地那邊處理吧!」
  「先回分基地一趟,把你身上的口水洗掉。」
  「我看你才是想洗澡的人吧!」看看那頭夾雜花草的金髮,艾克斯不禁莞爾。
  「這顆頭要洗嗎?」
  「不行,要是洗掉證據就不好了,還是拿個桶子之類的裝起來。」
  「請問……我可以下來了嗎?」還坐在上頭的亞克塞爾只敢小小聲問。
.
.
.
.
  除了原本輪職的人以外,大部分的狩獵者在分基地稍作休息後就回基地本部,但艾克斯和傑洛因為亞克塞爾而留下。原因是亞克塞爾是未登記的非正規狩獵者,攜帶盔甲武器的他無法通過邊境部隊的基地本部結界;再者亞克塞爾是事件的生還者、是重要的證人,邊境部隊必須保障他的安全。為了讓亞克塞爾順利進入邊境部隊的基地,需要給他一個「正規狩獵者」的身份。
  問題就在這裡了:現在向中央登記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方便,為避免一個人多重身份的情況發生,現在星團法規定登記表上除了本身的資料以外,還需要「見證人」──可以是製造者、監護人,或是兩個以上的中央成員──的簽證,才能得到認證成為正規狩獵者。
  製造者不明是稀鬆平常,但監護人不能寫非正規狩獵者的雷德,最後見證人欄寫的是艾克斯和傑洛的簽名。等所有資料備齊以後,再經由邊境部隊的傳輸管道至中央,等許可文件下來。然而這屬於重要文件,又要通過重重關卡。
  ……基於以上麻煩又耗時的程序,三個人只得在分基地過夜。
  「當然,如果你是以『要犯』的身份進去的話,這些程序可以全部省略。」艾克斯解釋道,盔甲上有著清潔劑的水果花香。
  「那我寧可等明天。」立個名分還真難。亞克塞爾抓著抱枕攤在沙發上。以前的生活可說是日夜顛倒,夜晚才是活動時間,現在只能乖乖待在這什麼都不能做。在治療期間睡太多,就算出去跑一圈還是能源滿點,一點睡意也沒有。
  眼前的人滿臉不情願地翻來覆去,艾克斯腦筋一轉,「你有沒有烤過棉花糖?」
.
.
  到外頭生堆營火,把一塊棉花糖插在樹枝頂端在上頭烤,等棉花糖變成蓬蓬鬆鬆的狀態就可以吃了。艾克斯不想干擾到其他人的作息,兩人帶著用品到分基地的頂樓去。
  「你都這樣烤?」
  「是呀!這樣比較快。」亞克塞爾得意洋洋的把插滿棉花糖的樹枝叢放在上頭,幾乎把營火罩住。
  「這是誰教你的?」
  「我自己想的。一次可以烤很多出來,很聰明吧!」
  「那麼……棉花糖配熱可可很好喝吧!」
  「是呀!每次烤完棉花糖,雷德都會抓一把放在熱可可裡給我……等等,你怎麼知道?」這是雷德自創的飲料喝法,艾克斯怎麼會知道?
  「你的棉花糖叢告訴我的。」悄悄地露出笑容,「你這樣烤棉花糖,受熱會不均勻。有的烤焦了,有的還沒熟。你會沒注意,可能是因為你都是大把大把地往嘴裡塞,生的熟的焦的全都混在一起,吃不出來。至於熱可可,你應該是喜歡吃甜食的人,吃完棉花糖容易口乾舌燥,夜晚喝的通常是熱飲,甜的熱飲就是熱可可了。」
  亞克塞爾聽得眼睛睜成圓形。
  「很遺憾的,我要告訴你的是:雷德之所以會給你喝熱可可,是因為他要在裡頭放一種很有效、卻苦的讓人受不了的強力特效藥,讓你不會因為吃了過多半生不熟的棉花糖發生絞痛,棉花糖是用來掩蓋沒有完全溶解的碎片。」
  半句話都說不出口,這個人的眼睛是用什麼做的啊?
  「所以還是耐心點,一次次來吧!」艾克斯從樹枝叢摘下一朵棉花糖來烤,換個話題,「聊聊你自己吧!例如:臉上的傷口是怎麼來的?」
  「噢!這個呀!以前打仗的時候弄的。」
  「很痛吧!弄得這麼深。」臉上的表皮組織和身上不同,薄薄一層之下就是表面金屬組織,即是疤痕的顏色。
  「是啊!那時候我還以為死定了。」摸摸臉上的交叉疤痕,陷下去的地方可以摸到內層的組織。「當時我用DNA變身去迎戰,結果被劃了兩刀。從此我才勤練槍法,不讓敵人接近我。」
  「變身機體雖然可以改變型態,但會取消治癒機能,恢復原狀還是會留下傷口,這個問題好像一直沒有解決啊!」
  「有時候覺得很難看想填補起來,可是雷德說這是戰績,證明自己奮戰過,應該覺得驕傲而不是羞愧。」
  「他說的沒錯,從痛苦中學習是最有效率的。」
  「嗯,但都沒有用了。」不知不覺去觸碰腰際,儘管身上的傷口已經癒合沒有留下痕跡,但留在心上的卻無法抹滅。這是不值得驕傲的疤痕,同伴們在奮戰,經驗不足的自己被推去求援,到頭來不但沒救到雷德,同伴們也全數陣亡,只剩什麼事都沒做到的自己苟延殘喘。
  我要為雷德報仇,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半闔著眼,艾克斯注視著低頭不語、眼神卻轉為銳利的亞克塞爾,已經明暸這名失去家園的生還者在想什麼,但艾克斯不打算點破。「有時候,我也會像你一樣,覺得很孤單、很寂寞,認為世間沒有人了解我。」
  「那你該怎麼辦?」
  「我會……假想有個人在我身邊,這樣對我唱著……」艾克斯順理成章地唱出聲來:
  「請別哭泣,你並不孤單;請別哭泣,我在你身邊。傷口再痛、胸口再疼,我會與你一同承擔……」
  溫柔的聲音搭配詳和的旋律,訴說著那個人對自己的無限關懷,亞克塞爾覺得混亂的思緒逐一歸位,就像是找到降落地點的疲憊小鳥,在漫漫旅程中得到暫且的休息。
  「今日將逝、明日將至,一切都會變的美好,我會與你等待日昇之初……」
  「聽得我都入迷了。」歌曲剛結束,一把聲音闖入。傑洛用手梳理著清潔乾淨的長髮,把水草去掉真是花了不少時間。「我還以為你們都先去睡了,結果到房間找不到人,原來你們在屋頂吃宵夜。」
  「晚上的營火很漂亮啊!要吃棉花糖嗎?」
  「我不要黑掉的。」指指樹枝叢,星火已經攀爬上來,燃成一大把的紅花。
  「哇呀!燒起來了!」到現在才發現的亞克塞爾猛力晃動樹枝,一顆顆棉花糖掉下去,填進了營火的肚子裡,只剩下衝鼻難聞的焦糖味。「這下真的全毀了……」
  艾克斯嗤笑一聲,將手上蓬蓬鬆鬆的棉花糖遞過去。「這個好了,給你吧!」
  「才一個而已……」
  「傑洛,把可以烤的東西都拿出來吧!順便叫大家到樓上集合。」三人成眾,既然如此就讓其他人一起來烤吧!
  「你要開晚宴啊?」
  「人多熱鬧啊!」
  「那叫做吵!」
  最後傑洛還是熬不過艾克斯請求的眼神,於是留在分基地的人們得到一份額外的福利,哪怕只有一個晚上。
.
.
.
.
  停靠在河谷的飛行戰艦,啟動隱藏結界與環境融合,散發的干擾波包覆整座河谷。
  「眼睛如何?」
  「沒問題了。」一名狩獵者走出測試室,「眼球雷射雖然好用,但老是燒壞視網膜,看不到就不能應敵了。」
 
  「這還需要改良,在之前就先裝那副眼睛吧!」穿著白色領服的研究員在文件板上寫了些字,「到目前為止,機體有出現排斥反應嗎?」
  「完全沒有。」
  「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
  「你們選的那些人都不夠強。」狩獵者說道,「就算沒有出色的武器裝備,卻連值得吸收的戰鬥情報都沒有。我很不滿意。」
  增加戰鬥力對狩獵者是最重要的。除了加強身上配戴的武器外,還有從各方面得來的情報來獲取經驗。由戰鬥吸收是最快也最精確的,只是越強的狩獵者越難找到良好的吸收對象,也越難提升自己的戰鬥力。
  「我不要無謂的戰鬥,我需要更強的對手。」
  「放心,西格瑪(Sigma),我已經為你找到了。」
  「誰?」
  「是『鬥神』傑洛,S級狩獵者中數一數二的高手啊!」研究員低聲笑道,「那天我們在斐塔拉看到的就是他們。他那個B級搭檔雖然不足為懼,但總是礙事,得把他們兩個分開才行……」
.
.
.
.
.
.
                                   ─待續─
.
.
肥遺(Feii):中國的旱災之兆,外型是蛇怪。
----
.
.
.
.
下回預告
艾克斯:有線索了,去調查吧!
傑洛:那個小鬼總算有點用處了。
艾克斯:他的槍法挺好的,擊中率和我有得比呢!
傑洛:可是遇到那種敵人就束手無策,果然是小鬼。
艾克斯和傑洛:下回,第二章,無間的軌跡第四回。
艾克斯:我們最近好像常受到攻擊。
傑洛:這算現世報嗎?
.
.
.

台長: Rodizare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