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9-28 22:48:59| 人氣1,14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追尋欲望的欲望--評析羅貴祥小說〈欲望肚臍眼〉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追尋欲望的欲望
─評析羅貴祥小說〈欲望肚臍眼〉

羅貴祥的筆齡不淺,在八十年代初已經開始在文學雜誌上發表小說、詩、評論等創作。而《欲望肚臍眼》是羅貴祥唯一一部的小說結集,收錄了他十多年來的作品。無論以順時或並時的方式去看這十二篇小說,都能察覺到羅貴祥以不同的形式去探究、圍繞著「欲望」這個主題。然而「欲望之為欲望,在於它的不可界定。它是隱私的、混沌的、無形的、不斷向外衍生和進佔的力量。」 因此羅貴祥的小說遂以複雜的形式去盛載非理性化的內容,雜以荒誕、私密信息等原素,去勾劃出欲望種種的軌跡。可以說,結集內每一篇小說都以一個新的角度、形式出發,由不同的層面切入,從而窺探欲望的種種規律,不捨地追逐著欲望。羅所書寫的欲望並非如其他文學作品般,擷取欲望展現在人身上時的種種,反而是對欲望的追本溯源。這些原素足以令羅貴祥的小說在香港文學中別樹一幟。可惜的是,羅貴祥的主要工作並非寫小說,加上晦澀難懂的寫作手法,令其小說集並未獲得應有的注意及評價。

按個別篇章的發表年份推算,小說集應是按時序編排的 ,用歷時的方法可以讀出羅的小說中,多年來追逐欲望的形式的變奏:羅早期的小說,在形式上主要以雜用荒誕(Absurd)及鬧劇(Farce)為主。〈假如房子可以流動〉及〈劇作家裡的劇作家〉是這時候的代表。兩篇小說都在質疑文學作品是否能達至真實的再現。就如董啟章所言,〈劇作家〉可視為羅小說的一個基型。 象徵「真實的再現」的古劇作家並不能由今劇作家去再現出來,古劇作家只存在於今劇作家的欲望之中。已死去的古劇作家無論以任何方式重現,都只是欲求者內心的欲望所投射出來的映像。文學作品不能再現真實,只能投映出作者內心的欲求。這種質疑大概可以解釋,為甚麼羅貴祥的作品總愛走荒誕、抽離所謂「現實」的路線。

〈劇作家〉書寫的中心是「真實的再現」,然而這個中心並不存在於文本裡,象徵「真實的再現」的古劇作家沒有在文本內出現過。這種文本中心真象的缺席在後來的小說中退隱到形式的層面。〈美國第一個華裔四分衛〉的John Chow及〈北行101公路上的我和他和Chris〉的Chris便是以這種「不存在的方式」存在於文本之內。John Chow 和Chris是文本內的中心意義,是文本的敘述者及讀者所欲求的中心意象。但他們並沒有在文本內出現,只是由敘述者的欲望所投映出來,甚至「可能其實不存在John Chow這個中國人的軀殼」、「只有讓一個妥協的Chris登場」。

在再後期的作品中,追尋欲望的形式轉到了愛欲的模式上。〈我所知的愛欲二三事〉和〈愛吃宵夜的二哥和夜光表〉中,缺席的欲望對像不再是狹義的不在場,而是以另一種狀況存在──欲望對像的內心永遠在欲求者的掌握之外。

在過去的十多年來,羅貴祥的小說以不同的形式去展示欲望的追逐,就如他自己所說:「從開始創作至今,我只會說是技巧純熟了,起初像小孩子玩積木,後來玩複雜一點的jigsaw。……我覺得自己永遠都是只在摸索,form experiment,你可以說我形式先行。」 筆者認為,這「複雜一點的jigsaw」指的就是壓卷之作〈欲望肚臍眼〉。

〈欲望肚臍眼〉
〈欲望肚臍眼〉這篇小說,可以視為之前11篇小說對欲望追尋的一個總匯。在形式上而言,該中篇是全本結集之內最複雜的。亦由於其形式最為複雜難解,之前各篇反過來又可成為這篇的導讀,形成一種奇特的對讀狀況。小說中採雙線主角及複雜的敘事人稱變化,並在貌似寫實的敘述中滲入荒誕的原素,令小說絕不易讀。但正如羅貴祥所言,只有複雜的形式才能盛載非理性化的構想,只有非理性化的構想才能接近人性最幽暗的地方。 在這篇小說裡,單單形式結構已經是追尋欲望這主題及其結果,是以要追尋羅貴祥小說中欲望的意義,不得不先從其載體──複雜的形式結構入手。

小說分為13段,每段篇碼;文本內雙線主角分別為攝影記者K和留美失婚青年。在小說前7段中,單數段落以第一人稱「我」敘述K的故事;雙數段以第三人稱「他」紀錄失婚青年的生活。但由第8段開始兩線互換敘事人稱及單雙數字編碼。 文本內兩線的位置交錯互換,再加上敘事人稱的變換,形成一個奇異的網絡。然而,兩條主線的主角、情節互不相涉,卻偏偏在形式上揉合在一起。在閱讀文本時,讀者只能夠隱約察覺到兩線有隱密的關聯,而不能直接聯繫起來。要解讀文本,我們必先要處理這些問題。

第8段是兩線互換的轉捩點,既是文本在形式層面上的中心,同時也是兩線各自的情節有否推展的互換點。K線在第8段前,在文本一路都有情節的推進,第8段後情節停止了推展,並改為內在對欲望的追尋;相反,留美青年線在第8段前只是不斷重溫昔日與「她」的片段,第8段後才有情節上的推展。在形式和情節推展上都佔有重要地位的第8段,就是我們解讀文本入手的重要地方。

在第8段中有著關鍵的線索:「這是一個失序的直線連繫,一段時間錯亂的光陰旅程。K從外國回到本地,經歷過去又抵達無特性的現在。」 由此可見,文本可能以「失序」的方式去排列。透過細讀文本,發現留美青年線的第13段和K線的第3段,有通篇小說中唯一一個直接的連繫。 以這個點出發,我們知道第13段和第3段內的事件是同一時間發生的。有趣的是,K線的第1段及第3段所敘述的都是同一天發生的事,即K線的「1,3」段和留美青年線的「13」段內的日子是同一天。 由此,我們可以藉著重組段落,把兩條主線合起來並排出一條時間線去解讀文本──2, 4, 6, 9, 11, 13, (1,3), 5, 7, 8, 10, 12。以此對照文本,時間就成了失序的直線連繫(時間線以2, 4, 6, 9……12排序),文本是時間錯亂的光陰旅程(文本1, 2, 3……13的順序編碼與情節內的時間不符),地點是從外國(2, 4, 6, 9, 11, 13的美國)回到本地(1, 3, 5, 7的香港),經歷過去又抵達無特性的現在(8, 10, 12中欲望的追尋)。

這樣複雜的形式結構到底是為了什麼?以順編碼次序的讀法我們難以猜度得到。但憑著上述重整了的時間線並配合敘事角度的變化,我們終於可以看清K和留美青年互為鏡像的關係。以敘事角度的轉換可以把時間線劃分為三段:2, 4, 6用「他」;9, 11, 13, 1, 3, 5, 7用「我」;8, 10, 12用「K/他」。筆者認為,K線是〈欲望肚臍眼〉的主線,留美青年線則以鏡像的形式去補足K線在文本內「以不存在的方式存在的東西」 。換言之,留美青年線以鏡像的形式 反照出K的過去,筆者重排的時間線因此可閱讀成K的過去到現在。由於K的過去其實暗地裡困擾、支配著現在的K的愛欲模式,所以文本安排K、留美青年兩線梅花間竹式的穿插於文本之內,以示過去的愛欲模式及記憶穿插/遺留於現在當中。這個以鏡像反照去補足過去的形式有一個很有趣的地方,那就是用作補足K線的留美青年線,裡面提到的過去和她亦是以不存在的方式存在於文本之內 。

來到這裡,我們終於發現小說的結構已經告訴我們,欲望從過去到現在一直支配我們,但它本身卻不能夠被追尋得到,永遠逃逸於欲求者之外。主角K被從前困擾著現在,因此想追尋欲望的起點,從隱喻欲望的肚臍眼中進入母體,化為胚胎及精子 ,追蹤自己、甚至人類欲望的根源,但最後只能「緩慢地向更暗更深的世界沉落。」並未能掌握欲望;讀者想追尋K的過去,卻只能找到留美青年這個鏡像。最弔詭的是,留美青年的過去也是不可追尋的,過去永遠在讀者的掌握以外,卻又無時無刻侵擾著現在。欲望就是一個失序的直線連繫,時間、地點都不能幫助我們解讀、量度欲望。在小說最後更明言:「即使我穿過時間的甬道,回到記憶的源頭,在那裡也只是一片沉寂,不會有我欲求的東西。」

〈欲望肚臍眼〉是羅貴祥歷年來各篇小說的總匯,所以文本相當龐雜。這個文本就如一個以不同顏色的線所搓成的線球,每條線既獨立又互相糾纏。本文在短短的篇幅內,只就形式層面抽取線球內的主線,闡明羅貴祥小說追尋欲望的形式。追逐的東西之不可求,在形式上就是文本中空的中心,也就是羅貴祥小說一路以來的形式。欲望既是不可求,卻在一次又一次的探求中更深入了解欲望。這種追尋欲望的欲望,既是羅貴祥,也是追逐小說意義的讀者所共同擁有的。其他關於欲望的種種,例如肚臍眼的象徵意義、理髮黨和擦鞋同業公會就肚臍眼清潔問題的談判,就如其他顏色的線,等待著追尋欲望的讀者。

註釋:
1. 見董啟章:〈評論的慾望(兼談欲望肚臍眼)〉。《同代人》。香港:三人出版,1998年,頁148。
2. 見黃念欣:〈閱讀羅貴祥的三線旅程──《欲望肚臍眼》的解讀可能之一〉。《讀書人》,29(1997.07.01),頁20
3. 見黃念欣、董啟章:《講話文章II》。香港:三人出版,1997年,頁222。
4. 見黃念欣、董啟章:《講話文章II》。香港:三人出版,1997年,頁208。
5. 同上,頁210。
6. 簡單來說,即1,3,5,7段是K以「我」的角度去敘事,到了8,10,12則以「K/他」出現文中(下簡稱為K線);2,4,6段則是失婚青年以第三人稱身份「他」出現於文中,9,11,13段改以「我」的第一人稱(下簡稱為留美青年線)。
7. 見羅貴祥:《欲望肚臍眼》。香港:普普工作坊,1997年,頁171。
8. 留美青年撥了一個長途電話給K,兩段的電話同是響了四下,K沒有接聽,留美青年也沒有留言。頁142,201
9. 另一個線索是:「這不是比喻」這句只曾在第1段及第13段出現。
10. 文本透露K曾經在外地遇到感情上不快的經歷,但文本並無展示K的過去。K從前的感情和K從前的「她」在文本從未出現過,然而卻以缺席的方式存在於文本內,讓讀者知道。對過去愛欲的遺失及追尋,正是羅貴祥後期小說闡釋欲望的途徑。
11. 兩者同是留學外地,修讀新聞攝影,受從前感情上不快經歷所困擾。
12. 過去和她只存在於留美青年的回憶中,並無真實的出現。而且整個文本內不時提到,記憶是選擇性、不真實的。
13. 第12段內K的狀態正像一個母體內的嬰兒,和理髮師的白布相連更像臍帶的牽引。
14. 見羅貴祥:《欲望肚臍眼》。香港:普普工作坊,1997年,頁202。


參考書目:
書藉:
羅貴祥:《欲望肚臍眼》。香港:普普工作坊,1997年。
也斯等著、羅貴祥編:《觀景窗》。香港:青文書屋,1998年。
黃念欣、菙啟章:《講話文章II》。香港:三人出版,1997年。
董啟章:〈評論的慾望(兼談欲望肚臍眼)〉。《同代人》。香港:三人出版,1998年。
張美君、朱耀偉編:《香港文學@文化研究》。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Hong Kong, 2002.

期刊:
黃念欣:〈閱讀羅貴祥的三線旅程──《欲望肚臍眼》的解讀可能之一〉。《讀書人》,29(1997.07.01),頁18-21
湯禎兆:〈假如羅貴祥被釘著而不再流動──一個自我分解的過程〉。《香港文學》,59(1989.11.5),頁48-51




台長: Rex@K
人氣(1,14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