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5-02 06:24:39| 人氣18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大學線》娛樂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跳出框框 自創影像空間

記者□站長  編輯/攝影□陳巧玲



  一個老師帶領一班中學生,由零開始,邊拍邊學,在獨立短片的世界中開闢新天地。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婦人,心繫這個城市,隨身帶著攝錄機,拍下身邊的一事一物。他們並沒有受過正規的攝製訓練,不過,愈來愈普及化的拍攝科技、加上對電影的熱愛,敏銳的觸覺,不同年紀、背景的兩班人齊踏上創作之路。

  在鄧鏡波學校任教的梁兆高以往只用攝錄機作紀錄用途,但一個千禧倒數錄像比賽令他與學生踏出了創作的第一步。他們沒有正式學習拍攝影片的技術,創作獨立短片只是憑著簡單的攝錄器材、剪接的設備、一腔熱誠和滿腦子的意念。

  五十多歲的中年女子羅秀珊,作品貼近生活、針對社會弊病。雖然她未受過拍攝的正式訓練、不特別講究鏡頭運用,但她的作品卻予人一種真實和親切感。



作品顯示社會黑暗面

  「我很喜歡看電影,我想知道自己能否用心儀電影裡面的拍攝方法來表達自己。」就讀中六的劉偉健是梁兆高的學生,是攝製隊伍中的中堅分子。《給上一世紀的安魂曲》是他參與千禧倒數錄像比賽的作品,也是他的「創『片』號」。

  新世紀的來臨代表新的開始,似乎應該舉世歡騰,但劉偉健卻這樣想﹕「為何要慶祝二千年的來臨﹖新世紀來到,幽暗的繼續幽暗,低下層的始終是低下層,他們拍完兩下手掌後還是沒有飯吃。」劉偉健看到社會的黑暗面,並在他的作品中展現出來。



結合古時與現代

  《悟》是梁兆高與劉偉健等師生合編的十分鐘短片,他們應香港電影資料館邀請參與「偶像電影人」的活動。主辦單位要求他們挑選一位偶像級導演,閱讀他的背景和作品後再次創作。著名導演胡金銓成了他們的「心水」。梁兆高解釋﹕「我們欣賞他的電影,有美感也有哲理。」

  要表現胡金銓在古裝電影中的武打美學並不容易,尤其對於小規模的獨立短片,要拍攝古裝的武打場面更是一個難度。他們終有好計策﹕「最後的構思是把現代的茶餐廳當作是他的電影中之龍門客棧,裡面集合了不同階層的人,他們因衝突而引起打鬥,武打期間的劇本和對白則是胡金銓電影中的精華。」這種時空交錯不但解決了拍攝古裝武打場面之問題,也可表現出胡金銓的風格。



「我」便是題材

  《屯門睡的文化》是羅秀珊的第一個作品,亦是令她奪取殊榮的作品。羅秀珊創作的題材毋須刻意搜尋,因為我們的四周也是靈感的來源。

  她的作品《無奈》是抒發她二十年來的「怨氣」。她說﹕「二十多年前深宵,我感到不適,親戚叫我第二天一早去某間醫院『排街症』,清早五點便到達,心想今次還不是我排頭位﹖怎料五點已有大班人在等候了,等看醫生和等取藥,共花了數小時。」二十年前的苦今天還在,羅秀珊不吐不快。「有天我肚瀉,於是到附近的醫院就醫,怎料情況一樣沒有改變,還是要等。窮人很可憐﹗」她把自己的遭遇作為影片的題材,作另類抗議,希望引起關注。



作品有深層意義

  羅秀珊的作品是她對社會現象的看法和感受,希望觀眾有反思的空間。她的另一個作品《爛尾樓盤不爛尾》講述一班買了內地「爛尾樓」的業主經過六年鍥而不捨地向發展商追討,一直不肯賠償的發展商最後都不敵業主的齊心協力,答應換樓。「他們筵開十席,慶祝新居入伙,還廣邀親朋戚友、法院代表和發展商的職員。我便到那兒拍攝和訪問這班業主。」這個作品還有它的深層意義,她解釋﹕「遇到爛尾樓時只要大家肯齊心協力交涉和追討,定可有改善,減少發生同類事件。」



兩大限制-- 演員、音樂

  梁兆高的作品主要由學生擔當大部分演員,分毫不收。但他們不是專業演員,有時難免做不到導演的要求。

  「非專業演員看到鏡頭一定會緊張,所以要向他們解釋清楚,如站立時,手放在哪裡,要給予清晰指導。」另外,他們未能造出原創音樂配合影片,只可用「罐頭音樂」。不過,劉偉健卻認為﹕「這些限制反過來可變成我們的風格呢﹗」



拍攝困難

  羅秀珊大部分作品的製作,從構思、拍攝、剪接到旁白都是她全權負責。製作短片時所遇之困難也不少。她說﹕「在街拍攝時,有人避開,有人大罵,甚麼反應都有,甚至有些人會要求看影帶。」

  她說起拍攝《屯門睡的文化》的情況﹕「又要半夜起床拍月光,又要朝早捕捉太陽光線四射的一刻,又要零晨五點上街拍攝人們上班的情形。」有時候,她想捕捉某些鏡頭,還要日曬雨淋。她說﹕「那次在馬灣拍攝,突然下起大雨,自己不顧,都要先顧我的攝錄機,因為它是從女青年會借來的,弄壞了怎辦﹖」

  羅秀珊的腦海又有了畫面,她打算拍關於交通情況和招牌的短片。其實甚麼都可拍攝,羅秀珊強調的﹕「總之要有feel﹗」。



你也可舉機拍片

  科技普及也許是令創作獨立影像更容易走入人群的一個因素。攝錄機的價格愈來愈大眾化,而且體積愈來愈小,方便隨身攜帶,加上剪接的工作可在電腦進行,效果良好又可節省時間。

  梁兆高認為現在拍攝器材和製作成本不是問題,他們拍短片的成本往往不過百元。他說﹕「其實拍攝並不是曾學過電影的人的專利,現在科技普及,數碼攝錄機基本上可滿足一般的拍攝用途,而且價錢大眾化。而電腦剪接也相當簡單、快捷。」劉偉健補充說﹕「或許我們的技巧有限,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要表達自己的意念,很多時並不需要高超的技巧、優秀的器材。」

  羅秀珊亦同意器材與成本不是大問題﹕「之前拍短片所用的攝影機是借來的,剪接工作可在女青年會進行,主要的開支是買錄影帶和交通費。」數碼攝錄機的價格趨大眾化,而且體積輕巧,羅秀珊不久前也添置了一部,隨身攜帶,捕捉擦身而過的一刻。

  正如劉偉健所說﹕「始終意念比其他更重要,只要你有興趣,你也可以拍。」

台長: Rex@K
人氣(18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