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22 03:37:00| 人氣1,769|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林燿德散文中的理型城巿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最近以無比的毅力在短期內趕起多份paper
多是在一兩日間倉促完成
對散文及林燿德都不是太熟悉
如果不是急就章,也許就不會這樣寫了
話說回來,鬼才就是有這樣的魅力



林燿德散文中的理型城巿

港台兩地在八十年代以降,因著各自的城巿、經濟發展,都催生了港台各自的都巿文學。在台灣方面,林燿德一直都致力樹立其「都市文學」的旗幟,在新詩、散文、小說等各類創作中實踐其文學理念,並寫下大量的評論文字及編纂各種台灣文學選本,並嘗試去寫下台灣文學史新的一頁。至於香港的城巿文學,創作者似乎較少傾向於強調建立城巿文學的理論,反而以一個城巿遊盪者/觀察者的姿態出現於文本之內,由劉以鬯、崑南對城巿內的社會環境猛烈批判,到後期的也斯、羅貴祥走入城巿內部去思考城巿問題,明顯和林燿德「都巿文學」的取向有著一定的差異。在這裡把台灣和香港的都巿文學並舉,並不是想比較兩地都巿文學的差異。而是希望藉香港都巿文學的相異處指出,林燿德散文中所寫的人和城巿,並不出自一種呈現都巿、表達作者自我感受的做法,反而背後可能有一「理型」的城巿及人類在內,其作品都是為了反映林燿德心目中這個「理型」。本文將先以柏拉圖的「理型論」入手,然後分析林燿德散文中的敘述者、人類及城巿的形象,嘗試尋找林散文中的「理型」。

柏拉圖認為,在物質世界的背後,必定有一個實在存在。他稱這個實在為「理型的世界」,其中包括存在於自然界各種現象背後、永恆不變的模式。「理型」有模型、原型(paradigm, archetype)的意思。賈德(Jostein Gaarder)在淺析「理型論」時,用薑餅人作比喻,薑餅就是現實中可見的東西,用來製作薑餅的模子就是「理型」。 理型又常帶有「理想價值」的意味。在林燿德散文中,令筆者直接想起柏拉圖理型論的有〈鋼鐵蝴蝶〉及〈HOTEL〉。在〈鋼鐵蝴蝶〉中,人類科技發展到能製造出會飛的鋼鐵蝴蝶。這種鋼鐵蝴蝶引發起對蝴蝶概念的伸論:「如果沒有蝴蝶,就沒有金屬蝴蝶,蝴蝶先於設計師存在,先於金屬蝴蝶存在,但是『飛』的意念更先於蝴蝶存在。」 這種對蝴蝶概念存在先後的想法,明顯受到「理型論」的影響。而在〈HOTEL〉中,談到人與HOTEL的關係時,寫到:「也許我們必先預設出一隻大象的模型,再使用以上的程序去觸摸大象的每一個局部,後設出一隻修正過的大象。/一切都是填充題的格局,人與人互相填充,人與HOTEL互相補充。」這裡說的「預設出一隻大象的模型」也是明顯受到「理型論」的影響。如果說〈鋼鐵蝴蝶〉比較傾向於探討文明及科技,那麼〈HOTEL〉則是一篇和都巿有緊密關係的散文。以〈鋼鐵蝴蝶〉及〈HOTEL〉作例,只是指出林燿德作品中有著「理型論」的痕跡。另外,鄭明娳亦以朋友身份指出林燿德閱書無數的驚人情況。 以此推論,林燿德應當讀過柏拉圖的理型論。加上林燿德散文中的人類和都巿形象,我們有理由懷疑文中的都巿和人,是他塑造的「理型」。

林燿德散文中的人類所展示的面貌十分統一,甚至連敘述者「我」也只是都巿人或現代人類的抽樣代表。〈都巿的感動〉、〈貓〉 、〈行蹤〉、〈HOTEL〉、〈寵物K〉、〈盆地邊緣〉……等等的「我」,都可以隨意是任何一個人。〈行蹤〉中的我更明言:「你會不會突然想脫離自己的姓名、指紋和臉?」就算是敘述者的女朋友,也永遠以「莉」或是「L」去稱呼。如〈都巿的感動〉、〈貓〉、〈盆地邊緣〉中的「莉」及〈我的免子們〉中的「L」。以代號除代人是為了表達都巿人的面目模糊,連這些特定的角色也是隨機抽樣般抽出來,更遑論是一般人了。

林燿德散文世界中,「孤寂是都巿人共通的命運。」(〈靚容〉)在林燿德的散文中,人與人之間都保持著最低限度的接觸,自然產生孤寂的效果。人接觸得最多的反而是動物,如〈貓〉、〈寵物K〉、〈我的免子們〉、〈銅〉出現了貓、龜、免及恐龍等。這些動物的出現,並不是為了補足都巿人的孤寂,又或是共患難的情誼,而是藉著把動物的擬人化及人的擬物化去消弭人和物的界限。在〈樓頂的貓〉中有這樣的敘述:

「阿咪,雄,籍貫台北,年齡六歲零三個月(約當人類四十六歲),現址為和平東路三段某建築樓頂。叫聲甜膩中帶些男性的瘖 ;喜歡用他一百二十度的視野掃瞄鬱藍色的夜空,彷彿想抓住些什麼,然而都巿的夜空是找不到星座的。」

除了運用傳統的擬人法外,最成功的是配合文本的語境(context)。以上一段可以看出運用擬人法寫貓時,卻又不避破壞擬人法效果的句子,接上「約當人類四十六歲」這與傳統散文的做法有別。語境成功之處,是把物擬人化的同時,把人擬物化。在同一篇散文內,林燿德寫貓被豢養在大廈和寫人被豢養在大廈的筆觸相同。而人和物常常處於對等的地位,甚至有時人的地位比較低:

「但我們永遠騙不到他(指文中的貓)的尊敬。瞳孔中他對我永無心思,連壞的也沒有。」(〈樓頂的貓〉)

「由於我習慣用相當近的距離覷視牠(指文中的龜),在K的眼中,我永遠只是一群零碎的器官,一些被界定空間解析的拼圖。」(〈寵物K〉)

在描寫物件時亦以相同的手法表現。鄭明娳指出,在〈自動販賣機〉中把霜淇淋販賣小姐與自動販賣機並舉,前者偶而會有職業性的微笑,後者則「謹守禮節,不會失態,因為他們沒有表情。」,有著「冷漠的,不容易故障和失誤的忠實。」

這種消弭物我界限的做法,主要的目的是指出現代人類的孤寂、冷漠、沒有思想、感情匱乏。然而,這些並不可能是人類的全部,但林燿德卻只喜歡表達人性的這個方面。我不禁懷疑,這些在林燿德筆下千篇一律、萬變不離其宗的人類,是否林燿德心目中人類的「模」或「理型」?而在〈自動販賣機〉中,有這樣的一句:「他們(指文中的販賣機)到底是都巿的景,還是都巿的人物?」在林燿德散文中的人類,又到底是都巿的景,還是都巿的人物?人類在林燿德的散文中,是否用來表述「理型」都巿的一些零件?

事實上,林燿德散文中的城巿,亦非一實指的地方。鄭明娳指出「作者意中筆下的都巿,已非一個地域的界定,而是一種普遍精神的存在」誠然,在林燿德散文中的地標並不多。在〈自動販賣機〉、〈我的免子們〉、〈幻戲記〉、〈HOTEL〉、中完全沒有指出背景的城巿是何地,即或如〈靚容〉、〈盆地邊緣〉等涉及地標的城巿,也可以被讀者隨時轉換城巿的名字,而不影響敘述內容。很少像新詩〈交通問題〉般一口氣列出大堆地名,這在林燿德的新詩中亦不常見。當然,羅列地標並不等於對一個城巿的書寫,但林燿德的城巿描述卻的確並不強調地方色彩。台北灰沉的天色、多雨的天氣,繁華的巿貌、台北人的具體生活情況都沒有在林燿德的散文中呈現出來。相反,林燿德散文中城巿幻想色彩比較濃厚,有著迷宮的形象,這顯示出林燿德心目中的「理型」都巿的面貌。

林燿德散文中的城巿,除了缺少地標及地方色彩外,運用幻想、魔幻現實主義、學術語言的筆觸也令他筆下的城巿更具「林燿德」的特色。〈我的免子們〉結尾時的城巿景觀是這樣的:「前方,是方圓數十公里的廢墟,被核彈摧毀的都巿陷入凹陷的谷地,只有圓周附近有一些寥落而依稀可辨的斷壁殘垣。」這是一種超現實的寫法,而且地球上還沒有被核爆過的城巿。〈HOTEL〉則以極度理性、學術語言去描繪都巿:「當一楝大廈擠進一層HOTEL以後,這楝建築即刻被異化了,如同它仍存在於藍圖之刻,就已經是為了性愛股巿的短線交割而設計的」〈自動販賣機〉則以魔幻現實手法寫出城巿的一景:「在另一個美好的早晨,你同樣站在面臨六線大道的玻璃帷幕大廈中,拉開厚重的紫色毛料窗簾,也許,也許你會發現龐大的自動販賣機群正通過斑馬線……。」

當用了以上的手法去描繪林燿德心目中的城巿,再加上林燿德本身的敘述語言,林筆下的城巿很多時都具有「迷宮」的特質。〈幻戲記〉最為明顯,一開首就點明:「我正走在巷道的迷陣裡。」然後文中不斷表示「我的確正失陷在這巷道的迷陣之內」、「我一再擔心自己會永遠地迷失在這卷沒有盡頭的地圖裡。」、「回頭卻發覺,不明區域竟然又出現在我們最熟悉的都巿裡頭,並且超越地理,深及心理的層面。」在其他的散文中即使沒有明言迷宮的比喻,也透過不連貫的敘述、魔幻、超現實、物我對等的寫法去表現出一種令人迷失的感覺。

在這裡詳細分析林燿德筆下的都巿,是希望指出,林筆下的都巿並非一個特定的城巿,而是一個概括的、「理型」的城巿。相比於香港的都巿文學,劉以鬯、崑南、也斯及羅貴祥等筆下的城巿,則深具地方色彩,讀者可以肯定其所指向的是「香港」這個地方。林燿德的城巿則不同,〈幻戲記〉的幾句說話大概可以說明林燿德建立對其「理型」城巿敘述/理論的用心:「我有一份自己手繪的地圖。」、「不知從何時開始,我不再因為都巿夜空裡找不到完整的星座而困擾了;我為都巿的天空繪製全新的星座盤、創設全新的神話……。」另外,林燿德也作出了以同一篇散文,放於不同的散文集中的嘗試,如〈我的免子們〉在《一座城巿的身世》中是跋,在《鋼鐵蝴蝶》中則是散文;〈都巿的貓〉、〈貓與布貓〉、〈樓頂的貓〉及〈幻戲記〉四篇可以合起來組成〈貓〉,也可以分開收錄於其他本子,把散文視為一塊零件去建構其都巿概念。而林燿德生前致力撰寫評論、編寫文學史與及都巿文學的鮮明旗幟,也顯示出其建立的用心。在〈銅〉和〈火〉中對銅及火的追本溯源,都顯示出林燿德對「理型」的興趣。透過以上的分析,我們也有理由懷疑,在林燿德散文中有一「理型」都巿的存在。



註釋:
1.賈德著:《蘇菲的世界》。台北:智庫股份有限公司,1995年,頁119。
2.林燿德著:〈鋼鐵蝴蝶〉,《鋼鐵蝴蝶》。台北:聯合文學出版社,1997年,頁92。
3.鄭明娳著:〈神乎、魔乎、人乎——閱讀林燿德〉,載《香港文學》,2001年1月,總193期,頁62-65。
4.這裡的〈貓〉包括了〈都巿的貓〉、〈貓與布貓〉、〈樓頂的貓〉及〈幻戲記〉四篇,收錄於《一座城巿的身世》。台北:時報文化公司,1987年。
5.鄭明娳:〈林燿德散文論〉,《當代台灣文學評論大系:散文批評卷》。台北:正中書局,1993年。




參考書目:

書目:
林燿德著:《鋼鐵蝴蝶》。台北:聯合文學出版社,1997年
林燿德著:《一座城巿的身世》。台北:時報文化公司,1987年。
林燿德著:《迷宮零件》。台北:聯合文學出版社,1993年。
林燿德著:《都巿終端機》。台北:書林出版公司,1988年。
鄭明娳編:《大學散文選》。台北:業強出版社,1991年。
方忠編著:《台港散文40家》。河南:新華書店,1995年。
楊澤主編:《耶穌喜愛的小孩》。台北:時報文化公司,1993年。
何寄澎、鄭明娳編:《當代台灣文學評論大系:散文批評卷》。台北:正中書局,1993

期刊論文:
鄭明娳:〈神乎、魔乎、人乎——閱讀林燿德〉,載《香港文學》,2001年1月,總193期,頁62-65。
劉紀蕙:〈林燿德現象與台灣文學史的後現代轉折──從《時間龍》的虛擬暴力書寫談起〉,輔仁大學比較文學系研究所。

台長: Rex@K
人氣(1,769)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美國黑金
很不錯的分享~!


http://www.yyj.tw/
2020-01-14 00:20:2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