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24 22:11:48| 人氣1,23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父親走了..

我又停止寫日記好幾天了...

其實這之中我好像也有打了好幾段字

但總覺得沒有完整表達我的想法 

於是我又關掉了

.........................

原本1/10(一) 我跟她約好要去看展 

我也已經排除一切萬難

準備好去享受可能是過年前最後一次的見面的時候

凌晨04:30的一通電話 讓我度過了這幾個混亂的日子

我親戚打電話給我 跟我說警察打電話給他們

我父親倒在停了車的停車格旁邊

已經送急診急救中 要我趕快衝到醫院去

那一天 我快一點才入眠 然後四點半接到這個電話 

我只有一個念頭 就是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清醒了 穿上衣服 然後一邊打電話 一邊在路上攔計程車

我姊 我哥 都習慣半夜關手機 而我媽聽到消息就趕去醫院

我到了 她已經到了 因為距離她那邊比較近

當下已經告訴我們 只靠急救裝置維持呼吸 但是一停就跟著停了

再救下去 也沒有用了 而且持續的急救只會把肋骨壓到骨折

於是 在我哥姊到之前 我就已經做好告別的決定了...

等到我姊我哥到了之後 就拔掉呼吸器 人就走了

..........

因為不是醫院死亡 不是自然死亡

而是莫名其妙地在凌晨3:50分

莫名其妙地跑到那邊然後心血管疾病發作而走

所以死亡證明沒有那麼簡單的可以拿到

於是有經驗的我又來到警局作筆錄

下午到殯儀館與法醫相驗 

原本我姊很堅持 是不是因為疫苗的關係導致的疾病

但是如果要解剖 曠日廢時 意義也不大

簡單說 就是我爸有長期的糖尿病

反正疫苗也是其中的一個催化劑

但是心血管疾病導致的死亡還是主因 

所以這個要去尋求所謂的藥害救濟是不可能成的

而且這時間 又緊鄰快要過年 我們都覺得不能拖下去

還有一個理由 如果拖越久 我媽會越傷心

..................

檢察官跟法醫結束後禮儀公司接手

開始了跟電影父後七日差不多的儀式摧殘

以及我這幾年以來折最多元寶 蓮花的日子

有工作就去工作 沒有工作就去會館幫忙

那幾天 一直再回想老爹以前喜歡甚麼 做過甚麼

還有就是他的手機 第一時間也被我拿走

因為那一台跟我現在用的是同一款手機

當初我買了一年後 他說想要一隻好的手機

我就幫他買了這一支

其實 我先把手機拿走也是對的 原因後面再說

.................

因為過年的關係 我們的時間很短

禮儀社也是要我們都盡快把所有事情都訂好

直到我們發現要折蓮花的時候 我才開始發覺不妙

原本我們打算直接買人家折好的蓮花 元寶

但我媽就一直要我幫忙折 一定要折到夠量

當下我心裡面其實是很不悅的

對我而言 人在世的時候 你們見面就要吵架

然後人走了 才開始再做這些表面工夫 有意義嗎

當下我一直再重複聽林俊傑的"可惜沒如果"

....................

倘若那天

把該說的話好好說 該體諒的不執著

如果那天我 不受情緒挑撥 你會怎麼做

那麼多如果 可能如果我

可惜沒如果 只剩下结果

.............

前幾天 我母親倒垃圾跌倒 

當下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還在工作

我急急忙忙地騎著機車回家拿母親家的鑰匙

路上還得先去送貨 然後趁空檔打電話給我爸

請他先繞過去看一下我媽 狀況有沒有很危險

結果 他先說他再應酬 然後又說見了面又要吵架

還是算了吧 然後當下我只能生氣念了幾句

無奈地切了手機 

後來跟我哥說 他就開車載我一起去

路上我跟他說我父親的這段

甚至說到以後如果沒辦法照顧自己的時候

就不要要求老媽再來無條件地照顧你

我沒想到這段話 居然沒有實現的那一天

就這麼突然的 他就走了

而當下的我 其實有點愧疚 其實不該發脾氣的

................

而儀式繁雜的這個部分

我在我跟哥哥一起前往會館的路上有聊過

他說其實他自己一點都不相信這種事情

但是 如果有這回事呢 於是我們只能做該做的事情

不管有或是沒有 都算是盡最後一點能力了

也還好有我表姊妹 在頭七前兩天幫我折了一部分

夠再法會上面用

以及我哥的小孩 在告別式前又折了一部分

總之在很短的時間內把這些東西都做完 

只是隔了一天 我就開始一年一次的重感冒

差點要命的那一種

星期一躺了一天 星期二就告別式了

........

告別式那天 瞻仰遺容的時候

我看著經過妝髮師處理後的大體

跟我印象中那個爸爸其實一樣 

也因為突然心血管疾病走了 所以沒有太多痛苦

再告別式中 我媽依舊哭的最傷心

而我 只有含著眼淚 走完這一段儀式

火化之後 剩下那一甕的骨灰

我才逼自己相信 人真的走了

........

進塔的那一天 看著窗外的小雨

我忽然想到了洪榮宏的歌 

然後點了進去 才發現很多歌其實我爸都會唱

有幾句甚至我會感覺彷彿像是我爸再唱的一樣

入了塔 哭得最傷心的 還是我媽

但是年輕的時候塔位就已經有買好了

所以他也一點都不用擔心沒人看管

......................

而我在告別式後的那一個晚上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寫完這段話 

算是給這個告別式做最後的結束

這也是我這段日子以來 唯一一次哭出來

不只是因為對自己的文字感動

而是他的一生真的是波瀾萬丈

.................

小時候我對爸爸的印象不多

只知道平日忙於工作,晚上常去應酬,常常搞到半夜才回家,平常溫和但是生氣起來很恐怖,所以我印象中從來沒被老爹打過!

小時候假日常帶我們一家人開著手排寶獅出遊,去過很多地方,但我都已經沒有印象,只記得他很愛去山上跑山路,他總是喜歡開到完全沒有路為止,自己永遠被塞在後座中間,常常暈車然後直接躺在坐墊區上!

聽媽媽說我爸以前是駕訓班教練,所以對於開車十分愛好,也許這就是他最喜歡開車趴趴走的原因吧...他的人生幾乎1/5都在車上度過,長途開車對他來說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還有我爸喜歡唱歌,也很會唱歌,小時候最喜歡帶我們去卡拉ok去,當然每次都是我哥我姐還有他們在台上一首接一首,而我永遠就是兩首歌,萍聚以及榕樹下...

今天送他入塔的時候開啟了洪榮宏的歌單,才發現很多句都瞬間讓我跟我爸的聲音重疊了起來,那時候我抬頭看著天空,眼眶已經泛紅...

瑞工機械科畢業的他,一路跌跌撞撞從駕訓班教練轉型成鐵工廠,然後變成帷幕牆安裝小包,這個記憶承載了我小時候的童年,下課後回到家幫下工工人跑腿買啤酒換瓶子賺零用金的生活日常彷彿像是昨天,還有四點半-五點半一餐晚餐,然後八點再一餐宵夜這樣的記憶也讓我深刻,國中專科前幾年的暑假,被半強迫去工廠及工地體驗人生,現在每當我看到世貿國際會議中心的外牆的時候,就會想起那個第一天打工後回到家衣服換掉直接躺平睡到隔天上班的那個記憶

原本聯考高中高職專科三場下來,我本來希望自己跟父親一樣也到瑞工機械科讀書,省中也可以備取入學考大學,但是因為他們的決定,讓我繞了一大圈跑到宜蘭讀書,然後一讀就七年(五專二技),畢業當天領獎沒有任何家人來看,也是我一直以來的遺憾....對他而言,把自己本分的事情做好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我的成績是對自己負責就好..!

我爸是一個熱愛自己工作的人,儘管人生當中跌了一大跤,但是我還是老從他的眼神中看到對於帷幕牆的那種熱誠,這是我一輩子都做不到的事情,也因為從年輕就忙於工作應酬,他很年輕就得了糖尿病,從小我就看他天天都要紮針量血糖還有跟糖類,跟酒,跟菸保持距離

前幾天我父親走向人生的終點,他的猝逝讓我們全家措手不及,我們忙碌到今天才告一段落,而我在前幾天也忽然重感冒勉強的把整個習俗完成,其實我還是不願意相信這是事實,但至少此刻的他沒有病痛,可以開車到處走,可以大吃大喝不用顧慮,可以有更多時間研究自己最愛的帷幕牆工作....

一路好走,你永遠是我最帥氣的老爸

去找我的阿祖,我的奶奶,她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就像以前一樣,也對不起最後的那一通電話,我對你發了一點脾氣,實在是我太著急,如果我能多注意一點你的狀況,也許這一切事情不會發生,只是很多事情沒有如果,發生就發生了,完全沒有後悔的時候....

也感謝各位親朋好友,因為我老爹生前有交代他的後事簡單隆重即可,自從幾年前車禍過後,他就覺得自己已經重生一次,對於生死已經很淡然,在那段時間內,他就開始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也一直告訴我們他的想法,也讓我們很低調的結束了,如果有疏忽之處,請多見諒!

這張照片是幾年前家人出遊時拍的照片,我爸是一個不太喜歡拍照的人,這也是我少數偷拍他的照片自己很喜歡的一張

千言萬語 想說的話還有很多

我會盡量完成你希望的事情,雖然我覺得這並不容易,也希望你無罣礙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吧!

..............

而今天 我在一次的檢查他的賴

卻也看到了那個我一直以為已經不存在的小三

我們家族很奇怪 有兩個姓氏

雖然我阿祖跟我不同姓 但是因為我是她從小帶到大的

所以儘管不同姓 但是我相信她是世界上最愛我的人

過去是 現在是 未來也是 我找不到任何一個人像她了

而我爸也是從小讓她照顧 到後來從山上搬到市區

一路就這樣度過了好幾年

但阿祖到了晚年 卻因為本姓的人遲遲都沒有後代而不安

我不知道 我爸會執著到為了這個理由

而開始找那一個姓氏的小三 以及期待要生下一個本姓的小孩

而我 原本也有機會認識一個的

但是公司忽然就倒閉了 跟她的緣分也就沒有機會了

前兩年 我爸媽還住在一起 我星期天還會跟著他們一起出遊

我一直希望 至少兩個人住在一起 可以互相照應

但是我媽動不動就會跟他吵架 理由是外面有小三

其實 所有的親戚都知道這件事情

但是 我爸自由慣了之後 也就不顧外界的眼光了

而我一直知道有這件事情 但是我也不想管

直到今天 我看到賴的對話 以及許多他給他錢的收據照片

尤其是我媽跌倒的那一天晚上 就是跟她見面

我當下的心情真的是五味雜陳

如果兩個人再一起只剩下婚姻這個束縛 那我媽的這些難過算甚麼

但是我想了想 手機在我這裡 我想就讓這些事情到這裡為止吧

而那個小三 最後一句話還是在跟我爸要錢

我不打算讓她知道我爸走了 畢竟她沒有資格知道

這也已經是我對她最後的仁慈了

.........................

這幾天的心情就像是洗三溫暖一樣

而她也幾乎像是消失一樣

這時候 我想起父親的鳥事 在看看自己

是不是該找個時間 把事情問清楚了

如果她還是在婚姻中 那我是不是應該要離開比較好

因為我總不能一直說父親糟糕 自己也在做類似的事情吧

...........................

台長: RealDuo
人氣(1,237) | 回應(0)|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