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3 14:08:51| 人氣451|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無理由反叛者(三.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正要開始黃昏的時候,可羅珍(Crow Jane)來了。她是我的第一個幻覺家族成員,有著漂亮的黑羽毛大衣和珍珠色的皮膚。她為我帶來預約的獵犬,我吻她塗了黑色的唇作為報答。我們都對見面感到開心,尤其在這類沒有朋友的暴風雨的下午,當你又無法成為占姆士˙定。

  一,二,三。我轉頭。
  「你沒有說『木頭人』啦犯規。」珍說。她假裝動了,其實沒有動,那是因為她喜歡我,想讓我注意她。
  「那又怎樣?」我說。
  「。」獵犬微笑著說。牠是一隻強壯成熟的獵犬,處於剛過完更年期,某些慾望還未自然消退的狀態中。看得出今天剛加入的牠對可羅珍也有好感,但是以牠的天性來說,初次見面便表現出露骨的熱情是不適切且危險的,因此即使牠再想融入我們,也必須表現得恭謙有禮,但即使我知道這點,還是毫不掩飾地在牠面前跟可羅珍摟來摟去,並不時把骨頭丟得老遠,而他也只得像履行契約似的飛奔而去,假裝自己其實很開心。
  假裝自己很開心,是這裡唯一的規矩,但常常有人忘記,那時他們就會消失。
  除了我以外。

  「一......二......三......木頭人!」獵犬在「人」字時就飛快地轉過頭。
  「你早出了啦。」珍說。
  「哪有。」我說,因為獵犬數得太慢,我已經跟珍玩起了猜拳。

  「......人!」珍轉頭。一個人都沒有。
  「喂!你們到哪去了?」她急得大喊。
  「天黑了啦。」我攤在客廳椅子上說。
  「玩不下去了啦。」獵犬開始想睡覺了。
  我一動也不動地歪嘴微笑著,看著這和樂的情景,有點感動起來。今天應該是合格的吧,我暗自想著,但是沒有把握。

  六點鐘,敲門聲準時響起。可羅珍和獵犬瞬間消失,我如同以往一般不安地開了門。是牠。我看到牠的表情,就知道了。
  「還是不行嗎?」我問。
  「不行。」牠不帶感情地說。
  天於是立刻黑了。一天結束,又得重新來過。


Pic: Streetlight in Cheng Kung University, 2005.03.07

台長: 分享器
人氣(451)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PAEAN
是畢業展展出的作品之一?
2010-01-08 23:34:38
版主回應
YAS!
2010-01-09 18:43:4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