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9 23:59:42| 人氣30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畫畫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總是想著要到別處畫畫。
  一天即將過去,我再次厭倦了我的房間。剛過夏至,黃昏無比漫長,想到一天又將結束,心情便煩悶起來。我走出家門,什麼都沒帶,哪都不想去。
  為了延長決定去處的時間,我決定走路。那是一條已經熟悉得不再喜愛的小路,路燈尚未亮起,但我已經想起夜間的水銀燈下飛旋的無數小蟲,我不喜歡它們。這是一條我總畫不好的路,於是我什麼也不看地快步走著,很快就到了街上。
  叫做街的地方除了吃的也沒什麼有趣,倒是街上有人,比剛剛那條小路多一些東西好看。但我既不是來街上吃飯也不是來看人的,我只是需要一個地方待著。於是我走進巷子。
  有個朋友在巷子裡開了間咖啡店。店是不怎麼樣的店,朋友也是不怎麼熟悉的朋友,倒是咖啡還可以,我想今天也許可以在那裡想好一幅畫。那裡有很多與我友好的桌椅,不像我自己的,因為太過熟悉容易對彼此發脾氣。
  我喝咖啡,喝完了就想唱歌,或找人說話,就是不想畫畫,反正我也沒帶筆,我的顏料在房間抽屜裡,我知道它們都背著我偷偷乾了,想到這裡心生難過,於是我躲到廁所裡一拳一拳揍自己,揍肚子,揍臉,揍我的手和腳,直到它們重新感覺起來像是我的,才感覺變好一點。
  我走出廁所時已經天黑了,只剩下幾個小時的夜晚,我對自己感到很抱歉。
  回到座位,一大群男女進來佔去了隔壁桌,一些女孩子面對著我坐著,翹著穿短裙的腳支支扎扎地說著話。我咬咬嘴唇不甘願地低著頭,假裝在看書,我沒有帶隨身聽,店裡的音樂不錯但太小聲,讓我不斷聽見一些令人煩躁的字眼,我發現自己找不到理由不離開,但我依然坐著,我想我是太依賴這些桌子椅子了。
  我的朋友走過來問我好不好,我說好。我沒有問他好不好,問了也是白問。倒是他自己說起來了:最近進了什麼新的點心、進價多少賣多少、怎麼做比較好吃、店租又要漲了、上次有一群客人來其中一個沒有點任何東西令他不爽、這裡的人都不習慣來這種地方他想要做些調整但還在想,什麼的。我假裝在聽,其實我一開始是有在聽的,但不知不覺我就想起畫畫的事,突然就想到一幅我可以畫的東西,我計畫起該用的顏色和構圖,附近的人聲開始變得有趣,讓我不斷想到某些有意思的局部和筆觸,我想著等會回家馬上就可以作畫,心情好了起來。
  但他沒完地說著,我看看手錶,喝口水,笑一笑,再看看手錶,再喝口水。那幅畫已經想成一半,但感覺已經變差了:色調不對、構圖需要更改、整體重心不穩、缺乏感動人的部分、沒有特色。我又焦慮起來,所有的聲音又漸漸變得難聽,終於我厭倦了。當他終於說到一段落,我就說我要走了,他問我待會要幹麻,我說,我要回家畫畫。
  我走出店門,跟離開家門時同樣一無所有,同樣是個什麼都不喜歡的人,同樣沒有畫。然後我就要老了,我想,然後低著頭走回家去。

台長: 分享器
人氣(30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