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09 00:06:50| 人氣390|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Murmur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Make a murmur to cure my pain.

時間被無力地中止,開始起身擦拭身體,失落的帝國,革命前夕的背叛。

你如何分心使女人啜泣,就如何逐步將被毀的重新建立。

病態地宣稱「我什麼都不是因此我什麼都不允許」地沉溺著。

她在我耳邊說著喃喃細語,不久之後,在第三個夢中樓梯轉角處的交界,我聽見她不同以往的沉重呼息,我在恍惚間想起這樣的聲音,總令我夢見馬匹或象群,當我走下樓梯,那些馬和象們,正快活但嚴肅地在下一個入口演奏著第四個夢的前奏曲。

而她在我耳邊喃喃細語,我只聽見愛和死和渾蛋。

不曾在日出前嘆息,那不應該,不被允許,尤其當冬天的後腳跟尚未離地,兩個人的夜裡能說著的,就只有我愛你,我愛你。並緊挨彼此彷彿將要分離,將要因死去而分離。

I don’t understand why the murmur spoken once and never again.

晚上要去進行所謂的集體行為藝術,我喝了咖啡,她去捐了血,我們可以一邊數落對方的不健康一邊貼著臉,購買剪刀和膠水。我們從發光的入口深入戰爭的南邊,那裡有去年的雪。哪裡有去年的雪?

竊竊思念當你的舌攪著我的乳尖,覺得冷就一起把被子拉到鼻尖,溫暖的時候容易許下結婚的誓言,交了過多的朋友後只想著如何穿過每個人的髮尖像穿過結冰的湖面,卻無法裝作就如此忽略湖裡無以冰封的慾念。

未來遙遙不見,這時只能擺酷留言,佯裝健壯,並許下無數個立即遺忘的約會。

I would like to choke before it rains.

近晚的黃昏下起細重的雨,總令人想裝作冷漠但願意勾搭每一個躲雨的女子。

然而我缺一把好傘,以及一雙體面的鞋子,於是我空著房間,讓燈慢慢亮起來,直到可以說:結束了。

默念:結束了。時間到來又離去,雨下個不停,你記得過去一直是晴天,你希望雨水把他們的面容全部洗盡。指縫有沙,挪動身體裡的水。水搖搖晃晃,你以為這就是幸福了,然而水終究是水,水不會變成石頭,變成樹,變成森林。你諦聽,並遺忘了曾經日日傾聽的樹葉聲音,即使風暴及時到來。

那麼多的花,都到哪裡去了?我終於乾了,凝固下來,內臟結出石頭,痛像冬景的火,讓我和我的髮膚一同消弭,讓我容易變好,傾向於依靠,傾向於聽,傾向於懦弱的溫柔。

無味的夜再次到來,我用摩擦溫暖自己,溫溫地躺,等冬天走過海洋,等春天屠殺,我狹小的花園。

台長: 分享器
人氣(390)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vu vu
還有這篇
2008-11-19 01:11:05
版主回應
好久的東西了呢。
你是哪位呢?
我在呢什麼勁。
2008-12-03 23:49:2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