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2 00:15:31| 人氣17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下午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下午,白皙的山的頸子竟濕潤起來。像離開了溫暖的機會,玻璃結上霧水,山窮而無窮地在那咩啊,哞啊,沙沙著,好不礙眼。而慢慢的,半個頸子已被吃走了光線,陰陰地,暗處的樹同時一笑,不遠的窗邊,一個寫字的人就寒得縮起手指。遠的近的數都眨著葉子,向誰求著一生也求不著的情,而我想待在他們之中,我愛看它們眨著,求著,戲耍著,讓我無關成敗無關宏旨地寫著。

下午,我看見樹在霧裡晃著,我說:樹。我說:霧霧,像我的小女朋友揉著童鳴、鼻音惹我高興;我聽見風了。我把嘴唇圈起來吹氣,發出不大像風的破爛嗚咽聲音,我在他們之中,他們想進來我之中嗎?我還得先問過腦子同意。祂說:安靜。別玩。別迷失你自己。寫不下去時要有足夠的良心癡情保持無語。不去向人訴苦、交換心得﹔你的手自己保護。你的秘誓自己藏住。你的唯一讀者只有未來的你。

再說,下午。姊姊的頸子和肩頭盡是霧,我心疼地瞧著她,想著她的葉子一點一點啜泣,她從不輕易示我的那些皺折,那些精巧的突起,皆因了我的注視,一點一點振動,終於她全身地叫了起來,打濕了我的窗頭、陽台,我寫字的手。

台長: 分享器
人氣(17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