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03 01:45:58| 人氣18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歸墟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靜極了,午後打烊的圖書館下方的環型階梯,他不知道疲倦是來自飢餓,或是由於過度行走於將睡未醒的幻境之中。一杯含糖的咖啡正巧能暫時打發以上兩種困境,但他仍倦極了,一閉上眼,就看見夢境:一個黑衣、高瘦的男子。他聽見背後有人穿過半透明的夢境對他說話,睜開眼,卻不真的看見任何人,又是幻影,他想著。那個聲音又說了一次,「你該醒來了。」他回過頭,聲音來自於後方迴廊的圓柱後方,他沒看見誰,也不在意,脖子一軟,恍惚看見馬匹、列車的汽笛、母親的手、暗綠的亞馬遜流域。他注視一輪光芒黯淡的夕陽,像在白天看見的月亮,他更疲倦了,想重新集中注意力夢見一個在昨日或更早以前形象完整地夢見過的情人,然而他卻失敗了,潛入短淺的夢境中,又一次看見那個黑衣的男子。突然他覺得自己曾經看過這個人,不是在夢中,可能是在更久之前,可能遠及當他仍是他人的時光中。

不要說話。他想,像他幼時的禁忌,當送葬隊伍經過家門,得將家中熟睡的孩子喚醒,以免和死人一同去了。他搖了搖手,像在空中畫出名字,感到腳上有螞蟻在咬。路過的人越來越多,他並未擋住通道,但路過的人毫不尊重地通過他,恍若無物,他感到厭惡和恐懼,隱約相信將被毀滅,只因某種無心的暴力。但他並未移動身體,不是由於勇氣或決心任宿命安排,而是由於他已坐下太久,失去感受時間的能力,他不知待了有多久,太陽由於過度朦膿也無法指認出時間,在感知不到時間的狀態下,他可能必須花一百年或更久才能移動身體,且他心知肚明那也無法變得比任一個當下更好。

「你該醒來了」那個聲音再度開口,「否則你得永遠留下」他不知道那又歷經了多久,時間逐漸加速,太陽落下升起越來越頻繁,他記不得有哪些人走過,也不記得自己從何而來,眼前的景物好像很近,伸出手想觸摸,卻又意外地遙遠。差不多是時候了,他想。

環形的階梯已變得十分老舊,恍若廢墟,遠方傳來戰爭的聲音,天上下起灰濛濛的雨,泥水從他臉上流下,把他的臉弄得更髒,來自四面八方的氣味變得清晰,透露著令人倦怠的腐敗意味。加速中的時間開始緩慢下來,原本在遠處的建築逐漸接近,他只能得到一個結論:世界正在收縮,這代表他很快就無法繼續待在這裡,但他倦極了,又閉上眼睛,四周變得寂靜,聽見海濤似的心音規律起伏,他終於進入一次漫長的舒適睡眠,那裡有著無盡開闊的大地,可以從一端直直走到另一端,他可以留在任何想停留的地方,直到世界再次終結,而那又會是並一個夢境,他得先養足精神。

台長: 分享器
人氣(18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消費情報(網拍、網購、買賣)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