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3 05:00:00| 人氣741|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殺人現場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股蠻橫的暴戾之氣席捲了我,我無法再與自己對峙,挾著凌晨四時的冷冽,猛厲地衝撞漆黑的夜。

 

風很利。割開喉嚨的卻不是風,而是毀滅的快感和意識,它衝撞著叫囂著,我必得隨之蜂擁而上。總要強迫自己遺忘。全然的,當每一天都是新的開始。這樣的夜是無法承受溫暖的,在殺死自己的同時,溫暖顯得多麼可恥。

 

我應該強迫自己遺忘的。我不屬於這樣被謀殺的情節,淒冷的夜,精神耗弱的路燈和道路兩旁的樹木向後飛馳。一路紅燈的行程變得短暫冷靜。沒有人比我更懂得如何赴死。

 

這夜,風高天黑。適合毀屍滅跡。

台長: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741)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含淚,聽潺流子夜的花開 |
此分類下一篇:漠然
此分類上一篇:木偶的靈魂之舞:RYOU老師說故事

甘草
我因此安靜,知道謊言是無休止的。
那些一直交錯的對白、從前抑或現在的、或者是某個晚上,妳不知覺地提起右手,咬牙切齒的不斷重複,雕刻自己的故事,

又或於時光,刻上一個又一個血印。
2009-01-05 00:46:05
版主回應
呵。甘草經歷過怎樣的謊言呢?

血印倒是存在著的。
2009-01-05 01:56:57
九十九我魔


搬運屍體時,妳想著了什麼?
2009-01-06 00:54:18
版主回應
我在想那會不會是我的夢境呢?我不停的搬著屍體,不停地做夢,生怕那些屍體是冰冷的事實,會闖到真實裡來。
2009-01-15 01:04:4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