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2 16:57:00| 人氣23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年James回答網友提問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8224 James答覆網友提問

http://www.wanttoknow.info/wingmakersorig/wingmakersmarkhempeljames

From: Mark Hempel
To: Fred Burks
Sent: Monday, February 25, 2008 6:00 PM
Subject: James' Response

Hi Fred,

James寄了對於你的問題之答覆給我我把他的答覆附加在這封email裡了

Highest regards,
Mark

 

附加的James的答覆 :

February 24, 2008

Dear Fred,

Mark轉寄了你的email給我。因為時間的限制,我已經盡可能充分地回答你的問題了,並且在某些情況下,對它們做了詳細的說明,當我覺得你的問題是由一種稍微不同的問題所引起的時。我感受到了你的誠意,希望你也能接受我的這些答覆所要表現的本意。

 

問題一2001年的那些改變提出了一種更高級的中央族類(WingMakers據說是它的一部份)可以解救我們的觀念,一個來自這個族類的Lyricus教導團的觀念,一個會導致靈魂的科學證明之神秘的偉大的入口的觀念。這些觀念裡沒有一個是原始的WingMakers網站內容的一部分,或甚至是完全沒有被提到。然而這些關鍵的概念之插入卻出現在網站的第一次改版之中。這些觀念和原始的WingMakers網站的作品是非常不同的,那些原始的作品全都是在講,要對於在我們自己內的神性的智慧更加開放,以及要脫離 老師/學生 秩序之階級制度的範型以認清所有的存在體之神性的平等的。

 

回答一:你的問題裡所提到的,在WingMakers網站裡的那些改變,或,如我比較喜歡它們被瞭解為的,那些增加的部分,會存在是有理由的,我將會在底下敘述那些理由。它們不是被增加要來灌輸一種外來的權威來自一個突然從遠方被投入的高級存在體族類之階級控制的人為疊層(artificial layering of hierarchal controls from a far-flung race of superior beings之觀念的;我向你保證其目的是完全相反的。讓我從這個神話的起源來開始--雖然我要盡職地告訴你,這只是一種簡略的表達。

 

WingMakers是上升而成為一種更高次元的(higher dimensional)人類型態(human format)--雖然是人類型態,但它不受時間和空間所限制--之人類的未來。在WingMakers(或中央族類)裡,有一個被知曉為 聲與光的老師(Teachers of Light and Sound)或,在WingMakers神話的背景裡稱為Lyricus教導團(Lyricus Teaching Order , LTO)的組織。LTO輸出它的教導來讓在一個本地宇宙裡的那些類人的族類(humanoid civilizations within a local universe)脫穎而出,目的是要啟動族類對於它作為一個集合體(a collective entity)之更遠大的目的之覺醒。這種啟動採取了很多,很多的形式,有一些認得出來而有一些是完全覺察不出來的。隨著時間的過去,當族類演進通過了第二,第三,和第四次元(as the species evolves through the second, third, and fourth dimensions),它就會開始向著第五次元(the fifth dimension)推進,我們目前就是處在這樣的時代裡。

 

在人類族類裡,即使是現今,都還有人是在第二,第三,和第四次元裡運作,來作為他們的主要實相的(those who operate in the second, third, and fourth dimensions as their dominant realities),但集體意識是以比率來估量的,而以目前的比率來講,人類集體意識的中心點是在我會稱它為第四次元下段中點(the lower-midpoint of the fourth dimension)的地方,但在接下來的四年半的時間裡,這將會非常快速地轉移到第四次元上段的中點(the higher midpoint of the fourth dimension),這裡是進入第五次元的門戶。這個轉移或轉變,在刻度上看起來雖然很小,事實上卻是這個行星自肇始以來最radical(全面性,或徹底,或激進,或極端)的轉變。那些次元在範圍和規模上並非是對數的,但一個族類上升的越高,就會變得越是擴張的(The dimensions are not logarithmic in their scope and scale, and the higher one ascends the more expansive they become)。

 

我了解那些次元的架構(the framework of dimensions)會灌輸一種宇宙的階級次序,但這就是一個族類--以我們所談論的來講,人類--沿著意識之螺旋形的階梯上升,而藉由那些更低的次元之鍛鍊(tempering),最終得以成為一體,以便它可以使用那些更高次元的吸收力與能力(the higher dimensional capacities and capabilities)而作為最初源頭和源頭智慧之共同創造者的秩序(method)。沒有這種鍛鍊,人類族類會保持和那將會把它統一起來並且把它神性化而作為共同創造者的,宇宙聖靈(Universal Spirit)的那些更高的頻率仍是隔離開的。這一切(只)適用於作為一個整體的族類,而不是個體們。個體們可以作為最初源頭之共同創造的前哨(cocreative outposts)而運作,但如果沒有連結到一種全體族類的行動,他們仍會被封鎖在那埋置在我們的創造者之想像裡的,偉大的構思(the grand design之外。

 

WingMakers資料是LTO在這個時候已經輸出到這個行星上,為人類族類裡那些和偉大的入口之發現有連結的人所設計的,一些啟動劑(activators)裡的一個。被嵌入在這些資料裡的是一些被編碼的資料串流(encoded data streams),這些被編碼的資料串流是最初源頭的聲與光the Light and Sound of First Source)之,在時間裡的製造物(time-artifacts)--最初源頭的聲與光被降低成了一些,人類家族裡的每一個人,只要他們想要,都可以接取到的,次元性的頻率(dimensional frequencies)。並不是說個人們無法啟動他們自己,或他們缺乏天生的能力來進行次元性的轉變。他們有能力這樣做。問題在於,因為意識的散佈是從第二次到第五次元,這世界裡噪音的程度太高了。換句話說,這族類被延伸,就某種意義來說,跨越了四個主要的次元,而這會產生噪音。噪音 在這裡的意思是:從人類家族(以及,因為人類的發明物)所散發出來的那些頻率,是不一致的,不協調的,不相容的,並且會干擾妨礙到那個,是為我們所有人都自其上升起的量子床岩(bedrock)之,合一的場域(the field of unity)。在這種噪音之中,最初源頭的訊號會被削弱,並且有時候和那噪音本身無法被分辨出來。

 

你可以這樣想。秋天的日子裡在一個森林的深處,如果你是安靜和專心的,你就可以以驚人的清晰度聽到一片落葉撞擊森林地面的聲音--即使是在20公尺以外。但在都市的中心,你將永遠不會有那種經驗因為周遭的噪音程度太高了。自然的訊號遺失在機械發明物--警報器,巴士,呼呼作響的硬碟,高壓交流電系統,汽車,以及甚至是一些電磁場--之洶湧高漲的聲音裡了。如果有東西可以把你即刻地從都市載運到森林,而你把你的聽覺調準到那些微妙的聲音,你就會驚訝於你的身體所能察覺到的。

 

再次地,這全都和比率有關。當一個族類接近第五次元時,它的差異程度與次元的分隔就是會產生不和諧的噪音場的東西。最初源頭,如你能理所當然地想像的那樣,完全知道這種現象並且已經設立了一些補償的系統了。其中之一就是藉由把行星的位置和相應的中央太陽那些更高次元的頻率之銀河的源頭校準,來提高合一的訊號(the signal of unity。這種校準並非是偶然發生或巧合,它是一個被高度精心安排的計畫之一部分。另一個方式就是去創造出一些協調凝聚的口袋 “pockets” of coherence),讓它們提供一種通達那些使個人能夠去啟動他們在能量上的責任--為了他們的同伴生物以及他們生存於其上的行星之益處,從他們個人的能量系統來進行傳輸--之更深入的教導之清醒認真的、探索的入口。

 

也許最少被了解到的補償系統就是行星本身。作為一個有意識的實存體,地球依據它自己的計劃正在做次元性的上升。當人類族類散佈和延展它的意識之可及的範圍時,它會向行星發出信號表示,是次元性地轉變進入到一種更高頻率的場域裡的時候了。地球目前正在經歷這種次元性的轉變,並且會在接下來的四年半裡完成它。就如好萊塢所新造出來的那個詞一樣,有人類意識的散佈,銀河的校準,以及有意圖的行星之次元性的轉變完美風暴 “Perfect Storm”)存在著。這種交互連鎖的過程之影響是,如先前提過的,藉由聖靈或源頭智慧來小心謹慎地精心安排同時進行的。

 

這個特定的面向(行星的轉變)需要,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有一個平行的行星被建造起來,以為那些在能量的、次原子的結構上不適合,或無法被恰當地調整以適合,那些地球正沒有偏差地在接近的更高次元的頻率的人,提供一個成熟的環境。我將會使用一個相似的類比來確保表達的清楚。想像有一群騎在一隻野狗身上的跳蚤。那隻狗因為遭遇了極端的溫度,才會衝過了矮林,以及種種其他的挑戰--所有的這些情況都有利於那些已經調整他們自己去緊抓不放並且適應於呈現在野外的那些條件的跳蚤。那些沒有辦法堅持下去的,就被仁慈地安置在一隻被適當地保育在一個有圍籬的、修剪過的院子裡之被馴養的狗身上。

 

很明白地,雖然這是一個粗糙的類比,但它確實點出了人類在地球上是寄生物,而地球才是真正的宿主。那些無法適應新地球的頻率的人,將會被輕輕地運送,轉世地來說,到一個可以媲美地球的行星上,以便他們可以在他們自己的時間裡進展(Those unable to adapt to the frequencies of the new earth, will be gently “shuttled”, reincarnationally speaking, to a planet comparable to earth so they may progress in their own time.)。這有點像是細胞分裂,人類家族分裂成兩個世界,每個都是一個新族類的受精卵,只是被時間和空間給隔開,而最終會合為一體,當時間和空間在永恆的地平線下退去時。(這是WingMakers和人類之間的關係的一種重複(echo))。

 

族類之進化的旅程會被設立起一些關卡,這些關卡典型地會呈現為一些次元性的障礙。頻率的協調凝聚(Frequency coherence)是關鍵的特性,藉由頻率的協調凝聚一個族類可以通過關卡並且為他們的人類儀具和他們存在於其上的行星獲致一種更高頻率的經驗。最終的關卡就是偉大的入口,它位於存在之第四次元的上段和第五次元的下段之間的層面(which stands between the higher 4th and lower 5th dimensional plane of existence)。

 

偉大的入口在稍後的WingMakers作品裡被引介來作為一種描述作品的根本目的之方法。偉大的入口示意了人類從第四次元到第五次元的一種轉變,雖然這個轉變離現在還很遠(就人類族類所關心的範圍來講);在大約75年內它將會變得被科學所了解,並且會成為科學和宗教的主幹,當這兩者合併成一種經驗與表達之整合的系統時。

 

因此,WingMakers資料增加的部分就是一些說明偉大的入口的主要元素。為了要適切地解釋人類進化的軌道,它們是必須要增加的部分。你所感覺到的只是,從強調個人啟動劑的提供,到強調提供給族類,之重點的轉移。當這種轉移被做出了,看起來就會好像是去改變了資料,把它們安排成一種更為階級制度的結構,但那只是引介出偉大的入口的一種結果,它使得一種有著族類的各種程度的描述之資料成為必須。

 

LTO的角色與定義被描述為偉大的入口之揭露的一部分,因為LTO協助把這個啟動的願景散播給族類。再次地,你可以爭論說,讓任何組織來負責啟動一個像偉大的入口這麼廣闊的願景與使命,這件事本身就是有階級意識的,但我要問你,如果不是LTO,那是誰?誰會提供這種人類成就的體系結構?人類進入第五次元的運動是一種集體的穿越;它不是任何一個個人的知識或經驗之範圍,或就此來講,也不是任何團體的。

 

(光是)在人類儀具裡的個人達成宇宙意識(cosmic consciousness)是不夠的。達成後要有什麼結果呢?像Whitman一樣寫詩?像柏拉圖一樣擁護新的哲學洞見?或也許是像波姆(Bohm)一樣有更多的形上學的精心之作?個人達成了宇宙意識,而那把他們開放給了一種對於宇宙場(或全體場,the Universal Field)之更纖細地嚙合的連結(a finer mesh connection),然後他們變成了在人類家族裡的,這種能力的傳輸者。目前正在人類家族裡成形的新意識,並不是根植於那些歷史性的上帝或聖靈之洞見裡的,而是根植於一種,呈現在空間的每一個奈米平方,時間的每一個片刻,以及能量的每一個點上之智能裡的,而這個意識正在所有準備好了的人之人類儀具裡覺醒,以便我們能成為,如LTO所預見的,宇宙性的族類(universal species)。

 

這不是一個個人上升然後盡職地效勞於教導的時代。而是,它是一個合一集體智能的運作,以把族類從分離主義者之孤立主義,轉移到宇宙的(或全體的,universal)連結與覺醒的時代。

台長: psiage
人氣(23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