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30 12:59:07| 人氣21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The Weather Composer 心得交流 (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經歷了末世的災難支撐起原本價值觀的信念系統崩潰了。既然善沒有善報,既然本來以為的神並不存在,那為了幸存而為惡又何妨?

一場毀滅性的災難,把很多人原本的精神支柱打掉了。

 

James要說的是,我們要信仰的,其實是我們的心。

 

一個原本隨波逐流的通緝犯,在遇到了泰倫之後逐漸調整他的行為,一直到最後聽從內心的感覺,拋棄外在倖存的價值觀,用自己的生命做賭注也要保護泰倫。

 

34章 觸摸 p.277,278,是珊杰爾受到重創倒下後,昏迷期間的經歷。

 

他與泰倫在某個沒有形體的中間世界(some bodiless middle-world)相遇,那個世界完全是由意念所形成(formed from nothing but intention)。珊杰爾表現出要跟隨泰倫的意念,藉由一個輕觸,泰倫讓他在我們日常世界原本已經要結束的生命,再次開展起來。泰倫在下冊快結束之前也做了同樣的事,不過那次是有意識的,而對象是一隻鳥。

 

本章最後,解釋中間世界的註,是譯者註,原文書裡沒有。

 

我對於中間世界的看法和譯者不太一樣。

 

James回答Ron Gilchrist關於 第五篇訪談裡,假象的問題:

 

幻覺是一種俄羅斯套娃Russian doll);它有許多層,有一些還會傳送出一種真的覺醒的感覺(a sense of true awareness)。我相信你應該聽過這個說法:知覺就是實相(Perception is reality)。主觀的領域界定了那些似乎是客觀存在的東西。幻覺,那最外面的娃娃,是唯一一個被看到的,因此也是唯一一個被認識到的。然而,如果你把最外面的娃娃掀開了,你會發現還有另一個在裡面,雖然比較小。這樣重複七次一直到你發現了那無法再掀開的。我們可以稱這個核心,這個最裡面的娃娃:Sovereign Integral

 

我認為中間世界,應該是介於最外面的物質世界--我們被人類界面或HMS鎖住的,或唐望他們說的,我們的聚合點被固定住的地方--與核心本質的Sovereign Integral世界之間的那些層面。

 

本書裡,中間世界的場景出現了好幾次。

在第301頁,James也有用到俄羅斯娃娃的比喻。

 

                                       

 

p.287 倒數第二段對照原文之後我會這樣翻譯

 

【賈瓦德帶著崇拜的眼光看著泰倫。他和神是在一起的(He was in the presence of God),他是神的戰士,一個將會把人類合一起來的戰士……而他還提供了機會讓自己可以同行。一股來自賈瓦德內心深處的衝動,以希望的低語之形式(in the form of whispered hope)衝出了他的嘴巴:「我跟你一起走。」】

 

賈瓦德死去之前說出的七個字,

原譯是:至少我死得其所。

原文是:At least I died in your presence.

如果不要在乎剛好是七個中文字的話,

賈瓦德的意思是:至少我是選擇了與你同在而死。

 

賈瓦德也聽從了他的心

 

接下來的36 道路開頭的部分,似乎是在評論這件事。

 

對照原文後我把翻譯修改如下

 

【在生命中的某些時候,不但沒有惡魔和天使降臨,似乎連上帝也完全缺席了。往往,當一個生命已經準備好了要迎接重大轉變的時候,還必須等待勇氣壯大了,才能實現。有時候,這種轉變要歷經年復一年的準備,觀察著那些從頭上掃過的,如來自天堂的探照燈般的,希望的微光,但它們的光束只會照亮那牢籠,而不是那一小粒優雅的本質。那個璀燦的點仍無法被任何的光所照亮。(一根蠟燭能把太陽照亮嗎?)

 

那無法形容的(the indescribable)才是唯一的途徑。如果它可以被講出來,用嘴巴賦予它生命,它就是虛幻的。它就是被鎖在牢籠裡的東西,那些最清澈的眼睛連看都不會看它一眼。心,那意識最內在的核心,並不在一個肉體裡。也不存在於任何可計量的實體空間之內。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裝得下它!那最內在的核心才是途徑。這看起來似乎是矛盾的,那核心--那無法分割的部分--具備著宇宙的規模,展開後變成了所有的一切。然而,就是在最核心的這個,意識之最小的點,才是最強而有力的,因為在它裡面有那條途徑,但它不是容器或籠子,而是可以看到天地萬物的智能--愛的本質--的一個裂縫。

 

當一個人從這個裂縫看出去,就會看到要如何成為自己原本所是(they see how to be)。這會讓他們以人類的定義來講變得完美嗎?不會。還有難題會困擾他們嗎?還是有。那他們到底得到什麼呢?什麼也沒有。會失去什麼呢?什麼也沒有失去。那為什麼要去尋找那條途徑呢?不用尋找。駐在你的心中。駐在你的核心裡。做你的心要你去做的(be in your path)。但,為什麼呢?(一段長長的靜默,是要求人家要注意的那一種。)因為你終將成為你(because you will be you)。

 

泰倫突然醒來,看到朵莉正在看著自己………                          

 

讀到這裡,這三段話又像是泰倫在某種意識狀態下,接收到的訊息。

是在安慰泰倫要他放下賈瓦德逝去的事?

【在生命中的某些時候,不但沒有惡魔和天使降臨,似乎連上帝也完全缺席了。】

 

大部分的人都是如此,覺得我們的生活或生命,平淡無奇。

 

【往往,當一個生命已經準備好了要迎接重大轉變的時候,還必須等待勇氣壯大了,才能實現。】

 

我們這些WingMakers資料的讀者,準備好迎接重大的轉變了嗎?先不講泰倫,他太特別了。但有一天機會來了,當你處於珊杰爾或賈瓦德的處境時,你是用你的腦力去評估情勢,做出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或是有勇氣不管形勢如何險惡,也要不顧一切地聽從你的心而行動呢?

 

【有時候,這種轉變要歷經年復一年的準備,觀察著那些從頭上掃過的,如來自天堂的探照燈般的,希望的微光,但它們的光束只會照亮那牢籠,而不是那一小粒優雅的本質。那個璀燦的點仍無法被任何的光所照亮。(一根蠟燭能把太陽照亮嗎?)】

 

如果你不是那麼有幸,遇到像珊杰爾或賈瓦德的情況,那你就在平淡無奇的生活中一直做準備,James說的,練習盡量去做到,在一體平等的濾鏡下表現出六種心之美德,或唐望他們所說的,等待,儲存力量……

 

在做準備的期間,還是需要有辨識力的。

賈瓦德原本以為自己是在為神效勞,要把救世主找回來……

 

天堂是GSSC,牢籠就是那騙局的全息圖,來自GSSC的光絕對不會,也沒有能力去照亮被關在人類制服裡的生命本質。

我們的本質就是最初源頭的複製品,就是最初源頭。

GSSC能把最初源頭照亮嗎?就好像一根蠟燭能把太陽照亮嗎?

 

【那無法形容的(the indescribable)才是唯一的途徑。如果它可以被講出來,用嘴巴賦予它生命,它就是虛幻的。它就是被鎖在牢籠裡的東西,那些最清澈的眼睛連看都不會看它一眼。】

 

就像波大他們所詮釋的預言,救世主是要用宗教來統一世界,為世界帶來公平與正義……

人類3.0是為了讓人類擁有不死之身,成為永恆的存在體

 

人類界面裡使用的符號跟觀念無法描述Sovereign Integral的世界,以及通達那個世界或境界的途徑(阿奴不希望有人逃出牢籠),於是那途徑只好被稱為那無法形容的。反之那些可以被講出來的途徑,都是在人類界面裡面,穿不出騙局的全息圖。

 

出自第五篇訪談:

 

“你認為為什麼連我們行星上那些頭腦最好的人都無法給意識--更不用說潛意識和無意識的腦力了--下定義呢?它就是被程式設定要這樣的。阿奴不希望我們去把它弄清楚。我們會看著神經訊息,並且斷定它可以被以上千種不同的方式來切片,但那還是無法解釋它是如何被經驗 的。”

 

阿奴為什麼不希望我們弄清楚意識是什麼?因為途徑,那無法形容的,就在意識裡。

 

【心,那意識最內在的核心,並不在一個肉體裡。也不存在於任何可計量的實體空間之內。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裝得下它!那最內在的核心才是途徑。這看起來似乎是矛盾的,那核心--那無法分割的部分--具備著宇宙的規模,展開後變成了所有的一切。然而,就是在最核心的這個,意識之最小的點,才是最強而有力的,因為在它裡面有那條途徑,但它不是容器或籠子,而是可以看到天地萬物的智能--愛的本質--的一個裂縫。】

 

那途徑,那無法形容的之所以無法形容,有部分的原因和活生生的真理(the living turth是一樣的,它們都是隨時在變動的,因為和事件之弦的安排有關,而那超出了腦力的理解範圍。但有一個原則是不會改變的,它不會背離宇宙的本質--愛。

 

【當一個人從這個裂縫看出去,就會看到要如何成為自己原本所是(they see how to be)。這會讓他們以人類的定義來講變得完美嗎?不會。還有難題會困擾他們嗎?還是有。那他們到底得到什麼呢?什麼也沒有。會失去什麼呢?什麼也沒有失去。那為什麼要去尋找那條途徑呢?不用尋找。駐在你的心中。駐在你的核心裡。做你的心要你去做的(be in your path)。但,為什麼呢?(一段長長的靜默,是要求人家要注意的那一種。)因為你終將成為你。】

 

宇宙中本來沒有人類,無限的存在體被關在人類制服裡才成了人類。

 

唐望的門徒們常說,那瓜(Nagual)已經不是人類了,所有人類關心的事他都不再關心了。巫士們說那叫失去人類形象也是追求終極自由的方法之一。

 

人類之所以是人類,就是因為我們所追求的東西都是由,從內在的基因設定外在的環境影響兩方面所植入的那些感覺、觀念、思想……所引導的,那些都是要把我們的注意力從我們的內在,從我們的心引開的,令人分心的事物。

 

James所說的可以讓我們脫離人類界面的兩種行為之一的抵抗式的行為,就是放下對於這個世界所有根植於分離的事物之追求,那幾乎就快要是全部了。

 

當一個人看到了how to be,看到要如何成為自己原本所是(的無限的存在體),在騙局的全息圖裡的得失,就一點都不重要了。

 

【還有難題會困擾他們嗎?還是有。】--探索本來就是遇到問題,解決問題。

 

【因為你終將成為你。】--成為哪一種你,應該很明顯了。

 

賈瓦德因看到瘦小的泰倫為了救朵莉與堅持要走自己的路(這又何嘗不是聽從自己的心)所表現出來的勇氣與決心,而受到感召,這時那無法形容的發揮作用,化成希望的低語衝出,而賈瓦德也用行動跟隨……

 

但是……

然後賈瓦德就死了!?

他終於成為自己了,然後他就死了!?

 

出自2008卡米洛 問答3 :

 

許多人對於這個紀元之空間的性質和長遠的範圍(spatial qualities and long horizons)將不會感到舒服。他們將會抗拒那明晰與擴張,因為他們已經變得如此強烈地與他們的HMS認同,以致任何撕裂那種認同的事物,都會威脅到他們所以為的,他們的持續存在。

 

                                       

 

台長: psiage
人氣(21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