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07 10:43:04| 人氣798| 回應13 | 上一篇 | 下一篇

John Berges (W-W-H練習指南的作者) 的逝去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John 的太太 Darlene 2011/9/5 的來信

 

Dear Mohammed,

It is with a sad heart that if you have not heard by now, that John passed into his new dimension last Tuesday morning around 4:15 am EST. He was so pleased to have you translate his work, so that it could be shared.


如果你還沒聽說的話,這消息會帶著感傷。在上週二的早上,美東時間415分左右,John 離開我們而進入到他的(存在的)新次元裡去了。他(要走之前)很高興你把他的作品翻譯了,那能讓更多的人分享。


Bright Blessings,

Darlene

 

 

版主按

 

我在 2011/7/25 W-W-H練習指南中譯版的pdf文件寄給John,並徵求他的同意對外流傳。2011/7/29 收到Darleneemail說,她代John回我的信,因為John生病了無法使用電腦,John同意我以任何我想要的方式來處理中譯版。當時心裡有覺得怪怪的,想說不舒服到無法使用電腦的程度是否病情嚴重,只是不好意思問太多,沒想到……

 

我已經給Darlene回信了,我相信John的靈魂自有它的計劃,John在他所進入的那個新次元裡,對這個轉變的時代應該會有更大的貢獻。只希望留在這裡的Darlene能夠好好過。

台長: psiage
人氣(798) | 回應(1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感恩
真心誠意感謝 John Berges,謝謝你提供的「心之美德與 w-w-h 之運用練習」,我感到我在人生的路途上終生受用,在此真心感謝你,向你致敬。
2011-12-26 18:12:45
momo
因為接近謠傳的"界線"所以到處看看。
其實我也很懷疑到底會不會出現"不一樣"的感覺。因為我認為,如果不是提升者,可能真的不會覺得生活以及感覺有甚麼不一樣,然後就"死掉了",然後就到了另外一個可以繼續課程的地方。大約要幾十年的時間汰換過程才會持續。
關於John Berges的練習指南,和我以前評論過的一樣:對於名詞,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理解,根據名詞下去冥想,非常可能只是陷入自大的空想而已。
我只看了一點點,但我的意見卻非常多。以"慈悲"來講,受苦的人需要的並不是"同情",你也絕對不可能"理解"人們因何而受苦。比如一個外遇的婚姻,我就是很難理解牽扯在其中的人的扭曲以及矛盾的想法,但牽扯在其中的人,不管男人女人,確實都是在"受苦"。
那我需要去經驗那種苦,好讓我知道那是甚麼苦嗎?
根本沒必要!現在的我可以很清楚地回絕!
2012-12-10 11:56:30
momo
我和一些人談過,真正的慈悲可能是"冷眼旁觀"。
但,這個落詞可能會引起誤解,我就說清楚一點。面對受苦的人,真正正確的態度,我認為是"尊重"以及"接納"。因為別人的苦,無論如何都不是你的"因果"(最近幾年,我思考因果思考得非常多。),你要尊重別人有受苦的自由,也要接納別人有那麼做的自由,只要當你不願意受到牽扯的時候,他們不會來煩你。
觀想其實是有效的,最近幾年,老實說,我甚至有時候用觀想來做些"不好的事"(莫測高深的笑,嗯,算是有點攻擊性的事情。),但是,要如何用在"對自己好的事"我還想不出要如何觀想。
我真正想說的是:一開始的出法點如果錯了,那麼觀想其實是沒有甚麼效果的。
2012-12-10 12:06:11
momo
為何我說你們絕對不可能理解別人因何而受苦?當然,我也不自大地去"理解"。
因為,因果是太超乎人所理解的一個系統。我思考因果最後的結論就是這個。
自然界的循環,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因果系統,人有辦法理解嗎?不能的。只能努力再努力而已。
2012-12-10 12:11:24
momo
又比如,有些時候在媒體新聞上可以看到:某某孝子遇到車禍而死,然後又找不到肇事兇手,感覺好像令人很不平不滿一樣。
我的看法是:這時候,正是練習的好時候:這是屬於別人的因果,我不知道原因,但我願意去尊重並且接納別人受苦的自由。
就這樣!
我認為,真正的練習應該是這種才對。

沒時間,而且電腦也不就手,不談了,或許會回頭看看,也或許不會。打錯字的地方就請多多包涵了。
2012-12-10 12:24:01
介面地帶
時間急迫,思辨有點浪費時間

先拋開大腦
體會來自心的感覺
將介-面-地-帶形象化
接取-遺-傳-心-智的重要資料
2012-12-19 22:27:30
momo
我已經大幅度地被排擠在舊系統之外,很多東西我都無法加入參與了。
比如著名的電視節目、電影之類的,如果想看,努力去找管道還是可能有機會,但比較不可能在媒體最火熱的時候去接觸。
我實在很難相信現在仍舊定著在舊系統當中,每天因為工作而準時上下班,然後工作完後沿著固定路線回到一成不變的家裡的人們對"新系統"到底有多少理解和展現能力。
我說了,我已經不被很多舊系統接納了,因為我在看很多媒體資料的時候,我的批判性很"警覺",但並不表示我不愛看那些東西。
會被舊系統容忍的,表示你們的特質是被舊系統接納的。
"新生者"對舊系統而言,就好像是"毒"一樣。我說過,人數真的很少,大約比十分之一多一點而已。這些人不會是媒體寵兒,也不會是工商業或政治明星,他們比較會成為被排擠者或者是受壓迫者。
2013-01-04 13:18:36
momo
這樣的情況下,和周遭格格不入是痛苦的。
儘管,我還是活著,而且在周遭人眼中似乎還活得挺悠哉挺自得其樂的。
變成是在抱怨了。
比如"阿凡達",在最火熱的時候我沒去看,後來有些機會,我也沒去看,直到後來有了免費的機會,我想了很久,才看了。看了之後,我也沒甚麼讚賞,我只是一直想:哪裡哪裡不對,哪裡哪裡依舊是非常迷思……
你們看了阿凡達嗎?而且是在第一時間去看的嗎?不用回答我。如果是的話,那你們也還是被緊卡在舊系統當中而已嘛!
現代社會活動當中,有很多東西都是綁縛人的心智的。不要說甚麼網路遊戲或者金融系統甚麼的,就連電影、戲劇也都是綁縛人心的項目而已。
即便我想涉入,此時的我也已經被排擠出來了。
但你們有沒有想過,在城市之外的地方,有多少人沒看阿凡達,卻依舊理直氣壯地繼續他們日常生活的?
2013-01-04 13:32:56
momo
說到"智能之外的某些引導",其實我時不時也還是有感覺的,只是那種東西並不改善我的生活。所以我實在很悶。
就好像預知能力不能用在考試上面一樣。--所以我也討厭預知能力,甚至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因為自己青少年時期的某些"預知了但卻無法改變"的經驗,所以我其實很討厭再去預知東西了。
因為以現代的情況,青少年時期最重要的不外是考試而已嘛但那種力量居然不能用在考試上,當然是很蠢的囉!
一大堆緊卡在舊生活當中的人,很理直氣壯地認為自己一定是提升者,相較之下,生活不普通不正常的我,儘管知道自己的腦袋很有價值,但也還是鬱卒。
我也不是自大。我連夢兆都有。沒有滿天神佛,也沒有彩霞滿天,有的只是一些象徵性很強的場景和情節。但有甚麼用,改善不了我的生活。
2013-01-04 13:43:43
momo
對啦!最近"他們"似乎經常提醒我:對人多一點寬容。
我也儘可能地努力了啦。
不過,儘管我也經常發脾氣,但我覺得這並不會減損我的某些靈性特質。
因為你一但"醒了",到了某種程度,好像就不容易"深睡"了。
2013-01-04 13:47:58
momo
心之美德一文我也重新看過了。但卻很恐懼地發現,文中所指出的三項現代社會中的人普遍的加速、之後的甚麼的特質,如果你根本就是"相反的"或者"沒有",那將陷入相當可怕的情況。而我,在許多年前就已經被困住了。
比如,我存不了錢,或者只希望按步就班地生活、工作,但卻總無法達到那樣子平淡規矩的水平之類的。
但,我生活上是有一點"小奇蹟"存在的。只是,仍然沒有辦法讓我有"正常"的生活模式。
我只想要平淡規律的生活,但是那卻是最困難的。
但,如果我真的出現生命危機的時候,又會出現某些力量把我拉回來。我稱那個力量為"緊急救助機制"。
但知道有那種力量存在,並不會讓我想去玩"死亡遊戲"。我不會存心去測試那種奇蹟的效果,或許是出於一種"尊重"的心態吧?

說真的,12月21日之後,我似乎感覺到有些東西真的不一樣了。
我的基礎態度是:21號這個日子本來是不具備任何意義的,但是因為媒體的渲染,所以因為人的迷思而變成具有意義的日子了。
有些小小的好事發生在我身上,效應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現在則斷斷續續的。
但生活還是沒有改善。不是貪心!我真的只是希望生活能夠回到正常、普通的水平就好了!

一個或許是提升者,但卻被現代社會排擠得過著非常不光彩的生活的我的自言自語。

如果你們還認為我必須去向"舊系統"求取認同,那我真不知道你們到底是傾向於哪一邊的?
雖然,現在的我還是很希望舊系統能夠容忍我在一個小角落裡過著普通且規律的死板生活就好。但,我好像不太擅長偽裝吧?
2013-01-08 09:54:43
(悄悄話)
2016-10-22 04:42:04
(悄悄話)
2016-10-22 04:43:5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