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8 23:33:16| 人氣1,438| 回應6 | 上一篇 | 下一篇

James錄音訪談第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前面部分是轉貼大陸網友 光雨 所翻譯的James訪談第一篇,謝謝光雨。其中的有些部分我已修改成台灣這邊習慣的用語。

 

 

00:32Mark:好,讓我們開始吧。首先我很高興詹姆士光臨我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寒舍。

00:39James:謝謝你讓我來,尤其是在這麼匆促的時間內通知你。

 

00:44Mark:很榮幸能請到你,到我自己的家。在我們開始之前,James建議我介紹一下這次訪談的背景。所以,首先,我的名字是Mark Hempel。自從1998年一直以來做WingmakersLyricus,和事件殿堂的網站管理。所以我參與大約10年了,寄到網站的Email都到我這。大概每個月我都收到23次一些出版社或電臺寫信來說想採訪James。如大家所知,James作為這些網站的創建者選擇隱姓埋名,所以他不接受採訪,以他的風格通常會禮貌地拒絕。大概2年前,我提議用一些在email中最常問到的問題給James做一次採訪,用他獨特的視角做一次問答形式的訪談,也讓大家能聽到一點他的性格。但由於種種原因一直都沒有實現。然後很意外地,大約一個星期前,和James一起工作的Sarah打電話,說James在去洛杉磯開會的途中,在明尼阿波利斯有段休息時間,大約4小時,他想做一次採訪。所以我們現在就在這裡了!我邀請James到我舒適的工作室, 我通常工作的地方。這是200845號,以明尼蘇達州的標準來說,今天是個好天氣,我甚至可以打開一點窗戶。所以謝謝你帶來了溫暖的天氣。

 

0237James:好天氣並不歸功於我,但我也覺得這裡非常舒適。我建議聽眾可以想像他們和我們坐在同一張桌子前,這樣他們會更好地用心來感受資訊。我們計畫讓採訪持續的,是的,沒有暫停和開始,所以這是一次連續的非正式聊天,希望它能觸動你內在最深的自我。


03:05Mark:我很高興你加了這些,在我們開始之前你還要說點什麼嗎?

03:10James:沒有了,這是個好開頭,我們開始吧。


03:14Mark:好,好的。我收到的最常問的問題之一是關於你所創作的圍繞著`WingmakersLyricus教導團的整個場景。我想人們明白從某種程度來說這是一個神話,但問題的本質是這些資訊在多大程度上是真實的?所以請您對此作一個評論。

03:35James: 好的,好的。我理解想知道什麼是真實的而什麼不是,是我們根本的本性。然而在一個編碼過的神話裡,去區別真的和假的並不如去感受它對你的行為及觀念的影響那麼至關重要。當你讀到這些資料時,是不是新的認知途徑打開了?你是不是在那些一直都圍繞著你的微妙的場域裡,開始去看到一種新的幾何學了?你是否感到和你更高的目的的聯結?這些是更關鍵的問題,需要深思和審視。我要再詳加說明一下……

Wingmakers神話是一種被編碼的作品,那就是說,有一些光和聲的頻率被織進音樂,內室繪畫,哲學,故事和詩裡。這些頻率的微妙在於,它們被心所感受到的,比它們被腦力所理解到的還要多。那些‘只用他們的腦力,尤其是一種習慣於神與性靈之歷史性觀點的腦力,來探討資料的人’將會發現到,他們與那些‘放下那些歷史性的觀點,並且同時以他們的心和腦力來探討資料的人’有著一種非常不同的體驗。

神話和故事實際上是Lyricus更喜歡的交流方式,因為他們可以呈現得更單純,而不需要有慣常的在事實檢驗上的修飾和智性上的分析、比較等這些智力和小我(ego)的屬性。到盡可能的程度,我們試著削弱小我(ego)和智力的勢力,不讓它們來主宰對這些資料的詮釋。

你看,歷史性的思想(mind)被從人類歷史的開端以來的數以千計的作家的文字和觀念重重地壓制著。Wingmakers資料真正重要的,從作用上來說,是將人從過去歷史性的心智(mind)中移出,而讓他們進入到一種‘與他們的更高的自己,和那支持著他們的更高的自己的聖靈,之連結的感覺裡’。這樣做使人能更容易碰觸到那平等的基調或他們內心的直覺能力,從而打開通向那活生生的真理(the Living Truth)之通道。


05:53 Mark: 很高興你提到活生生的真理。在你最近的作品中,是一個叫活生生的真理the Living Truth)的故事,你用了這個概念. 即使回到1998WingMakers網站剛發佈時,你就已經想到這是主要的或核心的教學了嗎?

 

06:14James: Lyricus的主要教學是要使人們更緊密地聯結到他們的更高的自己,以及那能使每個人類意識合一到宇宙存有的聖靈(the Spirit)。你知道,Wingmakers偉大的入口之促進劑的一部分,而使人類能向更高次元敞開的唯一方式,是在當個別地,一個接著一個地,整個族類都開始看到真理是活生生並且完好地就在他們之內的時候,而相對來說,在他們自己之外的真理就是無生命力且不恰當的。此外,在歷史性的脈絡和作品中,那活生生的真理總是恰當的,因為你是藉由那源自最初源頭或造物主的宇宙場(the universal field)而接取到它的。

 

這個宇宙場,也被知曉為聖靈(the Spirit),而聖靈充滿的訊息(Spirit-filled information)只會(直接)從聖靈那裡傳遞給更高的自己或物質性的自己,當訊息到達了物質性自己或人類儀具內時,當人類儀具成功地捕捉到這個資訊時,他將創造出新的視角(或洞察力),從而創造出新的行為方式。現在,這些新的行為在短期內可能並不顯著,即便如此它們仍能重塑個人的生命道路。這些行為創造出了個人能在人類境況下去循環使用他們精煉的能量之能力,而這主要是藉由讚賞與感激,慈悲,寬恕,謙遜,諒解和勇氣,這6種心之美德來實現的。


  
所以心之6美德的表達是人類自我與神性或更高的自己之更深的聯結的自然結果,完全不受限於生活條件、你所屬的星象、或你是男性還是女性,你受沒受過良好教育,或你的社會地位。簡短來說,心之6美德在你當地環境中創造了一個振動氛圍,而帶出了作為聖靈的代理人的,你的更高的自己。我將會對活生生的真理談得更多多,但現在我想這些至少已經提供了一個較好的理解或介紹了。


08:52Mark: 好的。那麼讓我轉到我頻繁從讀者那收到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在wingmakers資料,至少在訪談和古箭計畫裡都提到過的,我想我會叫他黑暗勢力,因為他們攪起了恐懼和沮喪的感覺。這些勢力我幾乎在所有的地方都能讀到和聽到.我想我在說的是光明會的成員(Illuminati),和秘密的政府行動,掩蓋UFO事件,以及一連串的陰謀等等的。 這些元素如何會容納到‘更高的自己變成了我們的生活之更為活躍的一部分’這種觀念裡來呢?因為我認為,對有些人來說,這感覺起來會比較像是一種分心。
  

09:41James: 這是個好問題。讓我試著這樣解釋。你會注意到Lyricus建立起來的結構之第一層是由Wingmakers資料所組成。當你設計一座建築時,主要的樓層是人們進到建築裡來的地方,即使這座建築有一百或更多層,每個人都得從底層進來。現在,如果那座摩天大樓坐落在一個繁忙的十字路口,在建築的四面都有入口,一些在主層,一些在地下室。同樣,wingmakers資料有許多不同的入口,因為一些人會與資料中談及政府陰謀和外星影響的Nerruda訪談有共鳴,另一些會發現哲學特別有意義,還有一些也許在藝術和音樂中更有發現。然而,無論他們是怎麼進入這個結構的,從哪個入口進入的,這並沒有關係,只要他們進入建築並繼續進行到高層的結構就好。

 

現在,感覺恐懼或沮喪是一種普遍會有的副作用,一旦人們更多地瞭解到黑暗勢力,並知道他們是如何試圖去以他們的偏執來操縱文化系統和政府的。但這也是活化的一部分,因為個人必須再次選擇是要被這些勢力牽著走,還是要和他們脫離並察覺出他們微妙的影響。我們不要對這些勢力視而不見,我們也不要害怕他們。反之我們要把他們看作與更高頻率之愛失去聯結的我們的家人,並把我們的慈悲傳送給他們。我會建議Wingmakers讀者不要中斷你對Neruda訪談或古箭計畫的探索,但同時繼續研究Lyricus和事件殿堂資料,因為這些會使你熟知

Lyricus結構的更高層次。


12:02Mark: James, 那這些更高的層次是什麼?

 

12:05James:最高的層次是偉大的入口本身。也許晚些時候我會給偉大的入口的意義加些質地和細節,現在我只說它是這個結構的最終目標。在

wingmakers 之後是 Lyricus教導團(LTO)的揭示。這是這個結構接下來的一層,用來說明在wingmakers背後的用意並不在於它的作品的主題,意即ACIO

Incunabula——光明會的最高組織。因此,Lyricus教導團的揭示扮演了一個角色,用以播種人類對他們到達偉大的入口之意義重大的旅程的瞭解。這麼做是為了闡明wingmakers資料的目的。在Lyricus之後的層次就是最近發佈的,也就是事件殿堂。

 

事件殿堂是 從哲學或神話的講授過渡到以活動為基礎的層次,並將焦點放在通過表達心之6美德而過一種以愛為中心的生活。

 

這三個層次,wingmakers, Lyricus,和事件殿堂,是對於‘人類家族在愛的行為中合一,共同地敲開第5次元之門,並將這些第5 次元的能量學嚙合進人類之域。那就是偉大的入口。’這個唯一的目標之密切結合和協調一致的表達。


13:42Mark:好的。那麼在事件殿堂和偉大的入口之間還會有其他層次嗎?

 

13:47James:是的,當然。但我現在寧可先不透露這些。讓我這麼說,在共同的覺醒到來之前,必須有一些確立的足夠多的核心人類運行在更高頻率的覺察了悟中,以全球來講,這大概需要有1000-1200萬人。這個核心並不是集中在一起的,它也不是在某種宗教或信仰系統的範圍裡,而是分佈在許許多多不同的信仰系統中;而這些在更高頻率裡運作的個人,將會在一種內在的基礎上--而非外在的,不是藉由人類組織或宗教結構的外表——被聯合起來。他們將藉由意識的宇宙場而聚集在一起,融合他們的心為一,在這種合一之中,那些逗留在較低頻率裡的人們之基於恐懼的輻射,會變得柔和、變得平靜,而一個新的信任和希望會出現。

 

無論人類環境可能變成多麼混亂,這1000萬個島嶼將會作為一個意識的新大陸而升起,這片大陸上的人類電路已準備好要過一種獨立於外部觀點和事件的,以愛為中心的生活。Lyricus的這個結構,就是能容納這些人類,並幫助他們連結和發光的建築之一。

15:17Mark:你是在談論2012年嗎 ?

15:20James:以一種繞圈圈的方式,我想是的。

 

15:23Mark:嗯,好的。 我不得不說2012的主題也是一個我頻繁收到的問題,有許多不同看法,範圍從你知道的,像世界末日,耶穌再次降臨,到新黃金時代等等。似乎大家都在談論,而奇怪的是,因為你會預期大家對它有一種更為一致的感受,然而關於2012,關於會發生什麼,大家的看法卻是比我聽過的任何事件都還要分歧。

所以你能談談這個話題嗎?我的意思是到底2012年將會發生什麼,會與現在的情形有何不同?

 

16:06James:嗯。這個,首先讓我說,與其說2012這個日期是某個發生的事件不如說它是這事件本身的一個最高點。這個過程自從原子最早的結合成分子,結合成星辰,結合成天使,結合成人類的創造時就已經在進行了。這個過程是……它是一種由最初源頭所發佈來出的振動模式,因此它以不斷增長的效率和連貫性在複製著自己。

 

在佈滿著宇宙的無數行星中,地球是一個不尋常的星球,以其本身的條件,它是十分有活力的。它正要到達一種與最初源頭的這種光輝的場域之對齊,而這種對齊使得一個行星能夠轉變它的次元性的頻率。

 

所有的我們,行星和造物們,都正在透過時空領域做次元性地提升。這個提升從任何方式上來說都不是隨意或變化無常的;而是正在進行中的,最初源頭的計畫。

 

我認識的許多人都期待著2012年能發生一個大事件以作為地球和它的銀河系中心之對齊的到來。以一種真實的意義來說,這些運作在更高頻率裡的,大約10001200萬的全球社群裡的人,將會注意到這個最偉大的改變,而這個改變將會被以一種被加強了的感知來表達出來;一種直覺的知曉,一種更為精煉的直覺的知曉,以及一種加深的,與他們的人類同伴連結在一起的感情。

 

17:51】他們的藉由六種心之美德的表達而去過著一種以愛為中心的生活之能力,將會被增強許多倍。這個核心群體已經正在把他們的,流暢的理解,放鬆的感知,以及對於宇宙超級智慧的善心之牢不可破的信任,發展成為習慣,這些人將擁有新的創造性的力量,因為他們將會以一個整體而不是以個人的身份來運作。

 

在一開始的時候,這種運作對大家來說會是黯淡朦朧的,但有少數人,或許3000個人中會有一個,將會感覺到它,看到它——我是說運作在更高頻率的10001200萬人中的3000人。

 

18:35】那麼,這一小部分百分比的人,在接下來的年度裡會看到感到這些變化,接著更多人也會活化起來,並覺察到這個集體智慧,當這個集體智慧自己調和成為一個非常有力的共同創造的主體(co-creative entity)的時候。

現在,那些生活在以恐懼為基礎的實相中的人,在大部份的情況下,會將恐懼放大,當這些即將到來的頻率和輻射創造出了一種使他們的生活處於困境之改變的步伐時。

 

19:10】在情感上,他們甚至可能會變得更加失去連結和孤立。所以你看,2012年,對於不同的意識(或知覺)狀態來說,它實際上代表著不同的經驗。它將不會象日食那樣,是一個能在世界上大部分的地方被觀察到的單一事件。坦白地說,沒有人真正確切的知道那時會是什麼樣子,因為它沒有精確的相似性,而它的最後一章還沒有被寫出。

 

所以,在這最後一章裡,我們都扮演著即興角色,沒有劇本,從文字的正式意義上來說,也真的沒有導演。反之,我們被最初源頭所允許去選擇我們的命運——過一個以愛為中心的生活,跟隨地球的提升;或者過基於恐懼的生活,仍就絲毫無損地停留在第3次元頻率網格固有的限制中。

 

以最後的評估來說,2012是一個選擇;只有那些願意經歷一次根本的修正,願意經歷一次對實相本質的新看法,願意對‘集體智慧的力量’以及‘這個智慧如何重建人類的面貌’敞開和有所增益的人,只有這些人會如它所是地看到2012年。而其他人看到的將是幻象,並且就某種意義來講,被迫活在真實體驗的陰影裡。

 

20:48Mark: 嗯,是的,嗯。 我知道這是一個很寬泛的問題,James,但前些天我看到一篇文章說,在中國,被搜索次數最多或第二多的短語是 ,我是說象Google中國,是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  也就是說,為什麼我們會轉世在此時,我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知道這是相當寬泛的一個問題,但我確實收到許多Email,在其中人們談到個問題,當我看到這個從中國 Google上看到的搜索結果,就像是有點……好吧你看!我就把它列在問題單上了,…… 所以我想知道你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21:40James:嗯。好的。活在這種時候的人們,他們想要感受到在人類集體命運中的個人牽連。而不幸的是,絕大多數人,除了給他們的政客投票之外,並不真的瞭解這些。他們是被動的觀察者,調查觀察行動,然而並不真的參與,也不相信應該如此。

 

每一個在此刻轉世的人都有一個更高的自我,這個高我是知道這個時代的特殊性的,但在人類儀具中的自我(EGO)人格不是那麼容易能被高我所接取到,除非它被適當地條件化,適當地準備好,否則自我人格會變得像一個有曠野恐懼症的人,害怕廣闊的空間,只想封閉地呆在它自己的現實裡。


22:41】如果你在地球上穿著這人類儀具,那麼你在此就是出於(自己的)選擇和有目的的。你選擇了要去經驗這個時代,這種與銀河系中心的對齊,以及最初源頭之創造的光束的強化。而目的就是要去緩和這次的,從舊的系統和實相模型轉換到新的系統、模型之經驗(的劇烈),既是為社會也是為個人,同時也為我們的行星和在她之內的所有造物。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

 

你可能要說應該比這更多,而我也不會不不同意你,然而別的原因不帶有如此深度的真實。真實就是我們對我們的同伴,造物,文化和地球有責任,去在合一與安然中提升。這就是我們為什麼在這裡。


23:40Mark:嗯。我知道你以前回答過這個問題,但這是一個如此普遍的問題,我忍不住要再問一遍,你能用你的話回應……

James
:馬---…… James覺得mark太客氣了)

Mark
:是的…… (輕笑)

James
:你可以問這個問題。

Mark
:好(笑 ),好的。這個,一旦我說起話來就很難停下來。

James
:我理解。那也是一種或許我們都該多做點練習的紀律。


24:09Mark:好。所以問題來了,其實是兩個問題。為什麼你決定公開所有這些資料而不透露姓名?而為什麼現在你漸漸露面,我的意思是,例如同意這次訪談?


James
:問得其實相當好,Mark,很簡潔(並不長)。

Mark
:我試的。

 

24:28James:現在,對於你的第一個問題。我要說,LTOLyricus教導團)的代表們選擇不可見的主要原因是他們寧可,作為任務的一部分,去使人們投注焦點於資料本身,而不是他們的個性。

 

Lyricus教導團中沒有人有興趣把他們自己塑造成一個靈性權威或指路名師(Way-shower)。事實上我們在這方面考慮相當謹慎,因為我們很清楚在人類覺醒的這個階段,真的是要通過合作的智慧而不是要單打獨鬥的。這次沒有救世主會來領導這次事件。這是太深奧的一次改變,任何一個個人或組織都難以(單獨)譜寫,或甚至希望去譜寫。而在人類發展的這個階段中去依靠一個人或天使般的、甚至是神般的個人,也不是大家所意欲的。那會創造出分離,就像金錢創造了富者和窮人一般。

 

就如同我剛才說過的,有一個共同創造的主體(co-creative entity),將會在未來的幾年裡出世,這個主體是數百萬已經學會了在人類領域裡接取和傳遞最初源頭之更高頻率的發散的人的集體。

 

25:56】這些頻率將滲透在這一領域內的每一事物裡,甚至是讓物質性的結構浸泡在它的更高振動的場域裡,而結果是,刺激所有的生命到一個新的振動速率。Lyricus教導團在這裡是要分享編碼的資料,來説明促進這個集體意識的活化。我不一定要做巡迴講座和促銷書籍等等以來完成這個任務。這個任務可以被隱姓埋名地做,而且確實這麼做更容易,因為它提醒人們努力是他們自己的,達到與神的連接是他們自己的,召喚他們高我的意願是他們自己的,他們真正需要的知識是很少的;因為,他們只需要活化,以及去維持和捲入這個活化的意願。這不是資訊貪婪的年代,而是以心為中心來行為的年代。

 

 

以下的部分 光雨 好像還沒有翻譯出來,只好我自己來了,雖然要用掉比較多的時間……,再次的謝謝 光雨!

 

………………………………………………………………

 

27:05Mark:好的,說得好,我喜歡。James,你說了不少關於活化(activation)以及我們每一個人如何可以接取到那些更高的頻率的事。你可以談一談活化的過程,以及那會是如何發生的嗎?

 

27:21James:好的,當然可以。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而且(要談論它)正合我意。你看,你可以生而有一個身體,在最好的大學受教育,過著從生物性的觀點來說是完美的生活,但是如果對於那些宇宙之流(the universal currents)或說活生生的真理(Living Truth)之接取被關掉了,而這些宇宙之流並沒有流通並且進入到你的人類意識(或知覺)裡的話,那麼你就不是真正的轉世(或具體化),至少至少不是最初源頭,你的創造者所意欲的那樣。換句話說,你的轉世(或具體化)是不完全的。所以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因為我們有數十億人轉世在這個行星上,但卻以減低了的性靈能力(spiritual capacity)在運作。

 

我們的眼睛和耳朵只能感知到我們的宇宙的一小部分。我們的生物性電路可以感知和處理的光與聲的頻率只是片段。而當你把空間再加到等式上時,(我們能感知和處理的)就更是微不足道地少了。我們都了解人類儀具會有它的限制,但就像所有被我們的造物主所構思出來東西一樣,都還會有補強的要素存在著,在這種情況下那補強的要素就是人類的情感系統。

 

我們的情感,就是把我們連結到‘從最初源頭那裡所輻射出來的,更廣闊的宇宙與能量學’的東西。當一個人過著一種以愛為中心的生活,盡他們最大的能力在生活中的那些最細微的地方實踐六種心之美德,他們就會在他們的周圍展開一付天線。這付天線是以太體的(etheric)。換句話說,它存在於一種我們的眼睛和耳朵無法察覺的能量狀態裡。而它被設計成像是一付被精密地調準好的儀器,可以接收和傳遞來自最初源頭的那些更高頻率的輻射。那麼這付天線圍繞著我們的人類儀具,和我們的肉體佔據著相同的空間,然而因為它是由一種高本質的光頻率(light frequencies of a high nature)所組成的,所以,舉例來講,它並不像我們的肉體那樣會受到第三次元的實相與限制所束縛。

 

29:50】當我們的心()是放鬆的,充滿著愛的,諒解的,讚賞與感激的,信任的時,那以太體的天線就會變得……變得像一朵對著太陽張開它的花瓣的花朵一樣的善於接收。如果我們的心是焦慮的,不安的,憤怒的,或狂亂的,那同一付天線,就會以類似於一株含羞草在日落時將它的花瓣合起來的方式,進入到混亂的狀態,而它與最初源頭的那些更高頻率的輻射之精細的連結就會被切斷或降低。

 

這種以太體的天線,從一種生物性的觀點來看,是繫住於內分泌系統的七個腺體裡的,這些腺體作用為接收器,把來自聖靈領域的更高頻率(the higher frequencies of the Spirit domain)轉譯給肉體和腦力(mind),以便腦力能夠處理被編碼的訊息,而身體可以依據那訊息來行動。

 

30:46Mark:這和七個脈輪(chakra)系統是同樣的東西嗎?

 

James:是的。現在,當人們表現出憤怒或憎惡,特別是一再地如此時,他們的天線可能會損壞,或更精確地來說,天線的敏感度會降低,而引起一種惡性循環,因為在同樣的層面他們也了解到,他們並沒有接收到那些極其精細的感知,而這件事是他們與生俱來的權利。

 

能夠活化個體的,正是這些極其精細的感知。很重要的是要注意到這一點,即是,這付天線從來不會因為外來的情緒--換句話說,來自其他人而指向你的那些負面情感--而損壞。反之,它只會被你自己的那些憎惡,憤怒,挫敗和怨恨的情緒所破壞。所以你看,你的性靈在你生活中的臨在,是直接和這付以太體的天線之安康成正比的。

 

它是人類儀具的一個非常纖細,奇妙,甚至是奇蹟般的面向,而它和性靈是結合在一起的。當這付天線被打開,喚醒,活化,加強,利用以及保全的時候,它……它會把那些正在到來的光與聲之頻率,或說最初源頭之更高頻率的輻射,傳播到那個圍繞著你的能量場,為你帶來一種,對於你存在於其中的那個多重次元的世界之更為完全的覺醒。

 

現在,這個圍繞著你的光輝的場域將不再會是一個孤島。如同我前面說過的,那些島嶼正在升起而成為意識(或知覺)的大陸,而這個大陸就是我之前所說的那個集體的實體(collective entity)

 

32:41Mark:那麼,活化又是怎麼回事?

 

James:與聖靈聯合在一起運作的更高的自己,一直都是活化的催化劑。它在六種心之美德的基本真理上指導著人類儀具,甚至是在個體能夠識字或說話之前就已經開始了。這些都是與生俱來的了解。它們源自那是為‘活生生的真理’(the Living Truth)的,共享的智慧之潭(the shared pool of wisdom),而天使們和已開悟的存在體們也正是從這個智慧之潭取得訊息的。這就是每一個追求性靈的學生都在尋找的入口。

 

一旦它被發現了,它就會變成是你自己的了。一旦它被發現了,你就會了解到,從天堂,到物質性的銀河系,恆星系統,並且一直到行星,以及你自己的人類儀具之電路學(circuitry),它們全都對齊到一種,使得接取到共享的智慧之潭成為可能的,協調一致的設計。你唯一需要去做的就是,啟動(或活化)那以太體的天線發送器,這件事的另一種說法就是,傾聽你的心。然後藉由過著一種以愛為中心的生活來維持和擴張這種活化。

 

34:07Mark:這聽起來幾乎是……聽起來幾乎是太簡單了。

 

James:是的,它就是這麼簡單。在這裡面沒有複雜性,因為它是自然的。順著本性走,阻力就會從功課中被移除,而由於我們這個時代正在到來的能量學,這功課甚至會更簡單。

 

我了解到有許多與姿勢,呼吸,咒語,和形象化等等有關的複雜的技術存在著,我不會低估這些技術或方法,活化是一種高度個人化的過程,而如果你的更高的自己引導你去從事這些方法的話,那麼就盡你所能地去這樣做。但也要記住,複雜性可能也會誤導。它也可能會引起一種,與那一直都活在你的心裡的‘靈性的領會’之分離。

 

要緊的並不是我們對於那些所謂大師們的技術知道了多少,或甚是我們運用這種知識用得有多成功。真正重要的是我們的去愛,以及去把這份愛表達到我們生命中的那些最細微的實相(the finest grain realities)裡的能力。

 

35:22MarkJames,你說到了一種“最細微的實相”,你可以詳加說明一下嗎?好讓我們可以知道你的意思。

 

James:先讓我喝一點水。

 

我想它與內在的指引(the inner guidance)有關。因為沒有這種內在的指引,你要發現那些最細微的實相將會很困難,因為在典型的一般人之日常生活經驗裡,它們太常會被忽略掉了。而這是因為那像個疲憊的影子般地到處跟隨著我們的舊的範型(the old paradigm)的關係。它告訴我們,不要跟陌生人談話,不要直視一個人的內心深處(to not look into the eye of a person),要執迷於事物向外的外在顯現,除非人家要求否則不要多管閒事。所有的這些事情把我們與‘在支撐和發展我們的活化之內在性靈’的連結弄得遲鈍了。

 

所以把六種心之美德表達到你生活中的那些最細微的角落裡是必要的。我不會提出範例,雖然我知道那也許會有所幫助,但是我每提出一個範例可能就會不小心地把另一個給隱藏起來了,而且再次地,在活化的旅程之後的整個目的,就是要變成具有獨立主權(sovereign)和自我負責(self-responsible)。我所要說的就只有,深入去探究你生活中的那些,對你的腦力來說似乎是無意義的,但對你的心卻有某種吸引力的區域。

 

Lyricus裡我們有一種說法:“那些腦力的例行公事和腦力看不到的地方,往往是靈魂的活動場所和窗口。(The routines and blinders of the intellect are often the playground and windows of the soul.)”

 

你想要你的本體感(sense of identity)是被根植於那是為共享的資產的‘意識之統一場(the unified field of consciousness)’裡的。如果你能把你的身份帶到這種視角上來,並且在面對生活的抗拒時還能維持住這種視角的話,那麼,你將會就是已經脫離了那個舊的範型了。而活在你心中的那個永恆的存在體將會提供出你所需要的指引。

 

37:53MarkJames,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切換到一個比較是我個人的問題,因為我們……

 

James:當然可以。

 

Mark:因為我們沒有什麼時間了。可以嗎?

 

James:可以。

 

Mark:好的。我一直在研讀這些教導,我甚至無法確定是不是該稱它們為教導,但自從我涉入WingMakers以來,我必須要說我已經習得了我想是非常大量的訊息。但我還是沒有我所謂的,或至少是你所論及的,與那些更高頻率的這種清楚的連結。而我也不確定我是否夠資格能成為真正有靈性的人(spiritual person),因為我還是會非常憤怒,當開車的時候有人硬是切入到我前面的時候;有時候那種反應的激烈度是我連談都不想談的。我想我要說的重點是:我們怎麼會知道我們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或我們這樣做是對的呢?

 

38:41James:你的情況,我很樂意的要向你報告說,是很正常的。易受傷害(being vulnerable)是這個世界的經驗之一部分,而它也是把你和其他人連結起來的東西之一部分。 如果你把你自己保持在某種極高的高度的話,對於常人的困境與問題你可能就會變得不容易體會,或更糟的是,漠不關心。

 

是這樣的,那些靈性的著作,總的來說,都是那些已經被聖靈所催化了的人所寫的,為的是要創作出訊息,來作為一種重新點燃人類對於‘他的創造者,以及祂所經歷過的心之美德’之覺醒的方法。這些作者們通常都是從一種更高次元的架構來寫出作品的,在這種更高次元的架構上,那些真正的問題的引力(或嚴重性,gravity)是有點被打散而擠到邊緣去了的,可以這麼說。再加上指向我們的世界的那些壓力的話,那麼要去保持住一顆靈敏的愛心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而因此我們做瑜伽,冥想,調息,毒性評估(toxicity assessments)以及其他一百種的事情來支援我們的旅程。

 

39:49】重要的是要了解到,在上帝的眼裡一切皆平等,不管你是已經上升到高度純淨的階段了,或你只是從荒漠的底層開始要往上爬,你被珍視的程度都一樣。而這是因為我們全都是一個意識的統一(或聯合)場(a unified field of consciousness)之(各種)投射,更確實地說,我們是分別地,個人化地聚焦於這個場,來符合我們獨特的性格傾向;總結算起來(at the bottom line),如他們在商場上所說的,我們是一個探索者和共同創造者的家族。我們是穿戴著人類的生物性,有時會笨拙地做出錯誤舉動的,神聖的合作者(divine collaborators)。

 

當你在經驗物質世界的時候,要知道你不是單獨一個人在經驗它。而我接下來所要說明的事,有著一種非常微妙的區別,但這種區別是很重要的:你可以與上帝對話,你可以擁有那些充滿著真理與愛的對話,而這很棒也很好,因為這是教育。但當你在經歷生命(活)的時候,去感覺到上帝的臨在……與上帝合一而去經驗塵世的世界,是必不可少的。這就是共同創造(co-creation),而這還得從教育往上再跨相當大的一步。

 

41:15Mark:我不確定對於後面的那部分我是否清楚了,James,你可以對於你所說的,共同創造是一回事,教育是另外一回事,再詳加說明嗎?

 

James:可以。那就是為什麼我會說它是一種微妙的區別。在一個個人和造物主之間的那些對話,是一些重要的能量和訊息的互換,但那總是有一個你,有一個上帝,一種在複數(單位)之間的互換,可以這麼說。

 

共同創造則比較沒有複數(的感覺),而是合一來探索塵世的世界。上帝和你合而為一,而當你在經歷你的生命經驗時,藉由你的人類儀具,上帝看到也聽到了,並且輕輕地推一下你往這邊或那邊走,因為你已經邀請了上帝來臨在於你的心中。

 

現在要記得我稍早之前提過的,對於更高次元的那些極其精細的頻率,心或人類的情感系統是主要的感覺器官。如果你邀請了上帝來進入你的心中,如果你感覺到了這種臨在的綻放,那麼當你在經驗你的生活的時候,你就會感覺到那一刻正在被你與上帝一起創造性地完成,這和你(先)去經驗生命然後再藉由禱告或冥想回報給上帝,而你也在那禱告或冥想裡尋求這個決定或那個決定的指點,是不一樣的。這個時候你就會知道,你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了。

 

42:47】我要再多提一件事。你的人類自我(ego)還有一個永存的,互補的對應部分(counterpart)存在著,而你的人類自我一直以來所高度重視的那個目的,是根植於一種正在迅速地變成不合時宜之歷史背景裡的。創造的前景展望(the landscape of creation)正在被更新,可以這麼說,以容許一種意識(或知覺)的連鎖反應之發生,這種意識的連鎖反應將會橫掃過這個行星,而把這個行星和行星上的造物運載到一些新的振動場。

 

現在,人類自我是已經被鎖藏在恐懼裡並且缺乏信任了。情況就好像是這些特性已被牢固地編碼在人類族類裡面了。許多思想體系,不管它們是以科學或以宗教為基礎的,仍是被恐懼所束縛著。它們堵住了人類儀具被設計要在其上運作的那些更高的頻率之發散。這正是為什麼個人要是具有獨立主權的(sovereign),也是為什麼他們去活化他們自己並且過著一種以愛為中心的生活是如此至關緊要的,因為只有在那個時候,一群足夠數量的人類才能夠開始意識的連鎖反應,永恆不朽的意識之連鎖反應。

 

那些物質性的勢力將會對這種頻率反應,而成為永恆的真理在塵世的層面上之實現的力量。在Lyricus裡我們是這樣來說它的:“物質的主人將會變成永恆的真理之奴隸(The Master of Matter will become the slave of eternity)”我知道我偏離到某些非常廣泛的觀念上去了,但是你的問題的解答就是在這個觀念之巢裡。你必須得去整理一下。

 

44:27Mark:謝謝你James。是的,我相信我會那樣做。雖然我一直在聽你講,但是我發現,你所說的有許多部分……我覺得在我真正能夠理解之前,我還得要多聽幾次。

 

James:也許你是對的,但不要太擔心理解的事。這需要理解力,但這也是一種心理的過程。它是一種本體(或身分,identity)轉換的過程,因此每一個個人可以從那些恐懼和罪惡感之流,轉換到那些愛與諒解之流。因為只有在那些愛的流動裡,你才能領悟到,你並非是你賦予它生命(animate)的那個形式,而是那賦予生命的活力(animation)本身的一些能量頻率。而這些頻率,你認為它們是源自哪裡?

 

45:16Mark:我想我會說,最初源頭。

 

James:是的,來自我們的創造者。而這些頻率,它們在片刻間舞動,它們不知道過去和未來,它們活在當下。因此探入過去或未來的那些思想和感覺,它們會限制住這些纖細的頻率之循環流通,而就是這些頻率,會像那斑衣吹笛人(the pied piper)一樣地,帶領你到達那個點,那個你對轉變敞開的那一刻。

 

現在,有一個諺語我們是這樣說的:“如果你是在剝橘子皮,就不要想蘋果的事”換句話說,駐在當下,因為這是賦予生命的活力之頻率(the frequencies of animation)發生的地方。這是你的力量展現的地方。

 

46:01Mark:好的,講得有道理。謝謝你James,我了解也接受了。Mateo!各位聽眾,我們的貓Mateo剛剛跳上了桌子,而且正在拜訪James。牠好像喜歡你。

 

James:是啊。牠是什麼貓?

 

Mark:牠是一隻布娃娃。就是抱起來軟綿綿的那種。牠們也因此而得名。

 

James:是啊,牠非常的放鬆。非常的舒服。

 

46:30Mark:我不知道麥克風是否捕捉得到,但從我坐著的地方我可以清楚地聽到牠發出滿足的叫聲。要我把牠抱走嗎James

 

James:不,不用,這樣很好。如果牠想躺在這裡的話……

 

JamesMark兩人跟貓玩。)

 

James:嗯,你看,如果暫時沒有別的要談了,那麼牠就是一種很好的轉向(或娛樂,diversion)。這就是聖靈運作的方式,也是生命(活)之精細的細節(the fine grain details of life)的一個很好的例子。我們是在某種3040分鐘的頻率裡,而Mateo本來好好的,然後牠就突然跳到桌子上來表明牠自己了。那麼,對我來說,這就是聖靈的輕推了,要我放鬆一下油門而回到生活之嬉戲玩耍的那一面去。你看,一切都是有著一種節奏的。

 

Mark:是的,是的,我了解了。James,你還是要休息一下嗎?

 

James:是的,我們休息一下吧,我們可以伸展一下肢體,充個電。我知道你有東西要給我看,現在來看吧,我們可以在1520分鐘後再回到談話內容。

 

Mark:這一節結束。




台長: psiage
人氣(1,438) | 回應(6)|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nnn
2008-09-23 23:44:54
版主回應
非常謝謝你!
2008-09-25 00:01:00
KXINet
鼻青臉腫翻牆過來問候台長了~
2009-11-12 21:21:26
psiage
幸會!幸會!

您辛苦了!
2009-11-12 23:05:51
laoguo
psiage,怎么以前的WingMakers进不去了?
并且,James的这访谈的英文版在哪里能告诉我吗?
2010-01-08 14:21:22
psiage
Laoguo你好,

WingMakers中譯資料網站從
http://www.wingmakerstw.com/
這裡點入.

James錄音訪談的英文版
在英文WingMakers網站裡的What’s New欄裡
有聲音檔,也有文字檔可以下載

祝福你!
2010-01-10 14:43:37
laoguo
psiage,多谢。很奇怪今天在家里可以进入了,那天在公司里跳过开始的动画之后,看不到熟悉的网站。
2010-01-10 15:12:22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