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2 23:24:53| 人氣151|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02】天道、性命與自我價值

 

 

一、前言

要談儒家思想,首要的必須講到孔子。孔子的在中國哲學史上有很重要的地位,但無論如何,作為一個指標性的人物,在我們的教育與日常中,孔子雖然偉大,但也使許多人有濃厚的情緒,將他視為陳腐的象徵。類似魯迅批評「吃人的禮教」的命題,確實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時刻上演。但這也許並不是儒家或孔子的思想原本所預見的,而且也有可能禮教之所以吃人,不是因為儒家,而是因為我們不儒家。這方面的問題,我們會再談論到孔子的思想時進一步發揮。

我認為儒家思想在中國思想史上的一大特徵,就是將許多原始信仰重新人文化,賦予新的價值意義。其實很多原始信仰流傳下來的活動,儒家並沒有取消它,而是重新詮釋它的價值。例如祭祀與喪葬,我們都不難理解,在原始信仰中我們相信人死為鬼,鬼會作祟駭人,所以我們祭祀供奉他們,以祈求平安。但是同樣的行為,在儒家的手上卻認為,祭祀是為了慎終追遠,喪葬禮儀是為了讓活著的人好好地整理自己的情緒,然後再重新回到社會,所以《禮記》在談諸多的喪禮時,有一個共同的大原則,就是不能「以死傷生」。親友的離世固然令人感到悲傷,但是我們應該備好禮儀,鄭重地向他們告別,而我們則繼續好好地生活下去。可以說儒家的思想性格是非常「務實」的,他關注於「人」的問題,要如何安頓自己,要如何和衷共濟。

在這個脈絡下談論《易經》,其實是很好的例子。以前我的老師曾經問過我們:為什麼《易經》對儒家而言很重要,原本只是卜卦的書,卻可以成為經典?我就開玩笑地說,因為孔子讀不懂。《論語》有記載:「子曰:假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看起來好像學《易》不是件簡單的事?不過這當然是玩笑話。我的老師說,因為儒家思想性格比較「務實」,罕言天道性命,所以《易經》其實在某個程度上補充了儒家思想比較偏向形上學的那個面向。

很多年前《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有一則短期的徵文,名為「最想『念』的書籍」。當時我寫了一篇遊戲之作,叫做〈錦囊妙計大全〉。結果我看到別人刊登的文章,寫的竟然是想要讀《紅樓夢》最後四十回的「原本」,相較之下便覺得我真是不正經,哪裡憑空想來《錦囊妙計大全》。沒想到,文章刊出後一陣子,我竟然收到一個包裹,是《中國時報》委託轉寄給我的,裏層再拆開,竟然是一本《諸葛神算附神掛》,還留一張算命館的名片。原來是讀者看到了我的那篇文章,竟然轉寄給我一本算命書,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目前唯獨的一次)收到「讀者」託報社轉寄而來的信件。

這個諸葛神算的卜卦法,是誠心祈求了所想問的事情後,專心冥想,然後在心中平直覺浮現三個字,再以此三個字去依照內建的邏輯拼湊出一首籤詩。現在網路上已經有電子版了,可以直接輸入就能查詢籤詩,相當方便。

 

最想「念」的書籍:《錦囊妙計大全》

──發表於《中國時報‧人間副刊》,2005年03月6日

好像是談戀愛一般,世界上的書這麼多,能夠找到一本自己情有獨鍾的書,那需要多大的勇氣與運氣呢?其實在我心中也是有本最想念的書,然而這書恐怕不容易在現實生活存在,因為太過於抽象了。

看過小說或電視劇中的錦囊妙計嗎?深不可測的高人拿給主角幾個錦囊,費心交代,不到最後關頭,絕對不可以偷看,而錦囊中的秘密,卻真的能在緊要關頭讓主角逢凶化吉,指點出一條道路,使人不能不佩服先知的智慧了。而我最想念的書籍,大概就是這種把全天下的妙計通通編纂在一起的「錦囊妙計大全」。

既然是妙計,自然不宜長篇大論,一頁只能有一句話,這句話可以虛寫,也可以實寫。實寫自然能夠針對我現下的疑惑立即解決,但總不若虛寫來得充滿聯想與附會的空間。也許當我失戀、失業、被詐騙了或是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是在客觀情勢找不倒解決的時刻,我就翻開一頁,然後照著上面的指示思考,接著當然就是找到一條解決之道囉,要不然妙計豈不失格了?

不過這樣的「錦囊妙計大全」誰能來寫呢?能有這樣能耐的先知,當然是鳳毛麟角,好吧好吧,看看哪個高人覺得自己夠高,就去寫吧!

 

不過為了更方便說明,我選擇了去年出版的卡爾‧波特(Carol Bolt)的《解答之書》(The Book of Answers)作為例,以方便討論。當我們請同學提出願望:「我能競選會長嗎?」他按照《解答之書》的步驟:1.把本書放在腿上或桌上。2.提問問題時,要用「封閉式的問題」陳述,並花10~15秒默想。3.詢問時,請把手放在封面上,並在書緣來回移動。4.當你覺得是時候了,按著感動翻開,就是《解答之書》給你的答案。最後得到了答案是:「你得想想其他辦法了!」

對此,同學直率的反應是:「不用選了」。為什麼呢?他的說法是:「我得想想其他辦法來充實大學生活了。」言下之意,似乎競選會長,是為了要充實大學生活。但這卻不是包含在《解答之書》的答案中。就我看來,或許會有別的解釋:「你得想想其他辦法(才能比現在更容易選上)。」因此,我們對於答案的詮釋是會有不同的。

我想要以此帶領同學分析看看這個占卜過程的細節。如果我們真正相信有神奇的力量在指示自己的生活圖景或給予暗示,那麼神諭在哪個步驟是可以介入的呢?這必須去尋找整個過程當中的「隨機性」。因為人的力量無法控制「隨機性」,所以在人的力量所不到之處,或許才是神力能夠介入干涉之處。在剛剛的步驟裡有幾個地方是偶然的,第一是「翻書」的時候,到底要翻到哪一頁是不一定的。但是「翻書」只能算是有限度的隨機,因為這本書已經被裝禎完畢,所有的頁碼都已經確定下來了,相對於以卡牌的方式抽取,是限制許多的(例如我們可以想想應該很少人會翻到第一頁與最後一頁)。其次,還有一個「隨機性」是「詮釋上」的。我們怎麼能夠確認翻出來的答案確實回答了我們的問題呢?那時因為在我的心中進行了某一種意義的連結。但誠如我前面所言,每個人的連結或詮釋並不相同,所以這也充滿了不確定。其實還有一個比較細緻的地方,也就是使用步驟中用了一個很模糊的詞「當你覺得是時候了,按著感動翻開」,有沒有可能我以為自己「感覺對了」但是其實並不是?這雖然很像詭辯,但確實是有可能的。這種模糊的詞彙,創造了更多的可能性,也就使我們讓渡了一部分的解釋權給神秘的力量。

之所以分析這些步驟,是為了讓大家明白占卜可能會有的一些偶然性。藉此對於占卜可以有一個比較初步的理解,然後我們簡單談談《易經》(這可比《解答之書》複雜許多了)。以下,對《易經》的討論分為兩大部分。第一個部份我們談論「占卜的日常心理狀態」,也就是一般人為什麼對於占卜會有點著迷或相信,當中我們的情感狀態是什麼?我們會列舉三種不同的思考:相信有占卜的神秘力量、半信半疑、不相信有占卜的神秘力量。第二個部分我們舉《易經‧乾掛》的爻辭與文言,稍微了解一下儒家如何把一本占卜的書轉而成為一部藏有人生哲理的經典。

 

二、占卜的情感狀態

 

如果詢問各位同學你是否相信占卜命理,相信絕大多數的人與我類似,都是處於將信將疑之間。我們常人的心態,往往在人生的順境中,充滿自信。我們不會在事業巔峰的時候去問什麼時候事業會傾頹,也不會在感情濃烈美好的時候,去擔心感情什麼時候會消滅。高中的時候你們曾經讀過王羲之的〈蘭亭集序〉,王羲之由春禊宴聚的惠風和暢,竟然聯想到人心之易變與生死之難為,這是很不尋常的。由此可見他們是活在一個怎麼樣動盪不安的生活中,才會隨時隨地被迫面對死亡。

世俗常情,如你我一般,在生命困頓極度缺乏自信,從而徬徨迷惘的時候,我們都會期盼著有著高於我們的一股力量給予建議與參考。只是,人往往充滿了矛盾。我們渴求力量,卻又不完全順服力量。畢竟這是一個讓渡主體價值的舉動,你要臣服於外在於你的力量,就代表你不能擅自做主。你若要做主,往往也代表你心中模模糊糊存有某些定見與預設答案。所以我們在面對占卜決疑的過程,如果心中已經預設了一個答案,但結果卻與自己預設的答案大相逕庭,我們極有可能駁斥占卜的結果。駁斥占卜的結果的方式有很多,也許我們覺得這個占卜不準,也許我們想要「重占」。以前常有老派的連續劇,女主角拿著一朵玫瑰花,一片一片地剥下來,在那裏數:愛我,不愛我,愛我,不愛我……。如果最後算到的那一瓣是不愛呢?那就把那一瓣再撕成兩瓣吧。

占卜,是一個從未知走向已知的過程。未知往往帶來徬徨,藉由占卜的指示,給出確切的答案後,徬徨的心情因而得到篤定。但一般人在尋求此心理慰藉的過程中,一旦占卜最終的答案不是理想的狀態,那麼便想要重新占卜,甚或質疑占卜的信度。原因在於,當占卜給予一個確切的答案時,心情縱然變成篤定,但這也成了一種命定而限制的狀態。這個命定限制的狀態意味著少有機會能夠改變,因此我們寧願重新回到未知的領域,再一次尋求占卜。未知的領域自然是徬徨的,但是因為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情緒上面對的是相對自由且充滿可能性的狀態。抱持著這些許的希望,總勝過最後不能滿意的確切的答案。因此,從占卜的行為可以看出一種流動的二元結構:

 

由這個流動的結構當中,我們已可以意外發現,所謂的「自由」某種程度上伴隨著「徬徨」而來。我們往往因為徬徨的心緒而占卜,一旦結果不如預期,又不願意承認那已然被限制的結果。但,若不接受,將又回雖然自由卻徬徨的情境中。

這或許是我們在占卜的時候可能會遇到的心理狀態。可是對於真正相信占卜的人來說,這樣的心情有一個最大的毛病,那就是「重占」。對於嚴肅看到占卜命理的人而言,「一事不二卜」是很關鍵的態度。不二卜的原因就是要避免占卜被視為一種「遊戲」,而「遊戲」的態度,不但無法展現「心誠則靈」的莊嚴,而且「遊戲」本身就是那些不信任占卜的人用以批評占卜的關鍵詞彙。好比勞思光《中國哲學史》就對於《易經》的卦象解釋為一種「符號遊戲」。《易經‧蒙卦》有言:「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這就是強調占卜必須要「誠」。

當然,如果站在完全不相信神秘力量的立場,占卜命理的一切結果與說詞,只不過是利用各種方式在解釋我們人生會遇到的許多狀況而已。那些卜算的過程,不過只是極其偶然的遇合,或是一種極為渺小而一時無法探知的必然。如果要採取這個立場,占卜從來就只是一場遊戲,那些星座分析或是命格分析,恐怕都是利用不同的方式招致自我催眠的心理作用。在《禮記‧壇弓上》有一則記載:

石駘仲卒,無適子,有庶子六人,卜所以為後者。曰:「沐浴、佩玉則兆。」五人者皆沐浴、佩玉;石祁子曰:「孰有執親之喪而沐浴、佩玉者乎?」不沐浴、佩玉。石祁子兆。衛人以龜為有知也

石祁子謹守喪禮而不沐浴、佩玉,果然占卜結果指向他能夠繼承家產。這件事情是果然龜有知,還是純粹的偶然呢?如果是純粹的偶然,假設石祁子謹守禮度而卻沒有得到吉兆,又該如何呢?如果是這樣,我可以跟各位說,大不了《禮記》就不記錄這一則故事了。這也是占卜驗證的一個迷思,我們可能事後把符應的例子用以說明占卜的靈驗,卻省去了其他沒有符應的結果。這是在閱讀古籍關於占卜故事時,可以稍加留意之處。

 

三、從原始信仰到人文價值

 

「而且在下半年,你的木星即將從四宮移轉到五宮了,在十月份的時候,這意味著你之前殺出來的那一條血路,將會為你帶來不少的表現機會。……你本來就有一些些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可是相對的,當木星走到了十月之後的那個運勢,就會讓你有揮灑的空間。所以請你做好準備,終於可以把你的壓箱寶拿出來了。這個運勢也會讓你變美、變漂亮喔!所以趕快減肥,趕快讓自己更有人緣、更有人氣。在下半年這個運勢如果你多亮相,多參加一些PARTY,多出去走一走,你的桃花運也會大開。當然這個桃花也跟你變得越來越有自信有關係,所以一來是職場上帶給你越來越多的好消息,二來你的自信也會讓你越來越美麗、或越來越帥氣,自然而然這個運勢就會帶給你開闊的人生。……,這個土星還是在健康宮位最後半年了,這最後半年臨去秋波不可小看,所以你有沒有健康的問題呢?或者就是你現在就可以在健康方面加把勁,譬如說開始養生、開始減肥、然後開始嚴格控管,生活不好的習慣你把它控制掉,那我相信這個土星就會帶給你很好的進步。你會越來越神清氣爽,看起來越來越年輕,然後擺脫了多年來的疾病,這都是有機會的。所以我希望下半年你要把養生列入課題喔!

如果從時下流行的星座運勢來舉例的話,前面這一段文字,我是摘錄星座專家對於某星座在二○一七年下半年的運勢分析。有的人也許會問,星座分析難道沒有任何價值或意義嗎?我認為就算撇開命理與預言的性質,星座分析還是讓很多人感到興趣,多少會看一下,那是因為星座分析的價值與意義在於它提供了一些生活的安慰與行動的指南。以上面的分析可以得知,「趕快減肥,趕快讓自己更有人緣、更有人氣」「開始養生、開始減肥、然後開始嚴格控管,生活不好的習慣你把它控制掉」「所以我希望下半年你要把養生列入課題喔!」等說法,基於健康管理的立場,當然是沒有問題的。其實你對任何星座的人都可以這樣提出建議,也不一定與星座運行中的第四宮如何,或是木天對分的運勢有關係。但是這些星座運勢的分析,利用專業知識營造的氛圍,確實會讓我們更容易卸下心防、更容易接收建言。就像是時下非常流行提到的「水逆」,不知道何時開始這個詞流行了起來,好像進入水星逆行的時候,很多事情都會不順。所以我們特別會把逆境歸咎於「水逆」,就像是早年還沒有「水逆」的說法時,大家會歸咎於「卡到陰」。(但你認真想想,真的只有在水逆的時候特別不順嗎?還是這只不過是生活的常態而已?)如果星座專家告訴你,在水逆的時候要特別注意言行舉止、要謹慎、不要得意忘形、但也不要太畏首畏尾……,這些生活行動上的建議大致上都沒有什麼問題,最大的問題可能在於其實跟水逆並沒有關係。我們本來就應該要注意言行舉止、要謹慎、不要得意忘形、但也不要太畏首畏尾……。

如果以上的觀念能夠明白,我們拉回來談《易經》。歷來研究《易經》有很多的派別,但如果比較粗略第二分,可以分為象數派與義理派。象數派就是坊間絕大多數可以看見的對《易經》的解讀,把它「還原」為一本占卜的書籍。我說「還原」,是因為《易經》後來成為了儒家的經典,並不純然是因為這是一本「占卜」的書。而是孔子等儒者,在這本占卜的書籍上,重新「賦予」其他的價值與意義。用一個比較通俗的譬喻,這就是星座專家用命理為出發點,但是給予你生活當中一些行動指南與思考。就算你抽離了命理的角度,《易經》所富含的人生價值也很有意義。這就是我所言,從原始信仰到人文價值的過程。

為甚麼儒者要重新賦予《易經》人文價值呢?我們同樣以剛剛的星座分析作為例子,那段分析有兩句話很值得玩味:「自然而然這個運勢就會帶給你開闊的人生」、「那我相信這個土星就會帶給你很好的進步」,究竟所謂「開闊的人生」或「很好的進步」是土星帶給你的?還是你自己帶給自己的?這涉及自我價值如何建立的問題。儒家非常講究道德價值的自我證成,也就是說,自我的價值是內建的。尤其在孟子的性善論與四端說時,可以明顯看得出來。但是如果我們認肯了一個外於自身的他者為價值來源,譬如「天」,那就會陷入一個難題。難道我們的價值是由「天」來主宰嗎?當然,作為一種思潮或價值觀,確實有很多哲學思想主張人的價值根源是源自於它者。但是,這一點在儒家思想中有些比較複雜的討論。有些學者認為,孔孟思想最大特色就是將價值落實在「人」的身上,他非常務實地關切著「人」在當前的群體中如何有秩序地共同生活下去,所以對於超越人的其他力量比較少關注。《論語‧陽貨》中有言:「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但是,也有另外一些學者認為,儒家的思想型態,是「既內在又超越」,也就是價值根源同時來自於自我內建,但也同時承認天道作為價值的依歸。

《易經》就是一本從天道跨到人道的典籍。《易經》的六十四卦以八卦的重疊形成,一重卦可以分為上下兩卦,共有六爻。從象數派對卦爻的解釋來看,有很多複雜的變數與影響。過去在我閱讀《易經》的心得中,總覺得這些卦象的解讀似有一定的規律,但這規律之中,又有許多的變數。姑且簡單舉幾個大方向給同學參考,一般說來第三爻與第六爻的運勢可能會比較不好,因為分別是下卦的最高與上掛的最高,這與《易經》強調物極必反的觀念有關。相對而言,第二爻與第五爻的運勢可能會好一點,因為他處在上下卦之中,《易經》特別強調「中」的觀念。另外,初爻、三爻、五爻剛好配陽爻,二爻、四爻、上爻配陰爻,也會相對好一點。但我還是要強調,在個別的卦象中,例外的情況太多了。有時候某一爻的運勢好壞,會受前後爻的庇祐或牽連。所以要知道,占卜的複雜往往不是在程序上的複雜,而是占卜出來結果後,詮釋與解讀的功力因人不同。

 

乾卦的六爻,爻辭分別為「初九,潛龍勿用。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九四,或躍在淵,无咎。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上九,亢龍有悔。」我們可以看到運勢較好的兩個爻是九二與九五,分別都有「利見大人」,也就是可能有機會得到提拔或晉升。上九是乾卦之頂,亢龍有悔者,顯示了到了極限之後招致禍患的道理。就是我們常常說的,人在得意的時候往往大意,所以說亢龍有悔。

初九,潛龍勿用。根據〈乾文言〉的說明--

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無悶,不見是而無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

這裡藉由(或假托)孔子的話,要告訴我們的是在時機還沒有成熟的時候,必須要耐著性子累積實力。不易乎世、不成乎名,便是我們常常說的不改初衷,「人不知而不慍」(《論語》)。要能夠潛藏自己的實力而暫時不求聞達,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我們自己是沒有能力的人,也就是罷了。難過的是明明是有能力的人卻沒有辦法得到很好的發展,甚至更辛苦的是也許會眼睜睜地看到那些不如你的人卻因為別的緣故而得到了更好的發展。面對這些境況,如何很好地消化自己的情緒,不喪志、不自棄,都需要很多的智慧來面對。

潛龍勿用,在高中閱讀蘇東坡的〈赤壁賦〉時,曾經出現過。如果各位同學對於〈赤壁賦〉的寫作背景不陌生的話,都知道那是蘇東坡因烏臺詩案遭受到迫害,輾轉到了黃州而寫的。〈赤壁賦〉中蘇東坡不斷地與自我的陰鬱面對話,那就是洞簫客的立場。當洞簫客演奏出了「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裊裊,不絕如縷」的簫聲後,這哀婉掩抑的樂曲之所以能夠「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就是因為「潛蛟/潛龍」象徵了文人懷才不遇的心情。龍應該在天上飛,而不該是在水中游。潛蛟/潛龍勿用,正意味著蘇東坡此時此刻的處境是沒有機會得到重用與發展。

我們去占卜決疑,一方面會希望得知運勢如何,但更重要的是當我們知道了運勢之後,我們可以做什麼努力?不妨這樣理解,解決「我們應該做什麼努力」的問題,正是儒家把《易經》人文化的動機。雖然我不是專家,但我自己讀《易》,最大的心得是覺得《易經》在討論兩件事情:「時」、「位」,每一爻都各有其位,恰如我們的人生經歷都各有其位置與相對應的本分。但總有時我們得不到更好的「位」,在此時我們就必須要「藏器待時而動」,累積實力並等待時機。而眼下我們所處之位,仍然必須要盡力貫徹與耕耘。《易‧艮卦》:「君子以思不出其位」,就是要我們謹守本分。

 

四、結語

 

關於以上的種種討論,我們當然是把這些思考對象化之後,以智識的眼光加以分析與推演。但榮格在《東洋冥想的心理學》中有一篇〈易與中國精神〉便提到:「《易經》徹底主張自知,而達到此自知的方法卻很可能百般受到誤用,所以個性浮躁、不夠成熟的人士,並不適合使用它,知識主義與理性主義者也不適宜。只有深思熟慮的人士才恰當,他們喜歡沉思他們所做的以及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物。」我們或許不能夠只是用自己的理性與知識來剖析,最後揚棄命理。艾倫‧萊特曼雖然是一位無神論的科學家,但他在〈靈性的宇宙〉也曾表明:「信仰,就最廣義來說,遠不止於相信上帝的存在,或者無視科學的證據。信仰是願意將我們自身,有時交託予並不全然了解的物事。信仰是相信著比我們巨大的東西。信仰是種能力,在某些時刻崇禮沉靜,在其他時刻則乘熱情與活力前行,亦即受藝術驅策,任想像翻飛,全心全意應對著這一陌生而閃爍幽光的世界。我們至少可以做到,清楚知道自己是站在哪一個位置、甚至是在哪一種情緒狀態下,去接觸命理、理解命理。或許,基於人文化成的角度來說,無論是哪一種占卜術,最終都如同屈原〈卜居〉之中,鄭詹尹對屈原的回答一樣:「用君之心,行君之意,龜策誠不能知此事。」

 

--2017921日,於中原大學「文學經典閱讀」講授
--2017109日,於台北大學「儒釋道與現代生活」講授
--20180314日,於亞東技術學院「易經」代課講授
--2020316日,於台北大學「儒釋道與現代生活」講授增補

 

【延伸閱讀】

 

1. 陳伯軒〈〈卜居〉與〈司馬季主論卜〉比較--教學策略之示例展演〉http://mypaper.pchome.com.tw/popo968/post/1372904542

2. 陳伯軒〈讀《禮記》劄記(三):〈檀弓〉下〉
http://mypaper.pchome.com.tw/popo968/post/1371760086 

 

台長: 陳伯軒

等等,鄭詹尹的話是什麼意思啊?
2020-09-23 14:43:15
PEN
就是順著自己的心中的答案去做吧。
2020-09-23 16:18:4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