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5 23:45:44| 人氣28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讀〈吳太伯世家〉



季札掛劍的故事,算是耳熟能詳了。
 

年輕時的我也曾想說練習寫寫詩,所以當我讀到〈徐人歌〉時,感慕季札的信義,便寫了一首〈掛劍〉(http://mypaper.pchome.com.tw/pohsuan/post/1275373740),詩寫得不好 ,老師說這樣寫詩沒有新識創見,應該要翻案一下,季札掛劍會不會是一場憑空的表演?
 

當然,老師也只是提醒我 ,不妨別有異解。
 

讀〈吳太伯世家〉時,有一事的確使我留心。吳王闔閭(公子光)弒殺吳王僚時,季札當然知道。我不免好奇這位仁德君子要如何面對自己國內的政變?尤其闔閭之所以奪位的理由,就是其父夷末卒後,讓位於季札而札不受位,改由僚即位。但闔閭認為,如果季札不即位,便應父死子繼,不應該由僚即位。事情既然牽涉到季札,他總不能不表示意見吧?
 
季札回到吳國,說:「苟先君無廢祀,民人無廢主,社稷有奉,乃吾君也。吾敢誰怨乎?哀死事生,以待天命。非我生亂,立者從之,先人之道也。」於是到僚的墓上,匯報了完成外交任務的經過,痛哭一番,之後回朝廷等待新君之命。
  
《集解》對於這一段故事引了杜預的意見:「吳自諸樊(即季札、夷末之兄)以下,兄弟相傳,而不立適(嫡),是亂由先人起也,季子自知力不能討光(即闔閭),故云。」
 
我總覺得這個說法不免把責任推到了前人身上,就算傳位的制度有什麼問題,弒君奪位擺在眼前是事實,季札難道沒有任何的聲討嗎?《史記會注考證》引中井積德的說法,認為若季札力不能討,應該要出奔。但就算季札有能力討伐,他可能也不會肯討伐,因為季札「為人素如此耳,故闔閭曾不忌」,我認為這樣的評價比較具有人性。也許就像《會注考證》說的,「季子蓋過於仁柔者。」這也不禁讓我聯想,《史記索隱》說「季子弱而才」,這裡的「弱」字,固然是指季札為諸兄弟中最年幼者,或許也是隱含著他的性格是較為不強悍爭鬪者。

 

台長: 陳伯軒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288)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讀《史記》劄記 |
此分類上一篇:讀〈刺客列傳〉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