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5 17:25:32| 人氣11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讀《禮記》劄記(二):〈檀弓上〉




〈檀弓〉上、下篇主要記載喪葬禮儀。根據王夢鷗先生的說明,當中有許多內容儀節彼此牴觸衝突。

喪葬之禮是最能夠看出儒家「人文化」的一面。在遠古初民社會,大概相信人死為鬼,所以必須有所祭祀。但是在孔子手上,對於喪禮、祭禮的認識回歸在活著的人身上。

子路的姊姊過世,子路服喪已滿卻因不忍而未除服。孔子便告訴他:先王制定的禮節便是用來折衷人的情感。懷抱著仁義之人,誰都會不捨親人過世的。

孔子認為,以為人死後一了百了未免無情,以為人死後仍如活著一般又缺乏理智。這份不捨,便在情感與理智中,擇一中庸之道。所以陪葬的用品都是處在可用與不堪用之間,不會以真實器具做為殮葬之具。

真正細讀〈檀弓〉,便會發現這些禮制之繁複,即使是孔子的學生相互認識的也不同(曾子襲裘而弔、子游裼裘而弔),孔子的孫子(孔伋,字子思)也做不完全(「伋則安能?」),就連孔子自己也因觸動哀傷的情感而說驂於館人之喪(解下馬匹贈予喪家),而被子貢質疑是否太過了。

台長: 陳伯軒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