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2 14:59:31| 人氣3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無國界醫生的那些经历

當地人不斷離開時,一些員工辭職了,有些根本沒去上班,有些消失了幾天,回來時臉上帶著驚訝的表情,然後又消失了。

當其他員工辭職離開時,陸奧人嚴肅地對我說:“我會堅持到最後一刻。”陸奧曾和我並肩度過最艱難的時期,給予我有力的支持。

戰爭開始後,專案入口和出口商不能在朱巴機場的首都地方政府部門解決。而負責學生解決這件事的人,就是此前完全可以沒有和當地人民政府部門打交道經驗的我。

當地政府負責出入境管理事務工作辦公室是一個比較簡陋的集裝箱,無國界醫生的首要目標是以最短時間到達受影響地區,使我們可以展開救援行動。就位於中國警察局內,我心情忐忑地走進去,發現自己院子裏坐滿持槍的士兵。陸奧扭曲了頭,看著我,我跟著他的士兵,太陽落在了冷汗背後。在集裝箱裏,我向對面的當局官員說明情形,正說著俄然看到牆角的地上擺著幾挺機關槍,馬上頭腦一片空缺,措辭都開端結巴,是陸奧沉著冷靜的眼神和應對讓我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回復正常。

一天早上,陸奧人突然來到辦公室,紅臉上滿是細汗,尷尬地對我說:“我現在必須走了。”

他的家人認為村子太危險,不能再待下去了,他今天必須和家人在一起,才能離開居住地。

“我不想自己離開,在無國界限制醫生我學到知識很多,在這裏有我的事業,在這裏我們可以通過改變我的命運,可以進行改變我家人的命運。可是現在,我能怎麼辦呢,為了讓我的家人活下去,我只能選擇離開。無國界醫生是個獨立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致力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陸奧痛苦地抱著頭,一向冷靜的他此刻像變了一個人。

我回房間進行取出我的睡袋、雨衣和所有的壓縮中國餅乾,對他說:“逃亡的路上,住在一個叢林裏時可以通過給你的孩子用。”自尊心很強的他二話沒說就接過來,匆匆離去。

就這樣,我的兩個助手一個接一個地辭職,離開了多羅,留下我一個人管理兩個部門。

戰爭結束後,我們留在多羅繼續為難民營提供基本的醫療服務和清潔飲用水。

MSF在Doro Semin Camp開設了一間診所和三個小診所,為難民營中的數萬名難民提供了基本的醫療服務,並參與了難民營的水利和衛生設施,因為飲用水乾淨或不直接涉及去難民的健康。如果需要我們可以離開,當地一個幾萬難民的健康就無人問津了。

在多羅的安全級別升級後,送貨飛機就在第二天到達,專案經理告訴我們,如果我們感到不舒服和害怕,我們可以在第二天離開。

第二天,飛機可以按照工作計畫時間抵達,在跑道上卸下生活物資,無國界醫生,就是願意通過重重艱難,到現場進行緊急醫療援助、並且為其見證與發聲的人。我們需要站在紅土跑道上,揮著手目送它離開,消失在天空。沒有人選擇提前離開,即使是逃離的人群。

我想他們和我的感覺一樣: 如果有人離開,就意味著留下的人有更多的工作要做,我們必須讓醫院繼續運轉,我們必須堅持到最後。現在企業所有人都走了,只剩我們了,如果需要我們也走了,這裏工作的人該怎麼辦?”

Malakale醫院,尚妮瀘州市的首府,營地被搶劫,患者在醫院拍攝,未被囚犯的醫生撤回了幾次,她仍然返回繼續。那裏的隊友工作經歷了比我們通過嚴酷百倍的遭遇。

由於機場關閉了無法退回的航班,因此戰爭並不滿足,他們一直試圖回來,他們與逃離戰爭的人群走向相反的方向。從安全的城市,越來越困難。這裏的戰爭危險面臨著我們。

後來,醫務部的負責人淡化了他被疏散了四五次的事實,而另一位醫生的隊友在槍戰後在安全的房子裏呆了很多天。

和他們的經歷相比,和與埃博拉病毒做鬥爭的隊友相比,和在炮彈轟炸下的前線工作的隊友相比,此刻我所經歷的只是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可能面臨的狀況中很平常的一幕,而就是這一幕,讓我看到了在現實世界裏缺失很久的東西,那是責任、堅持、力量和理想。

相關文章:

給臨終病人以尊嚴

醫療護理在西班牙的護理家中看到了什麼?

無國界醫生,飛機女孩 | 世界上有人過著這樣的生活

台長: 青花筆鋒
人氣(3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健康樂活(醫學、養生、減重) | 個人分類: 健康養生 |
此分類下一篇:及早發現,癌症還是可以挽救的!
此分類上一篇:老是鼻塞怎麼辦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