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5 01:00:00| 人氣860|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散文】老講師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老講師

 

--發表於《中華日報‧副刊》,2021825日。

 

這是G老師第二次開口請託了。

G是I校通識中心的國文科召集人,負責排課事宜。在我來到I校兼任一個學期之後,我又在學校的網站看到公開徵求別的時段的老師。最起初,通識中心也是願意給我兩個時段的,只是當時把這份工作看得很重,所以不敢貿然答應,只接了週五的一個班。如今卻因為有著不得不然的經濟壓力,遂主動去信向G老師請求爭取新的釋出時段。

當然沒有問題,只是呀……。

G老師的回信中,舊事重提,一時之間我倒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了。

那是上學期第一次應聘之後,來到了山城的I校開會,會議中國文科的老師齊聚一堂,由通識中心簡單地介紹與宣佈本學期的重要教學事宜,我聽著入神,旁邊的G老師偏過頭來說:你有機會的話把不要的論文送一篇給我……。一個恍神,我點點頭致意,心想大約是希望我致贈一本碩士論文吧。當時碩士論文剛好重印送審,另一方面前此也曾將碩士論文正式出版。我還在心中琢磨著還是送一本正式出版的,比較體面些吧?G老師卻繼續講道:「……反正你讀博士班應該很多課程要寫報告吧,如果有寫得差的你自己沒有想要投稿,就送給我一篇吧。我跟你保證,只要我在位置上,你要排課絕對都沒有問題。」

通識中心主任依舊在會議中排佈事宜,我覺得覺得腦門盡是嗡嗡嗡嗡的共鳴,根本什麼也聽不進去,我從來沒有想過在學界竟會有人對我做出這樣的請求。

「時代不同了啊,」G老師說--若是跟我論資排輩起來,他還算是我的老師輩。檯面上叫得出來的幾位老師,跟他當年都是同班同學--「當年,我碩士才畢業,投個履歷出去,有八家學校要聘我,那個時候哪像現在這樣的落魄呢?」

可是這二十年來,廣設大學的副作用,將當年許多優質的專科學校一併成了技術學院,而這些技術學院與五專,整體的素質卻越來越低落,加上少子化的影響愈來愈劇烈,校方不得不開始要求這些長年安逸的老師繼續升等或是優退。「我現在哪還有能力做研究呢,都多少年沒有寫論文了呀?」孩子尚不足以獨立生活,G老師也有現實的經濟與工作壓力,為了應付學校節節逼近的評鑑要求,才鋌而走險向我提出這樣的唐突的提議。

或許,險不險還得看自己有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的重要性,然而我卻覺得無比的悲涼。在往後的生涯中,確實也不只一次聽見新科博士的嘆息,有多少佔著位置的專任教授已經不具有了學術研究的企圖與能力,然而卻把沉重的研究、教學與行政的負擔加壓在每一個求職者身上。僧多粥少的大學教職,沒有一個人敢對自已被賦予的期待說不。但是這些卡在位置上垂垂老矣的教授們呢?

年輕的時候,我曾經嚮往著那樣銳意進取的日子,渴望優勝劣敗的競爭,要我輸得甘願,那就得來一場光明磊落的大風吹。我總看著自己系上的老師們,他們有沒有持續精進教學?有沒有持續研發教材?有沒有繼續創作或發表研究論文?正好也是那個時代,大學評鑑制度興起,教育部雷厲風行地評鑑與審查並限期升等,許多老師應接不暇,也苦不堪言。能力強勁的老師固然一派從容,卻也不免有些仗勢欺人,瞧不起無法繼續研究升等的老講師。

只是,我忽然覺得悲戚,並不在於對於新進人員無法覓得穩定的位置,也不在於對於許多失去研究教學情的老師卻無法挪步。這是一個資源有限的山村,難道要由一代代新進的研究者,將衰頹沒有生產力的學者揹入深林或莽原中嗎?《楢山節考》給我的驚懼,卻讓我對眼前的G老師與我所處的時代,有了很多的慨歎與同情。

G老師果然把課給了我,當然我並沒有答應那個請求。但為了答謝他優先排課給我,我確實做點功夫--找出G老師當年的碩論題目並且觀察這幾年來開課的主題,設想了幾個可以研究的方向。我直接地告訴他,這樣子違反學術倫理不應該做,倘若真的有發表論文的壓力,或許我可以成為一個助手,讀讀他的論文,不一定還能給些意見。

G老師沒有任何的不快,回信致意表達感謝,謝謝我直言勸阻,也替他設想周到。只記得過沒有多久,G老師果然就從I校退了下來,退休的過程是不是還有些不情願,當時我也已經離開,只是依稀從Facebook上的宛轉猜測,那些山城裡諱莫如深的秘事,如今想來也雲淡風輕了。

 

 

台長: 伯軒
人氣(860) | 回應(1)|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沽之哉》 |
此分類下一篇:【散文】叫賣
此分類上一篇:【散文】講課

(悄悄話)
2021-08-27 10:25:4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