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5 00:23:08| 人氣41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N‧忌F】第十八話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貼心提醒,此為自創角色與故事、加上TM世界觀的二創文,無法接受者請按右上角的叉叉離開。












『結界--成立。』

小月衝到了我的眼前,展開了防禦結界,將飛過來的寶石全部擋掉。


我把收在襯衫口袋中的眼鏡,重新戴回到臉上。
此時我才察覺,原來小月並沒有跟幕茗神夜聯手。
可惡,所以是我誤會了,以為她們兩個人聯合起來欺騙我。


「再讓我任性一回就好,我也跟妳保證,下一次,絕不會再用體貼,這把看不到的刃在妳的心上劃傷口,
所以就剩這一次就好…。」


小月回頭看著我,臉上帶著笑容如此說著。
在那個笑容中,我感到她下了各種決心。



「小、小月?」
「Saber嗎?麻煩妳先把妳的主人給帶走吧,依她現下的狀況,很難繼續參與這場戰事,
我們就…算是暫時同盟好了。由我們殿後,妳們先走。」

「小月妳在說什麼,我剛剛可是…。」
「小日,妳朋友說得有理,我們先撤…。」
「Saber,妳不要碰我,我不會離開,我不會丟下小月離開的!如果妳硬要帶我走,我就用令咒…。」


小月聽到小日與Saber的對話,像是如釋重負般地,笑了出來。
心想著小日終於變回平常的小日了。



「Lancer,快幫我把手上的銬環切斷,然後把小日帶到安全的地方!」
「啊!!?等等,妳的意思是…!?」
「小日不離開,我沒有辦法放手一搏的。Lancer,我要你確保了小日的平安,你才可以回來找我。
就是這樣,你快走吧。」

「難道妳的平安就不重要?妳在想什—!?」
「不要多話了,快點,要不然你也會受傷喔。」


Lancer嘆了一口氣,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他將一隻手放在小月的頭上,說著…。


「我知道了,但是…答應我,妳要活著,哪怕是用掉最後的令咒,也必須要活著聽到沒有?」
「嗯,我知道的,快走吧。」

Lancer走到了小日的眼前,不理會小日的掙扎,將小日整個人硬扛到了肩上。


「Lancer!快把我放下來!」
「Saber,走了!」
「嗯,走吧。」

小月目送著Lancer等人的離開後,獨自與幕茗神夜及Archer對決了起來…。


















——轟!轟!——






即使已經離公園有段距離,劇烈的爆炸聲還是傳入了小日三人的耳中。



「Saber…快把Lancer帶到小月那裡啊,小月很危險,幕茗神夜會殺她的……。」
「Lancer,你不回去你主人身邊這樣好嗎?小日交給我吧,沒有關係的。」
「妳們不是我的主人,沒有資格對我下令,我現在接到的命令,就是確保手上這眼鏡女的安全,只是這樣。」 
「應該沒有問題了才對,畢竟你的主人正牽制著……」


Lancer的眼神撇向了後方,說出讓小日及Saber感到驚訝的事實。


「妳沒發現我們現在可是被跟蹤了,說不定是那個紅髮的其他夥伴…。」



發現我們被跟蹤後,Lancer降落在某棟商業大樓的樓頂上,接著將我輕輕放下。
但我因為手臂上的傷,以及體力幾乎都耗盡了,只能無力地跌坐在地上。
我抬起了頭,發現遮蔽住月亮的烏雲散去了,皎潔的月光照亮了樓頂。



「竟敢對我進行追蹤?膽子還真大,是誰!?」


『果然是被發現了呢,不過算了,沒有關係…。』


Lancer大喊著。
有一名披著黑色披風、左臉有著一道很長的疤痕的男子,他面帶微笑,雙手交疊於胸前,
從黑暗中的角落走了出來。


我用左手壓著右手臂的傷口,驚訝著看著眼前的男子。
這些特徵…絕對不會錯的,他就是…。



「你、你是兩儀式說的那個…!」
「嗯?」
「那傢伙果然跟妳說了啊…也是呢,雖說是仇人,但多少也有些血緣上的關係…。」
「兩儀式那時候明明說是兩個人的,而且其中一個是在這場聖杯戰爭中,不可能出現的人,第八個英靈…。」



Lancer聽到了小日所說的話,露出了感到不妙的神情。


「呵呵呵…跟預想的不一樣呢,我原本猜測留在公園的是Saber跟眼鏡女,逃走的是瀨遙月跟Lancer,
所以才讓『基加美修』留在公園,把你們所有人處理掉,然後由我將聖杯的殘骸給帶回來…。」

「居然是『基加美修』嗎…!?怎麼又是那個傢伙…。」


Saber聽到那個名字後,露出了極度厭惡的表情。
而站在Saber前方的Lancer,則是雙眼瞳孔微張,臉頰上還流下一滴汗。
Lancer感覺到自己的主人陷入危機中,神情慌張地轉過身,一躍而下,離開了大樓樓頂。


留下了Saber及受了傷的小日…。



「呵呵…那就,先解決掉妳們吧,就讓眼鏡女早點跟兩儀式重逢吧。」


黑色披風男子高舉右手,用食指指向天空,戴在胸口前的紅色寶石閃爍了一下。
夜空中突然出現大量的光點。
男子將食指往下一指,小小的光點逐漸變大…光點化作許多尖銳的利器,從天而降。


「什…!?」

『風王鐵槌!』


Saber揮動著手中看不見的劍,捲起了一陣風,風逐漸變強,形成旋風。
颳起的旋風,將那些差點貫穿我們,從天而降的尖銳利器一一吹散。



當Saber在應付那些從天而降的利器時,
男子將手伸到披風內,下一秒,伸出了藏在披風下的雙手;像是魔術師將要表演特技時的姿態,
他的十指間,共夾著六把長劍。


我知道繼續坐在原地絕對會出事,但身體完全動不了…。
男子將手上的長劍投擲了出來,長劍往我的方向射了過來。
啊…這就是報應吧,因為我剛想殺了最好的朋友…我真是罪該萬死…
被六把長劍刺死…也是無可厚非的吧。




『妳這笨蛋怎麼總是在發呆。』



有一把斷了一半的武士刀飛了出來,武士刀一口氣打掉了六把長劍;
掉到地上的長劍瞬間失去了劍身,只剩刀柄躺在地上。




「『奈古日只能由我來殺死!』。嘛…這是織說的。」




我驚訝地睜大雙眼,望向聲音的主人…

穿著有些破爛、沾滿血的和服,黑色的頭髮有些凌亂,頭上還沾了些泥土,少了左手臂的女性,
從大樓的安全門中走了出來。



我吃驚地望向那應該已經死亡的人。



「鬼、鬼啊!」
「沒禮貌!妳說誰是鬼?」



穿著破爛和服的女性不滿地回嘴,心想著剛剛應該留一根不會造成致命傷的『黑鍵』下來。



「妳居然還活著嗎?兩儀式。」
「啊啊…該說託你的福嗎?我睡了兩天…但場地居然是在倒塌的廢墟下,
可以的話我比較想在柔軟的床上睡啦…。」


那天與那個從頭金到腳的犯規英靈…基加美修的激戰中,Rider被那金閃閃的傢伙消滅掉了。
我的左手也被他的攻擊切斷了…雖然那是『義肢』,沒想到這四川菜居然在廢棄的工廠設了爆炸的結界,
我之後就被壓在因爆炸而倒塌的廢墟下。



「哈哈哈哈,我就一次解決掉妳們三個吧!」
「噁心死了,明明就不是教會的代行者,用什麼黑鍵。」

男子大笑著,再次從披風下拿出被兩儀式稱作『黑鍵』的長劍。
男子朝著兩儀式投擲出黑鍵,兩儀式用右手撐地,一個單手側翻,閃過三把黑鍵的攻擊。
雙腳落地後,她向下壓低上半身,完美地閃過另外三把黑鍵的射擊。

兩儀式保持壓低身體的姿勢,直直地往男子所站的方向奔跑了起來。
跑起來的同時,她抬起右手,從和服的腰帶中抽出了慣用的短刀。 
當兩儀式直衝到男子面前,抬起上半身,打算用右手所握的短刀,刺向男子的胸口時…。


男子笑了出來,高舉右手,胸前的紅色寶石再次閃爍了一下。



「糟了…!」
中計了…!


抬起頭的兩儀式,看到男子的身後出現了無數的黑鍵。
她立刻改變了步伐,迅速地往後退。
就在退後的同時,男子一腳踢向她的右手;因感到疼痛,不小心鬆了手,短刀就這樣被男子給踢飛了。
男子放下踢向兩儀式的右腳,跨出左腳,作出弓步姿勢,用右拳朝兩儀式的腹部用力揍了下去
,兩儀式整個人彈到了後方的圍欄上。


「嗚,該死,傷口裂開了…。」
兩儀式用右手壓著滲血的腹部,那是在與基加美修的對戰過程中,所受的傷。



「永別了!兩儀式!」
男子彈了指,身後的黑鍵就像流星雨般,全部朝著靠在圍欄上,動彈不得的兩儀式射去。




『身體快動啊!』
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兩儀式被那些黑鍵貫穿嗎?





—小日妳要記得,鍊金術是用來保護自己及幫助別人的東西喔。—





對不起,外公,我剛剛居然用鍊金術傷害了我最好的朋友…。
但我…我還是想貫徹外公的想法,我想要用鍊金術保護人!



我使出全身的力量,無視疼痛的感覺,讓右手動了起來。
我用右手所流出的血,在地上畫出鍊成陣,在兩儀式所站的位置前方鍊出了一道鐵牆,擋下了黑鍵的攻擊。
這是我頭一次用這麼快的速度畫好鍊成陣。



但那些黑鍵的數量實在是多到驚人,鐵牆都快要被射穿了。



此時小日右手的令咒發出了一道紅光。




『保護兩儀式!』




小日對著Saber大喊著,用掉了第二個令咒。


在鐵牆被黑鍵射穿的瞬間,Saber用電光石火的速度飛奔到了兩儀式面前,
使用『風王鐵槌』所颳起的旋風,吹散大量的黑鍵。


「上吧!更多的黑鍵!」
男子吼著,胸前的紅色寶石又閃爍了一下。
天上再次出現大量的光點,黑鍵雨再度從天降落。



『Avalon!』
Saber舉高右手,金黃色的劍鞘現形,發出了金色光芒,擋下天上所降下的黑鍵暴雨。





——㕷喀!——


突然間,男子掛在胸前的紅寶石裂開了,黑鍵的數量也開始減少了。

「Rid…Saber,破壞那個紅寶石!」
「知道了!」

兩儀式差點叫錯從者的職階…此時她心想,Rider已經消失了…自己也已經不是主人了呢。



躲在Saber身後的兩儀式表示她已經可以動了,於是就趁黑鍵威力減弱時,壓低身體,
利用前滾翻逃離黑鍵的攻擊範圍。
Saber則是收起了防禦用的劍鞘,握緊手中那看不見的劍,衝刺到男子的面前,朝男子的胸口揮下去,
成功將紅寶石砍碎。


「可惡…!」

紅寶石的碎片散了一地。
男子用右手摸著被砍的部位,因黑色上衣…因『魔術禮裝』的保護,他並沒有被Saber的劍砍傷。




「該結束了,宮保基丁十二世,失去『輔助禮裝』紅寶石的加持,不過就是個三流魔術師。」



兩儀式撿起掉在地上的短刀,用刀刃指向宮保基丁十二世。



男子…宮保基丁十二世胸前所配戴的寶石,是蒐集了近期失蹤或死亡的人的精力或靈力,
將其轉換成自身魔力的『輔助禮裝』。
失去那些精力和靈力,宮保基丁十二世就無法召喚出大量的黑鍵。



「呵呵呵…這次就先放過妳們!我絕對會把聖杯的殘骸弄到手!」


宮保基丁十二世的右腳往地下用力一踏,出現了一個黑色的魔法陣。
當兩儀式握著短刀要砍向他時,他的身體化作一團黑影,溶入魔法陣之中,
最後地上魔法陣的痕跡也消失不見了…。


「嘖,居然逃跑了嗎。」
兩儀式露出不悅的表情,將短刀收回和服的腰帶中。


「小日,妳還好嗎?」


Saber跑到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小日身旁,仔細一看,小日的右手臂又開始出血了…。



「笨蛋,居然把令咒浪費在我身上啊…。」
「囉唆…我只是不想看到有人在我面前死…掉…。」

小日因為體力耗盡,以及失血過多,用最後的力氣回了兩儀式的話,之後就失去意識了。

當小日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家中的長沙發上,Saber則是坐在另一個沙發上打著瞌睡。
小日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是早上五點左右。 





時間回到昨天晚上。
Saber跟兩儀式將小日帶回奈古家家中後,兩儀式聯絡了她的『上司』,過沒多久,
那位『上司』登門幫小日治療傷口。
小日右手的傷勢其實相當嚴重,嚴重到右手可能會整個廢掉。
那位『上司』用了特殊的繃帶,將繃帶捆在小日的右手臂上,也交代Saber要轉告小日,
不要隨意去拆繃帶,等到手上的傷口癒合後,繃帶會自然脫落。












兩人離開奈古家後…。

「好了,接下來就換式接受治療啦,也要重新製作左手的義肢呢…。」
「『橙子』,這樣就行了吧?」
「式,辛苦啦,接下來交給那三個孩子了,由她們去對付那盤三流四川菜吧。」

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夜晚的街道上。









————————————————我是分隔線———————————————————



※ 瀨遙月、Lancer、幕茗神夜視角於【N‧噬F】第十八十九話



※  奈古日剩下的令咒數量因劇情的更改,與【忌F】時設定的不同,
也因此奈古日的台詞與【N‧噬F】稍微有些小更動。
宮保基丁十二世的台詞也是相同的原因。
但台詞的小更動不會影響劇情的發展,請大家見諒(鞠躬)。



※  我個人很喜歡兩儀式跟宮保基丁的對打戲部分,覺得描寫得很成功。


※  失去紅寶石加持的宮保基丁,就只是個普通的宮保基丁(?)。


※  名詞解說:

◎黑鍵:
聖堂教會的上級者,或是被選上的代行者,所使用的武器。其劍身是由魔力所形成的,
只要攜帶刀柄的部分就好了。


◎魔術禮裝:
廣義來說,是魔術師所穿的,增強魔力技能的服裝。
宮保基丁十二世所穿的是增強防禦的魔術禮裝。









                                                                                              2022.01.05 BY 毛

台長: 毛‧鵝‧麥三人組
人氣(417)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FATE撰 |
此分類下一篇:關於今後的【N‧忌F】
此分類上一篇:【N‧忌F】第十七話

小麥
原來另一邊是發生這樣的事情啊
比起亂戰感覺比較帥耶,式怎麼不來亂戰幫忙一下(不要逼他他很勞錄了

宮保基丁雖然是宮保基丁,但他還是有實力的啊(?
2022-01-05 12:03:47
版主回應
這戰鬥橋段我真的寫得很滿意XD
式不會分身術只能選一邊去幫忙呀XDDDDDDD
式:橙子我要加班費(很多哈根達斯)(累到喘

怕不小心把宮保基丁寫太強太帥(?)了哈哈XDDDDD
2022-01-05 13:42:1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