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9 01:28:46| 人氣1,603|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N‧忌F】第九話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貼心提醒,此為自創角色與故事、加上TM世界觀的二創文,無法接受者請按右上角的叉叉離開。











Caster敗退後,遭無差別攻擊的人們不減反增,甚至出現了幾起失蹤案。



Saber因為在與Berserker的戰鬥中傷得太重,暫時無法靈體化,
我在學校午休時,會偷偷用無線對講機跟Saber聯絡聖杯戰爭相關的調查成果,但都是沒有什麼收穫。


這幾天晚上,我和Saber會去平常自己比較有活動的範圍巡邏。
星期二跟星期三晚上時,解決了跟聖杯戰爭毫無關聯的案件。


星期二意外幫警方破獲了一起連續偷竊案,
星期三則是幫從鄉下來冬木市探親的年邁老奶奶找到了親人的住處。



這樣的日子就這樣過了四天…。


對了,今天放學回到家時,發現有個穿著黑色長袍的神父,牽著一台腳踏車站在我家門前。
神父對我簡單自我介紹了一下,他的名字叫做『凡卡』。
凡卡神父表示他們家的修女古蓮給我們添麻煩了,於是賠我一台跟被Berserker敲壞,同樣外觀及型號的腳踏車。

他表示靠『教會的力量』,腳踏車的登記資料及防盜貼紙,都跟之前那台一模一樣,絕對不會被我家人發現


當我想問凡卡神父更多事時,他就急著離開了。
果然教會是真的想盡全力壓下有關聖杯戰爭所引起的事件…。





「所以妳這幾天白天都和Rider在公園交換聖杯戰爭的情報?」
「還有交換食物………沒事…因為星期二白天碰巧遇到了Rider,我們就這樣一起交換了情報。」


『我就說妳和Rider是朋友妳還說不是!』

小日邊洗著晚餐使用過的碗,邊用力捏了洗碗海綿,內心如此吐槽著。



根據Rider的情報,目前Assassin組、Caster組與Berserker組已敗退。
目前剩下我們、Rider組、Archer組以及Lancer組。


對,應該是要這樣。

但Rider說根據她與她的主人的調查,其實還多出了一組,而那一組就是這次聖杯戰爭的亂源,
也是Rider組的『目標』。



「對了Saber妳說明天傍晚我們要跟Rider的主人見面對吧?不知道她的主人是怎麼樣的人呢…。」
「咳、咳…。」
「Saber妳還好吧?」
「沒、沒事,只是嗆到了。」


還在洗碗的小日從廚房探了頭,看了一下坐在餐桌前喝著熱麥茶、配蘋果吃的Saber。


『我到底要怎麼跟小日解釋Rider的主人就是第一晚襲擊她的和服女啊!』

Saber內心吶喊著,邊咬了一口已切成片的蘋果。
雖然Rider說不用解釋也無所謂,等見到面再說。
但我很怕小日會過度驚嚇啊…。



「洗好碗了…我回一下小月的簡訊。等等就出去巡邏吧。」


小日拿起放在餐桌上的折疊式手機,將手機翻開來看。
看了內容小日笑了一下,接著用左手拿起牙籤,插了一片蘋果送入嘴中。
正當小日打算用右手姆指按按鍵輸入文字回覆簡訊時,突然一陣暈眩感襲來,小日趕緊抓住了餐桌的邊緣…。


「小日妳沒事吧?」
「沒事…只是突然有點頭暈…。」
「我看今晚妳就好好休息吧,覺得今晚這附近及市區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


確實照電視新聞的報導,這幾天攻擊人們的事件幾乎都發生在郊區。
也聽Saber說Rider組這幾天晚上會加大巡視範圍。



「今晚就早點睡好了…。」
小日望著掛在牆上的時鐘,時間是晚上八點三十左右。




晚上九點左右,Saber與小日就寢。




躺在柔軟床上的Saber,轉頭確認打地鋪的小日已經進入了熟睡狀態。
Saber悄悄地將小日從地上抱到了床上,接著幫小日蓋好棉被。


說什麼不能讓『客人』睡地板,非常堅持要我睡在床上,
其實我們英靈原本是不需要睡眠跟進食的…。
但小日所提供的魔力非常不穩,我需要利用睡眠以及吃東西的方式補充及恢復魔力。


這幾天的觀察下來,發現小日其實很有潛力,尤其是瞬間爆發力,但缺點就是無法持久,身體負荷不了,
所以在戰鬥上無法取好一個平衡點。
希望小日能好好恢復體力,希望她能睡在自己的床上好好休息。




安置好小日後,Saber也進入了夢鄉。










—主人與從者之間在進入睡眠狀態時,有機會看到彼此的夢(過去)。





Saber回過神時,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全白的空間中。
在那空間中,有兩隻動物。
一隻是貓頭鷹,另一隻是海豚…。



等等這隻海豚沒有在海中而是飄在空中沒問題嗎??



Saber確定貓頭鷹是屬於『小日』的,但這隻海豚又是『誰』的?


海豚在Saber四周『游』了一下,像是在觀察Saber;
而貓頭鷹則是很乾脆地停在Saber肩上理毛休息。


在Saber還沒搞現在是什麼情況時,突然出現一道海浪將Saber及貓頭鷹捲入了海中…。





—捲入了名為『記憶的』海中。





海水退去後,Saber發現自己處在某個森林中…。



有名男子與大量的野獸在森林中對決著。

灰白短髮的男子,用槍械掃射不斷復活的野獸。
還有另一名頭上戴著頭冠盔甲的金髮的少女,揮動著手上的巨大旗幟,將阻擋她前進的野獸們打飛。



『貞德!小日就交給妳了!』
『沒問題!』


被叫做貞德的金髮少女,突破了野獸們的圍牆,衝到了一名倒臥在雪地中的小孩前。

灰白短髮的男子,從口袋中拿出一顆畫有鍊成陣的手榴彈,用牙齒咬下了手榴彈的保險拉環。
接著將手中的手榴彈往野獸群的方向用力一丟。


在手榴彈還沒爆破的短短四秒之中,男子雙手合十,往地下一拍,在自己前方鍊出了一面鐵牆;
另一側的貞德則是使出了寶具『Luminosite Eternelle』,手中的旗幟發出了金色的光,
形成一個金色防護罩。





——轟!——



手榴彈大爆炸,因為有鍊成陣的加持,提升了火藥爆發的威力。




——唰…唰…。——



爆炸後的森林恢復了平靜。
正當灰白短髮男子以為已經將野獸們消滅時,天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灰白短髮男子舉起了手中的機槍瞄準天空,同時,天上的人射出了兩道魔術光束。
灰白短髮男子的右手臂遭魔術光束射傷,手中的機槍也同時遭破壞。


『嗚…。』
『兩儀四季啊,你以為我的寶貝野獸們這麼容易就被你消滅嗎?』

那個人從天上緩緩下降,一個彈指,變成碎片的野獸們又重新復活了。
由於那個人全身上下包緊緊的只露出兩個眼睛,從聲音也無法得知他的性別,就稱他為操獸師吧。



『可惡…。』
『也差不多該結束了吧?兩儀四季。』


被稱作兩儀四季的男子,瞪著操獸師,忍痛雙手合十,將機槍的零件鍊成了一把武士刀。
兩儀四季握緊武士刀,朝著操獸師的方向衝去。
但在操偶師的一聲命令下,大量的野獸往兩儀四季的身上撲去,不斷用爪子、牙齒撕咬著男子的身體。

『四季先生!』
『快…快帶小日走…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子發出痛苦的嘶吼聲,操獸師看到這景象則是笑到合不攏嘴。
但貞德四周也都是野獸,如果她解除寶具『Luminosite Eternelle』,
野獸們絕對會馬上衝進來攻擊自己與小日。



兩儀四季痛苦地摔倒在地上,操獸師在空中劃了個術式,變出了一把鐮刀,
往趴在地上的兩儀四季的右胸砍下去;並且命令野獸們繼續去攻擊兩儀四季。



不想看到四季…不想看到自己的主人喪命;以及不想讓小日就這樣失去親人。
貞德撫摸小日的臉龐,接著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諸天歸於主之光榮,天空歸於主的神蹟。』


貞德拔出了繫在腰上的劍,像是禱告般蹲下身;雙手握住劍身,將血液奉獻給手中的劍。



『吾之中耶於此,吾之命數就在此,吾枝生命的虛無飄渺於此。』


手中的劍發出了金色的光芒。



『主呀,委以此身————。』



貞德的第二寶具『紅蓮之聖女(La Pucelle)』

火焰顯現的聖劍,將聖女貞德的火刑詮釋成攻擊。
此劍正是英靈聖女貞德其本身。一旦使用了這招寶具,戰鬥後貞德就會消失。
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消滅一切存在。



操獸師與野獸們的身體被團團火焰包圍著,痛苦地在地上打滾著…到最後一動也不動。

這段記憶就在貞德的寶具發動下結束了。



記憶結束時,原本在Saber肩上睡著的貓頭鷹醒了過來。
貓頭鷹飛離Saber肩上的同時,進入了下一段記憶…


屬於奈古日的記憶。



當時下著大雪,我醒來時發現自己在與外公身處於郊外的森林中,
雪地上躺滿了怪獸的屍體。
滿身是傷、滿臉是血的外公緊緊抱著我。


「小日…對不起…對不起…。」
外公露出難過的表情哭著對我這樣說著。
外公的擁抱好溫暖,我也好想伸手抱住外公要他不要哭,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使不上任何的力量將雙手抬起。




這段記憶結束後,Saber再次回到了全白的空間。



但與剛剛不同的是,兩隻動物都不見了。

出現了一名拿著旗幟的金髮少女…也就是剛在記憶中出現的聖女貞德。


「初次見面,亞瑟王。」
「為什麼妳會存在小日的意識中…!?」
「正確來說我不是貞德本人,我只是擁有貞德意識的『碎屑』。我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將十年前發生的事,傳達給來到『這裡』的人知道」
「十年前究竟事發生了什麼事…!?」
「有一群魔術師無視規則,想要召喚出聖杯。用『不正當』的方式開啟了一場虛假的聖杯戰爭。也因此造成了許多不必要的犧牲。」


十年前…也就是小日的母親在電話中提到的事嗎…?



「妳能來到這裡,代表妳跟奈古日之間有了契約對吧。」
「沒錯,我是她的從者。」
「我幫貞德本人傳達最後一句話『我沒辦法履行與四季先生的約定,來到這裡的妳(你),請代替我好好保護小日。』」
「慢著…!」


貞德的意識碎屑講完這句話後,露出了一抹微笑,身體漸漸變成半透明狀。
Saber還有許多疑問想問,伸出手想抓住眼前的人時…。










——呤呤呤呤…。——





飯廳的電話聲不斷地響著。
Saber睜開雙眼,快速起了身,往小日床頭的鬧鐘看了過去。


早上7:25。

這絕對是小日家人從紐約打過來的電話。
更糟糕的是,小日睡過頭了,這樣下去絕對會遲到!
Saber從地上跳了起來,叫醒還在熟睡中的小日,然後衝去客廳幫小日接起了電話。




星期五的早晨就在一陣慌亂中展開…。











                                                                                           2021.11.29 by毛






台長: 毛‧鵝‧麥三人組
人氣(1,603)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FATE撰 |
此分類下一篇:【N‧忌F】第十話
此分類上一篇:【N‧忌F】第八點五話

小麥
增加了凡卡神父的部份XD
小日你想太多了,凡卡神父真的只是因為古蓮太調皮才跟你賠不是的,這感覺就像是我的小孩昨天把你玩具弄壞了,賠你一個,阿小孩已經被我揍過了請不要跟他計較(?)

現在想想,那第8組裡面某英靈只是抱持著好玩的心情就...

最近也開始琢磨觀月老爸的愛孫故事(?)
四季跟貞德齁QQQQQQ
2021-11-29 11:16:33
版主回應
其實教會跟警方確實有努力想壓下有關聖杯戰爭所引起的事件XDD
像是之前的書店遭竊事件XD
不過凡卡神父這邊確實是帶著私情賠償小日XDDDD

那位抱持著好玩的心情的英靈啊…

四季跟貞德QQQQQ

觀月老爸的愛孫故事XDDDD
感覺會很可愛XDDD
2021-11-29 11:34:3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