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0 00:15:56| 人氣1,175|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噬忌闇異F/Z】那之後的事 上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叮咚!

 

 

 這裡是瀨遙家

 我按下門鈴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等待著回應

 前陣子才發生了大規模縱火與擄人案件,自己的女兒及岳父也被捲入其中,雖然岳父將女兒成功救了出來,但岳父自己倒是身負重傷,差點就跟學妹一樣結束了生命…

 

 對,觀月斐姻離世了

 

 綾鷹,哭得很傷心呢

 家人發生的事情已經夠讓自己緊張焦慮,後面得知學妹離世的瞬間,潰堤了

 

 由於工作以及家庭狀況下,好不容易有時間來看看夜政

 上次看到他是在學妹的告別式,他的表情依舊如同平常,但眼神透露出來的哀傷,明顯表現出了他的難受,在最需要朋友陪伴的時候,我只能拍著他的肩膀要他加油,而他…

 

 

 僅僅是拍了拍我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一句話也沒說

 

 

 「叔叔好。」

 

 回過神來,隔著那被鎖住的圍欄縫隙,看到了個嬌小的身影來應門

 這孩子,我認得,她是跟我家女兒同歲數的…

 

 「找爺爺的話,他出門去買菜了,要晚點才會回來。」

 「那…爸爸呢?」

 「…呃…」

 

 眼前的孩子那神色的轉變

 一股不大好的預感瞬間湧上心頭,見孩子抿了抿嘴「把拔他…去旅行了。」

 

 「旅行?」

 

 欸?這不是奈古家那頑固傢伙的兒子嗎?

 

 還沒問仔細,就聽到遠處傳來的聲音

 將視線移到聲音處,無奈的「您好,好久不見了,近日身體狀況還好嗎?」

 

 眼前這位是夜政的爸爸,女孩的爺爺

 因為一盤即將要輸的棋,想反悔,結果被我爸拒絕後,就一直說我們頑固到現在,話說回來這都多久的事了怎麼還記著

 

 「還好啦,阿你要找夜政的話去他家找阿…那蠢傢伙不在這。」

 「欸?不在嗎?我剛也是從那邊過來這的,因為按了門鈴沒有回應呢…」

 「那傢伙他在那拉,他現在就如同廢人一樣,工作也不做,孫女也不顧--」

 

 「不要說把拔的壞話!」

 

 女孩接下了爺爺手上的菜藍,說著「把拔只是想一個人旅行一下而已!把拔…只要我會像媽媽一樣很會做家事,乖乖的,把拔他會來接我!」

 

 ……這都什麼跟什麼?

 

 我看著眼前女孩與爺爺的爭執,握緊著自己的拳頭,若是他們口中的那個人現在在自己的眼前,我可能會無法控制情緒的直接揍他了

 這或許,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生氣的情緒是這麼一回事嗎?

 

 夜政你真的是…。

 

 吸了一口氣

 我蹲下伸出了手拍了拍快要哭出來的女孩的頭,淡淡的「這把拔真壞,出去玩竟然都不揪,好!叔叔我去找妳的把拔,罰他補帶我們去玩!」

 女孩聽到我說的話後,趕緊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笑道「把拔壞,教訓他!」

 「好,教訓他!我先來,等他回來找妳的時候,記得要他求妳妳才可以給他抱哇!」

 「好!不主動給他抱!」

 「好。」

 

 起身,向伯父跟女孩告別後

 轉身,笑容也在瞬間收起了

 

 

 *     *     *     *     *

 

 

 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夜政你再不開門我可要直接進去了!」

 

 轉動了門把,才發現大門竟然沒有上鎖

 出乎意料的還是維持著一定的乾淨,家裡的燈也都開著,原本以為這個家的空氣會不同以往,卻反到維持了原本的樣子

 

 「我剛還在想是誰開門呢,原來是你阿,透也…。」

 

 往聲音處看去,看到拿著咬了一半的仙貝的夜政

 他的樣子、聲音也如同以往,就像沒有事一般的看著我「進來坐阿,我泡了茶呢~」

 

 「欸?喔,好哇…。」 

 

 脫下鞋,緩緩的走進客廳

 環顧了下四周,看著正常播放著電視劇的電視,邊將外套脫了放置在沙發椅背上「夜政,你…還好嗎?」

 

 「欸?我看起來不好嗎?」夜政他看了看自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身體沒什麼不適,鬍子我有刮喔。」

 「不是拉,就…」選了夜政的旁邊坐下,拿起他幫我倒了的茶「剛有到你老家去,你老爸說的好像你挺沮喪的,不工作也不管女兒…。」

 

 「阿,我確實是把小月給爸爸顧沒錯,唉--爸爸就喜歡這樣誇張,工作是本來就想辭了拉,要不是為了家庭,我可是希望自己能像現在這樣悠悠哉哉的過一輩子呢…」

 

 

 而且,沒什麼好沮喪的吧?到不如說終於解放、獲得自由了呢。

 

 

 夜政帶著他那一如往常的微笑說出來的話

 從我進來到現在感受到的異常,在剛剛的話語中正慢慢的爆發

 我皺起了眉頭「什麼意思?」

 

 「在斐姻的告別式上,我想了很久,我怎麼會跟一個這麼荒唐的女人在一起呢,愛打架、自說自話的…」

 「阿?」

 「難到不是嗎?我想,或許是因為你們介紹的,不想跟你們撕破臉才硬是要自己喜歡這個好像也沒這麼有趣的--」

 

 「夜政。」

 

 已經不想聽下去的我,將茶杯放下喊了他的名字

 而他好像知道我對他說的話感到生氣也打住了自己要說的「算了,反正事情都過去了阿,你以前常說的學到教訓就不要再讓自己錯了就好,下次介紹女人,記得--」

 

 「斐姻她,她要是知道你是這樣想她,她會很難過的…。」

 

 「不要拿一個死人來跟我說事情,我不會知道,而且我現在也沒那麼想知道了。」

 「夜政,你確實有感到悲傷的權力,但,那些帶刺的情緒不要給別人…。」

 「我講話一直都是這樣的,吶,透也…死的不是綾鷹你當然可以這樣事不關己的來教訓我,你幫死人說話,那我的感受呢?好像一點都不重要呢…」

 

 「你是累了吧,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

 

 這樣談下去不是辦法

 越談只會越生氣的我,拿起外套站了起來「把你的情緒整理好,然後去接小月回來,她很想你。」

 

 「小月?阿阿,原來你沒懂我剛才說的意思嗎?」

 「恩?」

 「我把小月留給爸爸照顧的意思,是我不要她了,我看到她,我就會想到那個自說自話的女人,而且一切都是因為她才有這悲劇阿,我想了很久,要是沒有小月就---」

 

 沒有等他說完,我的拳頭已經往他的臉上灌去

 看著倒在地上的他,我拉了他的衣領「夜政,有醒了嗎?」

 

 「很痛阿!」

 

 夜政的回擊,瞬間令我感受到了我左臉的疼痛

 沒有因此放開他衣領的我再給了他一拳「還不都你要講出那些不該從你嘴裡出來的話?你這是欠教訓阿!」

 

 「你什麼都不懂阿!」

 「我確實不懂現在的你,但,這不表示你就能說那種蠢話!!」

 

 

 ---。

 

 不知道過了多久

 我們彼此停了手,隔了一張沙發的距離坐在地板上,誰也不看著誰

 

 還真的很痛哇,早知道那時學妹要教我怎麼打架我就該學個一兩招了

 

 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哇,流血了

 糟糕,這臉回去絕對會被綾鷹問東問西的,解釋不好,可能又會觸碰到她現在那不安定的情緒…。

 默默的看向夜政,只見他也是低頭不語

 

 「夜政,你反悔了嗎?這一切的一切…」

 「不關你的事吧。」

 

 得到這樣冷漠回應的我,再次低下了頭看著地板

 嘆了口氣

 

 「我呀,是第一次看到斐姻落淚…」

 

 餘光感受到夜政抬起頭來看著我

 我默默著站了起來去拾起掉落在地板上的外套「也難怪斐姻不敢找現在的你…」

 

 將外套穿上的我繼續說著「聽著夜政,你的未來想怎麼樣我確實管不著…但你別忘了,你與斐姻結婚,是誰代表斐姻的家長坐主位的?又是由誰把斐姻的手放在你的手裡的?然後你又是對著誰說不會後悔愛上斐姻的?」

 

 還對著那個人說,老婆女兒都一樣愛著的…。

 

 緩緩的走到客廳門口,再吐了一口氣「你真該反悔的,是該怪自己為什麼那時要選我奈古透也當她的家長代表,既然那時選我,就該有覺悟,奈古家的固執是不會讓你有機會反悔這一切的。」

 

 你老爸都知道的事情,自己反到不了解嗎?

 

 「透也…」

 「你好好想想再來找我,我等你道歉,不然,我們就到這了。」

 

 

 

台長: 毛‧鵝‧麥三人組
人氣(1,175)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FATE夢 |
此分類下一篇:【噬忌闇異F/Z】那之後的事 下
此分類上一篇:【噬忌闇異F/Z】生氣?

夜政悲憤過頭整個壞掉了QQ
夜政變成這樣好可怕…
正當我覺得透也該揍夜政時,果然真的揍下去了…

夜政振作起來啊,小月還需要你這個爸爸QQQQQ
2021-11-20 00:30:58
版主回應
夜政變成這樣真的很可怕QQ
但他內心其實也是怕小月看到現在的自己會嚇到而把她支開的...吧...我只能是這樣想了QQ
希望透也的話能讓夜政清醒
齁呦,寫這段真的是很難過,但剛好靈感就給這個QQQQ
2021-11-20 00:46:3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