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1 02:06:47| 人氣441|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N‧忌F】第二話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貼心提醒,此為自創角色與故事、加上TM世界觀的二創文,無法接受者請按右上角的叉叉離開。
 
 
 
 
 
 
『小日,妳的聲音怎麼聽起來沒什麼精神?』
「沒有啦,只是昨天太晚睡了,那就先這樣,我要準備去吃早餐了。」
 
爸媽因為參加了醫師公會的學術研討會,前天跟著公會的人一同前往了紐約,
學術研討會的時程約三個多禮拜。
時差的關係,媽媽會在每天早上七點、我去上學前打國際電話回來跟我聯絡一下。
 
 
「唉…。」
放下電話筒,嘆了口氣,轉身走向餐桌…。
 
 
 
 
「主人,我還要再吃一碗。」
「好…等一下,妳已經吃了五碗…。」
「主人,因為您所提供的魔力非常不穩,如果我需要『靈體化』行動,
就必須用『攝取食物』的方式來維持身上的魔力。」
「好…我知道了。」
默默地從金髮少女手中接過空碗,打開電子鍋的蓋子,將熱騰騰的白飯盛到碗中。
 
 
「主人,味增湯也麻煩一下,還有那個醬菜很好吃。」
 
 
妳已經喝了第七碗味增湯了!家裡的醬菜也快被妳吃光了啊,Saber小姐!
 
 
 
 
昨晚…
 
 
 
 
「我問妳,妳是我的主人嗎?」
身穿盔甲的金髮少女對我提出了這樣的疑問。
 
我愣住了一下,接著環顧了一下四周,確定這位少女是在跟我說話。
 
「那個…我不知道妳指的『主人』是什麼,但剛剛確實是妳救了我對吧?」
「是的,我判斷那個人的存在對主人有生命上的威脅,所以就先將她趕跑了…
還是說要將它消滅掉,我現在立刻去…。」
「等等等…可以、先、扶我起來嗎?」
 
 
支撐起上半身的左手臂不斷顫抖,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金髮少女將我攙扶了起來,發現自己整個腳軟站不起來,就請她將我抬到積滿一層灰塵的沙發上。
 
 
「呼…。」
坐了下來後,我深呼吸了一下,接著用右手扶著額頭…。
 
 
 
右手…。
對了,我的右手好像沒事了…!?
傷口居然完全消失了,明明刀子刺得滿深的…!?。
隨意地轉動了一下右手,發現圖案還在手背上…。
 
「那個『令咒』就是妳身為『主人』最有力的證明。」
金髮少女對著盯著令咒看的我這樣說明著。
 
「今後我將成為您的劍,我的命運將與您同在。在召喚出我時就完成契約了。」
「等一下,什麼命運、契約的!?話說回來妳是什麼人?」
「叫我Saber就可以了。我是為了在這場『聖杯戰爭』中戰鬥的您,因應您的召喚而來的『從者』。」
 
「聖杯…戰、爭…、從、者!?」
 
 
聽到這兩個名詞的瞬間,想起了外公的筆記本內容。
 
 
一直以為外公在筆記本上寫的『聖杯戰爭』是虛構的故事,
是外公在閒暇之餘時,寫小說的題材之類的…。
但覺得有這樣想法的自己真是愚蠢,連動漫作品中的鍊金術都真實存在了…,
都這樣了,居然還會認為『聖杯戰爭』是假的。
 
 
「『聖杯戰爭』是魔術師之間相互廝殺,為了爭奪『聖杯』的戰鬥。
『聖杯』是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的許願器物。『從者』則是這些魔術師召喚而來的使役魔。」
 
小日用著毫無抑揚頓挫的口吻,平淡地敘述著自己所知道的事。
 
 
 
「看來很快就進入狀況了呢,理解速度比起之前的主人好上很多…。」
「咦?」
「不,沒什麼,這是我個人的事,別太在意。」
金髮少女像是回想起什麼懷念的事,露出了一抹微笑。
 
這個女孩笑起來意外還挺漂亮的…不,現在並不是該注意這種事的時機。
 
 
「這些都是從我外公的筆記上所得知的訊息,但我所知道的事就這樣…嗚…。」
突如其來的暈眩感,整個人差點重心不穩往右倒下,
還好Saber及時扶住了自己的肩膀
 
「主人您還好嗎?」
「覺得頭有點暈…今天…先讓我回家休息…。」
 
 
 
昨晚實在是一口氣發生太多事了,覺得太混亂,腦袋整個大打結。
雖然累到不行,但回到家後還是先換下了制服、衝去沖了個澡、
換套乾淨的衣服後,才躺到床上一覺到天亮。
 
早上起床時全身痠痛,以為這只是場夢,
但看到手背上的『令咒』、和被我丟在房間角落那套沾到血的制服,
以及一開房門就看到坐在餐桌前,穿著盔甲裝的金髮少女,就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主人,妳不去『學校』沒關係嗎?」
Saber看著掛在牆上的時鐘說著。
 
 
「昨晚發生了那種事覺得好累,而且比起去上學,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
 
 
剛剛打電話給班導,說我昨晚回家時從樓梯上跌了下來,
人不舒服今天要請假休息。班導也知道我爸媽這段時間人在國外,
所以由我自己打去請假也是很合理的。
 
 
 
將餐桌上使用完的餐具收拾好,我與Saber轉移陣地到客廳。
我泡了兩杯紅茶放在桌上,開始討論起重要的事。
 
 
 
「主人,我可以吃罐子裡放的餅乾嗎?」
「嗯,妳就拿去吃吧。」
Saber指著放在客廳桌上,爸媽病人所送的奶油夾心餅。
 
 
Saber吃了一口奶油夾心餅後,配了一口紅茶,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不是啊,Saber妳早餐吃了這麼多東西怎麼還能馬上吃點心!?
還有這像極了悠哉下午茶的氣氛是怎麼回事!?
 
 
 
「那麼,我就來詳細說明一下『聖杯戰爭』的事。」
「麻煩了,Saber。」
放下手中的茶杯,Saber娓娓道來。
 
「主人對於聖杯戰爭的認知沒有錯,但我要補充說明一下是『七位魔術師與七騎從者』。
接著關於主人手上的『令咒』,是可以對從者下達限定三次的絕對命令權,只要用了它,
就可以讓從者服從任何命令,不只可以強制命令,也可以用來強化從者、轉換成純粹的
魔力使用。但因為只有三次的權限,所以我建議當身邊的危機迫在眉睫時再使用較好,
令咒可以稱是最終的王牌。」
 
 
小日邊聽Saber的說明,邊摸了一下右手背的令咒。
 
 
「如果一開始就沒有令咒,是不可能讓從者服從的,從者都擁有非常強大的力量,
是人類完全無法控制的存在。因為從者是過去實際存在過、神話中或是傳說中的
英雄靈魂,簡稱『英靈』。」
 
「『英靈』…指的是過去的偉人嗎?」
 
「可以這麼說,因為生前的事蹟,被認定是英雄的人物,在死後會被迎接到『英靈之座』。
聖杯將英靈們分為七個職階,分別為Saber、Archer、Lancer、Rider、Berserker、
Caster、Assassin。聖杯會為召喚而來的英靈們,分配適當的職階給主人。」
 
 
小日拿起了手邊的筆記本,拿起筆將七個職階的職稱記錄了起來。
 
 
「這是一場被選中的七位魔術師,將從者與令咒當作棋子,以得到聖杯為目的的戰鬥儀式。」
「原來如此…戰鬥…是說昨晚的那個想把我殺掉的瘋子和服女,應該是英靈吧?」
「不是喔,昨天那位女性是七位魔術師的其中一人,她手上也有令咒。」
「什麼!?」
 
 
想說那種攻擊速度,還有那奇特倒不符合現代的裝扮,居然是『人類』嗎。
 
 
「所以說所謂的魔術師,都是一群為了自己利益會去攻擊別人的瘋子嗎。」
「主人您這樣太以偏概全了,也是有好的魔術師。」
 
而且主人您自己也是魔術師的一份子喔。
 
 
 
小日坐在沙發上,看著剛寫的筆記,咬著下唇,沉思了一小段時間。
過了一段時間後,拿起放在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紅茶,然後站了起來。
 
 
「如果其他六個魔術師都是如此,有可能會做出這種可怕的無差別攻擊…就必須有人站出來阻止這些行為。」
 
 
—鍊金術是用來保護自己及幫助別人的東西喔。—
 
想起了外公對年幼的自己所說的話。
 
 
「謝謝Saber的解說,我對可以實現願望的聖杯沒有興趣,
但我想我被選上參加這場聖杯戰爭一定有什麼原因…我想用這個力量保護我身旁的人們。」
 
我想用鍊金術保護我的家人、學校的同學、認識的人…
以及最重要的好友小月,光想像如果有像瘋子和服女一樣的人去追殺小月,就讓我備感恐懼。
 
 
「Saber,妳願意協助我嗎?」
「當然會協助您,我可是您的劍,主人。」
 
 
Sabe將手中最後一口奶油夾心餅放到嘴中,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順帶一提,整罐餅乾已被這位金髮少女吃完了。
 
 
「叫我小日就好了,我是名鍊金…嗯,對我是名鍊金術師。還有我們外表年齡看起來差不多,
不需要用敬語,接下來就請妳多多指教了。」
 
小日還不習慣稱自己是名鍊金術師,所以有點感到不好意思。
用左手食指搔了搔自己的臉頰,接著對Saber伸出了右手。
 
 
「好的,小日,這邊也請妳多多指教了。」
 
Saber也伸出了右手,兩人握了個手,象徵合作的開始。
 
 
 
「對了,那個Saber…。」
小日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換了個話題。
 
 
「Saber妳在被我召喚處來之前,有被我外公…我外公叫四季,也是位鍊金術師,
妳有被四季召喚過嗎?在昨晚之前,妳有沒去過那間洋房?」
「記憶中是沒有?怎麼了嗎主人。」
「……沒事,只是想到問一下。」
 
 
在我那模糊的記憶中,那位金髮大姊姊應該不是眼前的Saber。
隨著自己年紀的增長愈懷疑,那位女性是否真實存在過。
 
 
 
「話說回來,雖然Saber可以『靈體化』行動,但如果可以換成普通衣服的話,
我這裡有一件衣服妳應該可以穿。」
 
小日跑回房間翻箱倒櫃了一下,挖出了一套全新,完全沒穿過的衣服。
 
 
「這是我爺爺在國中時買給我的衣服,但我平常實在是不喜歡穿裙子…
學校的制服除外,這套衣服就給妳穿吧。」
 
 
白色的襯衫、附有一條深藍色的緞帶、以及一件深藍色的裙子。
Saber看著小日拿出來的衣服愣了一下,笑了出來。
 
 
「這真是太神奇了,這套衣服,跟我之前在別的世界參加聖杯戰爭時,所穿的服裝非常相似呢。」
 
 
Saber接下小日手上的衣服後,走進了小日的房間試穿衣服。
 
 
「是說Saber也是過去的英雄…我猜你是聖女貞德?」
在我的認知中,穿著盔甲上戰場的女性英雄,非聖女貞德莫屬了。
 
小日將喝完的茶杯拿到餐桌上放著,接著倒了一杯水,拿著水站在房門旁邊,邊喝水邊等Saber換衣服。
 
 
 
「不是喔,我是不列顛之王—亞瑟王。」
「原來是亞瑟王啊……。」
 
 
小日沉默了三秒鐘,喝了一口水。
 
 
 
「噗、咳、咳…等一下等一下!?亞瑟王是男的耶!?!?」
小日驚訝到被水嗆到。
 
 
 
——砰!——
 
 
然後激動地打開房門對著Saber大喊。
 
 
「小日,妳這樣突然開門很沒禮貌,我衣服才換一半。」
「對不起。」
 
 
 
——咔。——
 
道完歉的小日,迅速地關起房門。
嗯,我看得很清楚,Saber確實是女生呢。
 
 
 
我看得很清楚…。
我看得很清楚…。
我看得很清楚…。
 
 
 
等Saber出來後,再好好跟Saber道一次歉吧。
 
 
 
 
 
 
 
————————————————我是分隔———————————————————
 
 
# 過了這麼多年終於設計出小日的令咒圖了(首圖)。
# 當年明明有設計出練成陣,卻沒設計令咒圖。
# 第二話內容好硬好難寫。
#『妳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第三話就開始好寫的錯覺?(●染調)』
 
 
                                                                                          2021.11.01 by毛

台長: 毛‧鵝‧麥三人組
人氣(441)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FATE撰 |
此分類下一篇:【N‧忌F】第三話
此分類上一篇:【N‧忌F】第一話

小麥
是貓頭鷹吧這令咒圖!

原來這時候的爸媽在學術研討會中哇
關於家裡留存的糧食瞬間消失的故事XDDDDD
這果然就是我們的白吃白喝萬萬歲騎士的節奏哇!!!

介紹聖杯戰爭的概念~~~

我們不能意外小日這樣失禮的反應
畢竟大家看到眼前的亞瑟是女的,都會是這樣的反應吧XD
但小日,這樣真的母湯(喂XDDDDD
2021-11-01 11:38:55
版主回應
對XD
是隻顛倒戴著皇冠的貓頭鷹XDDD

爸媽不在家故事內容比較好進行XDDDDD(喂
小日家的食物消失之謎XDDDD(一點都不謎
才第一天就被吃這麼多,Saber嘴下留情啊!

覺得介紹聖杯戰爭這段好硬不好寫XDDDDD

其實在還沒接觸Fate前,第一次在動漫展看到Saber的圖時,我真的以為她是貞德XDDDD
也因為那張圖,讓我入坑到Fate作品中XD

所以就拿這想法套到小日身上XDDDD

再驚訝也不能突然開門啊,Saber還在換衣服啊小日XDDDDDDDDD
2021-11-01 14:07:1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