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2 23:50:57| 人氣688|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Pure Blood 番外] 新技能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彭哥列,目前義大利境內實力最強大的黑手黨家族。

不同於一般黑手黨,彭哥列成立的最高主旨就是保護想要保護的人。這種想法,在義大利其餘大大小小的黑手黨之中是笑話,也是眼中釘。

自從那次大戰後,彭哥列各守護者們總算了解神奈的背景、還有奈月和葵日。

彭哥列首領澤田綱吉和各守護者們早就見過各式各樣奇怪的事,因此對於吸血鬼的加入並沒有多大的反應。

 

「恭彌,為什麼最近日月總是不見人影?」躺在長廊上望著庭院的奈葉問著。

這一個月來,葵日和奈月每天早上都會跑出去,葵日中午會回來弄午餐,然後再帶著斐月出門直到晚餐時間回來做晚餐。

「不要躺在這邊擋路。」沒有回答,雲雀跨過奈葉走向廚房。

差不多晚餐時間了,雲守宅邸的大門被推開,走進玄關的正是葵日和斐月。

 

「我說妳們兩個啊,最近到底是去哪裡快活了?

奈葉啊妳這樣躺在那邊又用這種口氣問話真的很像大叔耶,葵日心想。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葵日隨口說「就出去走走囉!」接著走進廚房準備晚餐。

 

唉喲? 這種逃避的回答方式是跟誰學的?

看來葵日是不打算說,奈葉轉向躺在自己旁邊的斐月。「去哪啦?

 

「奈葉!! 妳這樣抓我的頭很痛!! 」斐月掙扎「日!! 快救我!!」奈葉你根本就是把小日無視妳的氣出在我身上啊這樣一點都不公平!

「月,不好意思我也救不了妳。」月往聲音來源看去,發現日也被雲雀單手抓著頭拎出來,頭上還有個大腫包,看來是因為忤逆奈葉而被雲雀修理了。

 

奈葉坐起身,盤著腿瞪著眼前兩位小朋友。

「挖啊!! 為什麼!!!!

「我們只是想在之後的戰鬥幫上忙而已。」葵日喝了一口茶,無視身後哭鬧的斐月「總不能每次都讓神奈妳分神照顧我們吧。」

「為什麼我也要挨打啦!!!!

「都學了些什麼?」奈葉同樣無視前方哭鬧的斐月,喝了一口茶。

「近距離的攻擊和防衛。」

「武器呢?

「長刀和短刀。」

「月也是?

「小月去了只是負責幫我療傷。」

「月,妳好吵!」終於受夠了前面哭鬧的斐月,奈葉起身在賞了一顆爆栗給她。

 

「日,出門前把那坨東西一起帶走。」這指得當然是地上那奄奄一息的斐月

 

 

 

隔日,畫面難得的轉到雨守的宅邸

地下室,一直是雨之守護者山本武的練習場所。

「妳們終於來啦!」山本打開門迎接日月「喔? 被小公主發現啦?」看到兩隻小的,尤其是斐月頭上的種包數量,山本大概可以知道昨晚發生什麼事了。

「奈葉好過份…」]斐月想起昨晚,眼淚又快噴出來

「今天也多多指教,師父。」

 

 

另一邊,在彭哥列總部的首領辦公室

「獄寺,沒有蛋糕了嗎?

「妳這臭丫頭! 幹嘛又來這邊白吃白喝!

「好啦!你們兩個別再吵了。」

每當雲雀學長出任務,奈葉就會來這裡度過一整天。而常見的情景就是這樣,和獄寺吵架,然後澤田在勸架。

不耐煩的又拿了一盤蛋糕給奈葉,獄寺大聲的說「幹嘛不待在雲守府吃自家的東西!

「葵日不在啊! 斐月做的東西怎麼能吃…」奈葉大口的吃的蛋糕,同時抱怨著

最近恭彌不在就算了,那兩隻小的竟然給我天天跑出去快活

「不在?」澤田好奇的從公文堆中抬起頭

「她們兩個最近在阿武那邊接受訓練,葵日說她不想當拖油瓶。」

「喔?」澤田放下手中的公文,雙手交疊「學習用刀嗎?

「好像是,但葵日又說長刀和短刀。」奈葉聳肩「反正斐月跟著,不會受傷的。」

「也好,不然那兩隻好吵。」獄寺嘆了一口氣,拿起茶壺為澤田添茶。

 

窗邊一個影子打破正要開始的寂靜

是雲豆,用嘴輕輕的敲了窗戶後飛向奈葉停在她肩上,彷彿和奈葉說話般的看著奈葉的眼睛

同時,澤田鋼吉突然有股寒意,馬上站起身「好像有什麼…」

「失控的怪物朝著這邊來了!?」奈葉大叫,從沙發上跳起後衝出門外

 

 

是從雲雀傳來的消息

他發現了一個黑手黨家族專門研究人造士兵,透過不少的情報發現今天是那家族要把人造士兵放到街上製造恐慌的日子。雲雀前往該家族打算消滅那些東西,卻在攻進去後才發現對方釋出士兵的路線不只一個,才會命令雲豆來傳訊息。

 

這些士兵是製造出來攻擊彭哥列的。

 

還沒跑到彭哥列領地大門,奈葉已經感覺的到有大數量的生物正以異常的速度朝自己的所在地而來。

 

「澤田!」轉頭看著跟在自己身後的彭哥列守領

「獄寺,麻煩你通知山本。」澤田迅速的向獄寺下達命令,接著進入死氣模式。

「等等! 只通知阿武?!

「其他守護者都不在。」澤田握緊拳頭,看來這次的敵人是算準這天沒多少守護者才攻擊的。

 

才過沒幾分鐘,原本在遠方的騷動已經近在眼前

「這到底是…?」雨守山本武到達後對眼前的情景感到不可思議

「奈葉…那是…蛇?」跟著來的葵日也同樣的睜大眼睛

「日,怎麼會有那麼大隻的…蜘蛛?!」斐月完全愣住

「我一定要殺了恭彌,雲豆可沒說敵人是這些噁心的東西啊!」奈夜打了個冷戰,不悅的感覺迅速充滿全身

 

口中雖然這樣說,奈葉還是用牙在手指上割出一道傷口,鮮紅的血液沿著指尖滴落,隨著血滴的增加,地面漸漸形成一面充滿像是咒語的圖騰,而之中慢慢升起了一把血紅握把的長鐮刀。

雙手緊抓著鐮刀,奈葉向前衝去。與她面對面的正是一隻黑得發亮的蜘蛛,六隻眼睛緊盯著眼前的女子,揚起毒牙。想當然耳,奈葉當然不會乖乖的讓那對尖牙傷到自己,向後一躍避開了攻擊,雙腳一落地又迅速向大蜘蛛的方向一跳,單手抓著鐮刀順勢朝著三雙眼睛的中央砍下,原以為這樣就沒事了,卻忘記生物會流血這件事,忘了就算了還因為稍微放鬆就被自己砍殺的生物血液噴得全身都是,還是綠色的噁心汁液!

 

「啊! 超級噁心! 」無奈的用地上的樹葉抹掉鐮刀上的綠色液體,奈葉決定將鐮刀收起來,免得刀以後有味道。

「奈葉! 小心!」完全沒有注意周圍的奈葉聽到葵日的聲音,才抬起頭便看見一把小短刀從自己臉邊飛去,正中一頭黑色蜜蜂的腦袋。

奈葉不可置信的睜著眼睛轉過頭看著遠方的葵日,葵日反而沒有將眼神多停留在奈葉身上,馬上就轉往另一邊對付其他的怪物。

「月,待在日旁邊!」奈葉朝著月喊著,接著再度喚出血圖騰並從中拿出一副弓與箭。她決定從遠距離攻擊,不然那綠色的血液實在太臭太噁心。

 

「嗚哇! ! 那隻是什麼好噁心!

「月,妳不要吵我現在很忙!」手槍和短刀各拿在一手的葵日緊張的回答,誰會想到訓練到一半會遇到這種事情?!

「日! 妳什麼時候又去學用手槍的?

「月! 我現在真的很忙!」葵日舉起手槍解決的遠處準備偷襲澤田的大蜈蚣,視線搜尋著奈葉,馬上看到奈葉上方正有一隻大型蜜蜂準備衝下要攻擊她。

「奈葉!」吼了一聲,也許是距離太遠所以奈葉聽不到葵日的叫喊,葵日馬上丟出手上的小刀。小刀雖然成功把蜜蜂尾部的尖刺削斷,卻沒有阻止那隻蜜蜂府衝的速度。

奈葉最後終於發現自己頭上的影子,轉過身來卻發現腰上的箭已經沒了。這時要再拿出鐮刀也來不及,看了一眼日和月發現她們是安全的,奈葉迅速跳離原本的位置,大蜜蜂撞上的面揚起塵土,翅膀的嗡嗡聲並沒有停止,大蜜蜂再度飛起潮著奈葉逼近。

「奈葉!!」葵日抽出背上的長刀帶著斐月向著奈葉奔去,卻在半路又遇到一隻螞蟻阻礙,她丟下已經沒有子彈的槍雙手緊握著長刀。

抓著弓的奈葉緊盯著眼前的蜜蜂,腦子迅速的運轉。拿鐮刀? 可是這種昆蟲血的味道很臭,還會噴到自己。再從圖騰中拿箭? 可是這蜜蜂好像隨時會攻擊我我還是不要動比較好。跑? 怎麼可以在如此的低劣生物面前逃跑?!

 

「月! 奈葉幹嘛蹲在那邊不動?

「小日,我覺得奈葉腦子中一定又在自尊與生命的對話了。」斐月用不知從哪來的望遠鏡研究著遠方的奈葉。

 

現在這種情形,就是小月常常說的敵動我就動,敵不動我也別動? 這該死的蜜蜂不要動我也不會動,麻煩的就是萬一牠動了我要怎麼動?! 好像只能把鐮刀拿出來才能活下來了,但本小姐實在很不想讓寶貝鐮刀沾到這噁心的血…… ! 前面的屍體上面有剛剛葵日的短刀,要是能拿到那把刀的話就沒問題了!

 

 

奈葉小心的移動腳步,眼神緊盯著蜜蜂準備行動。蜜蜂的觸角輕微的抖了一下,奈葉馬上就了解那是蜜蜂要攻擊的前兆,她蹲低身體預備往前跳。在跳出去前奈葉感覺到一個熟悉的動靜。

蜜蜂抬起斷掉卻依舊致命的毒針,卻沒有機會攻擊奈葉,因為一條鐵鍊從蜜蜂的後方出現病纏繞牠的身體,接著鐵鍊末端的錐刺刺入,蜜蜂就在那瞬間斃命。

那鐵鍊大家都認得,當然就是彭哥列雲之守護著雲雀的武器,從浮萍拐後方彈射出來的鐵鍊帶著鐵錐刺。

「在發呆?」雲雀站在蜜蜂屍體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奈葉。

「才沒有,恭彌你不要搶走我的獵物。」

 

「奈葉!」終於解決掉螞蟻的葵日拉著斐月跑來

「喔,日妳完全可以保護自己了呢!」奈葉微微的一笑

「對啊! 日也可以保護我呢!」斐月一副我的功勞最大的表情「不過奈葉剛剛很危險耶!

「奈葉拜託妳不要在那種時刻緊抓著自尊不放好嗎?」葵日一臉無奈

「妳們不懂王的堅持。」

「奈葉,妳那種堅持在我們兩個看來完全是意義不明的…」葵日難得的吐槽出現了!

奈葉無視眾人的視線「話說妳剛剛是想殺了本小姐對不對?」這句話是對著葵日說的

「哪有! 我有好好的瞄準才丟出去的。」

「真的嘛日? 可是妳一下就把刀丟出去了耶!

「小月妳閉嘴! 妳想害死我嘛?!」葵日用力摀住斐月的嘴

 

 

「日妳果然想殺死本小姐嘛! 還有不是說只有長短刀嗎? 怎麼會有槍??

「沒有啦! 不是…師傅不是只有山本大哥嘛!!!奈葉不要抓頭!!

 

 

夜晚

日月二人正準備爬上床,動作的同時也感覺到站在門口的人

「雲雀大哥?!」斐月驚嚇,我還以為是奈葉呢!

「小動物,今天表現不錯。」雲雀看著葵日講話。

「我只是不想像之前一樣,只能躲在一旁依靠奈葉而已…」葵日扭著自己的雙手「只要我能夠保護自己和斐月,奈葉也就可以保護自己了。」

看著葵日,雲雀沒有回話,他從身後拿出不知道是什麼的一小包丟在床上,「記得要每天清理它們。」雲雀講完這句話後離開房門口。

「日,那一包是什麼?」斐月好奇的指著那一包。

葵日聳肩,接著拿起那個包裹並把它打開來「這個…?!

「日!!  是新的槍和短刀耶! 短刀握把這邊這條線是什麼?

「笨蛋小月,有這條線我才可以回收這把刀啦!」葵日的嘴角微微上揚

 


謝謝你喔雲雀大哥!


~~~~~~~~~~~~~~~~~~~~~~~~~~~~~~~~~~~~~~~~~~~~~

鵝曰

好感輪喔我生出來了這過程整個辛苦不好意思哈哈哈哈我需要茶葉

台長: 毛‧鵝‧麥三人組
人氣(688)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家教筆 |
此分類上一篇:[Pure Blood 番外] 任務

斐月你好吵阿斐月XDDD
葵日變好帥喔竟然去學戰鬥技能
那斐月...(囉嗦,她只要會療傷就好
噁心的動物士兵阿阿阿阿,奈葉叫出武器的方式好帥喔!
可是小心血不要流完了喔(這是重點嗎XD
哎呀殺就對了還管它動不動什麼的好煩阿XDDDD

葵日好大的進步喔超帥耶
可是我也再懷疑她是不是想殺了奈葉XDD
2013-12-13 00:38:14
版主回應
斐月就是如此"熱鬧"的腳色哈哈哈哈
事吧葵日就事被我寫得很帥氣不好意思斐月就乖乖摔倒就好了XDDDD

放心 血不會流完的因為有雲雀在啊(挑眉笑

我基本上覺得葵日有一半是想殺了奈葉啦 但是說不定奈葉也在自己心裡上演了自尊與生命的對話XDDD
2013-12-14 00:26:18
首圖雲豆好可愛XDD

雲雀你居然直接跨過去XDDDD
斐月好悲劇XDD
喔喔!?葵日特訓去~~~
原來山本是師父呀~
喔不敵襲呀!!
那些生物好噁心呀!!!!!!!!!!!!
『自尊與生命』的對話XDDDD
奈夜不要在戰鬥時思考這種問題呀XDDDD
殺過去就是了XDDDD
戰鬥過程真精彩~~
葵日你好帥~XDDD
2013-12-13 23:47:38
版主回應
最近有愛上雲豆的感覺XDD

跨過去了啊誰叫奈葉就擋在路中央哈哈哈哈
斐月就是不停的被毆打 葵日在我的腦海中是個認真冷靜的孩子XDD
不要這樣 自尊與生命的對話很常發生的難道你們都不會嗎?! (妳會才怪

葵日夠帥吧! 我就知道宦官會很開心~~
2013-12-14 00:20:0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