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4 00:46:13| 人氣1,100|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Pure Blood 番外] 吵架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是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義大利彭哥列各守護者難得都在自家宅邸,享受這得來不易的平靜。

 

「十代首領,請用茶。」

「謝謝你,獄寺。」

在首領辦公室裏面的兩人分別是彭哥列第十代現任首領澤田鋼吉和他最忠心的狗……不對,是左右手 嵐守獄寺隼人

 

「天氣真好呢!獄寺,你今天沒有任務吧!

「報告首領,今天沒有任務。」

「總覺得這一天太過平靜了…」澤田感到不安,真的太平靜了。

「不會啦首領,彭哥列家族可是每一天都很平……」

 

!! 首領門被用力撞開,嚇的兩個人馬上進入備戰狀態。

「誰那麼大膽子敢襲擊首領?」獄寺擋在澤田面前喊道

 

 

「獄寺!!!!」一坨黑影衝向他。還好身為嵐守反應能力極好的他一手抓住那坨黑影。

「斐月?」看清楚後才發現是前陣子加入家族的吸血鬼三人組中其中一個「妳怎麼變成這樣?」小小的臉上布滿淚痕…還是鼻涕痕?

「月,妳不要那麼任性。快回去道歉吧免得奈葉更生氣。」

 

 

另一邊在雲守宅邸

「……」雲雀恭彌正盯著床上那把被子蓋在自己身上就以為沒人看的到自己的女人「幹嘛?

「月那個笨蛋!

 

 

回到總部

「獄寺我決定了! 我要離家出走!」坐在沙發上,斐月雙手插著。

「月,妳這句話有經過腦子嗎?」一邊的葵日窕眉看著身邊這位好友,太了解她的個性了。

「妳離家出走是要走去哪裡?」坐在兩人對面的獄寺問

「你家。」斐月伸出手指指著獄寺

「啥?!」獄寺和葵日兩人傻眼。完全確定這傢伙不了解離家出走的定義。

 

「我要先回家了,奈葉還沒吃東西。」葵日搖了搖頭,跳下殺伐走出首領辦公室。

 

「斐月啊,妳真的確定要離家出走? 站在後面的澤田擔心的看著斐月。

依照自己的感覺,其實斐月是個很黏奈葉的孩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總之奈葉是大笨蛋…」才說了這幾個字的斐月眼淚又流出來

 

看到這景象的澤田也不想再問下去,只好走到獄寺旁邊「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解決了。」

「首領?!」通常一般人都會覺得首領這種行為是把燙手山芋丟給自己,但各位讀者也別忘了,獄寺對於自家首領的癡狂度不同於一般人「是的! 我不會辜負首領的期待的!

 

獄寺你的眼神怎麼會有感激的樣子?

 

「走吧這任務我一定要完美結束!

我說獄寺啊,單手抓小孩頭實在不是一個很好的行為。

 

 

 

回到雲守宅邸

「……」持續看著這坨床單已經超過10分鐘了,雲雀已經開始不耐煩。轉頭看著站在旁邊的葵日。

「雲雀大哥,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很愚蠢的事件。」葵日一臉不要問我的表情,「午餐吃漢堡肉好嗎?

雲雀點了頭,葵日便離開房間準備午餐去了。

 

雲雀上前坐在床緣,看著床單球,好像有點不對勁。

「優娜。」掀開床單,裡面的人竟然氣到睡著了

 

 

 

這裡是嵐守宅邸

「小鬼,快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都是奈葉的錯啦!

獄寺挑眉,通常這種回答就表示整個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這傢伙。

 

轉身走進廚房,獄寺在櫃子裡翻找。

我記得有放一個在這裡…啊! 找到了!

再走回客廳,亮出手上的包裝。

「巧克力!!!!!」斐月瞬間雙眼發光「這個牌子最好吃了我要我要!

「先把妳和任性公主吵架的原因告訴我,就給你巧克力。」

「這件事其實都是奈葉的錯啦!」斐月為了搶獄寺手中的巧克力,正努力的爬上沙發椅背。

「不說我就不給妳。」獄寺抬高拿著巧克力的手,不讓斐月搆著。

 

「奈葉自從從日本回來後都只坐在電腦前面…」斐月爬回沙發坐墊,嘆了一口氣。抓著旁邊的抱著一臉哀怨開始敘述早上發生的事情。

 

事情是這樣的

從日本回來後,奈葉每天都坐在那個叫電腦的東西前面,都不跟我玩。

早上我在報紙裡面發現一則廣告,是街上新開的一家蛋糕店正在特價,我開心的跑進書房要告訴奈葉這件事,因為奈葉一定會開心的帶著我和葵日去吃蛋糕。

誰知道我的左腳會卡到自己的右腳,接下來我只記得一陣令人想吐的旋轉,直到撞上了電腦才停下來。

停止暈眩後我站起來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奈葉,她竟然沒有看我是否受傷!

她只是看著黑掉的電腦螢幕發呆,大概過了20秒吧,奈葉轉過來瞪著我然後說「斐月妳這個愚蠢的笨蛋。」

 

「小鬼不要在我身上哭!」原本坐在一邊聽事情原委的獄寺發現斐月正抓著自己外套大哭。

「我才不是笨蛋咧! 奈葉才是笨蛋! 人家又沒有怎樣!

「鼻涕!

 

 

 

畫面轉回雲守宅邸

氣到睡著的奈葉張開眼睛,看著天花板「這是恭彌的房間?

動了動身體發現有一雙手圈住自己,往左邊一看是恭彌,但是往右邊一看是葵日。

 

大家為什麼都擠在我旁邊睡?

 

發現奈葉醒了,葵日也張開眼睛。「奈葉,午餐準備好了。」

點了點頭,看著葵日爬起來「奈葉,斐月在獄寺大哥那裏鬧脾氣喔。」

聽完這番話,奈葉翻了個白眼「好我知道了。」

葵日離開房間後,雲雀還是沒有醒來。

 

「恭彌,你抱得太緊了。」

沒有動靜,奈葉伸出手捏住雲雀的臉,把嘴巴往兩旁推。

「恭彌很少笑呢。」

突然一手抓住奈葉的雙手,雲雀睜開眼睛。「妳和小動物怎麼了?

 

奈葉嘆了一口氣,轉過身並將自己的位置挪的更接近雲雀的胸口。

「我最近在網路上查鯛魚燒的製作方法。」

 

還在想鯛魚燒? 是有多想吃? 雲雀挑眉

 

「義大利都沒有賣鯛魚燒,所以我認真的研究網路上的作法,挑了一個看起來最好吃的食譜打算印下來叫葵日試作看看。」奈葉講到這邊,火氣又有點上來「但是斐月那個笨蛋卻在這時候撞上開機按鈕,我所有資料付之一炬。」

「就為了鯛魚燒?

「恭彌! 保坂那個時候買給我吃的鯛魚燒真的很好吃! 回義大利已經一個多月了我還是無法忘記那美妙的滋味!」為什麼義大利沒有人賣鯛魚燒呢本小姐實在不懂!

 

聽到保坂的名字,雲雀的臉立刻黑掉。

一個起身,把奈葉扛在肩膀上走了出去。

「恭彌! 你幹嘛!

無視肩膀上奈葉的掙扎,雲雀下樓後先是到餐廳「小動物,準備鬆餅粉和紅豆泥。」

「好…好的,雲雀大哥。」葵日傻眼,「奈葉,你又幹嘛啦?

「葵日! 快叫恭彌放我下來!

 

奈葉啊,我救不了妳…葵日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好吧! 來去準備雲雀大哥說的東西。」

 

 

 

「所以我說啊…根本就是妳撞到電腦的問題吧!

「才不是這個問題! 奈葉根本就不該把電腦放在那邊!

 

那是要放哪獄寺心裡翻了一個大白眼

 

「我說恭彌放下我啦!

獄寺抬起頭,剛剛我是不是聽到任性公主的聲音?

看了看旁邊的斐月,她沒有任何反應。應該是我聽錯。

 

獄寺正打算要繼續糾正斐月歪曲的想法時,兩人前方的門被推開。

站在那邊的是雲雀,肩膀上扛著的是不斷掙扎的奈葉。

「雲雀恭彌! 快把本小姐放下來!」奈葉喊著,然後驚訝的發現自己真的被雲雀放下來了

腳落地後仔細的看了看四周,噢! 是獄寺家。

 

「奈葉?!

「斐月。」看著眼前吃得滿嘴巧克力的小孩「妳所說的離家出走是這裡啊?」帶著恥笑的語調

「才不是呢! 奈葉妳這笨蛋才不會懂離家出走的真正精華!

我說啊妳現在是在說什麼? 難道妳就懂?

「好大的膽子敢用笨蛋稱呼本小姐?!

 

「小鬼,快道歉。」獄寺押著準備逃跑的斐月

「優娜。」雲雀也抓住奈葉的手臂,阻止她轉身離開。

 

奈葉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轉回來看著斐月。

「回家吧,葵日準備好晚餐了。」

擦掉眼淚,斐月跳下沙發「我只是摔倒了而已。」

「我知道,那是妳的絕活兒。」

「是電腦不該在那裏的。」

「這妳要跟恭彌說,是他的電腦。」

「蛋糕…」

「本來今天會有鯛魚燒的,被妳毀了。」

「鯛魚燒?!」就是之前在日本奈葉說的那個超級美味的點心?!

 

定住三秒,斐月又大哭「奈葉!!  鯛魚燒!!!

 

「閉嘴。」雲雀皺眉,上前。斐月也才聽到著兩個字馬上停止哭泣。

雲雀啊,單手抓小孩頭是一種不好的行為喔!

 

「獄寺啊,謝謝你照顧斐月。」奈葉轉身跟上離開的雲雀,手朝著獄寺揮了揮。

「才不是呢奈葉! 是我照顧獄寺!

「臭小鬼妳欠我一條巧克力!」獄寺火大,誰照顧誰啊!

「斐月妳又搶別人的巧克力了?

「沒有,是獄寺求我吃的。」這謊撒的可大了。

 

奈葉停下腳步,轉身看著站在嵐守大宅門口的獄寺「獄寺,明天我會要小月帶著一打巧克力來謝罪的。」

「是獄寺求人家吃的!

 

獄寺無奈的搖了搖頭。怎麼有種保姆的感覺?

 

 

回到雲守宅邸

看起來是知道自己錯了的斐月還在喃喃自語「鯛魚燒…」

 

「你們回來啦~」葵日關上電視跳下沙發迎接三人。

「都準備好了?

「是的雲雀大哥。」

「小動物來幫忙。」雲雀對著葵日說道,接著走進廚房。

其餘兩人不解的站在廚房門口,不到三十分鐘,葵日捧著盤子走了出來。

 

「鯛魚燒!」奈葉不可置信的喊出聲

「這就是鯛魚燒?!」斐月已經正坐在桌前

「是雲雀大哥做的喔!」葵日笑了笑「看起來好好吃!

 

 

 

「好啦! 妳們兩個趕快睡覺。」奈葉離開床邊,命令床上的兩個小孩。

「奈葉今天不一起睡嗎?」斐月揉著眼睛問「好久沒有一起睡了。」

「不要,跟妳們兩個一起睡我會被擠死。」奈葉皺眉,想起了上次和這兩個小鬼一起睡得不愉快回憶。

「我今天有和奈葉一起睡喔!」葵日得意的笑著

「不公平!

「不要再吵了,睡覺。」不想理會即將吵起來的兩隻小鬼,奈葉關上房門。

 

無奈的走回自己房間,途中經過雲雀的房間。

「為什麼會作鯛魚燒?」靠著房門看著剛套上棉質上衣的雲雀

「看別人換衣服是很不好的習慣。」他嘴角揚起,看著奈葉爬上自己的床

「早點說你會做,我就不用這樣捉弄斐月啦。」

「看妳玩的那麼開心。」雲雀坐在床沿。

 

其實想一想,這種資料只要開機後就可以再找到。

奈葉指是覺得太無聊想找點事做才兇斐月的。

沒辦法,斐月就是很好玩啊,要是換成葵日就不會這麼有趣了。

 

「不餓嗎?」雲雀看著奈葉很自動的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

「不餓,鯛魚燒吃了三個。」奈葉確定自己還不需要喝血「倒是睏了。」打了個哈欠。

「睡這?」雲雀繼續看著眼前的女人躺在自己的床上打哈欠

「不想動了,恭彌我們今天換房間睡。」

動了動身體,奈葉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勢打算睡去。沒聽到雲雀的回答,卻感覺床墊因為他人的移動而下陷。

熟悉的雙手從後方圈住自己。

「恭彌,這樣我很難睡。」

「囉嗦。咬殺。」

偷偷笑了笑,奈葉轉過身面對雲雀,「這樣斐月會更生氣喔!

看著雲雀露出不解的神情,奈葉抬頭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雲雀的唇「鯛魚燒很好吃呢!

「那傢伙買的比較好吃?

「你做的更好吃。」恭彌很愛生氣呢!

 

無奈的看著懷裡的女人揚起得意的笑容,雲雀閉上眼。

「睡吧。」



~~~~~~~~~~~~~~~~~~~~~~~~~~~~~~~~~~~~~~~~~~~~~~~~~~~~~~~~~~~~~~~~

鵝曰

在本鵝心中,小月就是一個如此任性的孩子

獄寺真是抱歉了,讓你浪費一根巧克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想吃鯛魚燒...

台長: 毛‧鵝‧麥三人組
人氣(1,100)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家教筆 |
此分類下一篇:[Pure Blood 番外] 任務
此分類上一篇:[Pure Blood 番外] 上學趣

宦鵝麥仨人行ˇ
我是麥

斐月你好可愛阿,沒錯,就是這股氣勢離家出走吧!!!(握拳
不過看到他說要去獄寺家就笑噴了XDDD
獄寺君向這時候不應該感到感激阿,為什麼你反被受激勵的樣子呢
你真是十代手領控阿你XDDD
被巧克力收買那段真的好可愛阿XDDDD
我看到左腳卡右腳就好笑出來了還被姊姊罵神經病XDD

奈葉你...意外的很執著於鯛魚燒呢
雲雀先生請不要吃醋謝謝

哈哈,斐月被寫得好任性阿但他就是該這樣任性齁XDD
是他求我吃的,不可以這樣說謊阿你XDDDD
好險最後是如此溫馨的收場呢(笑
2013-11-14 10:04:47
版主回應
這股氣勢基本上讓眾人完全無言XD 離家出走去保姆家感覺是全天下小孩都會說的話XDDD
獄寺就是如此的首領控 有點難控制哈哈哈哈哈

左腳卡右腳的靈感來自你的文XD 斐月就是超級適合這種摔倒法


其實...是作者最近頗想吃鯛魚燒


我在寫收尾的時候煩惱一下 要溫馨收尾還是斐月被修理讓我猶豫了一陣子XDDDD
2013-11-14 13:45:52
獄寺你這個第十代手領控XDDDDD
左腳卡右腳XDDDD
到底是怎麼走會走成那樣XDDDDD
哈哈哈,離家出走的理由真的會無言呀XDDD
不過奈夜你好壞喔XD
鬧那著斐月玩XDD

哈哈雲雀吃醋了XDDD

糟糕害我也好想吃鯛魚燒....
下次去商店街時買來吃吧XD(笑(欸
2013-11-14 19:07:40
版主回應
無論是漫畫還是別人寫的家教文我都深深覺得獄寺是首領控XDDD
左腳卡右腳這招就確定是斐月的絕招了 能把電腦撞到關機呢你看多厲害!

有時候無聊就會想捉弄了 這點我完全了解 (壞心
雲雀被我描述成愛吃醋的人了我對不起他XDDDD

我也想吃鯛魚燒!!! (滾地
2013-11-14 20:31:2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