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3 23:42:57| 人氣239|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Pure Blood 1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嘖」看見她們的眼神,奈葉終於說了:「最後一次是…五年前恭彌救了我的那天…」















「什…」葵日和斐月聽見這答案,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也就是說,這五年來,奈葉不但沒有進食,還供給血液給我們?!

 

「哇!!!!! 奈葉大笨蛋!!!」直接大哭的斐月控制不了自己,她竟然五年來都在做會殺死奈葉的事情。

 

 

另一邊

「雲雀?!」正好被萊斯踹到一邊的獄寺發現多了個人

「草食動物滾一邊去。」加入戰局的雲雀瞄了一眼獄寺,「我來咬殺他。」

聽見這話的山本也退下,「看來雲雀學長有方法對付這怪物,我看我們就先撤回後方。」

 

「怎麼? 他們兩個人打不過我,你認為你憑什麼單槍匹馬站在我面前呢?

「少囉嗦,狂妄的傢伙一律咬殺!

 

雲雀抓著拐子就衝向萊斯,不帶任何猶豫。

腦子一想到躺在血泊中的人,原本就不小的怒火就直直的衝上腦門。

先是擋下萊斯的攻擊,一個迴旋就把萊斯手上的武器踢飛。

「這…?!

絕對不給敵人喘息時間,雲雀一個拐子朝著萊斯右臉揮去。

另一支浮萍拐早已準備好,攻擊性強大矛頭從後方彈出,朝著萊斯心臟的部位射過去。

 

反應本來就易於常人的萊斯只閃過心臟的要害,矛頭還是刺穿了身軀。

原本認為這擊根本不會造成任何傷害的萊斯,這要得意之時,痛楚像觸電那般擴散。

「怎麼會?」萊斯摀著傷,看著雲雀。

「咬殺。」

不想解釋,雲雀直接用浮萍拐貫穿萊斯的心臟。

兩眼直瞪的萊斯,餘光看見了雲雀的浮萍拐,以及上面微乾的血漬。

 

「原來如此…」萊斯咳著血,感覺到身體漸漸失去感覺「可惡的…丫頭…」

 

確定萊斯失去生命現象後,雲雀轉頭正要往回走的時候,聽見前方傳來瘋狂的叫聲。

「奈葉妳這個大笨蛋!! 給我張開眼睛!!!」不知道哪裡吃了熊心豹子膽的斐月正瘋狂的敲著奈葉的胸口

讓雲雀驚訝的是,平常只要斐月一任性就會揍人的斐葉竟然沒有反應。

 

「別…別打…小心…我…我把妳塞…塞馬桶…」呼吸漸漸微弱的奈夜吃力的吐出話語

 

雲雀上前,不可置信的看著躺在葵日腳上的奈葉

「啊…是雲雀」

「…」

「怎…我是叫…你的姓啊…」

「叫名字。」

「……」奈葉沒有回話,撇過頭「我想睡一下…」

「妳睡著,我就咬殺妳。」

 

奈葉沒有回答,眾人也不敢說話,要是不小心說錯話,難保會不會被雲守咬殺…

 

「哀呀呀呀!」渾厚的聲音從大家的後方傳來。

轉過頭去,卻沒看到人。

「小公主怎麼搞成這副德性呢?」聲音又出現了。

大家抬起頭,才發現彭哥列的宅子樓頂上蹲著一位男性。

不對,是一位矮小身材又圓潤的老人。

 

「誰?」澤田驚訝

這男人難道從剛剛就在那裡? 怎麼一絲氣息都感覺不到?

 

「呵呵呵!」老先生邊笑邊從屋頂站起,像是走路般向前一踏便來到眾人面前「年輕的彭哥列首領啊! 猜猜我是誰啊~」老先生俏皮說著話的同時還拿出一把扇子遮住自己的臉。

澤田走到眾人的最前方,疑惑的雙眼不停的盯著老人。其餘的守護者們除了抱著奈葉的雲雀,其他人都站在一旁警戒著。

 

澤田感覺不到老人的殺氣,卻也感覺不到老人的氣息。

難道彭哥列的第六感沒用? 不對,不是沒用,而是這種感覺似曾相似…

這種沒有殺氣又沒有任何氣息的感覺好像曾經遇到過…

也許…

 

「您是和奈葉一樣的吸血鬼嗎?」澤田問

「呵呵呵!」老先生開心的揮著扇子「吾乃吸血鬼沒有錯,只是和小公主不太一樣喔~

老先生拿著扇子又搧了搧,歪著頭眼神越過警戒的守護著們「你們是要繼續猜我是誰呢? 還是要讓我去救小公主?

聽到這句話的雲雀將奈葉輕輕放下,抓著浮萍拐站起並瞪著老先生。

 

「恭彌…」此時奈葉突然說話,並用手抓著雲雀的褲腳阻止他「他是吸血鬼王國三侯爵之一的傑爾…」

 

雲雀先是愣了一會兒,彷彿腦子正在釐清些什麼,最後放下手中的武器。

奈葉接著將目光轉向名為傑爾的老先生「傑爾…怎麼出現了?

 

「哀呀呀~ 小公主妳怎麼才一陣子不見就把自己搞成這樣子?」老先生收起扇子並向澤田點了個頭之後便穿過眾人到奈葉身邊蹲下。

奈葉沒有回話,只是輕輕的閉上眼睛笑了笑。

「還是沒找到屬於小公主的血嗎?」傑爾語帶悲傷的搖著頭

 

葵日從傑爾的話語中好像聽出了什麼,一個箭步上前,也顧不得禮儀了「大叔!! 你知道怎麼救奈葉嘛?

「的確知道。」

「那你快救救她!」斐月也像是發現了什麼,也上前抓住傑爾。

「妳們兩位,是被小公主的血害得變成這種體質吧?」傑爾看著兩人「為什麼要幫助小公主呢?

 

「沒有為什麼啦!!!」兩人聽完傑爾的話同時大吼「快救她啦臭老頭!

 

 

嗯……

山本心想,奈葉啊妳做為兩個小鬼的老大總該注意一下自己的說話方式啊!

看這兩個孩子都只學壞的不學好的…

身教啊身教!

 

 

「哈哈哈哈哈哈哈!」被葵日和奈月臭罵的傑爾仰天大笑了起來「真不愧是小公主教出來的孩子啊! 哈哈哈!

其餘的人傻眼,原本以為葵日和奈月會因此惹惱傑爾而被修理,沒想到這位老先生出乎意料的大方?!

 

「其實,」傑爾拿出手帕擦了擦眼角的眼淚,剛剛笑得太過火了「只要找到能滿足小公主飢餓的那種血就好啦~

 

傑爾得意的說完,卻發現眾人一陣靜默。

「怎麼?

「我們…不知道奈葉的那種血是哪種血…」斐月低著頭

「怎麼會不知道呢? 小公主都沒說?

「沒有…」葵日也低著頭

 

「小公主妳幹嘛不告訴她們?」傑爾驚訝的眼神轉向奈葉

「沒必要說…」說了麻煩,奈葉心想

 

這時雲雀走上前「只有一種血能讓她感到滿足是不是?

「是的。」

 

「只有一種?!」獄寺大叫「吸血鬼不是只要是血都可以喝嗎?

「血種不純的吸血鬼才是這樣,但是小公主來自我們種族中血種最純的家族,只有特定一種的血才能滿足小公主的飢餓。」

 

「其他血都不行嗎?」山本提問

「其他的血可以喝,卻不能復原其純血的力量,也不能過量,會致死。」

 

「但是奈葉都不告訴我們屬於她的血是什麼…」斐月哀怨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奈葉

「我才不會告訴你們咧…傑爾你不准說…」奈葉依舊固執

「小公主啊,這樣下去你會進入沉眠狀態啊!

 

「那是什麼?」雲雀覺得不對勁,於是開口問

「當吸血鬼找不到能滿足自己飢餓的血時,會進入睡眠狀態直到身邊的人找到那種血,並且讓她喝下才會醒來。」

 

眾人驚訝

也就是說,再不逼奈葉說出來她需要的血,奈葉就會進入睡眠狀態,只要一進入睡眠狀態,除了眼前了老先生外,就沒有人可以幫她找血了。

身為朋友們兼戰友,怎麼能允許自己那麼無能?

 

 

「等等…」原本低著頭掉淚的葵日突然想起什麼「之前,奈葉有不小心喝到雲雀的血,然後就突然恢復原本身體的大小…這樣,是不是代表雲雀的血就是奈葉要的血?

「真的?」傑爾皺眉看著葵日「妳確定小公主當下就恢復元氣了?

「是真的!

 

「五年前,我救出這女人的時候,她吸了我的血就恢復原樣了。」雲雀想起了當時的情況

「恩…原來是你啊…」傑爾抓著頭思考了一下「那應該就是你沒錯了。」





~~~~~~~~~~~~~~~~~~~~~~~~~~~~~~~~~~~~~~~~~~~~~~~~~~~~~~~~~~~~~~~~~~~~~~

鵝曰

相信在努力一陣子

鵝就可以填完這個坑了~

耶~~~ (灑花

台長: 毛‧鵝‧麥三人組
人氣(239)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家教筆 |
此分類下一篇:Pure Blood 13 [END]
此分類上一篇:Pure Blood 11

我怎麼覺得你想在十回中搞定他呢,我總覺得快完結了XD

不!奈葉你竟然做這蠢事
日跟月不會感到高興阿,大家都很緊張阿你這笨蛋!!
不過月阿你不要再敲了要是被你這樣搞死掉了這樣的死法實在會讓人接受不能阿XDD

喔喔喔喔喔?!!
所以恭彌快把你的血丟給奈葉快呀!
你愛他就把你的血丟給...(被咬殺
2013-10-14 09:05:29
版主回應
我其實真的很想十回解決一切 無奈已經十二了XDDD
相信下一回就是結局 (了吧?!
我整個就覺得月和日的任性絕對和奈葉本身有一定程度上的問題XDDD


什麼!
竟然懂我!
小麥妳果然是我知己!! 恭彌愛她啊QAQ
2013-10-14 22:04:30
居然就這樣撐了五年....也太厲害QAQ
喔喔!解決了好快~
老先生別玩了奈夜快掛了啊!
身教啊身教,哈哈XD
快喝雲雀的血吧奈葉!別ㄍ一ㄥ了!
2013-10-14 22:01:52
版主回應
這樣你才知道奈葉有多麼任性 (不對吧XD

老先生整個就笑呵呵啊
我喜歡老人的角色XD
2013-10-14 22:05:2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