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9 13:43:04| 人氣90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君子選戰

朱六辛:今天一樣要給大家帶來點新知識。

老衲:什麼新知識?

朱六辛:論語裡頭說。

老衲:等等,論語,是舊時代的產物了,
是中華傳統文化經典思想遺毒的代表,
哪算得上新知識啊。

朱六辛:沒聽說有句話叫:舊雨新知嗎?
舊的論語,有新的認知。 舊語新知。

老衲:是這個語嗎!

朱六辛:別在意這個嘛。

老衲:算了,不跟你計較。你要說論語的哪一段?

朱六辛: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和而不同,周而不比。

老衲:能不能結合實例具體說說?

朱六辛:這容易。就說選舉吧。
大家都想打一場君子之爭。

老衲:別打烏賊戰,互相潑髒水。

朱六辛:這時候就得用上這四句口訣了。

老衲:怎麼用呢?

朱六辛:首先呢,就要矜而不爭。
擺出一副我就是不選,要做好做滿的姿態,不爭位子。

老衲:可不爭哪來的位子呢?

朱六辛:你不爭,位子就得是你的。。

老衲:我不信。

朱六辛:就說你們山裡的不懂吧。
你只要爭了,那肯定得先被別人的魍軍打。
這一打,名聲就臭了,還怎麼爭呢?

老衲:所以說,不能爭?

朱六辛:當然不爭,而且要擺足了高姿態,說盡了好聽話。
最好表態支持別人爭。

老衲:為什麼呢?

朱六辛:這樣他們才會盯著出頭鳥打啊。死命弄臭他。

老衲:可就算他們都臭了,不爭,也還是輪不到我啊。

朱六辛:他們都臭了,就沒人可以選了,不就得徵召你了嗎?

老衲:原來擱在這裡等著啊!
可是這心思這麼陰,合乎君子法度嗎?

朱六辛:保證符合。論語說了:
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就是說選前做足姿態,坑完請他上酒家,就很君子。

老衲:這是這麼解釋的嗎?

朱六辛:我們島上就是這麼解釋的。

老衲:這跟原意也差太多了吧。

朱六辛:差不多的。島上都去源頭化了啊。這樣夠才本島化。

老衲:你們城市的也太能玩了吧。那群而不黨呢?

朱六辛:就是要融入其他派系裡面去。

老衲:也就是當臥底。

朱六辛 : 你才是臥底,你全家都是臥底。

老衲:不當臥底加入人家派系幹嘛呢?

朱六辛:誰讓你加入了啊,群而不黨,是融入但不加入啊。

老衲:這能頂什麼用啊?

朱六辛:你各派系都融入了怎麼會不管用呢?

老衲:這哪是君子啊!都成了變色龍了吧!
再說了融入各派系幹嘛啊?

朱六辛:就說你們睡廟裡的不懂。
融入各派系打下手才能拉關係、搏感情、建人脈啊。

老衲:說人話。

朱六辛:要探黑料啊。沒有黑料人家能願意徵召你嗎?

老衲:可人家派系願意收你嗎?

朱六辛:肯定收。他們也要人狀聲勢啊。
你矜而不爭,不搶當頭,人家指定會收。

老衲:還一套接一套的。城市人就是會玩啊。

朱六辛:好說好說。

老衲:和而不同呢?

朱六辛:就是要看起來友善,但不隨便同意別人的看法。

老衲:具體來說是?

朱六辛:和諧共存,求同存異。

老衲:白話點就是?

朱六辛:善搓湯圓但不隨便讓利。

老衲:你這是哪門子君子啊?喬家立院的嗎?

朱六辛:綁樁腳和諧友善分贓,不輕易附和讓利條件,挺和而不同的啊。

老衲:沒聽說過!

朱六辛:島上就是這麼說的。愛信不信。

老衲:好險你們島已經去源頭化裂解出去了,
不然孔子的棺材板哪壓得住。
趕緊說說最後的周而不比吧。

朱六辛:這周而不比可以說是精髓中的精髓啊。

老衲:怎麼個精髓法?

朱六辛:賞罰有度要做到公正而不包庇 。

老衲:選戰哪有什麼賞罰的啊。

朱六辛:選完要啊,得安排幕僚上位。

老衲: 沒錯,得還人情,也不能徇私。

朱六辛:你們學佛的就是不懂。

老衲:怎麼了嗎?

朱六辛:辛苦了這麼久,分位子當然得徇私啊。

老衲:可之前不是都在喬家立院給喬好了嗎?要重然諾啊。

朱六辛:喬歸喬,也得看實際出力多少啊。

老衲:喔,要檢查功勳,論功行賞。

朱六辛:不。要安插罪名,降勳削爵。

老衲:這也行啊?

朱六辛:要維持人設,周而不比啊。
羅織罪名要周全,才顯得沒包庇啊。

老衲:也太陰險了吧。

朱六辛:還沒完呢。

老衲:都構陷完了,怎麼還沒完呢?

朱六辛:之前魍軍打臭人家的帳還沒算呢。

老衲:這是該結,但是該結在什麼位子上呢?

朱六辛:這位子當然是有講究的。
既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要剛剛好。

老衲:高了太明顯,低了太寒酸。

朱六辛:不。高了做不來,低了不想做。

老衲:這麼挑剔!

朱六辛:既不能太重要,也不能太輕微,要剛剛好。

老衲:重要的做不來,輕微的不想做?

朱六辛:不。重要的給幕僚,輕微的還人情。

老衲:原來是樁腳還等著啊。

朱六辛:樁腳不能忘啊。

老衲:那還有什麼位子可以給出去呢?

朱六辛:一般來說呢,就是觀光、傳播、文化以及發言人。

老衲:懂了,適才適用,才不顯得徇私。

朱六辛:不。是因為這些職位不是太內圈也不是太外圍,剛剛好。

老衲:怎樣的剛好法?

朱六辛:容易切割不傷及首長形象。

老衲:都還沒上任就想著切割啦!會不會太急了點。

朱六辛:這時候想好才不會太急,也不會太慢,剛剛好。

老衲:什麼理由?

朱六辛:當魍軍的誰不是素行不良操守有虧啊。

老衲:那是,光明正大、高風亮節的人幹不了這事。

朱六辛:所以就得放這位子,隨時切割。

老衲:可,割了以後要找誰替補呢?

朱六辛:魍軍這麼多,這哪需要煩惱呢?

老衲:這倒是。但對魍軍可割可棄,不會有麻煩嗎?

朱六辛:哪會呢?我們可守著周而不比的心法呢。

老衲:這又哪周而不比了啊?

朱六辛:都讓他們轉聘升任公部門了啊。

老衲:這哪周而不比了啊!完全就是徇私舞弊啊。

朱六辛:決無此事。我早請律師團隊解釋法條上網洗地了。
保證看起來那是絕對的周而不比,一切任用合情合法合理。

老衲:這任用誰會覺得合情合法合理啦!

朱六辛:是啊,就是有點不合乎社會觀感。

門外:快閉嘴!要跳電啦!

台長: 老衲
人氣(901)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無聊也是閒著 |
此分類下一篇:開車最好用的吉祥話
此分類上一篇:高築牆,廣積糧,謊稱王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