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20 23:26:58| 人氣43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血清實習心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穿越臺大醫院明亮的大廳,搭上門邊不遠處的電梯,直登三樓,此處便是「檢驗醫學部」與「病理部」這兩大部門的盤據地,也是醫檢師們出入頻繁的大本營。當然,對於醫技系大四的小小實習生而言,此處更是醫檢實務演練的場所,因為這是日後取得醫檢師資格的必要經歷。

綜觀整個檢驗醫學部的體系,其內又可細分為幾個小區塊,各室專職某些特定的檢驗項目。舉例來說:「細菌室」專門從事細菌的鑑定以及培養,「血液室」則從事血液疾病方面的診斷,至於筆者目前所處的「血清室」,觀其名而知其意,吾人自然可以輕易聯想到血清學相關的免疫病診斷。就像是人體內的各種器官,心司循環、肺主呼吸,檢驗醫學部的各處室亦各司其職、互相配合,鍵結成一套綿綿秘密的「檢驗部生態系」。

說老實話,我常私下批判自己並非一位稱職的醫技系學生,或許是我對於一部又一部過目即忘的機器無法產生眷戀的情愫,或許我不具備自我催眠的能力,總無法說服自己將大、小便利、血、膿、痰飲與LV、BOSS等名牌香水等量齊觀。談到技術,我也不是個入流的專技人員,不僅抽血時搖搖晃晃、抹片推得歪斜,對於操作複雜的大型機器更是敬謝不敏。聽完我這番自我解嘲,或許你會以為待在檢驗醫學部實習對我來說是一種折磨,其實這倒未必。因為我抱持的是一種遊山玩水的情態,像極了劉佬佬進大觀園般,總能抱持一顆好奇的心,睜得一雙大大的眼睛,多往四面八方探頭瞧去。以下姑且容許在下各為看倌說些奇聞逸事(以下皆為真人真事)。

(故事‧一) 戰之罪者誰??

在古遠的時代,諸侯欲稱霸天下,往往與其是否佔得險要關塞或城池有關,即便現在已經邁入民主的世代,無有攻城掠地的舊事,不過現今殯殮下葬以先,都還留有招請風水師探探地形以辨吉凶等相關習俗,足見地利於古於今所扮演的重要性。

「血清室」在整個檢驗醫學部來說,處於中土之地,不僅室外據有三張休息桌椅,室內還有四張桌子。這些地盤遠古以來即是醫檢師們的根據地,無奈當一批批實習生湧入,便掀起了著名的「休息爭霸戰」。怪哉?休息也可以戰爭?原來,每到中午時刻,醫檢師暫時可以卸下工作,忍著一個晌午的飢餓肚腸,現在只想好好坐下來吃個飯、午休小憩一番。豈料一群實習生就像是一群勢力龐大的抑制因子一般,粘著酵素的活性位不放,使得醫檢師們無枝棲身,只得大動肝火,拼命下達逐客令。學生其實還是很乖的,雖然嘴巴多少還是會抱怨,但中午時分已經會將東西收拾盡淨,消失到天涯海角去。不過待在血清室的學生倒是幸運了,至少實習時間可以有張固定的桌椅安身立命,與其他檢驗室的實習生逐水草而居、提著皮箱到處流浪的情形相較,我是夠幸福的了。

我只能說,在這狹窄的空間裡,桌椅爭霸戰絕非偶例,我們甚至可以預估明年乃至後年,戰爭仍將復起。戰之罪者誰?余未知也。

(故事‧二) 房子漏水了

「楊先生你好,我是上週請你來幫我裝潢的阿X (真實姓名保留不公開)。」上午九時許,我甫坐定座位上,翻著剛買來的報紙,窗台邊的學姊已經舉起話筒撥號。好奇的我,眼睛雖然仍死盯著報紙,而時耳朵已經不安分地擷取電話間對談的音符。「事情是這樣的,我昨天發現才剛裝潢好的牆壁又漏水了!!!」只見學姊東講講西講講,一晃十幾分鐘就過去了。「好,楊先生,那就麻煩你晚上過來幫我看看。」掛了電話,一切又歸回平靜。我原以為這是偶遇的插曲,豈料第二天同一時段,學姊又開始聊起了電話。「楊先生,這是你的問題耶,是你沒有裝潢好才會又漏水,我頂多再多補貼你三分之一的費用,你要幫我重新裝潢好!!」只見學姊越說越激動,又過了十幾分鐘,才結束了一段不愉快的談話。此後,當我坐在座位,便常聽到學姊拿著話筒東聊西講,日子久了,也就習慣了。只是在離開血清室之前,我一直有種感慨。基於有利可圖的前提下,不拿白不拿就變成一種理所當然的心態。打公家的電話自己不用出錢,所以盡量打沒關係,就連家裡的馬桶髒了都要到醫院致電請人清洗;家裡清潔需要手套,拿實驗室的手套回去用還可以省一筆,於是乎,公器私用便成了一種道德淪喪的標記。談到政治人物貪污的案件,大家往往都會義憤填膺,但是這種公器私用何嘗不是一種貪污?一個人當了大官以後能否清廉,或許從小處便可見之。「能小撈則小撈,能大污則大污」,在醫院中或許已經是種見怪不怪的事了。只是,身為實習生,我也只能慨歎世衰道微,在此發發牢騷,沒有勇氣效法孟子「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志氣。

(故事‧三) 大機器與小黑狗

「血清室」在整個檢驗醫學部而言算是自動化非常普及的一個部門。只要抽出醫管血,,離心後放入機器的大嘴巴中,經過機器仔細咀嚼,它就會吐出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文字,包括我們的生辰八字、各種IgM、IgG….等免疫球蛋白的力價、各種細胞計數等。逛血清室就好像到了行天宮地下的命理街一般,只要輸入自己的生辰八字,餵它吃幾口血清配上幾口試藥,它就能在一定的時限內為你卜課吉凶。每台機器各有其專長,能夠預卜的範圍業各有神通。只是,不同於行天宮地下道的算命仙,機器是鐵口直斷的,它是說一就是一的,不接受你的關說,也不理睬你的哀求。當然,它更不會為了賺錢而提示你「改運」的秘辛。它是典型的宿命論者,它說你罹癌就是罹癌,愛滋就是愛滋,它比法官更絕,絲毫沒有讓人抗辯的空間。這樣也好,「忠言逆耳利於行,良藥苦口利於心。」或許是我們對於機器能夠寄予的唯一期待。記得之前的某一天,我突然鬧肚子疼,想說該去看看醫生。結果身旁的朋友揶揄道:「你不是學醫技的嗎?把自己丟進機器驗一驗不就得了?何必花錢找醫生?」其實他說得不無道理,我也就沒去診所,打道回府休息去。就在回家路上,有一條小黑狗向我迎面而來,牠彷彿讀懂了我的痛楚,靜靜走過來我腳邊坐著,我蹲下撫順著它的頭皮,牠也用嘴舔舔我的手。就在此時,我訝然痛楚已消失大半,或許眼前的小黑狗分擔了我的痛。

「大機器」給的是鐵口直斷的診斷,是理性至上的真理斷言,是冷冷的「腸胃炎」三個字;至於小黑狗,給的是一份心靈的診斷書,是感性地與我一起承擔攝受一切苦厄。雖然狗兒不若機器算得準,我下次或許還是會走到狗兒身旁,請他為我診斷一番。

台長: 了月
人氣(43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