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5 20:41:18| 人氣19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碎心之年(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爸健康急遽惡化的時間大概是在我念研一上學期開學後的一兩個月開始持續到隔年的四月份病逝所以時間大概是半年多一點平日的照顧就是我和我媽輪替我每天就是在醫院、家裡、學校流轉,我媽的行程則是將學校換成公司,我爸在病情惡化的前兩個禮拜還都住在家裡,就是由我每天早上開車載他前往阮綜合醫院進行不知是否有用的電療,這邊要說明一下,其實我家離長庚醫院是比較近的,但是那時探聽後的訊息是阮綜合醫院的醫師對於多發性骨髓瘤比較懂如何治療,才會捨近求遠。

那時候我才23歲,家裡的車之前都是我爸開的,雖然我在大學畢業的那年就上駕訓班考取了手排車駕照,但接著就是一年多沒開過車,那時為了要載我爸去醫院院,只能前幾天緊急上路練了兩趟就硬著頭皮上了,那兩個禮拜大致是我開車載我爸去醫院,我媽騎機車隨後,到了醫院後我媽再借輪椅推我爸去進行電療,而我則是將汽車停在路邊等候,因為停車位不好找也想省停車費,電療結束後我媽就去上班,再由我開車載我爸回家休息,我記得那時候有次停在路邊等還巧遇我要去上班的球友,這種情形只維持兩個禮拜,就因為我爸病情的再度惡化,包含治療的副作用(除了電療也有吃藥的化療,化療藥物會有副作用)、身體各項指數的降低等等,突兀的掛了好幾次急診,後來就直接辦住院了。

在我爸住院期間,如果研究所當天沒有課,那麼我就是早上起床後要在八點前趕到醫院和我媽換班,讓我媽能夠去公司上班,白天我就在醫院照顧我爸,順便念些教甄的書,那時候可沒有智慧型手機這種東西,手機的娛樂效果也很差,所以只能看書,不過不知是阮綜合獨有還是每間醫院都有這樣的志工,每天早上都會有志工推著一車的免費書籍供人借閱,當然都是很舊的書就是,我還借了好幾本漫畫來看,等到了中午就去附近的奶奶家吃午餐順便幫我爸把午餐拿回醫院,因為我爸的病情需要補充營養,所以那時都是讓奶奶幫忙燉魚湯或是熬蜆湯讓我爸能多少補一下,基本上我都會在一小時內趕回醫院,奶奶有時也會問我爸的病情,我也只能說就是那個樣子,這時候奶奶臉上就會出現很落寞的表情,是感知到自己將要白髮人送黑髮人這件事,很讓人揪心。

在醫院要一直等到我媽回家洗完澡後來跟我換班我才能回家,我通常也會在醫院把晚餐解決掉,阮綜合旁邊就是高雄的自強夜市,最常吃那裏的鱔魚意麵,有時還會買那邊的鱸魚湯回去給我爸喝。如果那天研究所有課,就要看是上午或是下午,課在上午我上完課再去醫院,反之亦然。這個時候通常會拜託一些親戚到醫院幫忙顧我爸,可能是我叔叔、可能是我姑丈,有時候會請看護,不過那時候廉價的看護其實不好找,都必須要排隊,我還記得請看護時數越長的話,平均下來該付看護的時薪反而越便宜,但是我爸並不喜歡讓不認識的人照顧他,大概是面子拉不下來,特別是上廁所這件事,我記得那時候看護也只找來兩三次就不找了,如果找不到親戚的話,就要讓我媽向公司請假。

那時候我跟我媽提過我乾脆就先從研究所休學,但我媽堅持要我兼顧學業,那時候在學校上課時,下課的休息時間聽著同學有些討論著上課內容,或者是討論出國實習,更多的是討論下課後要去哪裡聚餐,事實上我根本無法融入話題,所幸當時研究所只有我一個男生,我還可以用男女話題差異離開研究所的上課教室,我記得那時我就待在高師大文學大樓三樓兩間研究室夾著的小廊道,看著窗外發呆,沒有讓我任何一位研究所的同學或老師知道我的狀況,因為沒什麼好說的,後來事情會曝光的原因很瞎,是當時距離上學期期末只剩兩個禮拜,那時候我媽不好再一直請假,我們也不想一直麻煩親戚,我想學期都快結束了,研究所應該比較自由,就去跟任課的教授商量我是否可以繳交作業,最後兩個禮拜就不要來上課,並將原因告知,教授同意了,但他在接著的課堂上就把這件事公開來講,我覺得他也不是惡意啦!但我當下的心情是很OOXX的。

看到這邊,大概有人會覺得,就是家人住院然後還要兼顧學業兩頭燒而已,雖然說有點慘,但好像也不少見吧!這個樣子就要心境破碎,到底是有多脆弱?難道我是這麼草莓的人嗎?會有這樣的質疑就對了,是的,事情當然不是這麼簡單……

台長: 獨行的幻影
人氣(19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