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5 17:08:35| 人氣2,23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自改+轉+一次PO完]老公進化論(翊潔)第五章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邱勝翊接到遊太太的電話,立即趕回來,回到房裏,冷沈著一張臉看完信。  

  信的内容有條不紊的交代清楚公事,還說她會再和事務所聯絡,敲定下一次看圖的時間等等,就是對私事只字未提。  

  所以總結就是,她又逃了!  

  十年前她逃了一次,十年后又故技重施;十年前他不知道她是誰,只能被動的等待,直到不得不離去,十年后的現在,她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她以爲他還會放過她嗎?  

  十年前那一次情有可原,可是今天完全不一樣了,他不相信她對他沒有感覺,他確信不是自己一相情願,那麽只不過是隔了一夜,爲什麽突然間變了?  

  不!不是隔了一夜,是從卓菱那通電話開始,她就「突變」了。  

  她果然是懷疑他,誤會他了吧!除此之外,他就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她的轉變了。  

  如果懷疑他,爲什麽不問他?她昨晚的樣子,好像在恐懼著什麽似的……  

  拿出手機撥打她的電話,關機中。他皺眉切斷通訊,思考了一會兒,於是撥打另一個電話號碼。  

  待電話一接通,他直截了當的問:「你對吳映潔知道多少?」  

  電話那端的穆秋傑挑眉。「你是指除了她是佳瑜的手帕交之外嗎?」  

  「對。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訴我。」  

  「邱,我不是三姑六婆。」也沒有義務全盤告知。「除非你先告訴我,你爲什麽想知道。」

「不關你的事,你到底說不說?」  

  「既然不關我的事,那我何必說?」  

  「是嗎?」邱勝翊也不急,好整以暇的道:「那好吧!之前紀小姐對你在哈佛的那段日子很感興趣,只可惜我一直忙得抽不出時間,我想在你婚禮前,我應該可以撥出時間請紀小姐吃個飯,爲她釋疑解惑——」  

  「行了,我接受你的威脅。」穆秋傑爲自己當初的年少輕狂微惱。  

  「說吧!」邱勝翊洗耳恭聽。  

  「我知道的並不深入,只能轉述從佳瑜那裏聽到的『片面之詞』。」他先申明。  

  「我了解。」    

  「據我所知,吳映潔母親早逝,她雖然是在單親家庭長大的,不過受盡父親和兩位兄長的疼寵,也算是個天之驕女。高三那年,交了壞朋友,開始搞叛逆,生日那天壞朋友帶她到夜店慶祝,結果兩個月后發現懷了孕、生下一個兒子——」  

  「等一下!」邱勝翊驀地大喊,感覺大腦被邱劈到似的,他剛剛聽到什麽?「你說……她生了一個兒子?」  

  「怎麽?幻想破滅了?」穆秋傑輕嘲。  

  「孩子的父親……是誰?」他屏住呼吸。  

  「不知道,吳映潔死也不說,沒人知道。」  

  「連她家人都不知道?」  

  「沒錯。」  

  「穆,她的生日是什麽時候?」他想知道,是不是那一夜!  

  「你是說吳映潔,還是她兒子?」  

  邱勝翊一頓。「都要!」  

  「吳映潔是五月八日,小廷則是西元兩千年二月十三日出生的。」穆秋傑知無不言,只是心裏難免覺得怪怪的。  

  邱勝翊閉上眼,五月八日,就是那一夜!他記得很清楚,是因爲他多停留了一星期,直到五月十五日,不得不離開。  

  算算孩子出生的時間,也吻合,所以……是他的孩子!  

  可是……那一夜,他有做防護措施……不,第一次有,第二次好像就沒有了,老天!   

  「其實你想知道什麽,干麽不直接問你那個表妹?」穆秋傑突然說。  

  「什麽?」邱勝翊一震,猛地睜開眼睛。「你說什麽?」  

  「你那個自命不凡的表妹施卓菱啊!雖然從她口中大概聽不到什麽好話啦!」  

  「關卓菱什麽事?」他不禁屏息。拜托,不要是他猜想的那樣!  

  「你表妹就是吳映潔的二嫂,你不知道嗎?」穆秋傑感到奇怪。  

  卓菱口中那位不知廉恥、人盡可夫的小姑,就是……她?  

  「我不知道……」卓菱向來不說她小姑的名字,難聽的代稱倒是不少,好像連說出名字都會髒了她的嘴似的,加上他向來只是應付了事,從沒問過任何問題,所以他連卓菱婆家姓什麽都不知道,更不可能知道卓菱的小姑就是她。
「翊,你知道嗎?連我這種別人死活與我何干的性子,在聽了佳瑜轉述你表妹對吳映潔刻薄的言語,以及無中生有的指控時,都會忍不住生氣,你和施卓菱若有點交情,最好勸她留點口德。」  

  「無中生有?」  

  「沒錯,無中生有。吳映潔只在十年前失足過一次,直到現在,感情方面仍是一片空白。佳瑜還說,除了公事上和客戶握手之外,吳映潔可是連手都沒給男人碰過。」穆秋傑平心而論說。「而你表妹是個雙面人,當著吳家男人的面前很正常,不敢囂張,但是對吳映潔就非常不客氣了,極盡刻薄惡毒,雖然佳瑜的立場偏頗,可是我相信佳瑜是不可能爲了誹謗施卓菱,而編派出那些攻擊自己好友的惡毒言語。  」  

  不,他相信紀佳瑜說的都是真的,因爲他也聽了很多。  

  邱勝翊懊惱不已,想到昨晚接起電丨話在他說出「卓菱」后,她才瞬間變得僵硬怪異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原來這才是症結所在!  

  因爲上一代的某些糾纏,導致他們和阿姨一家「互動頻繁」,又因爲母親莫名其妙的自認爲愧對阿姨,所以一直叮囑他們兄妹!要對阿姨、對卓菱好。  

  而表妹卓菱是個被寵壞的孩子,其實施家的家境並不好,卻因爲有他父母無限度的接濟,所以卓菱吃好穿好用好,從小就驕縱得不得了,這樣的她,在學校理所當然被排擠。  

  他其實也很討厭卓菱,偏偏母親交代他要照顧小他兩屆的卓菱,他也只能勉爲其難,很敷衍的當她的靠山,或許因爲這樣,所以她任何雞毛蒜皮的事通通找上他。  

  對於卓菱時不時對他抱怨婆家小姑的事,他秉持著從小到大的原則——敷衍,總是順著她的話數落幾句,等她的氣消了就沒事,所以說了什麽他向來沒放在心上,這會兒他越想,臉色就越難看,如果吳映潔聽見了那些話……  

  天啊!如果她把他說的那些話當真,認爲他就是那樣想的,也難怪她要逃之夭夭了。  

  「其實我大舅子很喜歡吳映潔,也不知道是吳映潔神經太大條還是有意規避,這麽多年下來還是沒什麽進展,這一次我大舅子回來、好像決定要認真追求佳人。」  

  邱勝翊聞訊,坐直身子。「你大舅子知道她有個兒子嗎?」  

  「當然知道,小廷還是他接生的第一個嬰兒呢!他很疼小廷,還決定如果追求成功,就要直接帶她們母子一起到美國,連學校都先找好了呢。」  

  邱勝翊抿唇。該死的!他不準!  

  「穆,你最好勸你大舅子放棄,免得到時候傷心。」  

  穆秋傑無聲詭笑。其實那些話他是隨口語的,大舅子對吳映潔的感情,就像對佳瑜一樣,只當成妹妹疼罷了。  

  「邱,你的鐵口直斷可有什麽依據?」他明知故意。  

  「因爲我不準!」邱勝翊毫不客氣的回覆。  

  「你不準?」穆秋傑挑眉。「邱,請問你憑什麽不準?」  

  「就憑我是孩子的父親!」邱勝翊怒喝。  

  「什麽?」穆秋傑錯愕。剛剛電丨話裏是不是有什麽雜音,他怎麽會聽見邱說自己是小廷的父親?  

  「穆,我是孩子的父親。」他重申。  

  「原來我沒聽錯。」穆秋傑萬萬沒想到會聽到這麽爆炸性的消息,這已經不是原丨子彈可以比擬的,其爆炸威力足以媲美兩顆星球相撞了。  

  「穆,這件事不準你告訴紀佳瑜或任何人,包括吳映潔在内,等我這邊事情處理完,回台北之后,我會自己看著辦。」  

  「你是說,吳映潔也不知道你是孩子的父親?」穆秋傑錯愕,旋即眉頭一皺。「難不成當初是你趁人之危嗎?」  

  「不是!你把我當成什麽人了?」邱勝翊沒好氣的駁斥。「她第一眼就認出我了,卻什麽都沒說,所以你也不要告訴她我已經知道這件事。」
「我知道了,我不會插手,也不會多嘴,不過……」他停下,吐了口氣。「你前途無亮啊,邱。當你是孩子父親的身分曝光之后,你會受到很多人的『關切』,尤其是吳家老二,拳頭磨了十年,就等著揍搞大妹妹肚子的男人一頓,我只能祝福你,希望你挺得過去。」說是祝福,語氣卻不無幸災樂禍之嫌。  

  「哼!我都還沒找他算帳,想揍我?等他管好自己的老婆再說!」邱勝翊冷諷。  

  「不是我替吳家老二說話,他之所以沒管好『你表妹』,一是因爲『你表妹』在他們面前還算正常:二是因爲吳映潔選擇將事情隱瞞下來,否則以吳家老二的個性,哪容得了『你表妹』這麽囂張惡毒。」  

  「你不用一直提醒我卓菱是我表妹這件事,搞清楚,老婆和表妹這兩種身分,哪一種比較親!」邱勝翊沒好氣的提醒他。  

  「當然是表妹啦!血緣關系斷不了,老婆隨時可以換,不是嗎?」  

  「穆,我的手丨機有錄音,我把你這句話錄下來放給紀佳瑜聽,我想紀佳瑜肯定會很開心自己的老公不是冷血,對手足還是很相親相愛的。」邱勝翊冷哼警告。  

  「少來了,你來不及錄音,就算你說了,我也會一概否認到底。」  

  「雙重標準!」邱勝翊冷嗤。「廢話不多說,穆,你幫不幫我?」  

  「那得看你了,如果你只打算玩玩成丨人遊戲,再順便認兒子,甚至搶走兒子,我就不會幫你;如果是認真的打算未來,我就幫。」  

  「那麽你非幫不可了!」  

  「我懂了。」穆秋傑很滿意這答案。「你要我怎麽幫?」  

  「看好你老婆和大舅子,不要讓他們來攪和就行了。」  

  「就這樣?不需要我給你任何有關於吳映潔或小廷的情報?」他挑眉。  

  「不需要,有關他們母子的任何事,等我手邊的事情處理完之后,我自然會自己去了解。」邱勝翊突然說:「對了,我記得你之前說過,吳映潔是伴娘,對吧!」  

  「沒錯,吳映潔是伴娘,而小廷是婚禮的花童。」  

  「我想這伴郎的任務,我會做得很心甘情願。」邱勝翊有些激動,深吸口氣,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穆秋傑微訝,只要是認識邱的人,都知道他最討厭當伴郎,他們這群朋友還打賭誰能請到邱當伴郎,蜜月旅行的費用就由所有的朋友買單。  

  就算之前邱答應他要當伴郎,他仍是沒把握時間一到邱真的會出現,不過現在他可以很肯定了。  

  「哈哈,這也算是奇迹了。」穆秋傑忍不住大笑。  

   鳳鳴軒獨家制丨作      吳映潔拿起手丨機看了一眼,又放回去。  

  這一個月來,她總是不自覺的重複這個動作。當她察覺自己的舉動時,一開始還自欺歎人,說自己在等他的答覆——對於她交出去的初步設計圖。  

  初步設計圖交出去好些日子了,當初將設計圖傳到他的信箱時,只接到他的助理回傳的「收據」,並簡單說明「等邱先生有空,看完圖會主動給予答覆,請耐心等待」,然后一個月過去了,至今都不曾有消息。  

  她知道邱勝翊是個大忙人,但是他忙到連花個幾分鍾看一下圖,然后給她一個簡單的行或不行的回覆都撥不出時間嗎?  

  頹喪的歎了口氣,吳映潔往桌上一趴,臉頰貼著桌面,手指抵著手丨機,在桌上旋轉著。  

  她知道自己爲何這麽焦慮,她在期待他和她聯絡,卻又害怕他和她聯絡。  

  唉!他一定是對她的不告而別很生氣,所以才不想和她聯絡吧!  

  其實這樣也好,應該說,事情只能這樣,就讓他們的關系維持在公事上,她也省得花腦筋應付將來可能會面臨的問題。
光是想到二嫂若得知他們交往的事可能的反應,她就覺得頭皮發麻,更別說他的親人了,他們不知道聽二嫂說了她多少不堪入耳的事迹,若得知他竟然和這樣一個壞女人交往,肯定會大力反對。  

  而且,他還不知道她就是二嫂口中那個私生活不檢點又不知羞恥的小姑呢,如果知道了,恐怕不用二嫂和他的家人反對,他就會立刻打退堂鼓了吧。  

  手丨機鈴聲驀然響起,吳映潔驚跳了下,用著既期待又害怕的複雜心情拿起手丨機一看,螢幕上顯示的人名是佳瑜。  

  她是松了口氣,但心中那股濃濃的失望,讓她無法再自欺欺人,就算明知不可以,明知該保持距離,但情感卻依然像飛蛾撲火般,連她自己都無法控制。  

  她輕輕吐出憋在胸腔的氣,接通電丨話,「佳瑜,有事嗎?」  

  「潔兒,你沒忘了今天要來婚紗店量身吧?」紀佳瑜太了解好友的個性,那麽多天之前說的事,大概忘了。  

  吳映潔一愣,旋即飛快的翻行事曆,果然看見今天的日期上寫著「晚上六點量身」,那是幾天前佳瑜和她敲定的時間,而她竟然忘了!  

  「沒有,我沒忘。」她看了看時間,糟糕,已經差不多了。「我正打算去接小廷下課,然后直接到婚紗店。」  

  「是嗎?」紀佳瑜很懷疑,不過無所謂。「算了,我大哥已經過去接你了,到時候你們再一起過來。」  

  「佳瑜,你在婚紗店嗎?」  

  「對啊!我和設計師還要討論一下細節,就這樣,晚點見……等等,秋傑要跟你說話。」  

  吳映潔訝異,穆秋傑要跟她說話?  

  「我是穆秋傑。」電丨話那端換成穆秋傑偏冷的嗓音。  

  「穆先生,有什麽事嗎?」  

  「吳小姐,車子已經到你家樓下等了,是一輛銀色丨BMW雙門跑車,就這樣,再見。」一交代完,他便挂了電丨話。  

  吳映潔一愣,剛剛穆秋傑說車子已經在樓下等了?  

  啊!紀大哥已經到了?  

  她跳了起來,倉卒收拾好,提著包包便趕下樓。  

  一踏出公寓大門,果然看見前面不遠處停了一輛銀色丨BMW雙門跑車,她立即走上前,敲了敲副駕駛座的窗戶。  

  車門鎖答的一聲跳趄,她開門坐進車裏,一邊抱歉的道:「對不起,紀大哥,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對了,還要麻煩紀大哥繞個路,去音樂教室接——」系好安全帶之后,她才擡眼望向駕駛座,卻發現司機根本不是紀哲銘,所有的聲音瞬間中斷。   

  「真是抱歉,我不是紀哲銘。」邱勝翊好整以暇的望著她。「紀哲銘不會來了。」  

  「邱、邱先生,你怎麽會……」她錯愕、震驚、不敢置信,盼了那麽久、等了那麽久,如今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見到他,她幾乎是驚慌失措的。  

  「我是穆秋傑的伴郎,他說這是伴郎應該做的事,既然如此,就不用麻煩紀哲銘專程跑這一趟。」邱勝翊解釋。  

  這些日子以來都沒和她聯絡,一來他是真的很忙,忙著要將手邊的所有工作告一段落,才好排出較長的時間來「解決」她們母子的事;二來,他是故意的,就是要讓她抱著忐忑的心情,去猜想他到底有何打算,這樣至少在他忙碌的這段期間,她會挂念著他;三來,則是希望給她多一點時間,好好思考要不要告訴他真相。  

  偏頭望著她,見她依然張口結舌,一臉驚恐得說不出話,心裏突然升起一股郁悶的情緒。是怎樣?他長得很可怕嗎?  

  心裏老大不爽,於是故意丢出一顆震撼彈給她。「你剛剛說要繞到音樂教室接誰?」  

  吳映潔這時才想到這點。老天,怎麽辦?  

  「不……不用了,我……自己……」話沒說完,她干脆開門直接逃。  

  邱勝翊比她還快,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拉回,傾身將門關上,鎖上中控鎖。  

  「開門!讓我下車!」她扳著開關,無奈門卻無動於衷。  

  「你又想逃了!在你眼裏,我就這麽可怕,讓你一見到我就只能逃?我是鬼?還是毒蛇猛獸?」邱勝翊簡直不敢置信,在以爲是紀哲銘的時候,她說話輕聲細語,一發現是他,就像見鬼一樣,他知道她情有可原,但是她的反應讓他很受傷啊!  

  吳映潔一愣。「不是的,我只是……」他受傷的表情讓她愧疚,急切的想要解釋,可到口的話卻硬生生的打住,怎麽都說不出口。  

  她逃,不是因爲他是毒蛇猛獸,而是害怕面對知情后的他啊!
「彥廷媽媽,可以耽誤你幾分鍾嗎?有件事要和你談談。」鋼琴老師突然說。  

  吳映潔疑惑,低頭望向兒子,見他只是聳聳肩,她更加困惑了。  

  「當然。」她立即應允。蹲下身子,溫柔的望著兒子。「小廷,媽媽和老師討論一下事情,你和叔叔先到樓下等媽媽。」  

  吳彥廷望向陌生叔叔。  

  邱勝翊微笑的朝他伸出手。「我們男人到樓下去做男人的事,讓她們女人去長舌,你說好不好?」  

  吳彥廷聞言呵呵笑,望向母親尋求同意,見母親點頭,他才將手放進那只好大好大的手裏。  

  目送一大一小牽著手下樓,吳映潔眼眶微熱,要不是老師在場,她可能會忍不住哭出來。  

  「徐老師,請問是不是有什麽問題?」她關心地詢問。  

  「彥廷馬麻,彥廷在鋼琴方面很有天分,不知道你有沒有意願讓他朝這方面發展?」   

  吳映潔微訝。「徐老師,有沒有意願這個問題,你要問的人應該是彥廷。」  

  「他還小,不懂什麽才是正確的抉擇,如果想朝音樂發展,就必須從現在開始嚴格訓練,我認識一位國際級的教授,如果你願意,我可以介縉彥廷到那位教授的音樂教室。」  

  「等一下,徐老師。」吳映潔趕緊喊卡。「這件事,你應該對彥廷提過,對吧?」  

  「我是提過了。」  

  「而彥廷不願意,對不對?」雖然是問句,語氣卻是肯定的。  

  「所以我說他還小,需要你來幫他做正確的選擇。」  

  「徐老師,你現在是要我當彥廷人生的方向盤,控制他人生的方向,是嗎?」  

  「這是爲他好,他有天分,如果埋沒就太可惜了。」  

  吳映潔笑著搖頭。「雖然彥廷只有十歲,但打從他會說話,懂得發表自己的意見開始,關於他的事,我向來不會獨斷獨行。」  

  「你這樣是在埋沒他!幸運的話,他只是繞了遠路,浪費了一些時間,最終還是回到正軌上了,若是不幸的話,他的天分會就此埋沒,毁了他的一生!」  

  「就算他是繞遠路,最后仍回到音樂這條路,那又如何?誰能說是浪費時間?這段時間讓他確定自己想走的路,往后他會走得更認真更負責,而不是被父母逼迫,心不甘情不願走這條路。更何況,我相信每個孩子的未來都有無限的可能性,絕對不會因爲沒走哪條路就毁了一生。」她從不知道徐老師是這麽偏激的一個人!  

  「專業的事你不懂,彥廷馬麻,你已經給了彥廷一個不好的出身,更不應該毁掉他的未來。」  

  「徐老師!」吳映潔簡直不敢置信。「彥廷的出身沒有什麽不好,請你收回你不當的言論!」  

  「好,我收回,但這並不能遮掩事實。」  

  吳映潔堅定嚴肅的說:「如果彥廷覺得他的人生不是只有鋼琴而已,我就絕對不會束縛他,逼迫他只能有鋼琴,那樣的人生太貧乏也太痛苦了。我不會當孩子的方向盤,我選擇當孩子的保險杆。  

  「關於這件事,我回去會和他討論,聽聽他的想法,我會分析利弊得失,然后尊重他的決定。也謝謝徐老師的看重,但是我想,就算彥廷願意走鋼琴的路,也不會和徐老師扯上關系了,今天就當作是彥廷的最后一堂課,之前預繳的學費就算了。」  

  「你還說不當彥廷的方向盤,這不就是在替他決定方向了嗎?」  

  「不,我是小廷的保險杆,我替他擋下了徐老師給他的傷害!容我說句重話,你,不配爲人師表!」吳映潔冷凝著徐老師。「我們還有事,先走了,再見。」  

  微一鞠躬,她轉身下樓,才轉過樓梯轉角,就看見一大一小坐在下一層樓的階梯上,兩人一起仰頭笑望著她。
「你們不是先下樓了?」吳映潔訝異。 

兩個男人同時對她伸出大拇指,下一刻,吳彥廷跳了起來,抱住了她。 

 「媽媽最棒了。」

「是啊!媽媽最棒了。」邱勝翊也贊同。 

 吳映潔紅了臉。 「你們都聽到啦!」

「是小廷堅持要偷聽的,不關我的事。」邱勝翊立即出賣兒子。 

「哇!叔叔,你怎麼可以出賣我,叔叔自己也想偷聽的!」吳彥廷也不遑多讓,立即出賣回去。 

「你們兩個真是……」她無奈的搖了搖頭。兩人不是才第一次見面嗎?怎麼這麼麻吉? 「好了,我們還要到婚紗店,快走吧!」她催促,三人前後走下樓梯。 

「叔叔也要去嗎?」吳彥廷好奇的問。 

「對啊,我是伴郎,雖然不用試穿禮服,不過接送伴娘和小花童是伴郎的責任。」邱勝翊回答,邊打開車門,扳動副駕駛座的椅背,讓小廷鑽到後座,然後在吳映潔也打算鑽進後座的時候,不著痕蹟的擋了下來,將椅背扶正。 「馬麻也上車吧!」

吳映潔瞪了他一眼,然後乖乖的坐前座。 

他笑著關上門,繞到駕駛座上車,發動車子。 

 「安全帶係好了嗎?」他問。 

 「係好了。」吳彥廷回答。 

「那麼……我們出發了!」他喊。 

 「出發!」吳彥廷也跟著喊。 

看著父子倆的互動,吳映潔心裡有些激動。 

如果他喜歡小廷,那……她是不是該告訴他,小廷是他兒子? 

想到徐老師剛剛說的話,她的心一揪。 

「小廷,媽媽幫你找其他鋼琴老師,你覺得呢?」她回頭望向兒子。 

「好啊!如果今天老師沒找媽媽談,我也打算回去跟媽媽說,我要換老師。」

 吳映潔點頭。 「那……剛剛徐老師說的話,小廷不要放在心上。」

「我不會的,媽媽,叔叔剛剛跟我說,我比很多很多人幸福,因為我有一個世界上最棒的媽媽,還有很疼很疼我的干媽、外公和舅舅,現在,又多了一個邱叔叔。」

吳映潔既訝異又感動的望向開車的男人,而他只是偏頭瞥看她一眼,笑了笑,沒說什麼。 

 他會相信小廷是他的兒子嗎?畢竟小廷和他長得併不像,雖然可以做親子監定,可是她並不想做。 

如果需要靠親子監定他才願意相信,那對她、對小廷,都是一種傷害。她害怕面對一旦說出真相之後,他的懷疑質問。 

還是先別說,看他們相處愉快,暫時就維持這樣吧! 

 鳳鳴軒獨家製作

接下來的日子,邱勝翊常常往他們母子的住處跑,上班時間就跟著吳映潔窩在工作室。 

除了晨露山居這個大案子之外,她還接了很多小案子,很多室內設計師不想接的小案子,她若評估可行,還是會接下來。和她密切接觸之後,他才知道,她甚至比他還要忙碌。 

因此,他開始不著痕蹟的幫她分憂解勞,她若和客戶有約出門去,他就替她坐鎮在工作室,當工作室有問題,老闆又不在的時候,工讀生已經習慣找他解決了。 

當她下班,他就跟著她回到樓上的住處,晚上則會帶著他們母子倆一起出門約會,假日的時候,就會安排行程,帶他們去旅行。 

他積極介入他們倆生活的行動,初時讓吳映潔忐忑不安,然後漸漸的,她發現他和兒子的相處很自然愉快,兒子也變得更開朗,開口閉口都是邱叔叔,她才慢慢放下心。只是啊!越是幸福的時候,她越沒有勇氣道出真相,只能鴕鳥似的一天過一天。 

晚上十點,銀色丨BMW跑車在大樓前停下,車內一片寂靜。
邱勝翊偏頭望向副駕駛座上熟睡的女人,眼底流露下自覺的溫柔。 

「媽媽睡著了。」後座原本也睡著的吳彥廷,不知何時醒來,湊到前面座椅中間的空隙,輕聲說。 

「嗯。」他抬手揉了揉男孩的頭,眼底的寵愛溢於言表。 「現在怎麼辦?要等媽媽自己醒來,還是要叫醒她?」

「好難決定呢。」吳彥廷有些煩惱。 「媽媽睡著了就很難醒來,睡到一半被吵醒,就會很難再睡著。如果現在叫醒媽媽,她到天亮都不用睡了。」

「唔……這樣真的很難決定。」邱勝翊贊同,一個小孩會替母親想這麼多,可見有多貼心、多孝順。 「你說媽媽睡著了就很難醒是嗎?」

「對啊,每次叫媽媽起床,至少要叫半個小時呢。」吳彥廷揭母親的底。 

「那爸爸直接抱媽媽上樓,可以嗎?」很難叫醒的話,直接抱她上樓就不會驚動到她,所以邱勝翊大膽提議,沒有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吳彥廷倏地瞪大眼,驚訝的望著他。 

「怎麼?小廷覺得這樣不好嗎?」他微笑地問。 

 「不是。」他搖了搖頭。 「叔……叔叔,你有沒有英文名字?」

「有啊,叔叔的英文名字是Ben,B、E、N,Ben。」

 吳彥廷張著嘴,眼裡滿是驚喜。 「叔叔,你……你是……我爸爸嗎?」

 邱勝翊一怔。 「小廷,你怎麼會突然這麼問?」

「是叔叔剛剛自己說的啊!」男孩急切地望著他。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脫口說了什麼。 

 怎麼辦?該不該承認? 

「叔叔,我的英文名字也叫做Ben,媽媽說,這是爸爸的英文名字,剛剛叔叔自己也說是爸爸的,不是爸爸嗎?」

在還沒有和她談開之前,他想否認,可是面對兒子渴望的眼神,讓他無法說出否定的答案。 

「原來不是啊!」一直等不到他的答案,吳彥廷失望的垂下頭。 「也對,我和叔叔長得一點也不像,叔叔不可能是爸爸……」

「不!小廷,我是爸爸。」邱勝翊低聲承認,他實在不忍看兒子失望的表情。 

 「我們長得很像。」

吳彥廷狐疑的抬起頭來,看看他,再看看照後鏡裡的自己。 

 「叔叔,一點也不像啊!」

「相信我,我們很像,改天有機會,爸爸會證明給你看。」他微微一笑。 

他知道他們父子看起來完全沒有相像的地方,或許這也是吳映潔這麼大膽讓他介入他們的生活,並讓他和小廷相處的原因。 

但俗話說「孩子是不能偷生的」,在還沒見到小廷之前,他因為相信吳映潔,所以相信兒子是他的;在見到小廷之後,他就更加深信不疑了,以後他會讓吳映潔見識一下遺傳基因的奧妙。 

「所以……真的是爸爸嗎?」吳彥廷既期待又緊張地問。 

「是,我真的是你爸爸。」邱勝翊給他堅定的答案。 「可是小廷,我是爸爸這件事,現在還是個秘密喔!」

 「為什麼?」他不懂。 

「因為爸爸做錯了事,媽媽生爸爸的氣,還不想讓爸爸知道小廷是爸爸的孩子,所以在媽媽願意告訴爸爸之前,小廷還不可以告訴媽媽,爸爸已經知道了,也不可以告訴任何人,我就是爸爸,好嗎?」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吳彥廷有些失望。
「要等到媽媽原諒爸爸,自己告訴爸爸小廷的事。」邱勝翊耐心回答。 「小廷可以做到嗎?」

「可以,我會做到。」吳彥廷開心的點頭。 「爸爸做錯事,只要真心道歉、改過,媽媽就會原諒你了。」

 他輕笑。 「我知道,所以爸爸現在正在『改過』,只是改過的過程比較複雜,需要多一點時間。」

「這樣啊!那爸爸一定錯很大,才要改這麼久。」吳彥廷了解地點頭。 「沒關係,媽媽說,只要願意改,永遠不嫌遲。」

「媽媽把小廷教得很好。」他疼愛的說。 

「媽媽工作很辛苦,所以我要乖一點啊。」吳彥廷笑說。 「爸爸,等媽媽原諒爸爸之後,爸爸是不是就會跟我們住在一起了?」

「雖然不能馬上,不過最後一定會的。」他給兒子保證。 「現在爸爸先把媽媽抱上樓去,鑰匙給你,小廷幫爸爸鎖車門。」

 「可以嗎?」吳彥廷興奮不已。 

「來,這是遙控,給你。」邱勝翊將車子遙控器交給他,並教他怎麼鎖門之後,他才下車,小心地將吳映潔抱下車。 

站在車旁看著兒子下車、鎖門,拿著母親的皮包,走在前面領路。 

「啊!爸爸……」吳彥廷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仰頭望著他。 

 「怎麼?」

 「我們住在七樓。」

「嗯,所以呢?」邱勝翊不懂兒子的意思,他已經在這裡「混」那麼久的日子,當然知道他們住在七樓。 

「那個……電梯今天維修,要明天早上才會恢復,所以……」他指著電梯門上貼著的公告。 

邱勝翊一愣,看著張貼的公告,維修時間是今天晚上,就在一個小時前開始。 

「對喔,我都忘了這件事了。」公告在幾天前就貼出來了,而他竟然忘了。 

 所以得要抱著她爬七樓。他暗暗一嘆,不過……看著兒子閃亮亮的眼睛,他實在不想在兒子麵前漏氣。 

「沒關係,爸爸很強壯。」看見兒子揚起崇拜的笑容的瞬間,他彷彿變身成超人,渾身充滿力量。 

跟在兒子後面爬樓梯,看著兒子小小的背影,他心裡非常欣慰,經過這些日子相處,他更能體會吳映潔將兒子教得多好,兒子不僅乖巧聽話、聰明伶俐,又善良貼心,過去已經錯過太多,未來絕對不會再錯過了。 

幸好,他平時健身不遺餘力,總算不辱使命,成功抵達七樓。 

安置好吳映潔,父子倆來到客廳。 

「小廷,今年暑假媽媽有沒有幫你安排什麼活動?」邱勝翊事先打探。 

 吳彥廷搖了搖頭。 「離暑假還有一個多月,學校外面就收到很多傳單,不過我還沒決定想參加什麼,所以媽媽也還沒有安排。」

「鋼琴課呢?新的老師找得怎樣?」因為有了前車之監,這一次吳映潔找老師變得很慎重,甚至考慮到府教學。 

「老師還沒找到,媽媽說不用急。」

 邱勝翊點頭。 「小廷很喜歡彈鋼琴,對嗎?」

 「對啊,很喜歡。」

「沒想過要專心的朝這方面發展嗎?」

「我想快樂的彈鋼琴,不想讓彈鋼琴變成一件痛苦的事,所以才會想換老師,讓徐老師去找別的肯上進、知好歹的學生吧。」吳彥廷很有自己的主見,可是面對的人是爸爸,他不免擔心爸爸也覺得他不好。 「爸爸會認為我這樣很糟糕嗎?」

 「當然不會!」他不禁皺眉。那個老師說小廷不上進、不知好歹嗎?就因為不接受她的提議,她竟然這樣批評!再加上批評小廷的出身,果然是該換一個老師,否則孩子的價值觀、人生觀都受到扭曲了。 「小廷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這樣很棒。」
吳彥廷終於安下心。 

「所以暑假還沒安排活動,也暫時沒有鋼琴課,就只剩下美術課了,是嗎?」

「暑假我還想去上游泳課,不過還沒跟媽媽說。」吳彥廷開口。 

 「這樣啊……」邱勝翊沉吟。 「小廷,暑假的時候,爸爸想帶你和媽媽去度假,爸爸會教你游泳,陪你彈鋼琴、畫畫,你跟媽媽說那些才藝課都暫停,好不好?」

 吳彥廷聽了眼睛興奮的發亮。 「真的嗎?」

「真的啊,鋼琴、畫畫、游泳,爸爸都會,只要媽媽答應就可以了。」

「我沒意見啦,可是媽媽會答應嗎?」吳彥廷望著他。 「爸爸不是說,媽媽在生爸爸的氣嗎?這樣媽媽會答應讓爸爸陪我們一起過暑假嗎?」

「放心,媽媽一定會答應的。」他很有把握。 

「爸爸……」吳彥廷仰頭渴慕地望著他。 

 「什麼事?」邱勝翊溫柔地問。 

「我可以……抱抱你嗎?」他有些害羞又有些緊張的低下頭,猶豫的問。 

邱勝翊覺得鼻酸,這些日子相處,他也常抱兒子,但是對小廷來說,不是父與子的擁抱,他能理解兒子此刻的心情。 

 「過來,兒子。」他張開雙手。 

吳彥廷抬起頭來,開心的撲進他的懷裡。 

邱勝翊千言萬為全化為行動,雙手緊緊的抱住他。 

台長: 睡覺文
人氣(2,23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鬼王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自改+轉+一次PO完]老公進化論(翊潔)第七章
此分類上一篇:[自改+轉+一次PO完]老公進化論(翊潔)第三章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