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2 11:38:52| 人氣1,14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自改+轉+一次po完] 扮豬吃老虎(翊潔)第三章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勝翊,聽說你母親一直在幫你物色你未來的老婆人選,是不是啊?”紀芙蓉坐在邱勝翊的腿上,嗲聲嗲氣的說道。

  “是啊……她就是那麽閑,我已經習慣了。”邱勝翊一手摟住紀芙蓉的水蛇腰,手色色的撫向了她的大腿。

  紀芙蓉穿了一件連身窄裙,整個人的曲線簡直是棒透了。

  勝翊對於女人要求非常的嚴格,能坐在他腿上、躺在他身旁的,除了要有一張漂亮的臉蛋之外,身材當然是不能像洗衣板那樣的。

  前凸后翹這才是男人想要的,重點是……他不喜歡太過骨感的女孩子,依常理來說,太過骨感可能連胸脯及屁股都沒肉了,這他完全不能接受。

  而紀芙蓉就是屬於豐滿型的,瘦歸瘦,不過挺有料的,剛好符合他的胃口。

  “那你怎麽不帶我回去見伯母,說不定她會喜歡我啊。”紀芙蓉試探的說道,看看她有沒有機會可以人主邱家。

  “帶你回去是沒關係,就怕你被我老媽用掃把給轟出來。”

  他從來不會拒絕女伴的要求,甚至連她們要去見他母親,他也說好,要他娶她們,也沒問題,但先決條件就是─必須過得了他老媽那一關。

  “真的還是假的啊?她那麽嚴嗎?”

  “是啊﹗”他點頭。

  “我交往過的女孩子,還沒有被她稱揚過的,你真的要去嗎?”他的手仍是在她的大腿上撫摸著。

  “要考慮清楚唷,我可是個孝子,如果你和我回去了,我媽又不喜歡你的話,那我們也只能說拜拜了。”

  “這……那如果伯母喜歡我呢?”她抱著一絲希望,“那你是不是會娶我?”

  如果他母親是最大的關鍵,那她會盡力的討好她。

  “當然,只要我媽點頭,我就娶你。”

  真的是個笨女人,他以為他媽這麽好處理嗎?

  唉……看來他和紀芙蓉的緣分已盡了,他身旁的位置要換人來坐坐看了。

  不過那也是過幾日的事情,現下外頭早已黑漆漆的一片,只有霓虹燈及路燈、車燈什麼的微弱光線,這就是代表著……天色晚了。

  工作了一日,他身心都疲累不堪了,會到紀芙蓉這裡來,也是知道她完美的身材,能撫慰他疲憊的身心。

  “討厭啦,勝翊你的手……”她故作嬌羞的用手按住了邱勝翊的大手。

  “我的手怎麽樣了?”他邪笑著,直接將手伸人她的窄裙裡頭,拉下了她的底褲,“現下已經晚了……”

  “討厭吶﹗”緊接著,就是男汝的呻吟聲及喘息聲了。

果然,他真的是太過於了解他老媽了。邱勝翊真的是這麽認為。

  好歹也是她兒子,一起相處幾十年了,他老媽在想什麼,他大概也知道一點。

  當紀芙蓉討好的將買的禮物及金飾遞給他老媽時,她可是連看都不看,直接叫她擱在桌上。

  像他媽這種貴婦人,什麼珍貴的首飾沒看過啊,她的梳妝台抽屜打開,名貴的珠寶一堆,而紀芙蓉竟然會愚笨到拿這種東西送他媽,他看的當場都快笑翻了。

  “伯母,看看這條項鍊你喜不喜歡,如果你看不中意的話,我拿去換一條。”

  “謝謝﹗”相較於紀芙蓉的殷勤,邱母的回應可是冷淡到極點了。

  邱母的態度讓紀芙蓉急了,心裡頭想起了邱勝翊的話……她可是決定她能不能當少奶奶的主要關鍵。

  “勝翊,這兩只土狗應該是剛才鐵門打開時,和我們一起進來的,快把它們給趕出去啊﹗免得弄髒了你家。

  像伯母這種雍容華貴的貴婦人,視線之內怎麽能有這種垃圾狗出現?”紀芙蓉嫌惡的望著趴在地毯上的兩只狗。

  她這句話可是讓邱母氣炸了,“你上哪兒去找這麽沒教養的女孩子回來啊﹗還不快把她給我趕出去﹗”

  “媽……你別這麽生氣好嗎?你看,你只要一板起臉來,皺紋可是多了十幾二十條。”

  “這個女人……你看她講那是什麼話,能聽嗎?Lv和Chand哪一點臟了,他們剛去做完藥浴及SPA回來,說不定比那個女人還乾淨呢﹗”

  “啊?”紀芙蓉愣了愣,這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原來這兩只不起眼的雜毛狗,是邱母的愛犬。

  “啊……這兩只狗的毛色好特別,一定是什麼名犬。”

  “不,它們只是兩只土狗而已。雅頓,把這位小姐請出去﹗”邱母冷冷的說道。

  “勝翊……”

  紀芙蓉求救的眼神望著邱勝翊,而他頂多只能對她聳聳肩而已。

  他的表情就是在告訴她─我早就跟你說過了,誰叫你不信﹗

  “連這種東西也一起帶走,我家鄉得很!”邱母的喜惡一向分明,對於不喜歡的人、事、物,從來就不會給什麼奸臉色。

  紀芙蓉委屈落淚離去,而邱母則是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你能不能品味好一點?找個比較像樣的女孩子回來啊……”

  “我自認為我的品味很好啊﹗”

  紀芙蓉有什麼不好的嗎?

  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別的女人還不一定比得上呢﹗

  他雙手一攤,整個人顯得無辜極了。

  “不是我愛叨念,你年紀也有了,我當然希望你能快一點結婚,然後給我抱孫子,不然我的日子可是無聊得緊﹗

  我只是要求你的女朋友要是個大家閨秀而已……你瞧瞧她那個樣子,哪一點像個大家閨秀?說不定還是狐狸精一只,只是覬覦我們的家產而已。”

  “事實是這樣沒錯,所以我也不想辯駁。”

  “真是搞不懂你……既然住沒有什麼看女人的眼光,何不接受我幫你安排的﹗”

  最起碼她找的女孩子,都還能上得了台面。

  “媽,你的眼光也好不到那裡去。”

  “誰說的,這次可是巧小幫我找的。”

  “巧小?”

  不就是他那個鬼靈精表妹嗎?

  他總是覺得他那個表妹看起來鬼頭鬼腦的,但是偏偏他媽就是把她當成寶一樣在疼,真是受不了。

  既然是蘇巧小幫他找的,那肯定不會好到那裡去吧﹗他想。

  他連看照片的興趣都沒有了。
“媽……我要去睡了。”

  “你不看看照片嗎?這個女孩子你一定會喜歡的。”

  老套的話,他真的是聽多了,之前的那幾個,他老媽不也是講同樣的話嗎?

  “不了,我累了。”他揮揮手。

  “不行,你一定要看。”她將照片拿出來,硬塞到勝翊面前,“看看啊……

  很不錯的。”

  “是是……很不錯……”他連看都沒看,就是在敷衍她。

  他的態度讓邱母不滿,“你給我看清楚﹗”她生氣了。

  “好……好,看就看。”他懶懶的說道,勉強睜大了眼看著照片,這一看可真是不得了了﹗

  他被照片裡頭的女子深深的吸引住了,她那頭烏黑亮麗的長直發,那尖削的瓜子臉、巧笑盼兮的眼神,以及直挺的鼻梁、紅濫潑的櫻桃小嘴……看得出來對方只是上了薄粉而已,但是卻讓他無法移開目光。

  她真的令他的心靈震撼不已﹗

  他已經多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似乎是從高中時代到現下吧……

  “怎麽樣?怎麽樣?”

  見到自己的兒子呈現癡呆的狀況,邱母得意極了。

  她養了三十年的兒子,她還不了解嗎?他現下那副呆愣的樣子,分明就是已經被照片裡頭的小姐給吸引住了。

  果然,巧小是真的有那麽一套的。

  聽到他母親的叫喚聲,他才猛然回神,意會到自己在老媽的面前失態了。

  邱勝翊露出了那種像平常一般玩世不恭的表情,瀟灑的將照片丟在桌上,將所有的心緒全都藏在心底。

  “不怎麽樣啊……”他的姿態由坐變成躺,整個人幾乎躺平在沙發上。“巧小的同學能好到那裡去啊﹗”

  “什麼?”邱母尖叫,“什麼叫不怎麽樣?你不覺得她很好嗎?”

  “看照片是不準的,況且她也還好,長得與芙蓉差不多。”他四兩撥千金地說道。

  “兒子,你是目困被狗屎給糊到是不是?什麼叫差不多啊?明明就差很多﹗”

  奇怪,她就覺得這一個比勝翊剛帶回來的女人好看多了,他為什麼會覺得差不多……難道是他的眼睛有問題嗎?

  “怎麽樣?”

  他還是那副無所謂的臉,他不想看到他老母那張得意的臉孔。

  “不管,反正我等一下就會打電話給巧小,然後星期日你們小倆口就約出來喝杯咖啡、看場電影,或者是聽場音樂會什麼的,你若是不去的話……你就給我小心一點﹗”邱母氣炸了。“你如果再忤逆我的話……哼﹗LV、chanel,我們進房間去。”她向一旁的狗喊道。

  確定自己的老媽和兩只狗走上了樓,他才又重新將桌上的照片拾起。

  他很難相信像他那樣古靈精怪的表妹,會有這種好朋友。

  不是物以類聚嗎?

  難道照片中的小姐個性也有點差異……

  不……不可能的﹗

  他搖搖頭,也許真的是他想太多了吧。
“什麼?和男人約好了在咖啡廳裡頭喝咖啡?”

  原本只是一件芝麻蒜皮的事,但聽在吳家幫眾家兄弟的耳中,可不是那麽簡單的事,眾兄弟的表情幾乎都是憤怒不已,而坐在首位的老大吳父則是臉色凝重。

  “不行……大小姐,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說不定會在咖啡裡頭下藥什麼的﹗

  這點可得好好的注意了。”

  “是啊,現下約會強暴案不是很多嗎?萬一出了什麼問題,那還得了。”

  “男人都只是覬覦大小姐你的美色而已,大部分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

  一人一句,聽得吳映潔都快煩死了。

  “你們是說夠了沒啊?你們不也是男人嗎?做什麼把男人眨的這麽低賤啊……”

  她嚷著。

  “大小姐,是這樣沒錯啦,就是因為你是我們最敬愛的大小姐,我們才這麽說的,因為我們就是這樣啊……和女人交往,還不就是為了她們年輕的肉體﹗”阿義誠實地說道。

  “嗯﹗我們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

  “就是因為是大小姐,所以我們才會這麽誠實的告訴你啊﹗”

  這群弟兄就是太過於誠實了,講話也不懂得修飾一下,聽得吳映潔快暈倒了。

  “老爸,你給我說﹗現下是怎麽樣?你是要不要讓我出去啊﹗”

  “女兒啊……其實我是傾向……”吳父話語停頓了下,“就他們說的,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那你也不能一輩子叫我別交男朋友啊……這是我的自由吧,我已經二十五歲了。”她要爭取自己的福利。“還是你要讓我到四十五歲還是這樣啊?”

  “你說的沒錯,可是我們是為你好。”

  “老爸,我這次就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我就是要交男朋友、我就是要約會看電影、要結婚生小孩。”

  “這……”

  “大小姐﹗”

  她這番話傷了無數未婚弟兄們的心,吳父一個手勢要他們全都住口。

  “如果我不讓你去呢?”

  “我絕食抗議。”

  她撂下了狠話,她的個性一向是說到做到。

  “那你去吧。”

  “老大……”

  “映潔已經這麽大了,要管也管不住了﹗我信任你的眼光,梨子好的這麽多,別挑個爛的回來讓我當女婿。”

  他將水果盤裡頭壞的水梨,丟人了垃圾桶,“加油吧﹗”

  “謝謝老爸。”

  她真的是太感動了,她的春天……終於來臨了。

  她像只快樂的蝴蝶一樣,飄離了客廳,還哼著小曲調。

  “老大,小姐好像真的很高興呢。”

  “女大不中留,別干涉她交男朋友了,免得被她怨恨,這就不太好了。”他端起了桌上泡的香醇烏龍茶喝了口,“你們就別跟著她了。”

  “但是……”

  “這件事就就此打住,別再說了。”

勝翊一走人咖啡廳裡頭,就見到她了。

  除了她之外,她身旁還坐著他最討厭的那個古靈精怪表妹﹗

  不過……這個時候他可不能把厭惡她的表情掛在臉上,因為他正好需要她。

  “嗨,巧小﹗等很久了嗎?”邱勝翊露出了瀟灑的笑容,身上一襲亞曼尼的休閑服,讓他看起來更加俊逸不凡。

  “還好啦,勝翊表哥。”

  唷,真的是好現實的男人。

  平常看到她都愛理不理的,有時還過分的用白眼看她,現下她帶了個美女出現,他的態度就完全不一樣了。蘇巧小在心裡頭想著。

  “這位是……”他拉開了椅子,直接坐到吳映潔的對面,“你好,我是巧小的表哥邱勝翊。”

  “我知道,你好。”吳映潔微笑著,舉止優雅極了,她的一舉一動就像精心策畫的一樣。

  “我聽說你和巧小是同學是不是?”

  他打開了話匣子,同時也向服務生點了餐點和咖啡。

  “我們是很好的朋友,也是高中同學。”吳映潔輕聲細語道。

  “表哥,她叫吳映潔,和我同年紀,不過我是覺得把她介紹給你,太過浪費了,因為你已經三十了,過年就三十一了……那不就成了人家說的老牛吃嫩草嗎?”蘇巧小損道。

  哎呀呀呀……三十可是與二十九差很多呢﹗十位數可是多了一杠。

  “蘇巧小你……”

  要是平常,蘇巧小這麽說,他鐵定會狠狠地修理她一頓,但……現下美女在場,他根本沒辦法做出這種舉動。

  “巧小一向喜歡開玩笑﹗”他汕笑了幾聲,給了她一個白眼,暗示她自己小心點。

  “是啊,巧小就是這樣,我很了解她,我們認識很多年了。”

  勝翊說一句,映潔就回一句,完完全全就是那種大家閨秀的樣子,看起來內向到極點了。

  這等陣仗看得蘇巧小頭皮發麻、雞皮疙瘩掉滿地。

  真是有夠噁心的了,兩個人都這麽會裝。

  吳映潔就不用說了,她只要不開口說話、也不要有什麼粗魯的舉動,整個人就像是從畫裡頭走出來的仙子一樣。

  而他表哥呢?呃……明明就是一臉想把人家給吞下肚的模樣,還得裝成這麽彬彬有禮。

  好吧、好吧……反正什麼樣的鍋,就是配什麼樣的蓋啦﹗

  他們兩人看對眼的話,她的使命也就完成了。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發生,她馬上就有濃濃的兩大疊紅包可以進袋了。

  基本上,只要有錢可以進袋就行了,他們如果果真的結婚了,婚姻生活就靠他們自己經營,那可是不關她的事。

  對啊……也不是說她這個人沒良心啦,不過沒有人當媒婆還包生兒子的吧﹗

  “那表哥你們慢聊,我和朋友約好了要去唱歌。”她這個人還挺識趣的。

  “好好玩吶……”

  蘇巧小原本已經走了幾步,她又踅了回來,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口袋,“表哥,我沒有錢可以唱歌。”

  她是故意的,誰叫他平常對她這麽惡劣,她不趁機K點回來怎麽行啊?

  她伸出了手,知道邱勝翊一定會將鈔票放人她的手中。

  “你也知道我沒有固定的工作,我爸媽零用錢又給的少……”她裝無辜、裝可憐。

  果然……邱勝翊很大方的拿了幾千塊給蘇巧小,蘇巧小立即閃人。

  “吳小姐,你在那裡上班?”邱勝翊問著。

  “我?”她咬了咬下嘴唇,“我沒有工作……”

  她一臉楚楚可憐,“我父親告訴我,外頭人心險惡,要我好好的待在家裡頭就行了。”

  其實才不是這樣呢,只要她去上班,受了一點委屈,她家的弟兄就會帶家夥去關照他們,逼得幾個頭家都捧著白花花的鈔票,拜托她盡快閃人。

  原來是一朵在溫室裡頭被保護的好好的蘭花啊﹗難怪有那麽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這樣的女人真的是太稀有了啊……

  她這副模樣看的令人心疼極了,“伯父也是擔心你啊,你長得這麽漂亮,他怕你出了什麼意外。”

  是啊……別說是女兒了,如果他老婆長得這麽漂亮,他也不會讓她去上班,免得出了什麼意外。

  “邱先生,我知道現下男人都要求女人能自立自強,最好是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可以不靠男人就可以生活下去……”她委屈極了。“我也是希望我是這樣的女人,不過……”這些全都不是她的錯啦﹗

  “喔,吳小姐,你別那麽說。”他安慰著她,“那是別的男人,我可不是這樣的,別一干子打翻一船人啊﹗”

  “真的嗎?”她雙眸含淚,感動極了。

  是啊……他一定就是她命中注定的那個男人了,彬彬有禮、舉止斯文、人又長得帥,而且又有點錢……

  就是他了,他應該可以拯救她,將她帶離那個黑道家庭。

  正當兩人相談甚歡之際,吳映潔眼尖的看到躲在一旁偷看的弟兄,她差一點氣炸了。

  都叫他們別來了,他們還跟過來,重點是─還是一群人﹗
她趁勝翊低頭的時候揮手叫他們走,但他們就是死賴在那裡。

  “怎麽了?遇到朋友了嗎?”

  他正好擡頭,見到她的動作。

  “呃......沒什麼……沒什麼,只是遇到鄰居而已。”她倒吸了口氣,連忙說道。

  “嗯,要不要叫他們和我們同坐一桌?”雖然那群人的穿著打扮有些怪異,不過既然是吳映潔的朋友,那就等於是他的朋友。

  “這倒不用了,不如這樣吧……我們換個地方好嗎?”她提議,打算等一下打手機給他們,叫他們滾回去,否則就要讓他們好看。

  “好,你有想特別去的地方嗎?”

  “呃……不如就去看電影吧﹗我好幾年沒去看電影了,我爸爸不準我去。”

  也不是不準她去,只不過要求她去的時候,要帶幾個弟兄去,怕有時有些電影院龍蛇雜處,萬一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

  但是她爸爸都沒有想過,她一個人與同學約好看電影,卻得帶幾個弟兄去,拜托……這樣誰敢和她一起去啊﹗為了不掃別人的興致,所以她都委屈自己。

  “伯父似乎對你有些保護過度。”邱勝翊笑笑,沒什麼特別意思。

  “先等我一下好了,我去上個洗手間。”

  她向勝翊點點頭,筆直的走人了洗手問之后,開始打手機向她老爸抱怨著︰“老爸,你這個人怎麽這樣啊﹗你自己說不管我了,為什麼又讓他們跟在我的屁股后面?”

  “他們有去嗎?”吳父覺得自己無辜極了。

  “就是有,我才打電話給你的。我警告你唷……我對巧小的表哥非常的滿意,要是因為那幾名弟兄的關係,讓我未來的戀情告吹的話,那我們父女的情分就到這裡為止了﹗”她再度撂下了狠話,氣憤的關掉了手機。

  搞什麼嘛……真是氣死她了﹗

  她拿出了皮包裡頭的粉餅、口紅,補完妝才踏出洗手間。

  發覺那些弟兄已經被叫回去了,她頓時心情大好,快樂的與邱勝翊一同去看電影。
坐在沙發上,邱勝翊心裡頭想的,都是與他交往一個多月的吳映潔。

  無疑的,她真的是完美無瑕到極點了,值得他將她娶進門。

  有時結婚是需要一種衝動的,他現下就是有那股衝動,想將吳映潔給娶進門。

  和她交往的這一個多月,她簡直像極了希臘神話裡頭的維納斯女神,讓他不敢稍越雷池一步。

  說起來也真的是會被笑,平常女人只要和他交往不超過半個月,就會自動躺上他的床,但這一次他連人家的小手都還沒有摸過呢﹗

  這一切都是源自於她真的太過完美了﹗

  娶了她一也好……讓她在家裡當個賢慧的家庭主婦好了,他只要下班就可以看到她……

  她沒上過班,沒有工作經驗又如何?這樣的話才真的夠單純。

  而且以他的實力,並不需要他的妻子在婚后還得到公司上班,不是嗎?

  基本上,邱勝翊的心態是認為娶了吳映潔也好,因為她看起來夠單純、夠居家,而且也夠善良,畢竟娶妻要娶賢。

  再加上她不怎麽外出,若是以後他過膩了婚姻生活的話,想在外頭金屋藏嬌,以吳映潔的個性,她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肯定不會發什麼脾氣。

  像這樣的女人不娶回家,真的是太過浪費了一點。

  “你怎麽了?居然坐在沙發上發呆。”邱毋對著邱勝翊說道,他顯少有這副深思的表情。

  “嗯……在想一些事情。”

  “要說出來嗎?”

  她伸出了手指,讓請回家的美容師好好的將她的指甲修磨美麗。

  “是有點打算,因為我認為你應該會對這個話題感興趣。”他笑笑。

  “什麼?”聽到兒子這麽說,她是真的感興趣了,“說出來聽聽吧﹗”

  “我──打算結婚了。”

  “打算結婚?”

  邱母一臉愕然,她雙眼張得大大的、嘴巴也張得大大的,腳還因為動作過大,將放在一旁的臉盆給打翻了,水流的滿地都是,一旁的菲傭連忙開始清理。

  “兒子,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沒有聽錯?還是你受了什麼刺激,頭殼壞去了啊﹗”

  怎麽可能啊,他突然這麽說,叫她怎麽接受……

  他兒子的個性她還不了解嗎?

  他一向都是那麽放浪形骸、遊戲人間,要他結婚簡直就像是要他的命一樣……

  不可能的﹗她一定是還沒睡飽。

  “你沒有聽錯,這是真的。”他閒散的說道。“而且我現下腦袋清楚得很,我知道我在說些什麼。”

  “和誰?”邱母激動的問道。

  “你覺得是和誰?”他反問著。

  “我怎麽知道你會和誰結婚啊……你以為我是你肚子裡頭的蛔蟲嗎?我知道你明著是和映潔交往,但是暗地裡還有多少個是我不曉得的啊……”拜托,千萬是她看上的媳婦人選才好啊﹗邱母在心裡頭祈禱著。

  “呵呵……吳映潔。”

  “映潔?”她的雙眼為之一亮,“真的嗎?你真的要娶她嗎?”她高興極了,這可以說是她今年最高興的一件事了。

  “她有了嗎?不然你怎麽這麽突然想娶她啊……”喜悅過后,邱母就事論事板起了臉說道。“如果真的有了的話,就快點娶進門吧﹗否則拖越久,肚子越大,穿白紗就不好看了。”

  “拜托﹗”

  他拍拍額頭,他老媽的聯想力真是太豐富了些﹗

  是啊,他承認他是風流過度,但是他的安全措施可是一向都做的很好呢﹗

  “我們連手都沒有碰過,她怎麽可能會懷孕?”邱勝翊真的覺得好笑極了。

  “什麼?”邱母再叫發出尖叫,“怎麽可能─”別說她這個當母親的不相信了,這說給別人聽,可能也沒有半個人會相信。

  “你不是一向沒有人性,只有獸性嗎?”邱母開玩笑的說道。

  “媽……”邱勝翊不悅的說道。

  “好,算了、算了……”邱母揮揮手,“你要娶映潔,我是很高興,我現下不和你聊天了,我可得計畫要席開幾桌,然後再想想看要請些什麼人才好。”

  結婚你們小一輩說的可是輕鬆,不過我們這些老一輩的可有得忙了。

  “不知道開個一百桌夠不夠……哎呀,真的是太麻煩了一點。”

  雖然她口頭上是喊著麻煩,不過她心裡頭可是高興極了,畢竟也算完成了一件心事,不是嗎?解決完最難纏的大兒子,小兒子根本不需要她擔心。

  “你覺得麻煩的話,我們公証就好了。”邱勝翊好心的給了她一個提議。

  “就算是公証,我們還是得補辦喜宴,不然對親友交代不過去的。”而且喜宴一定得辦得風風光光才行。

  “老媽,你太愛面子了。”他搖頭。

  “不是我太愛面子,是本來就應該如此了。”

台長: 睡覺文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