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02-12 02:12:58| 人氣1,10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吹水:死神與太皮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機緣巧合,我與死神遇上了。
死神的樣子像貓王皮禮士利,但比較憂鬱,穿了一套黑色牛仔裝;他說自己今年二十九歲,一有空便會裝扮成漂亮的天神到天堂去找妓女。據我所知,維納斯開的窯子價錢是最便宜的,而小姐的質素在天堂裡最高。在那裡,如果你長得帥的話,隨時可以免費,當然這麼爽的事情我是沒分兒的啦。我是在上維納斯那裡時認識死神的(怎麼上去我不能告訴你)。儘管過了很久,說真的,到現在我還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和他進行了一場充滿友誼氣氛的簡短對話,以下是我們第一次對話的實況。

太皮:死神,你不殺人不嫖妓時幹些甚麼?
死神:看看書,聽聽音樂。最欣賞的書是《聖經》,在裡面我覺得自己的形像很可怕,你知道,我不是這樣的,至於歌曲嘛,近期比較喜歡台灣的陳奕迅……
太皮:他是香港的。
死神:噢,反正都是中國人。有時我也會踢踢足球,近來我很喜歡碧咸和朗拿度,有一天妓女滿足不到我的需要,我會考慮找他們來陪我。
太皮:實在太奇妙了!
死神:實在太奇妙了!那麼我想知道閣下平常做些甚麼?
太皮:我做的事比你殺人放火無聊得多,只不過將一些人的講話和活動重新整理一遍向別人報告罷了。
死神:工作的事情別去談它!
太皮:對,我平時都是睡覺之前上窯子嫖妓的,就像今天一樣。

我們沒多談,到這裡便終止了,各自找妓女幹活兒去。我和一個叫朱諾的幹了還不夠十分鐘,死神便在門外敲門。他問我要不要玩三P或者四P。我拒絕了。並不是說我討厭玩,而是我怕這冒失鬼弄錯人,把我當成了妓女。他經常殺錯人是眾所周知的,該死的沒死,不該死的他殺了一大籮筐,我的擔心自是十分正常。
他似乎很失望,悶聲不哼地走了。
第二次見到死神是聖誕節的黃昏,那天我像個輸光所有錢正盤算是否向大耳窿借錢或者乾脆自殺的內地自由行客或者港客一樣在議事亭前地佢老味的蹓躂,看見他正像個志得意滿的藝術家般忙碌地擺置著殺人現場。我和他打了聲招乎後,便被一輛在澳門首次出現的美式大卡車撞死了。那輛卡車壯觀得實在沒話說。也真難為了死神,為了殺死我而如此鄭重其事。
我死後自自然然地下了地獄,死神願意花大筆錢將我被撞得不似人形的臉變回原來模樣,而且額外幫我減肥十磅。
地獄除了寒凍之外,並沒甚麼特別。很快我便找到一份工作,專管陽間通過拜祭而匯到地獄的金錢,是一份難得的好差使,那是虧得死神幫忙的,所以我說嘛,這個世界沒有甚麼不靠關係。
於是我每天喝著家人寄來的咖啡,繼續營營役役地生活,數錢數到手軟。
有一天死神來找我。我說過,他有點像貓王皮禮士利,現在感覺更為神似,一問之下,才知貓王皮禮士利是他的偶像。
他顯得十分憂鬱,我問有甚麼可以幫到他。他便毫不客氣地要求我頂替他死神的位置。我耍手擰頭:“不能,你知道嗎?閻羅王(註:西方叫哈地斯,懷疑是誤譯,其實是同一個人)好比一個國家的總統,而死神就是一個總理,你叫我怎麼敢當?”
死神嘆了口氣,表情就像一個死了寵物的孩子而那隻寵物是一位可愛的女孩子在他生日時送給他的一樣,他說:“我知道,不過……我戀愛了……我愛上一個凡間女子,但又不忍心殺她,這裡實在太冷了,你知道的,我怕她不習慣,她怕冷,她是泰國人。”他突然靈機一觸,“你不是喜歡村上春樹嗎?這樣吧,你答應我當死神,我就把村上春樹帶下來給你作伴,還有捉陳奕迅下來同你唱歌,弄死碧咸同朗拿度教你踢球!好不好?”
我想了想,這提意實在不錯,最好把B君也殺了,給錢他開賭場。我便道:“好吧!”後來一想,自己做了死神,想要甚麼人下來陪自己都得啦,哪用他幫我?但我不答應的話,又做不了死神。
稟明了閻王,死神便殺了他所喜歡的女子的男朋友,借他的屍體還魂去了,他以後的名字便叫陳巨炎。
我正式上任當死神。做死神實在好玩得多,大部分死亡事件派小鬼去做便得;一些特別的死亡,當然要由我親自操刀啦,較為經典的一次,相信也是你覺得最無聊的一次殺人,那次我讓一個長相可笑而自以為是的家伙走過一條繁華街道,冷不防被一個神經佬在高樓上倒糞便淋中,而這時他一直追求的女子又出現了。他不堪羞辱上門找神經佬算帳,氣沖沖地乘搭大廈的升降機時,不幸身子在裡面,而頭在外面給活活扯脫而死了。後來回想都覺得十分無聊,但勝在夠經典。
在地獄,我經常藉死神的名義召一些自己仰慕的詩人來聚會,李白、杜甫、莎士比亞、歌德、李商隱、杜牧、蘇東坡、柳永、乾隆、波德萊爾、聶魯達和顧城後來組成了男子十二詩坊,我自己太皮作為他們的經理人及發起人,定期舉行沙龍,廣邀已死名家出席,每到宴會高潮,我都會吟誦自己的《憂鬱的詩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點九首暨殘章、情書及小說散文》給各位嘉賓聽,獲得了廣泛而一致的好評,成為了地獄文學史佳話。地獄與陽間審美觀不同,陽間沒人看的東西,不代表在地獄的遭遇一樣。
而最後我始終不忍心叫村上等人下來陪我,還是讓他們多活一些日子吧。
有一天我在拱北閒逛時見到前死神陳巨炎像一個嫖完妓沒付錢被一班大漢毆打致性無能及雞姦的土生葡人一樣閒逛著(借屍還魂後,他整容變得像貓王皮禮士利,所以澳門人以為他是土生),他叫我和他一起到維納斯嫖妓。反正無所是事,便一起上去了。喝酒時,他向我訴說了一些愛情和生活上的煩惱,作為過來人,我給了他忠告,並說:“你想甚麼時候回來,就回來,地獄隨時歡迎你!”我心想到時給你一個永遠名譽死神的位子好了。
他苦笑了:“免啦,我做了這幾千年死神,還未悶嗎?不如好好做幾十年平凡人,再回地獄劃算。最近澳廣視的《凡人曲》就採訪過我。”
“隨便你!”
他又一次要求玩三P或者四P,我仍然拒絕。正所謂江山易改,品性難移,我還是怕。
以後我一直沒有見到陳巨炎,他有特權可以避開我的搜尋。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離陳巨炎做人已十多廿幾年了,很久都沒見到他,不知他現在活得怎樣了呢?
最近上維納斯嫖妓,朱諾告訴我,有人和陳巨炎玩三P或四P了,並且十分合拍和高興。我問是誰,她說是一個中國籍的仙人,留有很長一篷鬍子。我心想這也不錯嘛,前死神貓王陳巨炎終得嚐所願了,而且那仙人一定傳了不少房中術給他,真令人好生羡慕。
後來我也結識了那位仙人,但他職位頗高,不便把他真正身份告訴你。
發表於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澳門日報鏡海版

台長: 太皮
人氣(1,10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搞笑趣味(笑話、趣事、kuso) | 個人分類: 性情散文 |
此分類下一篇:心之禁室:憂鬱懸掛天空
此分類上一篇:心之禁室:火車上的玫瑰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