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7 07:38:07| 人氣7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第8屆酷兒影展】20年後繼續愛:《意亂情迷只為妳》女同志愛情魔。(2021.09.25))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娛樂星聞2020

文/陳穎(影評人,鑽研女性與同志電影)

愛情魔咒的歷史可追索至古代近東文明,而來到希臘化時代(Hellenistic period,公元前323年至31年),大致可按兩性分為男用的慾之魔法(magic of eros)和女用的情之魔法(magic of philia)。顧名思義,慾之魔法的目的是滿足性慾,這性慾卻是男人的性慾。儘管為了使自己的性慾得到滿足,男人也需要女人的性慾,他因而施法向女人灌注性慾,這性慾卻不是女人本身的性慾。至於情之魔法則與性慾無關,而是女人保住青春與美貌,以求把男人綁在身邊所施,因為在當時,即使結了婚,男人隨意更換伴侶也不會被視為問題。在這兩套相對的魔法中,男人的性慾是被鼓勵的,女人的性慾及她在性方面的自主性與能動性都是被無視的,而女人的青春與美貌也是為了男人才必須保持。

 ID-3332913

▲《意亂情迷只為妳》劇照。(圖/酷兒影展提供)

到了中世紀,愛情魔咒卻被認為是女人迷惑男人所用,但與上述在女人身上施以慾之魔法、自由且無後顧之憂地表露性慾的男人不用,迷惑男人的女人會被認定是女巫而遭受迫害。我們都知道歷史上的獵巫針對的是不符合社會規範的女人──也不是沒有男人,但以女人居多。巫術固然是一種力量,也就是說懂得使用巫術的女人並非全然被動,並具有反抗的能力,但這力量也可以反過來使她們遭害,甚至死亡。歸根究柢,女人不被認可應具備這樣的力量,若有能力,便被指控是女巫,這才是巫術既被歸類為陰性,卻同時矛盾地能置女人於死地的原因。從希臘化時代到中世紀隔了許久,但以上兩套對愛情魔咒的主流理解不約而同地反映出女性在男女愛情及性關係上,乃至於父權社會中被打壓、不可當家作主的窘態。

 ID-3332912

▲《意亂情迷只為妳》劇照。(圖/酷兒影展提供)

更甚者,這兩套理解也沒有留空間給異性戀以外的可能性。從這個角度看,土耳其導演烏米.烏納(Ümit Ünal)的《意亂情迷只為妳》(Love, Spells and All That)不只是一部女性及女同志電影,更藉由在其女女相戀的敘事中加插愛情魔咒這可追索至人類文明起源的元素,質疑同樣源遠流長的異性戀意識形態。

 ID-3332911

▲《意亂情迷只為妳》劇照。(圖/酷兒影展提供)

一切要從女主角之一的艾倫回到她出生和成長的比尤卡達島(Büyükada)說起,該片的敘事亦由此展開。艾倫在離開二十年回到島上,只為找到舊愛羅勒,向她訴說自己對她念念不忘,並欲與她再續前緣。這樣的劇情挺「灑狗血」的,烏米.烏納所擅長的通俗風格在此可見一斑(他的首部劇情長片《9》即代表土耳其角逐2003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意亂情迷只為妳》是他的第八部劇情長片),值得注意的是這類尋回初戀的通俗故事在異性戀文本中頗常見,尤其藉以強調男主角的痴心與長情,卻異於女性文本所著眼的逃離與出走。《意亂情迷只為妳》可說是完美地整合了這兩方面,痴心與長情的男主角在片中是缺席的,改為羅勒那個愛吃醋的丈夫,羅勒與他一起生活卻只是為了生計而非愛情,而另一方面,片中兩位女主角並未因逃離與出走而犧牲掉她們的愛情。

 ID-3332914

▲《意亂情迷只為妳》劇照。(圖/酷兒影展提供)

這樣完美的整合甚是難得:它既批判把男性塑造為忠誠的好情人,而忽略了在歷史上與現實中,男性往往較女性更被鼓勵隨心所欲,也更能無拘無束地實踐情慾的異性戀通俗文本,它卻未對通俗全盤否定,而是將之納為己用,改寫出專屬於女同志的通俗故事。愛情魔咒就很通俗,但在男女之間,它是女人為了挽留和迷惑男人而單方面所施之手段。換成艾倫和羅勒兩個女人,當羅勒終於向回來找她的艾倫坦承自己曾經向她下咒,這反而證明二十年前的女女初戀並非單向,而當她們結伴踏遍小島,共同尋求解方,則把少女與少女之戀續寫為兩個中年女子的愛情故事。

第8屆酷兒影展

實體影展時間:10/8~10/11 於台北新光影城放映

線上影展時間:10/12~10/31 於KKTIX平台播放

台長: →☆ 魅格格 ★←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