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4-06-07 20:48:17| 人氣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悅讀人生】 寧願遺忘 ◎若凡

走在街上,聞到擦身而過男子熟悉的古龍水味,胃裡忽然一陣翻攪,帶起一段塵封記憶。

大一剛脫離聯考壓力,好似籠中放出的鳥兒,海闊天空,什麼都想試一下。有位年近七十的教授,甲骨文書法寫得很好,同班的小麗邀我一起到教授家跟他學習。

不過,去了幾次,教授除了給我們看他的作品,並沒有教什麼書法,而是帶我們去逛百貨公司,東聊西聊。他說,中年喪偶,自己一個人住,子女都大了,兒子幫他雇了歐巴桑,白天來打理三餐,照顧生活起居。我心裡不免有點同情,也許他收我們為徒,是需要有人陪他聊天吧!

教授用的古龍水,和老人的體味混雜,形成一股獨特味道。有時他會無意間流露出對小麗不耐煩的態度,小麗也有所感,但我們不清楚為什麼。

一晚,小麗臨時有事,我本不想一個人去,但那時沒有手機,打電話很不方便,怕失約得罪教授,還是照約定時間前往。

到他家,歐巴桑做完家事離開後,教授把我叫到書房,說有事跟我講。我感到很不自在,但強忍住緊張。他拿出一封事先寫好的信,還有一些老夫少妻的新聞剪報,如畢卡索八十歲還娶了比他年輕一大截的女人,過得很幸福之類的報導。

他信裡寫著很欣賞我,喜歡我的個性溫柔,希望能接受他云云。我剛開始看,腦子就炸開了!勉強看完信,他把信收了回去,問我:「妳覺得怎麼樣?」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想趕快逃離那裡。

教授表示,只要答應和他在一起,會幫我「複習」考試的題目。看我沒反應,他說:「妳回去想一想,再回覆我。」

不記得是怎麼回到宿舍的,躲進廁所大哭一場,覺得好羞辱,無地自容,是我讓他產生誤會而起了非分之想?還是……我不敢跟小麗提這件事,怕她誤會我私下和教授有什麼不明不白;雖然覺得好丟臉,但慶幸自己能夠全身而退。

接下來還有一整學年他的課,要怎麼度過?那是門必修的課,若被當又得重修一年,而他是全校唯一教那門課的教授,每堂課他都會點名,若不到必被當。經過三思,寫了一封委婉的拒絕信寄給他,表明自己年紀還小,且尊他為師,沒其他想法。

接下來一個半學期,只要是他的課,我都等上課鈴打過最後一秒衝進教室,坐在我的指定座位;下課鐘一響,又立刻衝出教室。在課堂裡每分鐘都擔驚受怕,戰戰兢兢,低下頭不敢看他,如坐針氈。

我感到他是有預謀的,因為我看完信後,他就立刻把信要回,免得留下證據;後來無意間聽到別系的女生在傳言,教授把期末考題洩漏給一位女同學,看來我並非唯一他這麼做的對象。

到底有多少為人師表藉著自己的身分地位,占學生便宜?又有多少年輕學子畏於師長的權威,不敢站出來發聲?近年來#MeToo運動,讓這段不堪的往事重新浮現,我非常理解受害者選擇隱瞞的苦衷,因為像我這種被教授認為是「個性溫柔」的女性,就算鼓足勇氣出面爆料,往往反被輿論攻擊的體無完膚,受到二次傷害。

如果有一種科技,能洗掉寧願被遺忘的往事該有多好,我想。

(本文刊於2024/06/07人間福報家庭版)

台長: 閱寫協會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